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106

    顺利,听说李翰思是谈判高手。以宗政郦了解李翰思的材料来看,他会佩服这个年轻的企业家,商业帝王的称号,给了那个人,实至名归。

    对于李翰思要求在指定的地点会面,宗政郦没想多久便同意了,这时的宗政郦并不知道李大总裁不喜欢暗夜和同性恋。

    “您好,请跟我来。”

    宗政郦独自来到指定地点,这里是高级私人会所,许多行业高级交际时也会选择这里消遣,一身暗红色修身唐装的宗政郦出现在会所,相当吸引人的眼球,连服务生都不敢怠慢这个透着尊股霸道气息的英俊男人。

    “臻先生,里面请。”侯在包间门外的汪泉,已经不止一次跟宗政郦打交道,今天的宗政郦不同于以往的打扮,又是让人眼前一亮,他心想:这个男人不做MB也真是暴殄天物。当然,做了老板也很合适,手腕自不必说,单是将暗夜扩展的实施,令人不可小觑。

    就在帮忙关上门的那时,汪泉偷偷想,老板能不能收服这个男人?

    虽然说法上很别扭,而且老板不喜欢爱男人,但世事难料啊。

    宗政郦一进门便见大厅内的沙发上坐着的黑衣男子,这个男人还真是一如以往地喜欢黑色,在他拿到的资料里,曾提过,李大总裁的脸色三百六十五天跟他的穿的衣服一样,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一身冷峻的男人,正在看着他,跟自己一样,大家都想在第一眼第一招给对方下马威。他做帝王时,还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个人能有与他平起平坐的压迫。

    对方最后站起来,商务性寒暄,再请人坐下。宗政郦得到了应有的尊重,他对于黑面神的感觉换了另外一种,他也是第一次没把握看透一个人。

    “不知道阁下能给我设计如何不拘一格的娱乐城?”宗政郦开门见山,试探地问,他没了一个人造岛,开发的项目交给李氏,按道理不必李氏的总裁直接来见面,只要负责项目的经理便好,就算是外面的那个特助,也是不必跟他见面。

    “项目方案会在一周内有个初步方案,两周内磨合重定案,在三周内有一个完美工程项目方案出来。”李翰思顿了顿,继续说:“我想以李氏的招牌,必能让臻先生相信我们的能力。不过……今天我又另外的提议。”

    “愿闻其详。”宗政郦淡然一笑,那是自信的笑意。

    李翰思今天接触了宗政郦,从进门到目前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让他有感觉到旗鼓相当,很少人能让他有如此感受。现在既然对方这么直接,他也直接点,“我想收购暗夜。”

    收购,其实是在刚刚才定下来的,李翰思不否认,他自己开始欣赏眼前的人,还有,似乎他一直以来的想法,有点偏见,排除同性服务这点外,他很喜欢臻黎的项目,也想将暗夜收入囊中,如果是没有见到臻黎之前,他最多是想毁了暗夜。

    今天之行,还是有意义的。

    但是,事情没有他预料的那么顺利。

    “我应该有拒绝的权利吧。”这是很平常的陈述句,却是冷硬得没有回旋,宗政郦拥有的资本很弱,但他却知道,他的后台可以支持他与这个商业帝王对抗。

    “我会等你答复,现在不比着急着回答。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还很多。”

    这一天,李翰思有很多意外,接下去的谈论,他有意无意刁难,对方有些迎刃而解,有些委婉转移话题,暗夜的老板并不是他一开始认为的花瓶,而且,真如资料里所写,这个男人神秘、骄傲。

    资料里还有提,他多才多艺……

    李翰思觉得太完美的男人很少,有这么强大手腕的人,就算没有才艺也足够了,但臻黎却还是在音乐和舞蹈方向造诣极高的艺术家。

    也许那两个男人喜欢的是眼前这个漂亮男子的神秘与能力,但他还是不能接收自己的弟弟喜欢同性!

