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凤凰血玉镯子> (34)不一样的萧然

《凤凰血玉镯子》(34)不一样的萧然

    九月,C市的夜依旧弥漫着燥热的气息,萧夫人辗转反侧,竟总是无法入睡,索性睁大眼望着窗外浓浓的夜色发呆,萧远山睡得很熟,轻声打着均匀的呼噜——

    忽然,客厅里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嗒,嗒,嗒,路过房门,一步一步,有节奏地响着,一直延伸进萧然的房间,只听见门“嗒”的一声撞击声,夜,重又恢复了寂静。

    这么晚了,然然穿着高跟鞋在客厅里做什么?萧夫人再也睡不安稳,拉开门,萧然的房间门轻轻虚掩着,隐隐透出一丝红色的光芒……

    疑惑地推开门——

    一片耀眼的烛色瞬时跃满整个眼帘,台上燃着两根红烛,赤黄的火焰肆意扭动着,清晰地映着镜子前的女人:萧然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如瀑的头发柔顺地披散在身上,对着镜子,执着一把木梳缓缓地梳理着头发……

    然——更诡异的是:

    萧然穿着一袭桃红色的旗袍,艳艳的桃红色中透出古旧的味道。

    萧夫人吓了一跳,掀开灯,颤声道:“然然,你,……你没事吧?”

    萧然似有所觉,肩头一震,但,没有回头,只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徐徐地吹灭镜前的红烛,站起身,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打了太多粉的缘故,萧然的脸色白的吓人,而嘴唇则涂得红艳艳的。

    萧夫人眼里的惊异之色更浓,不觉提高了音量:“然然……”

    萧然彷佛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地掀开被子,静静地躺了下去,闭上双眸,不再说话。

    难道是梦游?萧夫人赶紧捂住嘴,听说梦游的人最经不得吓的,轻者傻,重者死,摇了摇头,正准备关灯时,却瞥见梳妆台下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这是自己过年那阵买给萧然的鞋子,红色,图个喜庆,只是萧然一向都不喜欢这么热烈奔放的颜色,所以这双鞋子也就一直搁在客厅鞋柜的最底层,都沾了一层蒙蒙的灰了,怎么此时这孩子竟深更半夜地拿出来穿了?

    轻轻带上门,心里想着,这孩子一定是梦游了。

    第二天一早,萧夫人摆弄好早餐,正准备叫萧然起床,手还未触及到门,就见门“吱呀”一声打开,萧然打了个呵欠,睡眼惺松地就去洗浣间洗漱,满脸的倦色,只是身上桃红色的旗袍不见了,普通的素色睡衣。

    萧夫人朝房里瞅了瞅,没有看见昨晚见到的那条桃红色的旗袍。

    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萧远山边吃着早餐边悠闲地翻着刚送来的早报,窗外的阳光很明媚,斜斜地映射进来,涂上一层暖暖的金色。

    萧夫人本想不再追究,但心里实在憋不住,望着低头喝粥的萧然道:“然然,你昨晚半夜穿着高跟鞋在家里走干嘛?”

    萧然面露惊奇:“有吗?我不记得了。妈,你知道我向来不喜欢穿高跟鞋的,不舒服。”

    “一点印象都没了吗?你就穿着我过年时给你买的那双高跟鞋,大红色的。”萧夫人的语气急促起来。

    萧然摇了摇头,语气依旧平淡如常:“妈,你肯定是眼花看错了。”

    “怎么可能?我昨晚离开的时候还看见那双鞋搁在你梳妆台下。”说着,萧夫人一把打开鞋柜,可那双鞋子此时却安安静静地躺在最底层,彷佛从来都不曾离开过。

    萧夫人呆呆怔住了,究竟是然然梦游还是自己昨晚眼花了?可桃红色的旗袍,大红色的高跟鞋,如此鲜艳的颜色到现在还清晰地映在脑海中。

    萧然摞下碗筷:“爸,妈,我吃饱了,我上学去了。”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包,就准备出门。

    打开门,阳光直面地照了满身,萧然皱了皱眉,走进卧室,出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萧夫人记得这把伞,然然回来那阵还问过她,怎么带回来把这么土旧的伞,可然然说是南沙镇买的,自己喜欢,坚持用着,自己也拗不过她,也就由着她了,可如今桃红色的旗袍,大红色的高跟鞋,再加上这把红色的油纸伞,萧夫人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好诡异!

    萧然什么也没说,径直出了门,只听见“砰”——门关上的声音。

    萧夫人望着萧然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向着萧远山道:“远山,你觉不觉得然然回来以后有些奇奇怪怪的?”

    萧远山收拾着东西也准备出门,头也没抬:“没什么不同啊,是不是你想太多了?你呀,没事也找些事做嘛,成天呆在家,没病都会憋出病来。”

    萧夫人瞪了丈夫一眼,不满道:“你们做父亲的就是对女儿关心不够!我总觉得有些不妥。”

    正说间,客厅的电话猛然响起,萧夫人拿起话筒:“你好,请问找谁?”

    话筒另一端传来杨光温厚的声音:“阿姨,你好,我是杨光。萧然在吗?”

