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凤凰血玉镯子> (23)傅贤情的故事

《凤凰血玉镯子》(23)傅贤情的故事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就上路了,南沙镇有支流直通申江,古时交通便利,现今,修了高速,水道也就有些荒废了,因此,南沙镇向北发展了自己新的城区,以前的南沙镇成了老街,比不上新镇的繁荣,街道两旁都是些青砖青瓦的老式平房与小四合院,但却保留了原貌的古朴,成为旅游之地。

    稍微打听一下也并不难找,只是当四邻街坊听说他们是来找傅家老太的,莫不多打量了他们几眼,眼神复杂。

    再多问几句,便摇头走了。看样子,这傅家老太的人缘确实不好。

    傅家大宅在一条幽深曲折的窄巷尽头,巷子路面都是清一色的大青石铺就,由于年深历久,那一块块铺路青石都被行人踩踏的十分光滑,抚摸着巷子旁古老粗糙的墙壁,不免想起它的沧桑与悠久。

    傅家的大宅依稀可见当年的气派,只是,隔了这许多年,大门上暗红色的门漆也剥落了些许,露出黑褐色的实木和零星绿色的苔藓。

    杨光使劲敲着门环,隔了好一阵,门才“吱呀”一声,打开一角,露出一张苍老的脸。

    这是一个年约九十的老太太,头发已经完全花白了,佝偻着背,满脸的褶皱让嘴唇缩小成一个核,穿着青黑色的布衣,颈上、手上都挂着佛珠,脸色有点苍白暗沉。

    老人疑惑地看着四人:“你们找谁?”

    楚薇薇走上前,颤抖着喊了一声:“祖……外婆……?”

    “你?……”老人眯缝着的眼睛陡然睁大,“我不认识你们,你们走,走。”老人惊惶地就要关门。

    文宇一把按住门:“老人家,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也不敢冒昧打扰您,醉红楼媚云,您可还记得?”

    听到媚云二字,老人如同电击般抖动了一下:“媚云……媚云,七十二年了,整整七十二年了啊,她还没有放下么,所有欠她的人都已经死了啊,她又来了么?”

    看到老人仓惶的神态,心下已经了然,她,应该就是傅家二小姐傅贤情了,只是,当年毕少锋并没有将媚云之事的结果告知,傅贤情是如何知道怨灵是媚云的呢?难道,媚云来找过她?

    傅贤情颤巍巍地把众人迎进屋,穿过前院,进到厅堂,厅堂仍旧是红梨木的家居布置,云母石心子的雕花方桌上也依旧放着高脚银碟子,一如当年。

    墙上挂着一幅年轻时的肖像,披肩的长发上扎着一只粉色蝴蝶结。

    “唉,年纪大了,如今连走路都有些费力了。”老人说着在一张梨木椅上坐下,“当年蛮族南下之时,镇里的人能逃的都逃了,家里的人也都走了,从此便都散了,失去了音信,只有我固执地留在了这里,这栋祖屋也奇迹般地在战火中幸存了下来。”

    “那,老人家为何不一块儿走呢?”萧然问着,那样的战争年代,人人都是顾着逃命。

    傅贤情摩挲着手里的佛珠:“……赎罪,为了赎罪。”

    “赎罪?”

    “是,赎罪,为了赎罪,我坚决地出家礼佛,希望能够为姐姐赎罪,最后,竟连我自己亲生的女儿都不能够原谅我了。”老人看着楚薇薇,有些浑浊的眼睛竟湿润起来:“孩子,你叫什么?”

    面对着从未见过面的祖外婆,陌生的感觉让楚薇薇一时之间难以适应她的亲切,嗫嚅着:“我,我叫楚……薇薇。”

    “薇薇,薇薇……”傅贤情喃喃地重复着,半晌,才道:“多好的名字啊,那,你的外婆还好吗?”

    楚薇薇摇了摇头:“外婆,外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过世了。”

    乍听此言,老人猛地怔住了,眼泪止不住地就流了下来:“死了?囡囡死了?……她,她死的时候一定还在怪我这个狠心的亲娘吧,我,我……”哽咽地竟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伸手一个劲地抹着脸上的泪水……

    大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七十多年了,且不论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连女儿的最后一面也没见着,让女儿带着对母亲的不解和遗憾,终含恨而去。

    良久——

    傅贤情才止住泪水,缓缓道:“想着伤心的事儿,我竟忘了正事儿了,她,她又来了么?”

    楚薇薇泪眼婆娑地点了点头,抽泣着说了在萧姑妈那发生的事,女人尖叫的声音,还有,额上那诡异的红斑。

    傅贤情伸手抚摸着楚薇薇额上的红斑,眼角又溢出泪来:“真的是一模一样,一模一样,这么多年了,她的恨还没消吗?”

    “是媚云吗?老人家,你,也见过她?”

