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光明古卷·流光劫> 分节阅读_7

《光明古卷·流光劫》分节阅读_7

    很大,她开始胡思乱想,认为宾客的死是上天的警示:他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注定不会有好结果。从那之后,她性情大变,郁郁寡欢,对纪风涯日渐疏远。两个多月后,竟留下一封信,不辞而别,此后一年,杳无音讯。

    一年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比如遭遇不测,阴阳两隔,比如彻底地遗忘过去,重新开始。为了帮助纪风涯走出失恋的阴影,身旁的人开始热心地为他介绍各式各样的女孩,皇室公主,世家千金,名媛淑女。

    然而,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徒劳罢了。纪风涯明白,这辈子,他再也不可能爱上另一个女人。早在17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便将心中的爱,一滴不漏地封好,悄悄埋入樱花深处,等待着与她的重逢。他的心里,早已容不下第二个女人。

    她给了他短暂的温暖,他给了她一生的爱恋。他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执意坚持婚礼照常举行。他知道,只要小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一定会出现在他们早已约定好的婚礼上。

    如他所愿,消失一年的小蝶出现在婚礼上。不料,却只是为了和他道别。纪风涯心中凄楚,短短一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令小蝶变得如此残忍,在属于他们的婚礼上弃他而去?而在之后的三年间,又发生了什么,令她如此决绝地选择了死亡?

    见他低头不语,唐问道:"你有她家人的联系方式吗?"

    纪风涯的眼里闪过一抹哀伤:"她是两伊战争中的中国遗孤,在一岁时被送回国内,在孤儿院中长大。"

    "2003年10月加入美国国籍,却无其他任何记录。"唐皱了皱眉,"人是社会性动物,只要存在过,必定会留下痕迹,而她在过去的三年间却是一片空白。究竟是这个身份从未真实地存在过,还是有人刻意抹去了她留下的痕迹?"

    第16节:金色的沙漏(3)

    四年时间,花开花谢,月缺月圆,雁去雁还,人来人往。

    四年前的小蝶,是他亲密无间的未婚妻,像小猫一样幸福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四年后的小蝶,拥有了另外一个名字:雅兰达·凯丽,身份背景一片空白的美籍华人。唯一不变的,是她手指上的那枚戒指。戒指无言,却足以证明一切,她的心,一刻也未曾离他远去。

    "将这个案子的资料传给我。"沉默片刻,纪风涯深吸了一口气,"10天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半小时后,案件资料和相关手续到位,他转身向外走去。

    唐追问道:"你要去哪里?"

    他回头道:"拉斯维加斯。"

    "你等等!"唐从桌上撕下一张便条纸,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了他,"吉尔是拉斯维加斯犯罪调查科的负责人,曾与我共事多年,交情深厚。如果有需要,可以联系他。"

    纪风涯谢过他,将便条放入衬衣口袋内,走出了令人窒息的CSI大楼。

    14时56分,拉斯维加斯,麦卡伦国际机场。

    机场带着浓郁的赌城特色,大厅里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赌博设施。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来自香港的旅游团,游客们的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欣喜,其中不少人对于赌博的兴趣就如当地的气候一样炽烈,行李尚未提取,便迫不及待地兑换筹码,开始小试身手。

    纪风涯叹了一口气,穿过人流如织的大厅,径直向机场办公室走去。喧闹的人群中,他的身影显得格外落寞。机场办公室内,在他出示了洛杉矶警方开具的介绍信后,工作人员极其配合地调出了13日晚上8点到10点半的监控录像。

    屏幕上,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依然不见小蝶的身影。

    9点10分,广播响起:"乘坐D9817次航班的乘客请于第五登机口登机,飞机将于22时18分准时起飞。"乘客们陆续排队检票,乘坐机场地铁前往停机坪。

    9点45分,小蝶拖着一只小巧的皮箱,步履匆匆地走进候机大厅。宽边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香奈儿挎包,一头黑色长发轻舞飞扬。

    看见屏幕上久违的身影,纪风涯心中顿觉凄凉。三年不见,小蝶比以前更瘦了,仿佛一阵风便能将她吹倒。她摘下墨镜,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加快了步子,朝第五登机口走去。将登机牌递给工作人员后,她将行李箱和肩上的挎包放在了传输带上。

    三秒钟后,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一名面相温和的工作人员起身道:"小姐,你的行李里含有违禁物品,请打开箱包检查。"

    小蝶不禁皱了皱眉,眼里闪过一丝惊异,极其配合地拿起挎包,拉开拉链,将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掏了出来,手机、钱包、钥匙、墨镜、眼药水、口红、睫毛膏、湿巾。

    工作人员仔细检查过所有物品,确定包内没有任何含有安全隐患的东西后,将手提包交还于她,令她打开行李箱检查。行李箱中装着为数不多的几件衣物,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还有一只古色古香的檀木匣子。匣子长约30厘米,宽20厘米,高15厘米,呈暗紫色,四面雕刻有奇异的花纹,就像传说中的潘多拉魔盒,散发出丝丝诡异妖娆的气息。

    在工作人员的示意下,小蝶打开了匣子。华丽的蓝丝绒上,躺着一只金色的沙漏。那种金色,不是黄金般的炫目夺目,而是金字塔一般的朦胧神秘,带着岁月的痕迹,古老而沧桑。工作人员拿起沙漏,放在仪器下仔细地检查了一番,严肃地道:"沙漏内含有易燃易爆粉末,属于危险物品,严禁带上飞机。"

    小蝶似乎极其为难,锁紧眉头,喃喃自语着什么。

    工作人员耐心地解释道:"沙漏里的沙中含有过氧化铅粉末。过氧化铅为棕色结晶或深褐色粉末,有毒,具有火灾隐患,遇高温分解,产生铅蒸气。与有机物,还原剂,易燃物如硫、磷等混合后,再经摩擦,有可能导致燃烧。"