    “哦,杨光啊,萧然已经出门了。”

    “谢谢阿姨。”杨光正欲挂电话,忽然电话那头传来萧夫人急促的声音:“杨光,阿姨问你件事。”

    “阿姨有什么事尽管问吧。”杨光爽快地应着。

    “你们,你们一块儿出去旅游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杨光心下咯噔一下:不寻常的事?萧阿姨不会知道他们去查鬼的事情吧?可,只要萧然不说……萧阿姨没有理由知道这件事的……

    萧夫人似乎感觉到了杨光的犹豫,心中更加忧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杨光不敢乱说话,忙敷衍着:“没,没有啊。”

    想必是听出了杨光语气中的踌躇,萧夫人语气陡地严肃起来:“杨光,你是个好孩子,阿姨相信你是不会对阿姨撒谎的。”

    “阿姨,对不起,我要挂电话了,上课要迟到了!”说罢杨光匆匆摞下电话,好险,差点就露出马脚了。

    大四的生活和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基本上没有课,时间全花在论文和找工作上了。楚薇薇嘛,凭着父亲市长大人的头衔,是根本不用愁这事的,文宇直接就是郑氏集团的接班人,可萧然也彷佛一点都不着急似的,每次问她,她都搪塞着:有什么好急的?彷佛这事根本与她无关,以后不要再拿这事来烦她。

    现在想着萧阿姨的话,心下也忐忑起来,若不是萧然亲口告诉她的,那定是萧然的什么举动引起了萧阿姨的怀疑。不过自打南沙镇回来之后,萧然就确实变得有些奇怪了,大热天里肌肤也清凉无汗,白天的精神总带着一抹倦色,而到了晚上,却神采奕奕。

    而且,彷佛很怕阳光,经常在树荫下躲着,不过萧然说女孩子自然怕晒黑,只是萧然用来遮阳的伞也很奇怪了,居然是从南沙镇带回来的红色的油纸伞!而每当看见那把伞,自己的头就很疼,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而这时萧然就会紧张地盯着自己,那样质疑警告的眼神竟让自己觉得有几分恐怖。

    萧然,彷佛真的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

    郑家。

    赵明玉坐在沙发上,正逗着猫,这猫浑身黑闪闪的,没有一根杂色的毛,两只眼睛呈黄褐色,特别的有神。

    门外传来几声争吵声,赵明玉皱了皱眉,只从炳叔死后,换了几个管家,都没有炳叔精明,一些小事情都处理不好,这会儿不知又出什么事了,正待呵斥,忽然客厅的大门一开,管家和一个女孩出现在门口。

    女孩穿着一袭红色的连衣裙,称得脸色更加苍白,手上拿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正是萧然。

    管家垂手站在一侧,低声道:“夫人,这位小姐说是少爷的朋友,我说少爷不在家,她不信,硬是要闯进来。”

    赵明玉挥了挥手:“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管家恭身退了出去。

    赵明玉抬眼打量了萧然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喜欢这个女孩子,还记得第一次来郑家,是薇薇带她来的,不怎么说话,带着奇怪的灵异的气质,而且凭着母亲和女人的感觉,她觉得这个女孩子在打文宇的主意,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的孩子竟想破坏郑家和市长家的联姻,这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赵明玉带着不屑的语气道:“我记得你,你是薇薇的同学吧?”

    萧然漠然地点了点头:“文宇不在?”

    赵明玉皱了皱眉,这女孩子太不懂礼貌了:“你找文宇什么事?他不在家。”

    萧然直视着赵明玉,缓缓走到她面前,突然尖声道:“你已经拆散过我们一次了,决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决不可能!”

    赵明玉看着萧然眼中怨愤的神情,忽然有些害怕,而一直乖乖躺在赵明玉怀中的黑猫陡然“喵”地大叫一声,猛地从赵明玉的怀中扑将出来,伸出爪子,向萧然抓去。

    萧然的眼中显出厌恶的眼光,本能的伸脚揣了黑猫一脚。黑猫吃痛,喵地一声,躲在一旁,但依然凶狠地盯着萧然,喵喵喵地叫个不停。

    赵明玉没想到萧然居然踢了自己心爱的“公主”一脚,俯身抱起黑猫,柔声道:“公主乖,公主痛不痛啊?”回头高声道“福婶,福婶!”

    一个年约四十的妇女应声而来:“夫人?”

    赵明玉将“公主”小心地递到福婶手中,道:“你赶紧带‘公主’去张医生那看看,看有没有受伤,仔细检查下。”

    也没转身,明显地对着萧然道:“我很累了,想休息,你请回吧。”很不客气地向萧然下了逐客令。

    萧然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冷笑一声,道:“我还会再来的!”

    刚走出郑家大门没多远,就看见楚薇薇挽着文宇的手,有说有笑地走过来。萧然如同定格一般,怔怔地看着他们走近。

    楚薇薇看见萧然也彷佛吃了一惊:“萧然,你怎么在这?没去学校么?”

    萧然冷冷道:“你不也没去学校么?”视线停在文宇的脸上,一字一顿地道:“我是来找文宇的。”

    “找文宇?”楚薇薇奇怪地看了文宇一眼,道“你找文宇做什么?”

    “做什么?”萧然望着楚薇薇茫然的眼神,彷佛听见了最不可思议的笑话一般,“哈哈,做什么?你问他!”伸手直指向文宇。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