    傅贤情叹息道:“真是冤孽啊,冤孽啊,是我们傅家对不起她,我吃斋念佛这么多年,也始终消减不了她心中的怨气啊。”

    “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傅贤情转动着念珠的手停了下来,视线飘忽着,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姐姐是傅家的大小姐,长我八岁,是大娘所生,我从没有见过大娘,据说在我出生的前一年病死了,临死前只留给姐姐一样东西,你们也见过了,就是那只凤凰血玉镯子,是大娘的娘家祖传下来的,那样的一只镯子背后一定有个不平凡的故事,我曾缠着问过姐姐,可姐姐说我是瞎猜,从没告诉过我。

    姐姐在她二十岁那年嫁给了关家的少爷关昊,那一年,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姐夫,我还记得,那年的红梅开得特别的灿烂,特别的红,就和姐夫身上的红袍子一样的红,映着白白的雪,漂亮极了……还有那满天的爆竹声,锣鼓声,小孩儿吵着闹着要喜钱的欢笑声……”傅贤情黯淡的眼睛中出现一丝光彩,“我羡慕极了,盼望着有一天我也能和姐姐一样,穿上那大红的喜服,嫁给一个像姐夫那么好看的人。”

    红红的喜服?文宇想起女人红红的喜服,红红的喜帕,莫非……?心中一动,打断傅贤情的话:“那,您还记得傅贤淑成亲那年的具体日子吗?”

    傅贤情叹了口气:“那年我不过才十二岁,一个小丫头片子哪能记得那么清楚?只记得是新年,不过,姐姐死的那天,我知道了,那阵,我也嫁人了,只有当过新娘子的人,才能体会到那个日子的意义。也是二月十三,姐姐是在1927年的二月十三嫁给姐夫的,1935年死去……哦,不,你们一定也知道了,那年的二月十三是姐姐杀了媚云,离开南沙镇的日子。”

    二月十三,这个日子于傅贤淑果然是个特殊的日子,这就是媚云死的日子,傅贤淑选了这一天,是因为这是八年前她嫁入关家当上新嫁娘的日子,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会给‘自己’穿上喜服的原因,这也就是为什么媚云的怨灵总是穿着喜服的原因,也就是为什么红梅夫人会每月的十三号都捧着关昊的照片黯然神伤的原因了,所有的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了,这是一个懦怯的女儿,给逼到实在没有退路了才干出来这么一件事,她以前不会燃起火把泄尽自己胸中的热情和委屈,只会跟着生命的胡琴,咿咿呀呀如泣如诉地响着,碰着了媚云,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他,纵情地燃烧一回了。

    傅贤淑眼里的光暗了下去,继续说着:

    “后来,年纪渐渐大了,我才知道,姐姐在关家一点儿也不幸福,姐夫在外沾花惹草不算,还经常夜不归宿,对姐姐不理不睬,姐姐一个人呆在那空荡荡的屋子里,就一个人这么看着自己的青春慢慢逝去……这真真是件很恐怖的事情,所以,即使在后来我知道是姐姐杀了媚云的真相后,也并不吃惊,那样的日子,能不把人逼疯吗?

    姐姐很少回来,遭了苦也一个人偷偷地忍着,因为是家里的长女,父亲从小就对姐姐很严厉,身为一镇之长,家里人的一言一行镇里的人都瞧着,虽然父亲对姐夫很不满,但八年来,姐姐无法为关家生育子嗣,姐夫也竟没纳妾,再加上出嫁前,父亲隐瞒了姐姐额上红斑一事。那个红斑不吉利,又叫克星斑,所以父亲也容忍了姐夫的所作所为,由着姐夫在外面风流快活。

    我去关家看过姐姐几次,大屋里似乎永远都只有姐姐一个人,但她每天依旧穿得整整齐齐,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密实的刘海,姐姐的脸形其实并不适合刘海,只是为了遮盖额前那块红斑,所以才留着刘海。发髻上插着的珍珠翡翠簪子映着姐姐日益苍白消瘦的脸,看着看着我都想哭,可姐姐却拨弄着手上的凤凰血玉镯子,一直说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想着姐姐在关家那些凄苦的岁月,傅贤情浑浊的眼睛再次涌出泪来,这些回忆如同刀割在心头一样,都过了这许多年,却仍旧消弭不了心中的仇恨。

    “我二十岁那年,1935年的年前,父亲担心我再受委屈,为我入赘招夫,成亲的时候,姐姐也来了,姐夫,依旧没来,姐夫那时候正迷恋着醉红楼的媚云,根本就对姐姐不闻不问,姐姐面上虽然笑着,但我看得出她那时的心情很不好,但大喜之日,我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和她说说交心的话儿。

    年后不久,就听说姐姐被关家的长工给谋财害命了,我还记得那天早上,天上飘着雪花子,乌鸦在屋檐上刮刮叫着,让人心中越发的冷了,姐姐是死在自己屋里的,端端正正地坐在镜子前,穿着嫁进来时红红的喜袍,手上戴着她永不离身的凤凰血玉镯子,只是头没了,红红的喜帕就那么盖在脖颈上,说不出的诡异,后来头在那长工的破屋柜子里找到了,只是已经被刀划得分不清面目了,但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齐整的刘海,确像是姐姐的头。只是,我不明白,如果是长工杀了姐姐,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多费事啊。

    我是见过那个长工的,是个顶老实的人,干活是个好把式,不知为什么要杀了姐姐,那时,他舌头也不知怎么没了,咿咿呀呀地嚷着、比划着,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不过没人理,不久他就以谋杀罪给枪毙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