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其它综合>诡秘:外神竟是我自己> 第十九章 交易(求订阅)

《诡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十九章 交易(求订阅)

    而在林若沉默的时候,梅迪奇的视线也一直落在林若身上,他忽道:“你这个眼神……让我觉得你在看陌生人。”

    林若:……

    好吧,被看穿了!

    林若对此也没有太惊讶,毕竟梅迪奇身为猎人途径曾经的天使之王本就不好糊弄,而他刚刚因为太惊讶,情绪也没有收敛的太好。

    当然,也不排除对方在诈他的可能。

    不过虽然想到了这一可能,林若在想了想后,还是大大方方的道:“我确实不记得你了,更准确来说,我丢失了过去的记忆,或许你能告诉我,我是谁。”

    梅迪奇似乎愣了一下,紧接着他笑了起来,那是毫不顾及形象的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

    “哈哈哈哈!你失忆了!你居然真的失忆了,这太好笑了!”

    梅迪奇笑了很久,笑完之后微抬起下巴,相当大爷的道:“想要我告诉你过去的事?求我啊!你求我我说不定就告诉你了。”

    林若:……

    我的刀呢?!

    按捺住想揍人的冲动,林若表面上却是笑容依旧,道:“我求你你就会告诉我吗?”

    “那当然……”梅迪奇刻意托出了调子,然后露出了得意的表情,道:“是不可能的!我等着看你的笑话都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帮你寻找过去的记忆。”

    林若:……

    见鬼了,他竟然一点都不意外。

    微微吸了口气,林若看着眼前的梅迪奇,便知道今天多半是在他这里是得不到答案了。

    呵,得不到就得不到,大不了回头他自己找,反正他和梅迪奇熟识的线索都摆在这里,现在总有个方向。

    左右林若不急,反正现在他已经大致能确定失忆的事大概是他自己搞的,慢慢来就是了。

    比起记忆……林若斟酌了下,又开口道:“其实我今天到这里来见你,除了想要寻找过去的记忆之外,还有一个目的。”

    梅迪奇似乎愣了一下,接着表情一正,道:“另一个目的——让我猜猜这里有什么能吸引你……你是为了这张牌来的?”

    梅迪奇这么说的同时,手上出现了一张绘制着罗塞尔画像的塔罗牌,那正是红祭司牌。

    林若的视线也落在了那张红祭司牌上,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

    “你为什么会想要这张牌?这是猎人途径的东西,你对它应该没有需求才对。”梅迪奇把握着手中的牌,他在这一刻直视着林若的眼睛,目光锐利:“林若,你不会告诉我,你和亚利斯塔·图铎那个疯子一样,跳到了猎人途径吧?”

    林若和他对视着,最终道:“如果我说是,你会把它给我吗?”

    梅迪奇突兀的沉默了,紧接着表情变得狰狞可怕,甚至歇斯底里,“你疯了!”

    他的语气带着满满的恶意,乃至咬牙切齿,在这一刻林若在他身上感知到了某种无法言喻的气息,那属于某种高位格。

    草(一种植物)!天气术士?!

    梅迪奇难不成拥有一份天气术士的特性?难怪我觉得打不过他。

    不是,他哪来的特性……

    等等,这不会是我的锅吧!

    林若的汗毛在这一刻都立了起来,作为谬论的拥有者,林若当然也曾经在私下里模拟过天气术士这个属于猎人途径的序列2的位格来熟悉,所以几乎在瞬间他就有了结论。

    不过奇异的是,虽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林若心底却没有多少惶恐,这好像哪怕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他的内心依旧很笃定,眼前的人可能会和他打一架,却并不会真的伤害他一样。

    ——等等,这种说法怎么钙里钙气的。

    心底吐槽着的同时,林若看向梅迪奇,开口道:“我说过了,我不记得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一个猎人,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个观众。或许真的如你说的,我疯了也说不定。”

    梅迪奇骤然安静了下来,他忽然伸手捂住了脸,狠狠的揉了几下,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过了几秒,他重新恢复了之前那大爷一般的神态,看向林若,道:“你想要这张牌无非是想要看上面的配方,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你给我找个看门人或者能够容纳恶灵的非凡物品来,我就让你看一眼这张牌上的配方怎么样?”

    他忽然勾起笑容,道:“当然,如果你愿意求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直接让你看一眼。

    ……

    林若最终选择了和梅迪奇做交易。

    毕竟他确实馋红祭司亵渎之牌上的内容,而且梅迪奇说得交易,也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更别提他手上还真的恰好有一个符合梅迪奇要求的非凡物品。

    因斯手帕你安息吧!

    希望落到梅迪奇手上后,你还能日常赞美你的女神。(狗头)

    而梅迪奇也信守了自己的承诺,让林若看了一眼红祭司的亵渎之牌。等后者把上面的配方全部抄录后,梅迪奇便一改刚刚的态度,冷酷的把牌收走,同时开始赶人。

    因为异能力所剩不多,再加上此行已经有了巨大的收获,再留下也没有什么作用,林若也就干脆的离开了。

    回到事务所,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林若长长的吐了口气,心情一时间颇为复杂。

    “梅迪奇……”

    他有些迷茫,忽然切换到了古代学者状态,然后伸手一拉。

    一连几次后,一道人影飞快地勾勒出来,正是穿着染血的黑色盔甲,有着如血如火一般的红色长发的梅迪奇。

    古代学者是无法直接干涉唯一性的,所以林若无法将已经容纳了唯一性的红天使拉出来,但是却可以拉祂容纳唯一性之前的时期——就像查拉图虽然拉不出作为黑皇帝的罗塞尔大帝,却可以拉出作为知识皇帝的大帝。

    几次成功则证明了,他曾经确实和红天使是很熟。

    而被拉出的红天使,呆滞的看了他一眼,虽然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却还是开口道:

    “呦,小黑,你不是说过就算生吞特性,悍跳途径,都不会拉我帮忙的吗?”

    林若:……

    不好意思,我还真可能悍跳途径了。

    面无表情地取消了对红天使是投影的召唤,林若随后又取消了对古代学者能力的模拟,一时间思绪有些复杂。

    半响后,林若又将所有的情绪压下,想起刚刚他拉出梅迪奇的历史投影后,消耗速度一下子变快的异能力,若有所思:“消耗果然加剧了,看来利用古代学者卡bug的计划行不通……但应该还是比以后亲自模拟天使的消耗少不少……”

    就这么思考了一会儿,林若就打算先好好的睡一觉恢复异能力了。他等睡醒了后再模拟占卜家的能力,确认配方是不是真的。

    虽然确实是他亲自看了亵渎之牌抄录的,但是必要的谨慎还是要有的。

    ……

    与此同时,封印梅迪奇的地下遗迹。

    “你居然真的把配方全给了他,这可真不像你的风格。”

    “我早说过他们当年闹翻只是演戏,你看这就证明了吧!”

    “呵,不愧是梅迪奇,时时刻刻都在编织阴谋。”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和我们一起便宜了图铎那个疯子。”

    在林若走后,梅迪奇左右脸颊上的嘴又叽叽喳喳起来,听着这些讨论,梅迪奇再度颇为不耐烦的道:

    “闭嘴!”

    索伦与艾因霍恩顿时都不说话了,这并非是他们不想说话,而是梅迪奇所压制了——显然梅迪奇的状态比他们俩好的多。

    梅迪奇则是拉扯着手中那张具备看门人同款效果的手帕,目露思索之色。

    “失忆……是他自己还是……”

    “那个偏执狂……”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