    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几秒钟后,她忽然抬起头来,脸上露出茅塞顿开的神情。

    "离飞机起飞只有20多分钟了。"见她沉默不语,工作人员好心提醒道,"这个沙漏你可自行处理,也可以交由我们代为保管,30天内带着收据过来,便可将它取回。"

    小蝶看了看手表,道:"那就劳烦你替我保管了。"

    "没问题。"他迅速写好收据,递给了小蝶,"赶快登机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小蝶将收据收好,大步朝机场的地铁口走去。10秒钟后,小蝶的背影消失在屏幕上,右小角的时间显示:9点59分。

    纪风涯深深叹了一口气,转身对身旁的机场负责人道:"作为死者的未婚夫,我想代她取回寄存在机场的东西。"

    "我这就去取。"工作人员说完,转身走出了监控室。一刻钟后,他捧着录像中见到的那只檀木匣子走了进来,将它交到纪风涯手中。

    匣子做工异常精美,像是旧时贵族小姐夫人的首饰盒,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带着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匣子内铺着华丽的蓝色丝绒,深邃的蓝色,让人不禁想起远古寂静的苍穹。那只金色的沙漏,便卧在这远古的苍穹下,任岁月沉淀,沧海桑田,周身散发出光阴的余香。

    纪风涯皱了皱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连续3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脑子里就像一锅煮沸的茶水咕咚咕咚直冒泡,他揉了揉发晕的太阳穴,取出移动硬盘,将这段监控录像拷了下来。

    第17节:樱花祭(1)

    第五章 樱花祭

    晚上9点,拉斯维加斯,米高梅大酒店。

    纪风涯端着一杯玛格丽特,站在窗口眺望着城市的夜色,夜色下的拉斯维加斯湮没在一片霓虹的海洋中,埃及的金字塔,巴黎的凯旋门,加勒比海的热带风情,恺撒大帝的皇宫,威尼斯水乡的叹息桥,金银岛的海盗船,文艺复兴时的雕刻艺术,纽约帝国大厦,杜莎夫人蜡像馆,失落的柏林墙,在这个流光溢彩的大舞台上交汇,绽放出奇丽的光芒。

    拉斯维加斯,内华达沙漠中的不夜城,闻名世界的赌城、娱乐城,奢华迷乱,纸醉金迷,物欲横流。这里有250多家赌场和6万多个"吃角子老虎",这里有全世界顶尖的度假酒店,这里有世界一流的大型表演及高科技的娱乐设施,这里有火辣辣的美女和激情四射的钢管舞,这里有各式各样让人飘飘欲仙的毒品,这里有令美联邦政府头疼的居高不下的犯罪率。赌博、毒品、性,构成了这个堕落的天堂,人们在这里豪赌、狂欢、纵欲、犯罪,醉生梦死,欲罢不能。

    在他的记忆里,小蝶是一个恬淡安静的女子,喜欢纯净空灵的白色,喜欢唯美忧伤的古典诗词,喜欢古朴宁静的江南小镇。她又为何会选择这个喧闹颓废、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人造乐园?

    纪风涯幽幽叹了一口气,喝下一口玛格丽特,浓烈忧伤的气息扑面而来,有些苦,有些涩,有些咸,有些酸。相传这款经典酒式是1949年洛杉矶调酒师简·雷得沙为纪念在狩猎中被流弹击中而亡的初恋女友玛格丽特而设计,象征着对初恋情人的哀思。

    浓烈苦涩的龙舌兰酒,芳香怡人的白柑香酒,清爽可口的柠檬汁,适量盐,诠释了纪风涯此刻的心情。孩提时代初遇的青涩美好,大学校园里重逢的欣喜激动,不辞而别后的心酸苦涩,失去爱人的痛不欲生。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在酒精的催化下,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那个埋藏在心底的伤口瞬间撕裂,顷刻间鲜血淋漓。

    时光倒流到19年前那个春暖花开的四月。

    身为亚洲排名前五位的盛世集团的继承人,显赫的家世,使得年幼的纪风涯成为一块香喷喷的奶酪,令很多人垂涎不已。

    当地的黑帮老大苦心策划了一起惊天动地的绑架案。他让大学毕业的女儿去纪风涯就读的贵族小学当老师。在父亲的指示下,这位温柔美丽的女老师想尽各种办法接近当时正在读小学一年级的纪风涯,用了三年时间,终于取得了他的信任,以生日宴会的名义,成功地将他骗到家中。

    年幼无知的纪风涯哪里知道这是一场可怕的阴谋,欢欣雀跃地上了老师的车。谁知,他刚钻进去,还没坐稳,后排就伸出一只手,将一块带着刺鼻味道的手绢紧紧地捂在了他的脸上。

    第18节:樱花祭(2)

    一觉醒来,老师不见了,他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间发霉的黑屋子里。门紧锁着,两个陌生的男人恶狠狠地瞪着他。其中一个光头举着明晃晃的刀,凶神恶煞地道:"小子,学乖点,不要给哥们添麻烦!"锋利的刀刃贴在他的脸上,刺骨的寒冷。

    接下来的几天,他又哭又闹,吵得看守的人不得安宁。于是,这帮丧尽天良的家伙给9岁的纪风涯注射了一剂海洛因。从那之后,每当毒瘾发作,百蚁挠心的滋味疼得他满地打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仁慈的上帝在云端俯视大地,意外看见了这悲惨的一幕。他不忍心看着年幼的纪风涯就这样夭折,于是派来了天堂中纯洁的天使,去拯救这个在痛苦和绝望中苦苦挣扎的孩子。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