    第十章 当众热吻

    暗夜的少爷们,瞧着大厅里走进的李二公子,纷纷抛媚眼,当然献殷勤不敢,这个男人是追求老板的,虽说老板有N个追求者,但这个李二公子可是黑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转正了,所以,他们不可能撬这个墙角。

    李雨泽现在还是会回应少爷们的热情,只不过,会变得客气,他今天打扮得体,难得穿得正式,还不是因为来接某人去参加家庭企业的宴会。

    自从李雨泽知道自家大哥已经跟臻黎接触过,便有些担心李翰思从中作梗,要是李翰思真想破坏,他要应付起来还真有些难度,所以,他只能看紧心上人,这些天,他观察过心上人很久,跟以前也没什么变化——一样的冷淡,好像自家大哥并没有做什么动作。之前一听今晚的宴会邀请,他便自告奋勇来接人,也还好他抢先一步,要不然大哥肯定会派汪特助来。

    熟门熟路地来到宗政郦的房间,那时刚好阿苍在为宗政郦整理衣装,李雨泽一见那情景,脸色变了变。这么久了,宗政郦的衣装还是由外人来服务,在古代宗政郦一直被这么服侍,到了现代,他并不以为有问题,只是在外人看来,那就在大问题,特别是想追宗政郦的这几人。

    李雨泽很懊恼,他就应该早点来,那么就可以看到出浴图,还能为美人整衣装。今天美人还是一身唐装,是难得的白绸中式服装,很少人能将白色唐装穿出韵味,美人现在已长长的发配上忧郁的脸孔,一身清冷的他犹如冬雪中傲立的冷梅,雍容治艳,太喜欢了!无论美人穿什么,都是那么耀眼啊。

    抛开之前的不快,李雨泽轻执美人的手,很绅士,他微笑地戏说道:“陛下,随臣出巡吧。”

    玩笑的话让宗政郦怔,竟忘了摆脱对方握他的手,已经很久没听人这么称呼了。

    “黎哥,晚上我也去。”阿苍不满两人忽略了他,晚上老板点了另一个助理一同去,让他在店里坐阵。

    宗政郦知道自己因为想起以前而失神,轻咳一声后才说道:“你留下,我放心。”

    就这么简单的决定,让阿苍拒绝不了,可见李家二少得意的嘴脸,他又恨不得随时跟在黎哥身边守着。

    最后,李雨泽得意地带着美人离开暗夜,他的名车也不开了,跟美人挤在一起,坐在后座,一路上盯着美人看就够了,也就是李雨泽的火热眼神,让前排的司机和宗政郦的特助不敢吭声,倒是宗政郦老神在在,完全无视李雨泽的爱意绵绵。要说,以前为宗政郦争风吃醋的妃子太多了,现在这些围在宗政郦身边的男人就仿佛跟以前后宫的妃子一样,只不过这几个男人很优秀,还没有后宫女子的脂粉味。

    如果李雨泽和许于凡知道自己被宗政郦以后妃置之,不闻不问不理,任其自由发展,相斗之后,谁胜便站在他身边,这两个骄傲的男人会不呕血?也许连阿苍都一样,他们再呕血也是无尽于事。

    这次李氏举行周年盛典,还要宣布与暗夜的合作,有许多业内外人士参与,盛典肯定是盛况空前,注定在这个场合里,会有一些意外的人或者事出现。

    宗政郦一进会场,环视一周,从容跟着司仪走到他的座位,他的姿态没摆得高,但却因为有李二公子护航,而且李二公子一路像宝贝什么似的看着,谁不另眼相看?李雨泽这位政坛新起之秀,本就是招惹名门淑女们关注的公子哥,现在这么爱护一个男人,当然令许多人妒忌,再看那个神秘英俊的男子,优雅高贵如蔷薇般透着致命诱惑,那是超出了性别的美感,所以嘛,人们惊艳的同时,也有些理解李二公子的专注。

    其实,暗夜的老板还是现在上流社会里的一个传奇,除了传闻中令李二公子痴迷外,连本要跟李家订婚的许家公子,竟然也加入了追求的行列。

    接着,入口处又一阵哗然,大家再看去,原来传闻中的另一个绯闻男主角来了,一时,看戏的人又多了几分兴趣。

    只见许公子一身优雅的白色西服,得体贴身,剪出的身材也尤如模特,王子啊,会走到哪个公主身边?无疑,大家把目光转到了正慵懒地注视着高脚杯中血色红酒的雍容男子。

    “黎。”许于凡打了个招呼,坐在宗政郦的另一边。

    这下,看戏的人,下马都快掉下了,左拥右抱???美人一边坐一人,这两人还有说有笑,他们还能像好友一样地交谈,奇迹!

