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死亡通知单> 分节阅读_14

《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死亡通知单》分节阅读_14

    始IP地址。这个IP属于一个集体用户——不是网吧,是一家文化公司,这是公司的注册地点。”

    说着话,曾日华把一张纸条递给韩灏,后者对纸条上的IP数字并不感兴趣,他的目光直接钉在了那行地址上:迎宾大街23号海正大厦901。

    第四章罗飞的秘密(7)

    这显然就是警方下一步行动的目标所在!

    十五分钟后,韩灏、尹剑和曾日华已到达了相关地点。面对行色匆匆的警察,文化公司的前台接待不敢怠慢,她把三人安排到会议室之后,立刻把公司负责人和网管叫了过来。

    初步的询问证实,自从下午两点上班之后,便没有外人进入过公司,公司内的员工也没有离开过。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韩灏立刻命令尹剑把住门口——此处位于九楼,只要门口无人出入,发帖者便没有逃离现场的可能。

    曾日华把纸条向网管展示:“你看看,这个地址对应的是哪台电脑?”

    “这个……我……我得查一下才知道。”网管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梳着油腻腻的分头。可能是第一次和警察打交道,他说话磕磕巴巴的,显得有些紧张。

    小分头身边那个胖胖的公司负责人立刻瞪起了眼睛:“这都不知道?你怎么做的工作?!”

    “刘……刘总。我们公司是……是动态……动态的地址分布。”小分头的脸涨得通红,向胖子努力解释着,“这个IP肯定是公司内部的,但是具体哪台机器,我得再……再查一下。”

    刘总指着小分头的脑门:“我一再强调了,工作不怕细,你们年轻人就是做不到!我年轻那会儿——”

    “好了,这不是他的责任。”曾日华打断了刘总的话头,他把对方的胖手拨开,同时对小分头笑了笑,“你快去查吧。”

    小分头拿着纸条唯唯诺诺地去了。刘总颇是意犹未尽地咽了口唾沫,然后转头看向韩曾二人,换上笑脸问道:“警察同志,这是出了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登录涩情网站了?这个都不用查,一定是康山这个坏小子,我明天就把他给开了!”

    韩灏懒得跟他饶舌,直接问道:“你们公司一共多少员工?”

    “连我是十二个人。我们是小公司,刚刚起步。”刘总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名片盒递过来,“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多指点。”

    曾日华接起一张名片,笑嘻嘻地端详把玩起来。韩灏则只是礼节性地扫了一眼,又开始继续自己的话题:“今天人都在吗?”

    “都在,都在。”刘总忙不迭地答着,“除了我和会计,都在大厅里干活呢。”

    韩灏拍拍曾日华:“去看看吧。”

    曾日华把手中的名片胡乱往兜里一塞,跟着韩灏来到大厅中。这里被一张张办公案隔成了十个小方格,方格里的员工们此刻都抬起头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两个不速之客。

    韩灏的目光迅速地在众人身上过了一遍,然后皱起了眉头。这十人中倒有八个是女孩,两个男的除了刚才那个小分头,便是一个身形如冬瓜般的矮胖小伙子,无论是谁都很难把这些人和凶险的案犯联系起来。

    韩灏转头看向曾日华,后者的神色却更加失望,他怔怔地苦笑了一下:“怎么是……是无线网?”

    “对,我们是全市首批无线网络客户。别看我们公司规模小,但办公条件是一流的。”刘总兴冲冲地向曾日华介绍道,见对方苦着脸毫无反应,他无趣地停住口,然后又冲着小分头吼了起来,“你怎么回事?!查好了没有?”

    “这个……这个有点儿奇怪。”小分头从自己的方格里蹩了出来, “公司里的机器我都查了,今天登录时分配的都不是这个地址。”

    “怎么回事?”韩灏压低声音问曾日华,“是不是你搞错了?”

    曾日华断然摇摇头:“没有搞错。”可他的神态却是沮丧得很。

    第四章罗飞的秘密(8)

    “这个地址肯定是公司的网络用户,也确实……确实有机器登录过——在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不过那……那不是我们公司的机器。”小分头一边解释,一边忐忑不安地瞟着身边的老板。

    “不是公司的机器?”刘总立刻又瞪起眼睛,“不是公司的机器怎么能登录我们的网络?”

