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光明古卷·流光劫> 分节阅读_20

《光明古卷·流光劫》分节阅读_20

    不知为何,我在他怀中竟没有丝毫的惊恐,反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很亲切,很安心,仿佛我们早在几十年前就认识了。这一次,我没有再躲闪,也不再挣扎,一种似曾相识的温度从他的指尖流淌开来,那是一种骨肉相亲的温暖。

    "孩子,我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叫小蝶,在你的右腿内侧,有一个蝴蝶形状的烙印。"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掌长、二指宽、通体碧透的翡翠盒子,盒子中躺着一支纤细的银簪,簪子尾部,一圈圈美丽的螺旋形花纹若隐若现,另一端,一只轻盈的蝴蝶翩翩起舞。

    我痴痴地看着那支银簪,宛如触电一般,周身血液停止了流动。

    "这枚簪子,是我送给你母亲的定情信物 。19年前,你被带走时,我用它在你的大腿内侧烙下了一个印记,以便有朝一日我们父女相认。那时,你还不到10个月。现在,我将这枚簪子交予你,它是你母亲留下的遗物,孩子,你要你好好珍惜。"

    不知何时,眼眶已经湿润,我颤抖着接过那枚发簪,轻声道:"谢谢爸爸。"

    爸爸,一个那样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词语,从来没有想过,今生今世,我竟能有机会亲口说出这两个字。幸福,宛如潮水一般,瞬间将我包围……

    见小蝶如此幸福,纪风涯的嘴角露出欣慰的笑容。他怔怔地望着屏幕上的字,轻轻叹了一口气,难道小蝶是因为找到了久违的父爱,便不再需要他的陪伴?抑或是有其他难言之隐,让她放弃了他们的爱情?莫非父母之爱和恋人之爱,竟会存在矛盾?

    带着心头的疑问,他点开了下一篇日志。

    噩梦降临

    半个月后,我随父亲离开上海,前往南太平洋中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岛上风景如画,美得让人忘记一切烦恼忧伤。远离城市的喧嚣,父女俩仿佛回到了原始社会,在小溪中摸鱼,采葡萄酿酒,自己自足,别有一番乐趣。

    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和父亲坐在院子中的葡萄藤下吃晚饭。漫天飞舞的霞光中,喝着父亲亲手酿的葡萄酒,品着我亲自烹饪的农家小菜。葡萄酒甘甜怡人,时令果蔬清淡爽口,父女两把酒言欢,其乐融融。那是一种家的感觉,平淡真实,但却亲切温馨,令人永生难忘。

    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过于短暂,幸福就像流星稍瞬即逝。三个多月后,一个宁静安详的早晨,我在葡萄架下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父亲。他穿着睡衣,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胸口处是一片刺目的鲜红。

    "爸爸!爸爸,你醒醒!"泪水像绝堤的洪水奔涌而出,我像发疯一般想将他推醒。他微微睁开眼睛,吃力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手杖……发簪……锦瑟……"他似乎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但还没来得及说完,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我悲痛欲绝,趴在他身上痛哭,哭着哭着竟昏厥过去。

    等我清醒后,发现自己被绑在葡萄架下,身旁站着一列古怪的白袍人,大约有七八个。见我苏醒,一个目光阴森皮肤苍白的白袍男人走了过来,劈头盖脸地问道:"锦瑟词在哪里?"

    第50节:一生有你(3)

    我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知道。"

    "让你嘴硬!"他挥手给了我一记耳光,"说!你要不说,我这就送你去见你那死鬼老爸!"

    脸颊立即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我大笑道:"杀了我吧!这样我就可以马上见到爸爸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他冷笑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支针管,"这一针下去,我说什么,你便会乖乖地做什么!"

    他们竟然想控制我的思想?我心中惊惧,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飞快地起身,一把推开他,朝身旁的墙上撞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睁开了眼睛,见自己正躺在一张简陋的竹床上。这是哪里?天堂?地狱?我忍着剧痛,从床上坐起来。

    "丫头,乖乖躺着!别再给我找麻烦!"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焰,那个总是将我气哭又惊慌失措地给我擦眼泪的臭小子,那个曾为我打架打到头破血流的男孩子,那个总是在我最无助的时候风雨无阻地出现在我身旁的守护神。

    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是真正爱我的,也只有他,愿意永远守侯在我身旁,不离不弃,无怨无悔。爸爸说他爱我,既然爱我,为什么当年要无情地遗弃我?院长妈妈说爱我,既然爱我,为什么她看我时,眼睛里不仅有爱,还有恨,刻骨铭心的恨?

    风涯,还有你,你对我说你爱我,可是,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你却无动于衷,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甚至都没有问一句为什么。你可知道,当时,只要你肯说一句希望我留下,我一定会头也不回地扑进你的怀里,可是,你却没有。

    焰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走了进来,天蓝色的T-恤上挂着斑驳的血迹。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缓缓起身,头疼得厉害。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说!下次再学人家撞墙,可得学像点,别将你那张大饼脸整个儿贴上去,到时毁容了可就真没人要了!"他狠狠瞪了我一眼,没心没肺地道,"丫头,我警告你,千万别指望我来养你,想都别想!"

