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凤凰血玉镯子> (25)竟是苏城柳家的后人

《凤凰血玉镯子》(25)竟是苏城柳家的后人

    又过了一年,等到1937年的春天,母亲看我一个人守着囡囡可怜,终于劝动父亲再为我招夫。

    傅家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整个宅子张灯结彩,爆竹声声,登门恭贺的人几乎站满了整个院子。

    不知是谁送上一份很奇特的贺礼,一个暗红色的檀香木盒子,盒面上雕刻着两只凤凰,打开一看,纯白色的水貂皮毛上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只红色的玉镯,玉质细嫩晶莹,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火般华丽灿烂,凄美而又诡异。

    见过这镯子的人立马就嚷了起来:凤凰血玉镯子,是关家大少奶奶的凤凰血玉镯子呢!喧闹的喜堂顿时竟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父亲和父亲手中的血玉镯子上。

    父亲当场就变了脸色,但还是强自镇定地说绝不是傅家的凤凰血玉镯子,自家的东西,能不认识吗?并呵斥着管家,是谁送来这样一份贺礼,这不是存心捣乱吗?让管家立刻有多远就扔多远。

    人们虽然怀疑着,但喜庆的气氛很就快便冲淡了人们心中的猜测,喜堂又开始热闹起来……

    我当时盖着喜帕,没能瞧见,但异常的气氛却丝丝漫入心中:凤凰血玉镯子?是姐姐的凤凰血玉镯子吗?……

    婚礼继续进行着,三叩首礼成之后,我机械地被搀扶着送入了喜房。

    喜娘将我扶着坐上喜床,说了些恭贺的话便关上房门,退了出去,喜房顿时安静下来,只有锦桌上一对红烛轻轻摇曳,欢闹的声音透过门缝隐隐地传来,陌生而又遥远……可心中却丝毫没有期盼和娇羞的感觉,不安萦绕在心头:那只凤凰血玉镯子去哪了?

    更可怖的是——

    我分明感觉我的身旁坐着个人,只是,为什么,喜娘进来时不说?

    隔着头上大红的喜帕,我看不见旁边坐着什么人,只是透过喜帕的下沿,知道是个女人,她也穿着红红的喜服,喜服的款式我很熟悉,但一下子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呢?

    女人将两旁的手慢慢合拢,放在腿上,优雅地叠了起来,我的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头被涌上来的血胀得发疼,那女人白皙的右手手腕上戴着的分明就是凤凰血玉镯子!

    是的,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火般华丽灿烂,凄美而又诡异,就是姐姐的凤凰血玉镯子!可,可父亲不是让关家有多远扔多远了吗?

    啊!我想起来了,这喜服,就是姐姐出嫁时的喜服啊!

    傅贤情的手颤抖着,隔了七十年了,但如今回想起来,恐怖的气息在夜晚依旧无可阻挡地弥漫开来……

    我那时已经知道不是姐姐了,如果是姐姐,我反而不会那么害怕了,我惊叫着往床里退缩,几乎就要昏厥过去。

    女人阴恻地说“你已经知道我不是你死去的姐姐了?为什么你不掀开你的盖头,看看我是谁,看看我究竟是谁?你不是一只都想知道吗?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你姐姐把这样一只宝贝的凤凰血玉镯子给了谁么?”

    我那时真是吓得紧了,只哆嗦着没有说话,也不敢掀起盖头看她的脸,我害怕那样一张脸,扭曲的?鲜血淋淋的?还是根本就没有头?

