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凤凰血玉镯子> (6)瞳仁里的邪灵影像

《凤凰血玉镯子》(6)瞳仁里的邪灵影像

    郑文宇和楚薇薇回到落山度假村庭院时高老头夫妇已经回去了,自从葬礼场回来以后,他们脸上一直留有惊惧的神情,坚持要回去了。

    萧然和杨光已经在那了,杨光正盯着手提电脑上的屏幕发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经过电脑技术处理,将周耀祖瞳孔里的影像用特别的软件抽出,放大,居然是个女人的身影。

    女人红红的喜服,顶着红红的喜帕,伸出尖尖的手指,惨白泛青的手腕上赫然就是那只凤凰血玉镯子。影像有些模糊,而且是黑白的,但这副诡异的画面和郑雨岚的喜服完全重叠起来了。

    郑文宇忽然觉得很头疼,这个女人的身影和梦中那新娘的身形为何如此相象?那个梦是预示着什么还是想警告什么?姐姐在死前有没有也做过这样一个梦呢?

    萧然说发现大小姐尸体的时候也很诡异。

    在落棺的时候,殡仪馆的人突然脚滑,手一松,棺材掉进墓穴,斜在一边,棺盖也震开了,然后就看见一具红色的尸体从棺材里面滚出来,没有头,红红的喜服,手上戴着那只凤凰血玉镯子。

    萧然问过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那人很肯定的说是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才脚滑的。

    那就是说那只怨灵是想大家看到郑雨岚的尸体才这么做的,否则落棺盖土之后,谁还会没事开棺,惊扰死者的遗体呢?

    “那高老头夫妇有没有说什么?”郑文宇看着电脑里女人的影像。

    “高老头夫妇当时就傻眼了,不过很肯定的说就是那样的喜服和镯子,和他们死去的媳妇黄梅一样。”

    文宇和郑老爷子是稍后才赶来的,高老头夫妇那时已经离开公墓了。

    红红的喜服,诡异的凤凰血玉镯子,没有头的新娘。

    但确实是郑雨岚,父母是不会认错自己的孩子的。大家哭哭啼啼了一阵,就将两新婚夫妇合葬了,生不能同衾,死能同穴也算是一点点安慰了。

    萧然叹了口气:“可惜当时没有把那只凤凰血玉镯子拿回来,如今就算去盗墓,那镯子也恐怕不见了。”

    “为什么会不见?”杨光愣愣地说。

    萧然剜了杨光一眼:“邪物会走的嘛。”

    郑文宇突然伸出手,摊开手掌,手心赫然就是那只凤凰血玉镯子。红色的玉镯,玉质细嫩晶莹,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焰火般华丽灿烂,又凄美诡异。

    楚薇薇吓了一跳:“文宇,你什么时候收到这个镯子的?”

    在辩明新娘身份的时候,郑文宇就悄悄地将凤凰血玉镯子从姐姐手上退了下来,那冰一样的血玉握在手中,寒气直透心中。

    落山度假村,高老头走后,这个地方就成了四人开会的地方。

    萧然催着杨光:“杨光,你找得怎么样了?薇薇说,他们等下就过来了。”

    “别催啦,萧大组长,就好了。”

    杨光素来不喜欢看邪灵有关的影片,觉得那是给都市无聊人寻求视觉刺激打发时间用的,而且这单“鬼案”都已经结案了,真弄不明白萧然还要查什么。

    萧然撇撇嘴:“郑文宇和楚薇薇不也都还在调查吗?”

    “那是人家大少爷闲着无聊,楚薇薇是他女朋友,只能跟着他瞎闹。你萧然跟着瞎搅和啥?莫不是小女子春心动了?”

    萧然猛拍杨光的头说:“你个死杨光,胡说啥呢?你是不是嫉妒人家长得比你帅就不干啦?”

    “哈?笑话,我杨光什么人,怎么可能那么小器量?更何况,我都没觉得文宇有多帅,只是你们这种小女生,偏生都喜欢那种少年老成装冷酷的人。”

    萧然就猛翻白眼:“那叫气质天成,你想模仿都模仿不来呢。”

    而且萧然说现在侦破灵异事件也要和高科技结合,就死拉着杨光进来了,还美名其曰“灵异侦破特别四人组”。

    所以杨光常说萧然:表面上看起来像个大家闺秀,其实小丫头疯得很。

    郑文宇和楚薇薇到了,郑文宇的神情中透着隐隐的愤怒,萧然知道,和炳叔的死有关。

    炳叔的案子宣判了:鉴于情节恶劣,社会影响大,判处死刑,马上执行。

    炳叔至始至终什么也没说,也没有提出上诉。只是死刑前的一天,炳叔上吊了。

    留给文宇一封信,只有两页。

    第一页说,他不想上诉,郑家待他很好,他不想加重老爷的思想负担,没有人能承受住邪祟索命的纠缠,可能老爷从此要恨他一辈子,但如果这样做能使老爷放下心中大石的话,为了郑家,自己可以拼上自己的声誉,乃至性命。不过他知道少爷是个顶聪明的人,所以想了很久,还是告诉少爷自己是冤枉的,希望少爷不要结案,继续查下去,因为这件事委实太诡异了。而且如果真的有邪灵的存在,那就让他也能化为邪灵,对抗着那只恶灵,保护老爷,保护郑家。

    第二页的字迹很潦草,只匆匆写了几个字,就没了。据发现炳叔吊死的警卫说,炳叔是将身上的囚服撕成布条,然后吊死在窗子上,眼睛睁得很大,没写完的信飘洒在地上……

    郑文宇相信炳叔,炳叔在郑家三十多年,一生未娶,全部心血都贡献给郑家了。去M国之前,他是炳叔看着长大的,明知道炳叔是冤枉的,却什么也不能做,人在超自然面前真的是这么软弱无力吗?

    而且既然炳叔已经被判死刑了,怨灵为何还要杀死他?单单为了增加恐怖气氛?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楚薇薇转头向萧然:“你们那边查的如何了?”

    萧然把一叠纸递给文宇:“上网搜索类似的案件,第一宗这样的案子是1935年南沙镇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不过根据郑家老夫人关影的说法,她是自杀的。另一起则是在傅贤淑死后一年,上海一个名叫媚云的交际花,然后就一直没有看到过类似的案件报导。直到今年年初高老头夫妻的媳妇黄梅,半年之后的郑雨岚。”

    “可能还有,只是害怕而没有报警,或者太僻远了而没人知晓,就像高老头夫妻的儿媳一样。”杨光补充说。

    文宇翻着文稿:“好像死的都是新嫁娘,除了自杀的傅贤淑以外。如果真的是傅贤淑的怨灵的话,为什么在杀了交际花媚云时隔70年之后又再杀人?”

    “而且为什么要在女方新婚出嫁的时候下手呢?如果怨灵要复仇的话,完全可以任意选择时间。”

    “周耀祖瞳仁里的那个邪祟穿着红红的喜服,顶着红红的喜帕,应该就是大少奶奶傅贤淑的装扮。”

    似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傅贤淑恨自己的丈夫负心薄幸,所以不放过丈夫的情人。张寡妇是这样,那这个叫媚云的交际花应该也是关昊的情人。那为什么当时杀了媚云,却没有杀张寡妇呢?

    萧然突然说:“我有个姑妈是做灵媒的,或许她能帮我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