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修真武侠>我科技追凶,老婆却是大魔王> 第28章:喜欢橙子嘛?

《我科技追凶,老婆却是大魔王》第28章:喜欢橙子嘛?

    陈不浪刚好看到了徐刘天启这个眼神,他愣了一下,这种满含杀气的眼神,不应该出在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身上。

    私塾放学后,陈不浪拨通了徐不二的顺风耳麦。

    “少将军,有事吗?”

    耳麦里传出徐不二“吭哧吭哧”的声音,陈不浪摇了摇头道:“你这个干儿子有点孤僻,建议你多抽点时间关心一下他。”

    “好的好的知道了,办事呢,先挂了。”

    陈不浪嘱咐了一下徐不二,然后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心上了。

    回到家,主卧的烛光还亮着,陈不浪推门进去,看到秦歌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陈不浪吹灭蜡烛,随后关上房门,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客房。

    躺在床上,陈不浪怎么也睡不着。

    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黑衣人死了,“天师”的线索也断了,自从遇见了秦歌,系统任务仿佛也销声匿迹了。

    努力了那么久,感觉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轰隆隆~”

    外面传来了打雷的声音,这几日阴云密布,倾盆大雨终于还是来了。

    “相公,你睡了吗?”

    秦歌抱着一床被子,悄悄的推门走了进来。

    想到白天在倚翠楼跟秦歌发生的事情,陈不浪不由得老脸一红。

    秦歌当时故意激怒陈不浪,陈不浪就强行抱着她去了房间里,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现在想来,陈不浪是既兴奋又后悔。

    “外面打雷了,我害怕!”

    秦歌怯生生的站在床边,可怜巴巴的看着陈不浪道:“今晚可以和你睡吗?”

    “这个床有点小啊~”陈不浪有些不好意思道。

    “没关系,我侧着身子也可以睡着的。”

    “那好吧!”陈不浪往旁边挪了挪,然后腾出了一点空间给秦歌。

    秦歌俏脸通红,铺好自己的被子就钻进去蒙上了头。

    陈不浪用纱网罩上了烛火,房间里的光亮弱了不少。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陈不浪怎么都睡不着。

    秦歌似乎是太累了,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陈不浪偷偷瞄了一眼,发现她的眼睫毛很长,闭上眼睛睡觉的样子还蛮可爱。

    别看她一副高冷御姐形象,撒娇扮小女人的样子确实让人我见犹怜。

    从最开始的被系统撮合,到现在的同床共枕,陈不浪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原本互不待见的两个人,怎么就睡在了一张床上?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跟秦歌在一起至少遂了父亲的心愿。

    现在的陈不浪有了家,有了个不说话还勉强过得去的妻子,拥有了可以简简单单、平平淡淡过日子的基本条件。

    这样想想,其实也还不错。

    “呼~呼呼~呼呼呼~”

    酣睡的秦歌突然开始打呼,伴着窗外的雷声,此起彼伏、此消彼长、相互辉映、浑然天成。

    陈不浪撇了撇嘴,刚刚建立的好感瞬间土崩瓦解。

    “妈的,竟然还流口水!”

    陈不浪又偷瞄了一眼,他摇了摇头,随后吹灭了蜡烛。

    “砰——”

    陈不浪刚刚熟悉窗外雷声和秦歌打呼声的节奏,勉勉强强培养出一点点的睡意,结果眼睛刚闭上,就听到了床下传来了一声声响。

    陈不浪起床一看,秦歌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都这个样子了,鼾声依旧震天。

    “猪都没有你睡的死!”

    陈不浪抱怨了一句,随后把秦歌从地上抱了起来。

    想了想,陈不浪还是把秦歌抱去了主卧,毕竟那个房间的床要大很多。

    如果继续让她睡客房的床,就她这种混床的主,一晚上估计得掉床个十几次,那陈不浪就不用睡觉了。

    陈不浪放好秦歌,为她盖上了被子,刚想走的时候,秦歌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紧接着一股力量传来,陈不浪重心失稳,一下子扑到了秦歌身上。

    秦歌穿着丝绸睡衣,陈不浪鼻子里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大脑瞬间开始缺氧。

    “喜欢橙子嘛,我亲爱的相公!”

    秦歌狡黠一笑,轻轻的捧起了陈不浪的脸。

    陈不浪脑海里轰鸣一声,理智的小人原地自爆。

    窗外雷声阵阵,屋内春意盎然,直到东方鱼肚白,筋疲力竭的两个人才相拥着睡去。

    “小姐,姑爷,你们起床了吗?”

    临近下午的时候,陈不浪和秦歌被小白叫醒。

    二人相视一笑,陈不浪赶忙穿衣起床。

    “怎么了,小白?”

    陈不浪推门出去,看到小白正站在门口。

    “没什么要紧事,衣坊有些忙,想喊小姐过去。”小白随口说道。

    “正好我也该去私塾看看了。”陈不浪说完,借机离开了。

    陈不浪走后,秦歌还在懒床,小白推门走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地狼藉的房间。

    被子在地上,枕头在窗户上,衣服扔的到处都是,随处可见用过的纸巾。

    小白边收拾,边一脸坏笑道:“小姐,你们昨晚干嘛了,这个房间比六大派围攻圣山的场面都要乱。”

    “昨晚尝试了一下小册子里的姿势,忙活到天亮。”

    秦歌想起夜里发生的事情,羞臊的捂上了脸。

    “注意节制啊小姐,这样下去对身体不好。”小白捂嘴笑道。

    “对了,衣坊怎么了?”秦歌起身边穿衣服边问道。

    “衣坊没事,就是二狗哥今天出门看到了唐门的人。”

    小白坐在床边道:“唐九来了,小姐要不要找他报仇?”

    秦歌前段时间被唐门的侯老二偷袭,受了内伤,后来靠着陈不浪从黑衣杀神手上抢来的铁根莲才恢复了伤势,过了这么久,秦歌差不多已经忘了这件事,不过小白还记着。

    小白寻思正好唐九来到了天墉城,刚好趁着这次机会上门找他讨个说法。

    “嗯,是要报这个仇!”秦歌点了点头,脸色也逐渐冰冷了起来。

    秦歌一直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佛系心态,不过侯老二偷袭了自己,这件事情必须要找唐九要个说法,他如果识相的话交出侯老二,秦歌可以既往不咎。

    但是如果唐九不愿意交人,秦歌正好把他们一块杀了。

    反正六大派围剿圣山,唐门也参与了,新仇旧恨,正好一块报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