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悬疑恐怖>凤凰血玉镯子> 分节阅读_10

《凤凰血玉镯子》分节阅读_10

    吗?只有杨光,热心地隔三岔五地就打电话过来问好,弄得母亲成日审问着她:是班里的男同学吗?人品好不好?家境好不好?……真是烦都烦死了——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萧然的思绪……

    又是杨光?

    萧然懒洋洋地爬到床上拿起电话,却是楚薇薇的母亲。

    “萧然吗?我是薇薇的母亲。你是她的好朋友,有没有时间过来看看薇薇?”

    萧然心里一紧:“薇薇?伯母,她出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啊,薇薇这些天总把自己锁在房里,大门不出的,吃饭也是低着头,问她遇上什么烦心事,她也不说,这孩子,都不知道我做母亲的有多担心。”楚夫人口气中掩饰不住的担忧。

    “好的,反正学校放假也没什么事,我马上就过来。”萧然一口答应着,自己也正想去看看薇薇。

    挂了电话,和家里说去楚薇薇家就出门了。

    萧妈妈看着萧然消失的身影,担忧地说:“最近萧然往外面跑得勤快了,以前假期她可都是呆在家里温书的。”

    萧远山看着书,头都没抬:“孩子大了,总有她自己的交际圈,出去多锻炼锻炼,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想太多了。”

    萧妈妈不满地瞪了丈夫一眼:“你啊,对女儿关注就是少,然然这么单纯,万一给坏人骗了怎么办?”

    “做母亲的就是瞎担心,她不是说了去楚薇薇家么?”

    “真的是去薇薇家吗?”萧妈妈喃喃自语着。

    楚薇薇的母亲很热心的把萧然迎进屋,萧然礼貌地寒暄了几句,看着有些空空荡荡的大屋子,问:“伯父还没有回吗?”

    楚夫人“恩”了一声:“明天才回,薇薇这孩子还是很听他爸的话的。你去看看薇薇吧,她就在房里。”

    萧然敲了敲门:“薇薇,我是萧然。”

    “门没锁,你直接推门进来吧。”里面传来楚薇薇软软的声音。

    楚薇薇躺在床上,被子蒙着头。

    萧然在床边坐下,关心地问:“薇薇,怎么了?”

    薇薇一把掀开被子,几日不见,楚薇薇竟然有些憔悴了,昔日娇艳如花的脸颊都有些凹陷下去了。

    萧然心下怜惜,却不知这几日薇薇遭受了何等的变故。

    楚薇薇拨开自己额前的刘海,一块指头大小的红斑顿时映入眼帘。

    萧然吓了一跳:“这块红斑,这块红斑什么时候出现的?”

    楚薇薇眼睛蕴红,显然刚刚哭过:“雾山村回来以后,前额就开始若隐若现地出现一块浅浅的斑,开始也没留意,以为是太阳留下的晒伤,过几天就会消了。

    然恐怖的是,这块斑却越来越明显,颜色也越来越鲜艳,最后变成血样的鲜红!洗也洗不掉,擦也擦不掉。我不敢告诉母亲,怕她担心,就只能梳着长长的刘海,遮盖住这块红斑。“

    萧然凝眸看着楚薇薇,心下惶然:在雾山时,怪老头说他娘看见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的前额也有一块手指头大小的红斑,艳丽如血,不会如此巧合吧?

    双睫轻扇,话锋一转:“有没有告诉文宇?”

    楚薇薇双眸泛波,似乎又要哭出来一般:“还没,你是第一个知道的,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如此憔悴的模样。”

    萧然扳过楚薇薇的肩头,严肃地说:“薇薇,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肯定也想到了雾山那怪老头的话吧,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好不好?”

    楚薇薇看着萧然严肃认真的神色,终于点了点头。

    32章:他知道了,我的思念

    他知道了,我的思念

    打电话给杨光,要他下午三点赶去落山度假屋,杨光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更何况是萧大小姐的指示呢。

    然后是文宇,小心地按下每一个数字键……电话通了——“是我,……萧然。”萧然觉得好辛苦,为什么每次和文宇说话都要那么小心?