    我一勺一勺地喝着焰喂我的鸡汤,眼泪不知不觉地流进汤里。风涯,你知道吗,我多么希望此刻陪在我身边的是你,可是……

    眼前浮现出小蝶哀怨的眼神,凄冷的笑容,像一把锋利的刀刺进了纪风涯的心脏,将他撕裂。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纪风涯啊纪风涯,你这个大白痴!你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为自己很伟大,其实不过是一个愚蠢之至的大傻瓜!你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爱情!你根本不懂小蝶!

    女人心,海底针。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你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小蝶的人,可是,你竟全然不知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在她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默默陪在她身边的,竟然是另外一个男人!

    爱情需要全力以赴去争取,若不懂得捍卫,终将失去全部,变得一无所有。小蝶已死,今生今世,再也没有人值得他去全力以赴去争取,再也没有一份爱情值得他去不惜一切地捍卫。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会不惜一切留住小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生一世,永不分离。只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纪风涯悲哀地叹了一口气,带着一颗滴血的心,继续往下看。

    半个小时后,一架直升机降落在岛上。几个人走下飞机,出示了证件,向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焰吩咐道:"我已将赌圣的尸体安置在西边的卧室中,你们小心搬运。"

    "赌圣?"我不可思议地望着他,"赌圣也在岛上?"

    "不会吧,丫头!"焰敲了敲我的脑门,"你可叫了人家三个多月的爸爸啊!"

    我惊得目瞪口呆:"什么?赌圣?你是说我的父亲就是传说不可战胜的亚洲赌圣邵弘培?"

    "不错,正是他。"焰顿了顿,"但是,亚洲赌圣不可战胜的神话已经破灭。四个月前的第19届赌圣大赛中,赌圣出人意料地败给了马来西亚赌王叶锦森,让出了稳坐27年之久的亚洲赌圣宝座,并于三天后正式宣布金盆洗手,从此不再过问赌坛之事。"

    第51节:一生有你(4)

    "告诉我,是谁杀了他?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这些人的身份暂时还不清楚,在被我擒住后,便立即服下了事先藏在舌根处的毒药自尽,由此可见此次的对手可怕之至,严密凶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焰的神色渐渐凝重,"从你们的对话中判断,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一张唱片而来,它的名字叫锦瑟词。相传听过《锦瑟词》的人,不是自杀身亡,便是死于非命。"

    杀人唱片?锦瑟词!手杖,发簪,锦瑟……

    不等他说完,我已飞奔进父亲的卧室,拿起床头的手杖细细端详,手杖内侧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深深凹陷下去。我将那枚蝴蝶发簪小心翼翼地嵌进去,正好吻合,旋转两周后,随着一阵清脆的响声,手杖里露出一个铜钱大小的银色薄片,薄片正中有一个细小的圆孔,四周是一圈细若蚊足的小字:记录着遗传密码的鲜血,是打开一切奥秘的钥匙。

    我咬破手指,一滴深红的血珠顺着那个圆形的小孔流入,顷刻间,那个银色薄片向两侧分开,一个拇指大小的银筒从中升起,银筒顶部有一个小洞。沉思片刻,我拿出那枚蝴蝶发簪,将簪子尾部的螺旋形花纹插入锁眼里。簪子旋转了三周,"叮咛"一声,银筒像花瓣一般绽开,露出一个微型卷轴。

    卷轴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那是父亲留给我最后的话。

    孩子:

    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永远地离开了人世。不要为我悲伤,不要为我流泪,在命运的洪流里,我们不过是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在尘世中挣扎、沉沦,寻找一个心灵的归宿。

    我这一生大悲大喜,大起大落,经历过最苍白的绝望,最浓烈的爱情,最深重的伤痛。亚洲赌圣的虚名,富可敌国的财富,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真正长留心底的,是安妮明媚的笑靥和你纯净的眼神。

    这些年来,我一直生活在一个可怕的噩梦中,外表风光无限,内心恐惧绝望。我时常在想,自己究竟还是不是人,或许,早在40年前,我就已不再属于人类。传说没有人能见到地狱,因为见过地狱的人,就不能再称之为人。而我,不仅曾亲眼见过地狱,还曾进过地狱,并从中带回过一件东西。

    孩子,原谅我不能告诉你那件东西究竟是什么,它已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我不希望在九泉之下看见你重蹈覆辙。那个亦正亦邪的精灵,它可能化作天使,助你一臂之力,让你功成名就,到达权力物欲的颠峰,俯视众生;它也可能变成魔鬼,将你带入一场万劫不复的噩梦,让你心如死灰,痛不欲生。

    曾经有好几次,我险些将它毁灭,所幸理智最终战胜了情感。考虑再三后,我将它装入一只锦盒中,藏在了一处秘密的所在,具体方位标注在卷轴背面的图上。孩子,现在我将它交付于你,希望你能将它取出,悉心保管,让它世代流传下去。它的价值,绝非金钱可以衡量,甚至可以彻底改变整个人类的命运。虽然在今天,我们无法参透它的奥秘,成功地运用它,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的后人将有能力掌控它,驾御它,运用它来造福人类。

    孩子,我将这个重任托付于你,请你一定记住我的话,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千万不要将它打开。你的任务是妥善保管好盒子里的东西,并为它寻找下一任主人。这个人必须品行端庄,心智过人,沉着冷静,明察秋毫,心细如尘,只有具备以上特质,才能肩负起这个神圣的使命。

    最后,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当年和你分离确实有着不得已的苦衷,至于究竟是什么已不再重要,如今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幸福快乐地过好每一天。

    爸爸

    2004年11月4日

    →虹→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