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凤凰血玉镯子> 分节阅读_24

《凤凰血玉镯子》分节阅读_24

    轻轻“嗯”了一声,道:“有吗?我不记得了。”

    “一点印象都没了吗?你就穿着我过年时给你买的那双高跟鞋,大红色的。”萧夫人的语气急促起来。

    萧然摇了摇头,语气依旧平淡如常:“妈,你肯定是眼花看错了。”

    “怎么可能?我昨晚离开的时候还看见那双鞋搁在你梳妆台下。”说着,萧夫人一把打开鞋柜,可那双鞋子此时却安安静静地躺在最底层,彷佛从来都不曾离开过。

    萧夫人呆呆怔住了,究竟是然然梦游还是自己昨晚眼花了?可桃红色的旗袍,大红色的高跟鞋,如此鲜艳的颜色到现在还清晰地映在脑海中。

    萧然摞下碗筷:“爸,妈,我吃饱了,我上学去了。”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包,就准备出门。

    打开门,阳光直面地照了满身,萧然皱了皱眉,走进卧室,出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萧夫人记得这把伞,然然回来那阵还问过她,怎么带回来把这么土旧的伞,可然然说是南沙镇买的,自己喜欢,坚持用着,自己也拗不过她,也就由着她了,可如今桃红色的旗袍,大红色的高跟鞋,再加上这把红色的油纸伞,萧夫人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好诡异!

    萧然什么也没说,径直出了门,只听见“砰”——门关上的声音。

    第76章:疑心

    萧夫人望着萧然消失的方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向着萧远山道:“远山,你觉不觉得然然回来以后有些奇奇怪怪的?”

    萧远山收拾着东西也准备出门,头也没抬:“没什么不同啊,是不是你想太多了?你呀,没事也找些事做嘛,成天呆在家,没病都会憋出病来。”

    萧夫人瞪了丈夫一眼,不满道:“你们做父亲的就是对女儿关心不够!我总觉得有些不妥。”

    正说间,客厅的电话猛然响起,萧夫人拿起话筒:“你好,请问找谁?”

    话筒另一端传来杨光温厚的声音:“阿姨,你好,我是杨光。萧然在吗?”

    “哦,杨光啊,萧然已经出门了。”

    “谢谢阿姨。”杨光正欲挂电话,忽然电话那头传来萧夫人急促的声音:“杨光,阿姨问你件事。”

    “阿姨有什么事尽管问吧。”杨光爽快地应着。

    “你们,你们一块儿出去旅游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杨光心下咯噔一下:不寻常的事?萧阿姨不会知道他们去查鬼的事情吧?可,只要萧然不说……萧阿姨没有理由知道这件事的……

    萧夫人似乎感觉到了杨光的犹豫,心中更加忧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杨光不敢乱说话,忙敷衍着:“没,没有啊。”

    想必是听出了杨光语气中的踌躇,萧夫人语气陡地严肃起来:“杨光,你是个好孩子,阿姨相信你是不会对阿姨撒谎的。”

    “阿姨,对不起,我要挂电话了,上课要迟到了!”说罢杨光匆匆摞下电话,好险,差点就露出马脚了。

    大四的生活和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基本上没有课,时间全花在论文和找工作上了。楚薇薇嘛,凭着父亲市长大人的头衔,是根本不用愁这事的,文宇直接就是郑氏集团的接班人,可萧然也彷佛一点都不着急似的,每次问她,她都搪塞着:有什么好急的?彷佛这事根本与她无关,以后不要再拿这事来烦她。

    现在想着萧阿姨的话,心下也忐忑起来,若不是萧然亲口告诉她的,那定是萧然的什么举动引起了萧阿姨的怀疑。不过自打南沙镇回来之后,萧然就确实变得有些奇怪了,大热天里肌肤也清凉无汗,白天的精神总带着一抹倦色,而到了晚上,却神采奕奕。

    而且,彷佛很怕阳光,经常在树荫下躲着,不过萧然说女孩子自然怕晒黑,只是萧然用来遮阳的伞也很奇怪了,居然是从南沙镇带回来的红色的油纸伞!每当看见那把伞,自己的头就很疼,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而这时萧然就会紧张地盯着自己,那样质疑警告的眼神竟让自己觉得有几分恐怖。

