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凤凰血玉镯子> (20)手稿之又一个傅家女人

《凤凰血玉镯子》(20)手稿之又一个傅家女人

    傅镇长的家古色古香,厅中一应都是红梨木的家具,云母石心子的雕花方桌上放着高脚银碟子,透出傅家的殷实和端正。

    傅镇长饮了口茶,淡淡地说:“哦,毕先生是从H市来的,不知今天登门拜访,有何指教?”

    我简单地介绍了下自己和所调查的案子,无头的新娘,红红的喜服,红红的喜帕,还有那只有些诡异的血玉镯子。

    傅镇长“哼”了一声:“媚云?没想到她居然去了H市,像她那样的风尘女子,不三不四,死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她的死和一年前傅家小姐的死一模一样,傅镇长难道不觉得有些过于巧合了吗?”

    “这天底下千奇百怪的事多得很,我的女儿是被贼人所害,一个烟花女子怎能和我女儿相提并论?”傅镇长冷冷地答着。

    傅镇长的夫人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端庄妇人:“老爷,可这位先生所说的那只血玉镯子……”

    “凭他所说,又岂能断定就是我傅家的凤凰血玉镯子?”傅镇长蛮横地打断傅夫人的话。

    我心中的火也腾地上来了,这傅镇长也委实太独断专横了,冷笑着说:“奇怪的是这名叫媚云的女子却并不是您所知道的醉红楼的媚云,她通晓文墨,一派大家闺秀的气质,而且,她的额上有一朵红梅,仿若天生。”

    我说着将红梅夫人的封面相递给了傅镇长夫妇。

    厅门后面露出一张年轻少妇的脸,一双眸子紧紧地盯在封页上,她似是发现了我在看着她,眼里出现焦灼的神色,嘴唇动了动,看了看傅镇长,终是缩回了脸,消失在门后。

    她是谁?她似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傅镇长依旧满脸鄙夷之色:“不是媚云又如何?正经人家的女孩儿恁得如此出来抛头露面?我们傅家礼数甚严,怎么可能结交这样的人家?”

    “可这女子额上的红梅,傅镇长可认得?听说,傅大小姐,也就是关家少奶奶傅贤淑的前额上也有这般颜色的红斑。”

    傅镇长的脸陡地寒下来:“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傅家的女儿宁可死了,也绝不会去做那些丢人现眼的事!”

    傅夫人也擦着泪道:“这位探长,我们家贤淑一年之前就已经不幸遇害了,女人家名节最重要,你为何还要如此污蔑于她?让她地下不安。”

    “傅镇长……”明明是来查访案情的,却让谈话迅速地陷入了僵局,我欲解释着,可傅镇长气恼地摆了摆手,喊道:“管家,送客!”便冷冷地拂袖而去了,傅夫人看了我一眼,摇着头叹道:“年轻人,你怎么可以……唉,我们傅家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般说。”说罢追着傅镇长的步伐也离开了厅堂。

    管家忙着将我向门外领……

    快要迈出傅家大门时,身后突然传来女子的声音,“先生,请留步。”回头一看,却是刚刚藏于门后那位少妇,想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她,一定是知道些什么。

    “先生,可否把那张照片再借我看看?”

    “当然可以”我说着递过了红梅夫人的封页。

    “是姐姐,一定是姐姐!”年轻的少妇喃喃说着,眼里啜着泪:“不瞒先生,我是傅贤淑的妹妹,傅贤情。”

    心中已猜到她必然和傅贤淑有关系,只是没想到这年轻的少妇竟是她的妹妹,她们的眉梢眼角,并不相似。

    “原来一年前姐姐并没有死,只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不和我们说一声就离开了南沙镇?又是谁终要杀了她?”

    我竟有些不忍心告诉她事实的真相了,而且我也无法确定就是傅贤淑杀了媚云。“令尊令堂都认不出她就是傅贤淑,为何夫人会如此肯定她就是令姐呢?”

    傅贤情惨然一笑:“先生刚刚也看到了,父亲固执而又严厉,从小,父亲就教导我们,身为女子,应该遵循礼数,秉守三从四德,笑不露齿,行不露足,因此,姐姐的贤良淑德终在南沙镇出了名,父亲还很为此自豪,只是,我知道姐姐的内心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她没有遵从她自己的心,她是为了父亲活着,为了那些礼数活着的。

    姐姐曾说过,如果有一天她能重新选择,她宁愿活得轰轰烈烈的,就像陆小曼一样,为什么从来女人都只能逆来顺受、循规蹈矩?为什么陆小曼可以冲破礼教防线,排除社会舆论,挣脱家庭束缚,去追求真挚的爱情和火一样耀眼的生活而她却不可以?

