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凤凰血玉镯子> (46)关昊和媚云的故事

《凤凰血玉镯子》(46)关昊和媚云的故事

    二月七日,阴天。

    冯川柏入赘傅家已经有几日了,婚礼办得精致简单,傅镇长并没有大摆宴席,也只是一些亲族聚在一起吃了顿喜宴,算是宣告了此事。

    婚礼那天,关昊照常去醉红楼打卡,傅贤淑已经习惯了,她想着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关瑞祥。凭着关瑞祥的手段,媚云一定讨不了好,但如果这事被关昊知道了,那也意味着她和他也将彻底地了断,便是连大少奶奶这个名份也会失去。她有些犹疑不定。

    关老爷子倒是陪着一起去了,还送了份大礼,前朝的一件富贵如意,价值不菲,但傅贤情并无多大喜悦,甚至有些嫌恶。

    众人也心照不宣地没有问起关昊,这样大喜的日子,没必要提不开心的事,维持着表面的喜庆祥和,醉生梦死。

    醉红楼的门虚掩着,窗口也没有姑娘在叫卖,关昊进到大堂,就见到老鸨伸着懒腰从楼上下来:“哟,关少,今个儿可真早,我们还没打开门做生意呢!想必是来见媚云的吧,就一晚没见,魂儿就到这来了?”

    边取笑着边转头遣一丫鬟上去通报。

    不消一会儿功夫,就听见那丫鬟吃吃的笑声:“关少爷,我家姑娘请您上来!”

    还没入软香阁门,就听见哗啦哗啦的麻将声,推开门,一阵强烈的脂粉味扑鼻而来,屋里的光线比较昏暗,点着香炉,袅袅的檀香熏得房间更见幽暗。

    一张红木台上铺着大红绒毯,修着吉祥富贵的金线,四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在檀香的烟雾中忽明忽暗的。

    一个穿着宝蓝色旗袍,盘着高髻的女子望着媚云笑道:“这还没到夜头,关少就等不及来了,媚云,你这勾人的手法也太高明了,什么时候也传授姐姐一些秘诀啊?”

    “是啊,今天不是说傅二小姐招婿的大喜日子么,你这做人姐夫的怎么不去庆贺,反倒寻到这来了,这般舍不得便早应该休了你家那位,给我们媚云腾出个位置。”

    “姐姐们还真是会说笑。”媚云头也未抬,却摆明是向着关昊说的:“我此时也没功夫招待你,要不,你先坐着看会儿吧。”

    关昊“哦”了一声,坐在媚云的身旁,她的手很白,可是尖尖的指甲涂着桃红色的甲油,有些刺眼……

    媚云伸出纤纤玉手摸了个子儿,顿时娇声笑道:“哟,姐姐妹妹们,可真对不住了,九条,清一色。”

    对面的女子忿忿地将麻将一推:“真是邪了,这关少一来,云丫头的手气可好啊!”

    “是啊是啊,”左面的女子也接口道,“本来指望着关少来,媚云多输些,到没想到倒是输了我们。”

    关昊拿出烟枪,吐了口烟圈,便是连他脸上的笑容都有几分氤氲的不真实:“不要紧不要紧,输了全算我的。”

    大伙儿顿时兴致盎然:“哎呀,大少爷果然就是大少爷,出手就是阔绰,我们都跟着云丫头沾光呢,来,来,接着玩。“

    麻将顿时又哗哗地热烈地响了起来。

    到了夜间,关昊问起媚云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媚云盯着他,想起了他们初见的时候……

    ***

    “关少,关少,你怎么才来,大伙儿都等你好久了!”楼上有年轻的公子哥在招呼着刚进门口的人。

    自从来了南沙镇,参加各路酒局宴请便成为了每日生活的全部,今天是什么药铺的少东,明天又是哪家酒楼的少爷,后来又是某百货公司的公子爷,关昊熟悉着南沙镇胡天酒地的糜烂生活,如今除了纵情声色,他还能做什么呢?何况那个犹如坟墓一般的宅子他心底厌恶透了,能不回去就尽量不回去。

    媚云倚在门后,静静观察着。

    他的脸背着阳光,看不清楚模样,落日的余辉斜斜地照映在他的身上,在地上投下一抹淡淡的影子,有种说不出的孤傲和落寂。

    二十年了,她有些认不出他了,一身藏青色的长袄,缀着白色银貂毛,脸上虽是笑着的,眼眸中却是淡淡的忧郁。

    入了雅间,浓重的胭脂味和花露水的味道扑面而来,一群贵家子弟一人搂着一个姑娘,正在三拳五令地喝着花酒。

    喜相逢酒楼的陶少眼尖,忙招呼着关昊进来,“关大少爷,你可来了,给你留了个最好的位。”

    “来来,和你们介绍一下,这可是我们南沙镇首富关家的大少爷关昊,产业遍及我们南沙镇。”陶少故作亲热地揽住关昊的肩,“关少,这几位都是临市的老板,走南闯北地走货,有机会话,你可要多多关照些。”

    酒席上的人忙起身和关昊见礼,言语中多了很多恭敬,更别提那些陪坐在旁的莺莺燕燕们明递暗递的盈盈眼波。

    老鸨摇着肥胖的屁股,媚笑着靠近关昊:“哟,各位老板,以后可要多多关照我们醉红楼哦,有没有看上哪位姑娘啊?”