    萧然,彷佛真的确实有些不一样了。

    第77章:受惊的黑猫

    郑家。

    赵明玉坐在沙发上,正逗着猫,这猫浑身黑闪闪的,没有一根杂色的毛,两只眼睛呈黄褐色,特别的有神。

    门外传来几声争吵声,赵明玉皱了皱眉,只从炳叔死后,换了几个管家,都没有炳叔精明,一些小事情都处理不好,这会儿不知又出什么事了,正待呵斥,忽然客厅的大门一开,管家和一个女孩出现在门口。

    女孩穿着一袭红色的连衣裙,称得脸色更加苍白,手上拿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正是萧然。

    管家垂手站在一侧,低声道:“夫人,这位小姐说是少爷的朋友,我说少爷不在家,她不信,硬是要闯进来。”

    赵明玉挥了挥手:“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管家恭身退了出去。

    赵明玉抬眼打量了萧然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喜欢这个女孩子,还记得第一次来郑家,是薇薇带她来的,不怎么说话,带着奇怪的灵异的气质,而且凭着母亲和女人的感觉,她觉得这个女孩子在打文宇的主意,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的孩子竟想破坏郑家和市长家的联姻,这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赵明玉带着不屑的语气道:“我记得你,你是薇薇的同学吧?”

    萧然漠然地点了点头:“文宇不在?”

    赵明玉皱了皱眉,这女孩子太不懂礼貌了:“你找文宇什么事?他不在家。”

    萧然直视着赵明玉,缓缓走到她面前,突然尖声道:“你已经拆散过我们一次了,决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决不可能!”

    赵明玉看着萧然眼中怨愤的神情,忽然有些害怕,而一直乖乖躺在赵明玉怀中的黑猫陡然“喵”地大叫一声,猛地从赵明玉的怀中扑将出来,伸出爪子,向萧然抓去。

    萧然的眼中显出厌恶的眼光,本能的伸脚揣了黑猫一脚。黑猫吃痛,喵地一声,躲在一旁,但依然凶狠地盯着萧然,喵喵喵地叫个不停。

    赵明玉没想到萧然居然踢了自己心爱的“公主”一脚,俯身抱起黑猫,柔声道:“公主乖,公主痛不痛啊?”回头高声道“福婶,福婶!”

    一个年约四十的妇女应声而来:“夫人?”

    赵明玉将“公主”小心地递到福婶手中,道:“你赶紧带‘公主’去张医生那看看,看有没有受伤,仔细检查下。”

    也没转身,明显地对着萧然道:“我很累了,想休息,你请回吧。”很不客气地向萧然下了逐客令。

    萧然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冷笑一声,道:“我还会再来的!”

    第78章:山雨欲来风满楼(一)

    刚走出郑家大门没多远,就看见楚薇薇挽着文宇的手,有说有笑地走过来。萧然如同定格一般,怔怔地看着他们走近。

    楚薇薇看见萧然也彷佛吃了一惊:“萧然,你怎么在这?没去学校么?”

    萧然冷冷道:“你不也没去学校么?”视线顿住在文宇的脸上,一字一顿地道:“我是来找文宇的。”

    “找文宇?”楚薇薇奇怪地看了文宇一眼,道“你找文宇做什么?”

    “做什么?”萧然望着楚薇薇茫然的眼神,彷佛听见了最不可思议的笑话一般,“哈哈,做什么?你问他!”伸手直指向文宇。

    文宇万万料不到竟会在这碰见萧然,更没想到萧然居然会当面就要揭破真相。迎着楚薇薇询问的眼神,文宇强装镇定道:“不过是南沙镇的一些事情。”

    楚薇薇狐疑道:“南沙镇的事?不是都结束了么?还有什么事情?”

