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科幻玄幻>狂想日记> 故事开始 1月27日2022年

《狂想日记》故事开始 1月27日2022年

    自那天以后,我再也没见过它。

    我知道他它了。

    被我亲手掐死了。

    我再次回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这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陪伴我的只有浓稠,温暖,湿润的黑暗。

    一切就像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暗……还有在黑暗中的我。

    唯一不同的……对,有什么不一样了,因为我没有办法再享受这种黑暗。

    曾经我能享受黑暗,是因为我的认知中只有黑暗,在我印象中,我是黑暗的一部分。

    可是我见到了光,白色的光,接着是灰色。

    但对于我来说,它们依旧是光。

    无论是黑还是白,都是光。

    而我也依旧是他们的一部分。

    我就像水中的鱼,太熟悉水的存在,而无法定义水的存在,甚至没有意识到水的存在。

    可是我看见了别的东西。

    我见过色彩,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所以我无法再将自己定义为黑暗中的一部分。

    所以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以及黑暗。

    对啊,这个房间里,而不是这个世界。

    我见过那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奇妙,可是为什么那个世界显得有那么遥远呢?

    我现在已经感知不到时间的流逝。

    我真的见过那个世界吗?

    这里没有声音,没有光亮,什么都没有。

    就像最开始那样……回到了最开始那个世界。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肌肤上摸索,逐渐钻进了我的皮肤。

    我的手脚略微有些发麻,身上使不上什么力气,神志似乎有些模糊。

    我没有感觉到饥饿,没有感觉到困意,就如同与这黑暗是一体的。

    我闻到了淡雅的檀香,以及死亡的气味。

    顺着那如同无数遗骸堆积起来散发出的味道,我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潮湿在空气中蔓延,我看见了另一个怪诞又神秘的世界。

    这里让我产生了一种令她疯狂的熟悉感,同时却又令我困惑的陌生。

    我知道这些都是幻触、幻听、幻视以及患处。

    经典的感官剥夺综合症。大脑失去了信息输入,但它还在自由运转。大脑的正常运转离不开适度的刺激,长时间失去感官刺激后,便开始自己创造幻觉。

    我在想象中徜徉。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空中有什么东西在形成从简单的几何图形,到立体的人和物,甚至一整个场景。

    我面前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看起来非常的恶心诡异。

    它们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形状。这些形状有的是人,有的是房屋,有的是花草,有的是动作画面。

    有些我仿佛见过,或许没有。

    空气似乎流动起来,变成了一种流动的物质,非常的绚丽,根本无法形容。

    这些流动的物质在我眼前慢慢地重叠,交织。

    这一幕极为逼真,甚至觉得比现实中的更鲜活。

    我能感觉到这一切并不受我的控制,也非我有意操控。

    最开始还好,但很快他们变得越来越夸张。

    漆黑的可以将万物吞噬的色泽,咕噜咕噜的水流声悄无声息弥漫在我身边,一些古老的黑色文字冒着紫气一寸寸向上攀沿。

    我能感到腐朽在蔓延。

    我是自己大脑中的囚徒。

    我的大脑由我的记忆创造出任何画面,扭曲任何画面。

    我仿佛在一个漫长的恐怖电影中无法自拔。

    我不由得开始怀疑,我真的见过那个五彩斑斓的社会吗?

    真的!这段时间我见过的东西太多了。

    我的面色变得越来越差,渐渐镀上了一层铅灰。

    我看见过一座荒废的巴比伦宫殿,破败中却透着我从未所知的精致。每一个细节都在诉说着历史的沉重,彰显着设计者对艺术的狂热与造诣。那上方破旧的天穹,破碎的油彩玻璃不知在诉说怎样的故事,但仅仅那尚未腐朽的勾勒久让人莫名的恍惚而升华。

    在哪里浩瀚无垠的星海中站着一位绝世佳人。她精致的容颜被分割成好几块,下半张脸成龟裂状,好像被人一刀一刀的划开了。可是这划痕又是那么的有规律,整整齐齐的,形成一副完美的图画。那一道道暗红色的裂缝中是不同动物的鳞片。

    那不是一个人,都已经不能称其为生命了,是丑恶扭曲的怪物,却又是一个精美绝伦的容器,罪恶鲜花就盛在她的体内。她是由无数的生命捏造出来的绝世佳人,是顽皮的进化论最恶毒的作品。

    这一切就像那色彩斑斓的世界一样,且是些过度旺盛的想象力此时勾勒出了一些充满病态幻想的符号。

    它们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也不符合任何逻辑,有些东西我已知的语言甚至无法描绘其存在。

    所以我真的离开过这个地方吗?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我一直都在这儿。

    它不存在,色彩斑斓的社会不存在,约书亚不存在。

    一切都在我的脑中……

    只有我和我的幻想。

    或许就连我自己也不曾存在,指是我自己梦中的一个角色。

    哦,这真是一个怪梦。

    —来自我,大脑内的囚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