    陶少写了张花笺递在老鸨手中,“既然来到醉红楼,要见的自然是媚云啊,你这些庸脂俗粉糊弄糊弄我们还行,这几位老板可是从大地方来的,见多识广。”

    老鸨咳咳地干咳了几声,露出为难的神情:“这个我知道,可是媚云,她今天有些不舒服,你们也知道媚云的脾性……”

    陶少将几个银元塞在老鸨手里:“这几位可都是第一次来醉红楼,你也不想坏了醉红楼的名声吧?把关少伺候好了,你醉红楼在南沙镇的地位也就稳了。”

    “那是,那是。”老鸨忙不迭地点头,“那,那我再试试吧。”

    这个媚云一来醉红楼便高张艳炽,据说见过她的人莫不神魂颠倒,一时之间在南沙镇风头无两。但关昊觉得这不过是醉红楼为了捧个头牌,花钱砸的路数罢了,并未勾起他多大兴趣。他从不会主动猎艳,女人于他而言,和手中的鸦1片并无差别,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众人轮番敬着酒,夹着菜,关昊也是敷衍着应酬,实际上却是毫无胃口。

    一阵喧哗,门外不少人开始起哄了:“媚云来了,媚云来了!”

    还未见人,就已经如此声势了。媚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倚红阁的门被缓缓推开,来人巧笑倩兮,一袭暗红色的旗袍,金线镶滚,浓妆艳抹,盛装打扮,说不出的艳丽妖娆。

    老鸨拉着媚云的手:“媚云啊,快过来见见关少和几位老板。”

    媚云落在关昊脸上的视线有几分流连,露出一口细细的贝齿,美目盼兮:“媚云见过关少,虽是初见,但关少的名号却早有耳闻,果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其他人纷纷表示吃味:媚云姑娘的眼里便只有关少,未免太偏心了些。

    媚云娇笑道:“这些姐妹又哪点比媚云差了,不过是各位老板捧着媚云罢了。若真有招待不周,还请见谅才是,媚云先自罚三杯可好。”一旁的丫鬟将早已准备好的青瓷酒杯端了上来。

    这女人倒是豪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杯口印上了红红的唇印。

    “这是姑娘专用的杯子么?”

    媚云眼波一横,“是啊,怎么?”

    关少拿过媚云手中的青瓷杯,再次斟满,看着媚云,就着口红印的地方喝完,眼神闪亮亮的,语气也是那么温软,“酒是该吃,媚云这嘴里的胭脂更该吃。”

    “关少倒惯会说些好听的话哄人开心。”媚云的眼神有少许的停滞迷离……

    众人又是一阵嬉闹起哄。

    媚云回过神来,也不搭理,只是让丫环将酒杯给撤了下去,“难得各位今日兴致如此之高,不如媚云给大家唱个曲吧。”

    语音刚落,已经有人鼓掌了,“好啊,媚云唱的小曲儿可是南沙镇一绝啊,唱的人心里可是麻酥酥的哟!”

    媚云盈盈一笑,也不答腔,“太阳落下山,秋虫儿闹声喧,日思夜想的六哥哥来到了我的门前,约下了今晚这三更来相会,大莲我羞答答低头无话言……”已径自唱了起来,弱柳生姿,香风细细,手中的纨扇在空中画出优美的弧线。

    流落风尘的女子,纵使锦衣玉食,不过是失去了一切,唯剩一具皮囊,在满目苍夷上画皮。所谓的爱情,永远是话本中的唱词。

    关昊叹息着。

    其他人沉醉在媚云娇媚的身姿和温腻的嗓音中,待得媚云唱罢,已不断高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媚云盈盈秋波扫过众人,最后落在犹自呆呆出神的关昊身上,忽然将手里的纨扇递在关昊手中,“嗤”地一笑,“怎么,发傻了?”

    取过丫鬟手里的坎肩披在身上,“现下还真有些不舒服了,媚云先告辞了”也不待众人有何反应,微微躬了躬身,径自离去了

    这个媚云,还真是有几分小脾气。但很明显,她将彩头独独给了关昊。

    既然妾有意,自然郎有情。何况不知为何,关昊觉得媚云看着还有几分熟悉亲切,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就已经认识了。

    很快,当寒冷的冬天过去,明媚的夏天来临,二人已打得火热。直到旖筠的事件之后,关昊觉得是自己有点犯傻了,竟然相信媚云会跟他走,真心不过都是笑话。

    这个时代的腐朽,将所有人都挟裹了,挣脱不开,只能在它的面前沉沦。似乎,活着是最重要的。但似乎也是最不重要的,因为,这样的活着,不知道是为什么,每一天,每一刻,都是煎熬,煎熬着神经,直到连最后一点的精气神也被抽走,变成一片空洞,死寄般的空白,没有支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