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修真武侠>剑仙非仙> 第五十一章:心魔一念起

《剑仙非仙》第五十一章:心魔一念起

    “天道,受死!”白虎口吐人言,修为通天彻地,向他杀来。

    徐仲被吓了一跳,随即悍然出手。

    一抹剑光从他身后飞升向前,剑气纵横三百里。

    这口剑光直直斩向那头白虎。

    可眼前哪里会有白虎神兽。

    他这一剑,直挺挺斩向了那枚神卵。

    神卵周遭的龙凤被吓得南躲北藏,散落一地的凤羽与龙鳞。

    却不是真龙真凤,只是采白虎神卵道韵而得了一点龙形凤形的神兽神禽。

    “竖子,竟敢虎口夺食。”

    一个炼气士愤而出手,他身后显化四臂,变化拳,掌,印,勾手,向那剑光轰去。

    那炼气士一与剑光接触,身后四臂顿时被轰的粉碎。

    他吐了一口鲜血,而后缄默不语,看了徐仲一眼,就收拾东西离开。

    而在他之后,其他炼气士也纷纷醒来。

    “年轻人不讲武德,趁我等采气之时竟生偷盗之心,看我降服你。”

    一个壮若高塔的炼气士怒喝一声,声如黄钟大吕,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他摇身一变,显化真身,体型庞大,身强力壮,肌肉虬结似一头头真龙盘踞,使得两口宣花板斧。

    是世居东海之滨的巨灵神族。

    遁玄道出其人背景。

    只见这位巨灵神人挥舞宣花板斧,一斧截阴在前,一斧断阳在后,劈的空中风雷烈烈,斧上寒光更是摄人心魄,令人胆寒。

    剑光如洪流,他一斧断其流势。

    巨灵神人喜上眉梢,心中暗道:“不过如此。”

    然而被截断的的洪流分化成剑气,铺天盖地,无边无际的向他扑来。

    他仿若置身于星光之下,全身上下的各个毛孔都被星光侵蚀。

    下一刻,巨灵神人体内传来一声声闷响,不断有鲜血从中流淌,把他染成一个血人。

    巨灵神人闷哼一声。

    搬运体内法力,炼化剑光剑气,同时变化人形,收敛东西也走了。

    “竟连看都不看我一人,如此目中无人,真是狂妄。”走之前看了徐仲一眼,见他眉眼半开未开,心中恨恨不已。

    “此人凶狠,不可力敌。”有炼气士刚一起身,就被剑光压制。

    他吐了一口血,灰溜溜地离开原地。

    “是他不守规矩在先,我们也不必守规矩,大家一起出手,把他打杀了。”

    金毛犼怒喝一声,肋生双翅,一翅生风,一翅生雷,挥舞之时,遂鼓动风雷,身后长尾堪比神兵利器,似一口宝剑,辛金之气藏其中,辛金属阴,下沉淤结如一口潭水。

    辛金之气在前,风雷之后。

    呼呼大作,万物也能消融其中。

    他话音刚落,在场其余炼气士于是纷纷出手,截断天上剑光。

    一时间,徐仲的剑光被截成一片又一片,数百人出手,生生镇压下这一口剑光。

    “这是误会!”徐仲开口。

    金毛犼眯着眼睛:“敢不敢睁开眼睛?”

    “……”徐仲眼眸半开未开,却是有些目中无人的狂妄姿态。

    而他身后,朱轸太子,陵光以及遁玄纷纷与他拉开距离。

    “他没有背景,多半会被打死在这里。”陵光与其他两人传音道。

    “你觉得他没有背景?”朱轸太子深深看了一眼陵光:“你见过有普通人能炼出三百里剑光的吗?”

    “可是他连基本常识都不懂?”

    “或许是人族中许久不曾出世的隐世家族。”遁玄开口:“人族阴险狡诈,就喜欢躲起来悄悄发展,然后突然冒头……”

    朱轸太子与陵光深以为然。

    “这厮目中无人,还好说这是一场误会?”金毛犼怒不可遏。

    “我……”

    还未等徐仲开口,这头金毛犼便已实现法术。

    他怒吼一声,鼓噪起雷音隆隆,接着一口雷池被它吐出。

    万雷奔腾,有万钧之势,向徐仲杀来。

    徐仲周身灵气灌入双肺之间,也如金毛犼一般鼓噪。

    一道道雷音在他身上回荡,下一刻,口鼻之中各有一道出纯雷擤气飞出。

    这两道擤气朝着雷池一绞。

    雷光顷刻消散。

    徐仲飞身逼近,驾驭起一道庚金之气,以指为剑,向着金毛犼斩去。

    剑起三百里。

    无尽剑气凝聚于他指下。

    金毛犼心中震动,正欲反抗,就见一柄玉如意从徐仲储物袋中飞出,朝它额头一敲,魂魄激荡,让他失神片刻。

    仅仅只是片刻,他的那条长尾就被斩断。

    鲜血汩汩流淌,落地就凝成一块血玉,内中充满生机。

    徐仲取出葫芦,高高祭起,一时间就将那条断尾炼作辛金之气,吸入其中。

    阴阳和合,隐约化作一口神剑,只悬浮于葫芦之上,吸收无尽剑气来养剑身,形成是一件品质绝佳的剑胚。

    “我都说了,这是误会!”徐仲脚踩金毛犼,指尖吞吐剑光,眼眸半开未开,隐隐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为何就是不听?”