    大家也先别猜什么,在公众场合,许于凡与李雨泽怎么有可能做争风吃醋的事情?再说,他们已经讲明要公平竞争,而且除了争夺美人外,他们还是好友不假。

    就是许于凡和李雨泽也有些头痛,美人一直以来并不理会他们的相争,谁斗赢了谁便能与之并肩,这点认知让他们有时也郁闷,也许再来个更强的,他们被斗下去,以后就不会有机会跟随美人左右了。怎么说,美人犹如帝王般,只有别人去追随他的脚步,如果不愿意追,那么就视为自动放弃。能让他们无奈又不得不这么追随的,这世上除了这个冷美人,恐怕再无第二个。

    “秋家……”

    喧哗声中,宗政郦听到了秋姓,他本无动静的秋水剪瞳,动了动,宴会的入场,又有名贵出现。

    那是一对老夫妇,他们的身后,跟着一个漂亮的男孩,十八岁左右,还是混血小帅哥,金发碧眼,身高比同龄人要高许多,估计已经是超过一米八。

    “那不是秋家的自闭儿童?”李雨泽噙着洋酒,眼中带着一丝惊讶,谁都知道,秋家女儿也就是秋町南的姐姐与人私奔后,生下一个男孩不久夫妻发生车祸双双死亡,秋家领回私生子,养大后发现是个自闭儿,且从小不会说话,一直都是傻傻的,现在长到十八岁,都从未出席过任何场合,如今秋家两老带这个长孙出席活动,倒不知道那两位老人又是卖什么药。

    “他的自闭症不是绝症,能治。”作为医师,秋家长孙的病症,许于凡自然是知道,他的一个美国同行,曾经在一次交谈中,提到已经治好了这个自闭儿的病症了,再从少年进会场的种种举止来看,虽然还是有些懵懂或者生涩,但已经看起来很正常,说不定秋家人就是想通过各种场合来磨练这个长孙。

    “哦?那么严重的病症也治好了。”

    说着说着,两人兼发现美人的神色变得不快,估计是想到秋町南的病情,于是都闭嘴不再说秋家的事。

    宗政郦对那个自闭儿不感兴趣,不过,刚刚那少年的目光与他有碰撞,那双碧眸里头,竟然闪过他看不懂的熟悉,好怪……

    等他再想看清楚,少年已经进了会场,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秋姓,确实是引人思念的姓氏,不知燕夜桦来到这个世界,过得如何?想必脑癌的病症折磨让他很痛苦吧。

    不知不觉,宗政郦陷入思念的俊脸上,攀满了忧郁,那也是一种令人想爱怜的表情,可惜,没人能将他拥入怀,只有被他允许的。

    宴开始之后,宗政郦被邀上台与李大总裁握手签约,那时闪光灯照在这两人的身上,让宗政郦有一阵恍惚。

    也就在这时,早就不会再有客人进出的宴会入口,又一次打开了通道。

    在场的人一阵哗然,大家不约而同朝那个方向看去。

    燕夜桦?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宗政郦就知道入口的地方,向会场走来的男人就是秋町南,在那具身体里,有他想念的灵魂啊。

    宗政郦很想抛开一切奔过去时,但是……

    他止步了。

    秋町南身边的女人走近男人,挽紧着男人的手臂,然后双双入场。

    闪光灯已经不再对着自己,为什么还会那么刺眼?宗政郦只觉得心口沉闷,再见男人注视着女人,微笑着一起走进来,他有些摇摇欲坠。

    李翰思轻揽身边变得一脸脆弱的宗政郦,这是他布的局,而且秋町南跟传闻说的一样,早就抛弃了这个同性情人,现在进场的一对壁人,并不是做戏,他早前才接触过秋町南,秋町南表示,他会跟未婚妻结婚,婚期已定,只是碍于现在的病情不稳,所以一直拖着。

    好像想打击宗政郦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怎么会有种奇怪的情绪扰乱自己?

    李翰思是第一次碰触到宗政郦的身体,这时他并没有恶心的排斥,而且变得更加忧郁的人,那眼中的受伤与痛苦慢慢击碎了他冷硬的心……

    李翰思被吓到了,怎会被一个男人牵动了心?

    想不通的李翰思在接下来被人推开的时候,他没有立即反应过来。

    “哗——”

    “咔嚓!咔嚓——”突然,所有的记者,都将闪光灯转了一个方向,台上的精彩他们怎么能放过!!

    那个有一头亮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