    姐姐是羡慕这样的生活的,你知道吗?上‘良友’的封面一直都是姐姐的愿望,她,终于做到了,我想,即使她死了,她也无撼了。”

    我大大地震惊了,这才是真实的傅贤淑啊,严厉教导下不得以形成的双重性格,封建礼数压抑下的内心叛逆终造成的人格扭曲和矛盾。

    我也终于了然为什么傅贤淑愿意盗用媚云的身份了,这个让整个南沙镇交口称赞的贤良淑德的大少奶奶,虽然她心里是恨媚云的,但却又矛盾地羡慕着媚云的生活,媚云的性情,媚云的一切……

    “而且,先生说的那只镯子是叫凤凰血玉镯子,是姐姐的娘给姐姐的,姐姐是从不离身的。”

    “令姐的娘?”

    傅贤情点头道:“是的,我们,……并不是亲姐妹,姐姐的娘是我的大娘,去世得早,那只镯子听说是大娘娘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大娘临死前把它给了姐姐,姐姐就一直戴着,从未离身。”

    “只是,令尊说可能并不是一样的镯子。”我疑惑着。

    “不,先生也是见过那镯子的吧?那红色的玉镯,看着看着,心头尖儿也彷佛会不由自主地冒上一股凉意,它是那样的特别,特别到只消看上一眼,便永世不会忘记了。”

    我想着红梅夫人死时手上戴的那只镯子,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焰火般华丽灿烂,却瞅着让人心里发冷,这只玉镯的气质的确是顶不一样的。

    “只是,先生”傅贤情睁大了眼睛,“姐姐的凤凰血玉镯子已经随着死去的女人陪葬了,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H市?”

    “陪葬了?”我吓了一跳,“这……我也不明白,或许有贪财的贼人盗墓转卖了?”

    “唉,姐姐为什么会把镯子给了那死去的女人?那个死去的女人又是谁呢?我都不明白了。先生,”傅贤情抬头盯着我的眼睛,“先生有了线索以后可否告诉我这事情的始末?委实,太离奇了。”

    我终点了点头,于我,又何尝不想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呢?

    傅贤情递了个护身符咒过来:“先生虽然不信鬼神之说,但关于关家,关于姐姐都有太多离奇之说了,这个平安符希望先生平安。”

    她是一番好意,我虽不信,亦不好拒绝。

    离开傅家,对于案情,心中已有一丝明朗,那么重要的玉镯,傅贤淑都给了媚云,唯一的原因就是她要所有的人都认为死的是她傅贤淑,是关家的大少奶奶,而真正的她,就可以用媚云的身份重新活着,轰轰烈烈地活着,颠倒众生,纵情燃烧。

    傅贤淑,一直就是矛盾的共同体,媚云的出现终激发了她心中深埋多年的仇恨和反叛,她终于决定要杀了媚云,只是,她是和长工合谋的,还是长工杀错了人?关家的人已经散尽,我已无从知晓,但无论如何,媚云的死,傅贤淑一定是脱不了干系的,否则那个长工不会哑。

    而傅贤淑逃出了关家,逃出了南沙镇后,便到了H市,变身为红梅夫人,借着媚云的身份重新活着,只是,她就那么有把握,“媚云”的名字不会将她真实的过去抖露出来?如果她改了名字,或许我今天就无法知道这一切,她终是为她的行为感到愧疚么?

    我不知道媚云是否还有亲人,但一定是有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才会隔了一年之后终杀了傅贤淑,为媚云报仇,否则傅贤淑的死状不会如此巧合地和一年前媚云的死状一样,只是,这会是谁?是谁?关家一家的死也和这个人有关吗?如此的深仇大恨,而且就是在媚云死后不久,这个人居然就可以如此迅速地知道死的是媚云,而不是傅贤淑,这个人会是谁?

    而且——

    凤凰血玉镯子随着媚云的死而永远地埋葬在土里了,但为什么那只镯子会再次出现在H市?出现在傅贤淑的手上?一定是有人盗了墓,而盗墓的人不是为了财,就应该是为媚云报仇,是同一个人干的吗?仅仅是为了精确地复制当年媚云死时的场景?

    我终于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掘坟。我一定要知道,那只凤凰血玉镯子究竟是否还在墓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