    遁玄心中咯噔一声。

    “他心神失守,被心魔影响了。”

    朱轸太子和陵光也有同样的感觉。

    此刻的徐仲邪气凌然。

    看这那枚白虎神卵:“这枚神卵,合该融入我金曜密藏。”

    金毛犼忍痛挣扎。

    它体内生机涌动,为自己止住鲜血,伤口处的剑意消磨生机,阻挠着它尾部的再生。

    “大家一起出手,打死他。”金毛犼愤而开口。

    其余人有些踟蹰。

    有金毛犼的惨状在前,心中犹犹豫豫起来。

    一方面忌惮徐仲的剑术,一方面忌惮他的背景。

    “道友未免太过霸道了,岂不闻,天材地宝,有才者居之。”

    那最为靠近白虎神卵的数十炼气士纷纷醒来。

    他们五曜连成一片,五行畅行无阻,相生又相克,更有一头白虎神像凝形身后。

    “你们从白虎身上采到了法术?”徐仲抓住宝葫芦,

    他能感受到这些人的强大。

    本身能够靠近神卵,就说明了他们的本事。

    说话之人,不仅采到了法术,本身就是一头白虎神兽,眉间一点朱砂,其中藏有千万伥鬼,只消看上一眼,就能看见无数伥鬼张牙舞爪。

    “是白虎神族的白衡,听说他被封印万年,八年前才刚刚出世。”遁玄认出来人。

    “无论天赋,法术,还是背景,恐怖都不是徐仲能够媲美的。”朱轸太子顺着遁玄的话说道。

    他虽然认为徐仲背景深厚,但眼前的毕竟是四象神族之一,是顶尖的神族。

    人族,若非有太初至圣皇帝在,在这九天十地中,只能算作是二流神族。

    “除非他是太初至圣皇帝的传人,否则今天恐怕要应此劫难。”陵光接过话茬。

    白衡眉头一皱,这徐仲拿起宝葫芦,眼神越发贪婪起来。

    “你们从白虎神卵身上采法术,那我就从你们采法术,嘿嘿嘿……”

    他低声笑着,而后悍然出手。

    白衡身后白虎虚形显化,分化阴阳五行。

    神者木也,精者火也,二象元是一气,木即为主,火即为用。是精气神的变化。

    实者金也,虚者水也,金即为主,水即为用。这是虚实的变化。

    虚实与精气神,遇土即相生,是阳,不遇土则相克,是阴,有着阴阳的变化。

    这头白虎之上,阴阳五行不断变化轮转。

    隔空摄人精气神,那居于徐仲双肩与头顶的精气神三昧火此刻如风中残烛般,两肩火种已灭两朵,而头顶那火种忽明忽暗,也有了熄灭的趋势。

    徐仲眼中更是出现了虚幻之景,见近不见远,见前不见后,见明不见暗,他看到的一切都处于虚实相生的两相之中,辨不清方位,看不清真假。

    而阴阳贯彻其中,把五行连接起来,它的威能应在神魂之中。

    一时间,阴阳五行变作白虎七宿,张口就要将徐仲吞入其中。

    而徐仲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甚至反过来利用白虎七宿的阴阳五行炼作七道剑光,是七条大河。

    “糟糕,我观白虎神卵结合星象悟出了白虎七宿,而他修行星河剑道,反过来利用我的白虎七宿承接七宿星光,又将他们炼作剑光来斩我。”白衡心中一跳。

    “可是刚刚他释放的明明是大河剑意。”

    大河剑意是地上河,星河剑意是天上河,两者相通却不相似。

    就是因为这道大河剑意,他才敢放心出手的。

    他的白虎虚形被徐仲一剑绞杀。

    同时,徐仲驾驭起剑气。

    每一缕剑气,都是一口飞剑。

    千万道飞剑随他一念而起,盘桓飞行,压缩成一抹剑光,萦绕着白衡的脖子。

    白衡摇身一变,化出白虎真身。

    他身后的白虎七宿暗淡。

    腹中鼓噪,于是就有浓郁的庚金之气,辛金之气从口鼻之中喷薄而出,有如两团烟云,是两面大鼓。

    一声鼓响。

    徐仲剑气中的庚金之气消散。

    二声鼓响,辛金之气也烟消云散。

    两鼓齐鸣。

    这散却的庚金,辛金之气融合成一口大剑,斩向徐仲。

    徐仲先是一惊,而后快速反应过来。

    他取出青莲,轻轻转动。

    就有无尽霞光从青莲之中飞出,变作金银两色交错的漫天花雨,风卷残云般将庚金,辛金二气席卷起来。

    碰撞与湮灭在同一时刻并生。

    两人各自后退一步。

    蓄势而发。

    “再打下去,这枚神卵中的白虎就要被你们打得其他出世了。”一头獬豸走了出来。

    就在刚刚,就是这头獬豸站在白衡身后,为徐仲压下了蠢蠢欲动,想要联手绞杀徐仲的其他神族之人以及想要联手徐仲绞杀白虎的人族炼气士。

    他一开口,就把所有人的目光引向那枚神卵。

    神卵之中的白虎已经睁开了眼睛,轻轻蠕动着,就有无尽金行灵气席卷而出。

    这头白虎极为凶悍,身上流转先天之气,它一出世,恐怕修为会在外景之上。

    白衡想了想,就要收手。

    而徐仲蠢蠢欲动,想趁着白衡收手之时将它斩杀。

    “道友,你魔念太深了。”

    獬豸见状摇摇头,从怀中取出神角。

    这神角如镜澄澈,照出徐仲心魔。

    心魔显现,神角变作一头虚幻的獬豸,朝着心魔一顶。

    心魔一瞬间隐遁。

    而徐仲则悠悠醒来。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让他有些茫然无措。

    而此刻,他耳边传来虎啸。

    他定眼看去,却是他此前看到的那头白虎。

    他心中悚然。

    “白虎是真的,那么我刚刚那一声天道恐怕也是真的,难道,我被天道夺舍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