    小分头脸上的汗都急出来了:“我……我没有设密码……”

    韩灏知道情况有变,再次追问曾日华:“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无线网络,又没有设置登录密码。”曾日华无奈地摇着头,“理论上来说,只要配备了无线信号接受器,那么在信号覆盖区域内的任何电脑都可以通过这家公司的服务器来登录网络。”

    韩灏神色凝重:“那这个区域有多大?”

    “远远超出我们能控制的范围——”曾日华咧着嘴道,“甚至都不用进入这座大厦。如果嫌疑人配备了笔记本电脑,他至少可以在大厦附近三五十米的方圆内随意侵入这个网络。”

    韩灏沉默无语,不得不接受眼前令人沮丧的事实:这样大的覆盖范围,那个家伙想找个隐秘的角落太容易了,这条曾经令人振奋的线索顷刻间变得毫无价值。

    “你为什么不设置密码?”刘总暴跳着咆哮起来,“现在让坏人利用了我们公司的网络,这个责任谁来负?!”

    小分头垂着脑袋,忍受着胖老板唾沫星子的洗礼,一句话也不敢说。

    曾日华拍拍刘总的肩膀:“算了吧,你没有必要骂他。”

    “为什么?”刘总看起来气愤难平。

    “因为就算他设上三道密码,那个家伙破解起来,也只是几分钟的事情。”曾日华撇撇嘴,无奈地说道。

    韩灏不想再多说什么,他摆了摆手:“我们撤吧。”

    随后二人告辞后叫上尹剑,下楼开车而去。

    “我就知道今天会白跑一趟。”回去的路上,尹剑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观点,“那个家伙如果连上网都会留下踪迹,那他也太差劲了,还搞什么‘死亡通知单’来挑战警方?”

    韩灏冷冷地看了助手一眼:“他现在倒是很带劲,你是不是也很来劲啊?”

    尹剑自知失言,窘然道:“队长,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行了行了,别说话了啊。小尹啊,你车开稳着点儿,我先眯会儿。”曾日华嘟嘟囔囔地看似抱怨,其实却是给尹剑解了围,后者心领神会,不再说话,专心开起车来。

    十多分钟后,警车驶回了刑警队。曾日华下了车,独自走向了招待所。虽然困得很,可他却没有回屋休息,而是来到了慕剑云所在的房间。

    慕剑云正准备出去吃晚饭,所以屋门是开着的。曾日华径直进了屋,反手顺势把门关好。

    慕剑云诧异地看着对方:“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谈案子的事情,你以为我要干什么?”曾日华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陶醉地吸了吸鼻子,“嗯,这美女就是美女,连屋子里都是香喷喷的,让人心旷神怡。”

    慕剑云反感地蹙起眉头:“谈案子你关门干什么?”

    “你和韩灏不也关着门谈过吗?”曾日华嬉皮笑脸地说道,“就在昨天散会以后。”

    对方的言行多少有些放肆,不过慕剑云反倒笑了。她知道对付这样的男人,你越拘谨,他便越是得意。

    “你到底想说什么?都找上门来了,还兜什么圈子?”

    “我知道韩灏给你安排了特殊的任务——调查罗飞。”曾日华压低声音,故作神秘。

    慕剑云不说话,以退为进。她知道对方的性格:你越稳,他就越沉不住气。

    第四章罗飞的秘密(9)

    果然,曾日华又喋喋不休地继续说道:“从案情上来分析,这个人身上确实有许多疑点。四一八大案,他同时与两个被害人熟识,并且是第一个报案者,而他此前的表现又有很多令人费解的地方;郑郝明被害,他又是第一个到达现场,这也太巧合了。所以韩灏安排下这步棋,倒也并非多疑。”

    “你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说话间,慕剑云坐在了曾日华的对面。

    曾日华耸耸肩膀,扮出委屈的样子:“你以为呢,我也是正正经经的专案组成员!事实上,对于四一八案件的档案资料,我得到的比你们都多。很多东西韩灏都指着我去做技术分析——这也算他给我的特殊任务吧。”

    “哦?”慕剑云品出了些滋味,她的眉头挑了挑,“那你分析出什么了?”