    女人尖细的声音略微缓和下来:“我也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人,你姐姐是你姐姐,你是你,毕竟,你没有害过我。”

    女人站了起来,擎起桌上的红烛:

    “你可以好好地活着,你的女儿也可以好好地活着,但从此你便只能呆在这傅家大宅里吃斋念佛,为你姐姐赎罪,因为,即使她死了,也消减不了我心中的怨愤和身上的痛!你知道,我停留在这一个根本就不再属于我的世界,有多痛苦吗?你根本就不知道,不知道!哼,成亲?今晚是你成亲的日子吧?忘了吧,忘了吧,替你姐姐好好赎罪,一直到你死,否则,这只镯子将来就会戴在你女儿的手上,那时,便是我来接她的时候了,哈哈哈……”

    女人狂笑着,带着发泄与苍凉……

    突然——

    女人的手抓住我的衣领,阴阴的寒冷直沁入心脾,低头可以看见那晃动的凤凰血玉镯子:“我杀的人都是该死的,都是该死的!关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只是,除了他……”女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忽然,她轻笑一声:“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吗?”

    女人缓缓凑向我的耳边,轻声吐出了两个字:“媚云……”

    衣领一松,窒息的感觉消失,女人不见了,我知道,她走了……但她可能就站在某个角落,随时都还会回来,而她回来的时候,就是她带走囡囡的时候,不,这决不可以,我即使丢掉性命不要,也不能让她带走囡囡!

    而且,她,果真是醉红楼的媚云,是媚云,是姐姐杀了她!

    我不知道心中究竟是恨还是怨还是可怜,姐姐是一个可怜的人,媚云也是一个可怜的人,这样的年代,我根本就没有选择,出家?也许是我最好的选择,为姐姐,为媚云,为囡囡,也为我自己……泪顺着脸颊留下,冷得刺骨……一如我的心……

    待得闹新房的人进来,所有人都似乎怔住了,新娘子哆嗦着缩在床角,掀开盖头,双目无神,泪水早已融化了红妆,只喃喃地重复着:凤凰血玉镯子,凤凰血玉镯子……

    又是凤凰血玉镯子?闹喜房的人面面相觑,不知是谁先叫了一声,恐怖的气氛立刻感染了其他人,人们争先恐后地就往门外跑,我的第二场婚礼就这么草草结束了,父亲看我痴痴傻傻的,只能将囡囡送到远方的亲戚家寄养,我也开始慢慢地好了,只是坚持着在家里设了一间佛堂,大部分时间也都在佛堂里渡过了。

    不久,蛮族打过来了,镇里的人能逃的都扶老携幼地四散逃逸了,父亲,母亲收拾好东西,也劝着我一块儿走,只是,我固执地要留下来,什么也听不进,母亲终于含着泪和父亲走了,诺大的傅家也就我一个人守着。

    战火过后,南沙镇破坏严重,但这所宅子却奇迹般的存留下来,我不知道,是不是媚云暗中护着这宅子。

    解放后,囡囡来探望过我一次,她那时已经成大姑娘了,可是想着女人的话,我硬是狠下心肠不见她:囡囡啊,不是为娘的狠心,为娘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囡囡终失望地走了,从此我便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傅贤情拉住楚薇薇的手,垂泪道:“我以为她会遵守她的承诺,放过我们傅家的人,可……为什么她还要这么做,为什么?难道要我七十年吃斋念佛都是假的么?”

    “祖外婆……”仿佛受到感染般,楚薇薇也哀哀地哭了起来。

    “媚云既然这么说了,应该会遵守她的承诺,薇薇,不会有事的。”文宇安慰着她。

    傅贤情止住泪,叹道:“现在也只有希望媚云能够遵守她当年的承诺了。”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只是,已经隔了这许多年,媚云,为什么又要开始杀人?

    苏城柳家?媚云!云枚!

    萧然的脸寸寸白了下去,媚云孤身一人从外地来到南沙镇,为何偏偏入了醉红楼,她缠上关昊究竟是情之所钟,还是意有所图。

    郑文宇发现了萧然的异样,探寻的目光中有几分关切:“萧然,你想到什么了?”

    萧然抬起头,一字一顿道:“我姑妈曾告诉过,我的奶奶临走前才知道自己的身世,祖奶奶本想瞒着她一世,但总觉得她还是有权利知道的。奶奶亲生母亲的名字是柳云枚,祖上为苏城柳家。”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