    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一阵:没有想到是萧然的电话。

    “什么事?”——文宇低沉的声音。

    “你,现在很忙吗?”萧然听到话筒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恩,还好。”——文宇向来简短的语句。

    “你,下午三点有时间去落山的度假屋吗?……是关于楚薇薇的!”萧然慌忙补充着。

    “薇薇?她怎么了?”——听不出语调的任何变化。

    “现在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总之,和凤凰血玉镯子有关。你,能来吗?”

    ……

    “我会到的。”说完,文宇挂了电话。

    萧然却兀自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发呆……死人郑文宇,有什么了不起?

    落山度假屋。

    萧然和楚薇薇到的时候,杨光已经到了,文宇居然也到了,本以为……他会迟到的,为什么,他会来那么早?

    杨光坐在沙发上,一反常态的一声不吭;文宇倚着窗,眉头微蹙着,看着窗外秀丽的落山怔怔出神,连推门的声音都仿若未闻,两人之间的空气中似乎充斥着某种电流……让空气都为之阻滞了。

    萧然暗笑自己的多心,如果他们俩亲密地聊着天,那才出奇呢。

    楚薇薇脸色苍白着,面上泪迹未干,泫然的神情依旧幽浮于凄凄的眼底,杨光小心地扶着薇薇在沙发上坐下:“才几日不见,薇薇怎么憔悴成这样?”

    文宇终于回过神来,在薇薇的身侧坐下,握住她的手,柔声问着:“出什么事了?你又见到……?”

    楚薇薇凄然地瞅着文宇,目光中带着惊悚,文宇话音未落,突然扑进文宇的怀中,没有来由般,大哭起来,郁积多日的情绪彷佛一下子得以倾泻出来。

    杨光不解地望着萧然……

    萧然叹了口气:“还记得在雾山时,怪老头说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额上有块红斑吗?”

    杨光点了点头:“那和薇薇有什么关系?”

    萧然不语,只是指了指额头,看了看薇薇。

    杨光的眼睛睁的老大:“天!不会吧?”

    文宇扶起薇薇,拨开她额前的刘海,血红的斑纹如火焰燃烧,直逼眼帘!楚薇薇抽泣着把发现红斑的经过略微说了一遍。

    “那你家人还不知道?”

    楚薇薇摇了摇头:“我没敢告诉他们,怕他们担心。”

    杨光拨弄了一下楚薇薇的刘海,说:“薇薇,加上你梳的这个发式,恐怕更像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了,你祖上不会是和傅贤淑有关吧?”

    萧然剜了杨光一眼:“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杨光本是一句玩笑话,但文宇却似乎若有所思:“我们现在也不能确定这块红斑是否就是傅贤淑额上的那块红斑,而且如果真是和傅贤淑有关,那傅贤淑的怨灵应该不会伤害她自己的后人。”

    “恩”,萧然微微颔首,“薇薇,所以你最好能够问下你父母关于你祖上的事情,无论是和傅贤淑有关抑或是和关昊有关。”

    楚薇薇心情略微平复了些,点了点头:“父亲明天回,我问了就联系你们吧。”

    “我送你回去。”文宇主动和楚薇薇说,只是,临上车的时候,萧然可以感觉到文宇那幽深如寒潭的眼眸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秒,虽然,可能只是电光火石的瞬间,但,萧然感受到了,与文宇之间,萧然一直觉得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彷佛有股神秘的力量把他们俩牵扯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他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复杂?

    萧然的心,是敏感的:是杨光,杨光一定对文宇说过什么了。看着文宇的车影愈去愈远,终于忍不住,一把拉住杨光:“你是不是跟文宇说了什么了?”