    曾日华不答反问:“在四一八大案之前,警校内还发生过一些案件,这些案件显然与四一八大案有着某种联系——这个情况你了解吗?”

    慕剑云摇摇头:“韩灏没有给我相关的资料。”

    曾日华得意地笑了笑:“那你就听我讲吧。”为了突出话题的重要性,他又刻意收起笑容,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在四一八大案发生前的半年内,警校内就曾出现过署名为‘Eumenides’的惩罚通知单,字体形式都与后来我们见过的‘死亡通知单’类似。收到通知单的都是犯了小错误的警校学员,他们后来也都受到了相应的惩罚,当然这些惩罚远远比不上死刑那么严厉,所以在此之前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哦?有这种事?”慕剑云兴趣大增,但口气却是淡淡的,“你详细说说吧。”

    “资料中有记录的案件共有四起。第一张惩罚通知单出现在一九八三年年底,通知单上所列罪行是‘考场作弊’,惩罚执行日则是考试成绩公布的当天——成绩公布后,该学员的成绩竟然只得零分。后来追查得知,他的试卷莫名其妙地变成了空白卷。这个学员曾找任课教官讨说法,可是试卷上的姓名考号又的确是他自己的笔迹,所以此事便不了了之。四一八大案之后,专案组找到此人调查情况,他承认在考场上确实作弊了,可试卷如何被人换掉,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有点儿意思……其他的案子呢?”

    “第二张处罚通知单是针对一个有小偷小摸行为的女学员。惩罚日当天,该女生去浴室洗澡,出来后发现存衣服的柜子好端端地锁着,可里面的衣服却全都不翼而飞。开锁的钥匙只有一把,洗澡过程中始终戴在女生的手腕上,谁也猜不透这个‘Eumenides’是如何拿走柜子里的衣服的。”

    慕剑云低头沉思,显然是想破解对方的做案手法,不过很快她便放弃了,专心听曾日华继续往下说。

    “第三个收到处罚通知单的是个男生,他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并且到处宣扬,因此口碑很差。在通知单标明的执行日那天,校园广播的喇叭忽然在半夜响起,朗读了该男生内容极为隐秘的三篇日记。后来发现是广播室被人侵入并且播放了一盘事先录制好的磁带。该男生的日记本一直保管得非常仔细,甚至是从不离身。日记中的内容如何被‘Eumenides’得知,实在是无从解释。第四个收到通知单的也是男生,他的罪行是恋爱时脚踩两只船。执行日的晚上,该男生去校园舞厅跳舞,结果那两个女生同时出现,他的爱情骗局被揭了个底朝天。事后那两个女生都说是收到该男生的纸条留言才来舞厅的,可那个男生显然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这场戏无疑又是出自‘Eumenides’的手笔。”

    第四章罗飞的秘密(10)

    慕剑云静静地听完后,立刻捕捉到了一个关键之处:“那盘磁带呢?第三起案子中通过校园电台广播的磁带,那上面应该记录着‘Eumenides’的声音。笔迹可以模仿,但一个人的声音是很难改变的吧?”

    “你一下就抓住了重点,厉害厉害!”曾日华不失时机地吹捧了对方两句,然后摸出一只mp3,“这里有当时的录音资料,你听听。”

    慕剑云戴上耳机,按下了播放键,很快从听筒里传来瓮声瓮气的男子声音,她听了几句后,皱眉道:“这个声音挺奇怪的,似乎不太正常。”

    “很简单,他捏住了鼻子。”曾日华说这句话的时候也捏住了自己的鼻子,怪异的语音果然和录音资料里有些相似。

    “那这个声音也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了?”

    “以前没有,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曾日华嘿嘿一笑,“现在的电脑软件有着很多你意想不到的功能。我的手下对这段音频作了修复处理,可以模拟出这个人正常状态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