    文宇看了看表,既像是向着楚薇薇,又像是向着萧然道:“我妈想找薇薇说些事,这会儿恐怕等得急了。”赶紧岔开话题。

    萧然冷笑一声,不再答腔。

    经过萧然身边时,楚薇薇突然手一紧,手腕被萧然牢牢抓住,而萧然白皙的手腕上正戴着那只本以为消失的凤凰血玉镯子,金色的阳光下,红色的玉镯,玉质细嫩晶莹,流动的红色条纹如焰火般华丽灿烂,而又凄美诡异。

    开始只顾着和萧然说话,完全没有留意到她手上的玉镯,此时乍见之下,燥热的天气中竟然平添出一份凉意。

    萧然头也没回,只缓缓道:“楚薇薇,你不要忘了,凤凰血玉镯子,你是最后一个!”

    楚薇薇骇然地从萧然手中挣脱,“好好地,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以前的萧然是从来都不会这么直接叫自己的全名的。

    文宇抓起萧然的手,金色的阳光下,凤凰血玉镯子鲜红如血,在萧然晶莹白皙的肌肤映衬下,更显妖艳、诡异!

    “萧然,”文宇直视着萧然的双眸,满是不解和担忧,“你,……你怎么会有这凤凰血玉镯子的?”

    “我怎么会有这凤凰血玉镯子?”萧然的眼眸中透出哀怨的神情,“在南沙镇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过了,你又何曾注意过?”

    狠狠挣脱文宇的手,转身就跑。

    文宇本能地向前迈了一步,忽然想起身后的薇薇,硬是生硬地止住了步伐。

    楚薇薇再笨也是女孩子,心中虽然害怕,但直觉感到文宇和萧然之间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他们……背着自己,不会……?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不会的,这一定不会是真的,一定是自己想错了,可刚刚萧然那样的神情,那样的语气,却让自己不能不这么想。

    文宇回首望着楚薇薇泫然欲泣的眼眸,想着萧然哀怨的眼神,心中更觉烦乱,回避着楚薇薇的眼神,道“我们赶紧走吧,妈还在家等着。”

    两个人并排默默地走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空气中充斥着陌生的距离感。

    第79章:山雨欲来风满楼(二)

    管家打开门:“少爷回来啦?刚刚有位萧小姐……”

    文宇打断管家的话:“嗯,我知道了。”

    推开门,何嫂适时地迎上前接过二人手中的物件,赵明玉正坐在沙发上,支着额头,彷佛有些不舒服。

    楚薇薇走上前,亲热地环住赵明玉的肩头,关切地问道:“Auntie,你不舒服么?”赵明玉微笑着拉着楚薇薇的手道:“薇薇真是体贴人啊,有多久没来看阿姨了?”

    楚薇薇倚在赵明玉怀中,撒娇道:“只要阿姨不嫌薇薇打扰,薇薇一定常来。”

    赵明玉也是笑吟吟地:“常来就好,今天就留下来吃午饭吧。”

    楚薇薇点了点头。

    赵明玉像是想到了什么,向着文宇道:“对了,文宇,萧然刚刚来家里找过你,这个女孩子奇奇怪怪的,以后少和这类人接触。”

    楚薇薇看了文宇一眼,柔声道:“不会啊,阿姨,萧然……她,是我室友。”

    “薇薇呀,”赵明玉轻拍着楚薇薇的手,“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更要多长个心眼才好。你当她是好朋友,可人家会不会也当你是好朋友呢?”

    楚薇薇一怔,想起刚刚那一幕,勉强压抑下去的怀疑又陡地翻涌上来。

    “你知道吗?‘公主’刚刚见到萧然就又叫又咬的,发狂一般,从来都没见过‘公主’这样。而且,这萧然一进门就冲我嚷什么‘拆散过她一次了,决不可能有第二次’,有教养的女孩是这样的么?”语气里满是对萧然的不屑和不满。

    拆散?无缘无故怎么说到“拆散”这么严重的字眼?文宇想到萧然咄咄逼人的语气,这下又得罪了母亲,萧然是怎么了?

    “我有些头痛,先回房了。”文宇静默片刻,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赵明玉向着文宇的背影喊着:“那你待会儿记得下来吃饭啊!”

    楚薇薇看着文宇渐渐消失的背影,忽然莫名哀伤起来,只是面对着赵明玉,脸上依然凝结着如刚才般灿烂的微笑。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