    杨光望着萧然焦灼的眼眸,心中倏然沉重:“是!我告诉他,你喜欢他,从见他第一眼就喜欢他了!”挣脱萧然的手,恨恨地转身就跑……萧然想喊他,可声音却生硬地卡在喉中,最终什么声音也没发出……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聪明如他应该早就知道了,只是,如果不说……如果不说,那他们终究还是可以装作不知道,继续做朋友,而如今呢?自己,该如何面对呢?怪杨光吗?不,不,他是那么好,那么怜惜自己,那么……萧然心下一片慌乱,茫然无计:也或许,知道就不用再那么辛苦地掩饰了,知道就知道了吧……

    第33章:祖外婆傅贤情

    第二天晚饭的时候,楚薇薇看着父母,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我们祖上有没有姓关的?”

    母亲吓了一跳:“薇薇,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楚薇薇撒娇着说:“就是想知道多一些我们祖辈的事情嘛。”

    父亲很干脆地回答着:“没,你爷爷奶奶的祖籍里都没出现过这个姓。”

    楚薇薇转向母亲,“那外婆这边呢?”

    母亲摇了摇头:“你外婆去世的早,她也没和我说太多关于你祖外婆、祖外公的事情。祖外公在你外婆出生之前就病死了,之后祖外婆就没有再嫁人了。不过,你外婆一生都不能原谅你祖外婆。”

    “为什么?难道祖外公的死和祖外婆有关吗?”

    “那倒不是,只是你外婆两岁还不到的时候,祖外婆就不要她了,把她送给了远方亲戚寄养,而自己则坚持出家了。”

    “啊?出家?好好的为什么要出家?”

    “没有人知道缘由,哪有自己的亲娘那么狠心可以不要自己的子女的?”楚夫人也责备着,“所以你外婆一直都无法原谅你祖外婆。”

    “可能祖外婆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呢?”

    “你外婆曾也以为是因为什么苦衷,祖外婆才不得不这么做。所以也曾回去南沙镇想问问原因,只是祖外婆闭门不见,伤透你外婆的心了。从此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南沙镇?

    楚薇薇心跳陡然加快起来,不会真那么巧吧?

    “妈,那你知道……祖外婆姓什么吗?关吗?”楚薇薇的心揪紧着——“不是,你外婆说过的,好像是叫……”楚夫人思索着,“傅……贤情,对,叫傅贤情,以前还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呢。”

    ——傅贤情——楚薇薇拿着碗的手一颤,整个碗就这么“啪”的一声跌落在大理石的饭桌上,白白的米粒撒了一桌。

    “唉呀,你这孩子最近是怎么了?神神怪怪的,吃个饭都摔了饭碗。”楚夫人赶紧收拾着有些狼藉的桌面。

    “啊,不小心手软。”楚薇薇慌忙遮掩着,“妈,那你知道祖外婆现在住哪吗?她还有没有其他亲人啊?”

    “自从那一次之后,你外婆就发誓再也不见你祖外婆了,所以我都从未见过她,怎么可能知道?或许还在南沙镇也不一定。至于有没有其他亲人,你外婆没说,我也不清楚。”楚夫人盛了碗饭给薇薇,“安心吃饭,总问这些陈旧的事情干嘛?”

    “唔……”楚薇薇扒着饭敷衍着。

    傅贤情?南沙镇?和关家大少奶奶傅贤淑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亲姐妹?她的出家是否和傅贤淑的死有关?……一连串的问号在脑海中浮现,纠结成乱糟糟的一团。

    第34章:红梅夫人媚云

    楚薇薇凭着市长父亲的身份地位,很快便托人调出了媚云这单卷宗,只是年代实在太久远了,而且三十年代的上海,死个人实在也是件太普通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媚云是十里洋场颇有名气的交际花,如果不是因为她死得实在太离奇,也不会引起警方的注意,给她备了案。

    只是,卷宗里只简简单单地描述了一下媚云的生平,媚云的案情,没有结案,留下了一个大大的谜团。

    媚云,1935年只身一人初到上海,虽然人生地不熟的,但不久就便成为十里洋场有名的交际花,倒不是因为她有多漂亮,多香艳。媚云于上海,就如一则传奇,浓烈而短暂。

    先说媚云这个名字,是个俗到极致却又似乎雅到极致的名字,寻常人家的正经女儿是不会取“媚”这个字,说是艳俗,而且沾了风尘的味道。

    但——“媚云”却把那俗的味道给一并抹了,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