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105

    他不爽。现在病房里,还有个重要的人在睡觉,他可不能做影响形象的事,所以先问清了再说。

    许于凡挑眉,敢情这家伙一直去暗夜都没碰到过当红的MB啊,不过这个MB已经洗手了,还一直为臻黎的俱乐部操持生意。“他是臻黎的工作伙伴。”

    轻描淡写间,许于凡的意思中透露出一个信息,这个人无关紧要,无威胁性。

    这句话,让李雨泽舒服了些,却让阿苍怒气上来,要不是有人最讨厌吵闹,他估计自己已经跟两人斗一斗了,这些富豪少爷没一个会对臻黎真心的。

    阿苍多看了几眼李雨泽,他觉得这人有点眼熟,猛地,他突然记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外交官,还常去店里,李雨泽对自己的敌意很明显,有点问题……阿苍正猜着,李雨泽已经跑到睡美人身边,花痴般地注视睡美人。

    这人……怎么就光明正大地……阿苍现在势单力薄,他能将李雨泽赶走吗?李家的势力是他所忌惮的,这人的背景也太硬了。

    咬咬牙,阿苍努努嘴,道:“黎哥要休息,请你们出去。”比较之后,阿苍还是做出了决定。

    “嘘,小声点,Boy。”

    Boy?阿苍要炸毛了,当他是小孩吗?不过是长得年轻点,就被人看轻,但这男人还有那个假仁假义的医生,都一个德行,妄想肖想黎哥!

    “难道医院里,谁都可以随便进别人的病房吗?黎哥跟你是什么关系?快离开。”阿苍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地说明自己的立场,再说这两人可都是有重要职务的人,怎么就浪费时间在这里,快点滚蛋,看着就讨厌。

    “NO,NO,我是追他的一号男友,这位是追他的二号男人,我们跟黎黎的关系匪浅。”

    许于凡这次是太阳穴都抽了,凭什么他只是二号,还是男人不是男友!

    也就在这时,床上的人轻哼了哼,皱着好看的眉,睁开了艳涟的眼睛,那头里蕴着雾气,是浓浓的不满,无须多言,大家都知道美人生气了。

    霎时谁都闭了嘴,谁不想在美人面前争取好印象。

    等清净了,宗政郦又再闭上了眼。

    这时,三人中的某人,手机突响,谁都知道在医院是要弄震动的,但就是室内太安静了,这震动和突兀。

    三人都自查了一下,原来是阿苍的,阿苍见号码后便按掉,死也不出去接。

    “嗡……”接着,又是手机的震动声,这次阿苍举手示意不是他的。

    结果是大医师的,许于凡有点为难,他得出去,但很明显,现在谁先出去,谁先落败。

    “嗡……”

    这一次,是三人的手机一起大响起来。

    “出……去!”宗政郦猛地睁开眼睛,一脸不善地清场,那一阵犀利的眼神让三人一个激灵。

    “都出去——”

    三个人立即灰溜溜地跑了,临了还得帮忙关紧门。

    宗政郦的清净日子,到头了,也从这日开始,他的病房估计成了全医院最热闹的,三个人不约而同都来烦他,而想接近这三个人的女人,几乎隔三差五地找借口进来,烦!

    鉴于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过普通人的生活,宗政郦还是按捺着脾气,没有摆帝王的架子,但这些人也越来越过火了!好在他想休息的时候,不会有人打扰,晚上的时间,他也可以享受独自的时光,同时还可以运功治疗内伤。

    这三人送来的东西,几乎都是上等的良药和补药,而且许多利用职权给他安排了最好的医治,现在内伤已经在七天之内恢复得差不多。

    想起打扰他生活的三个人,特别是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美男子,说是要追求自己,宗政郦很无力,比许于凡更露骨和无赖的手段,应接不暇,令他有点招架不住,而且还有一次,竟然被这人扑到,亲到了!

    也不知道吻到脸颊有什么好开心的,那几天李雨泽就像摘到金子一样,整天都傻傻的。

    等他办了出院手续,应该就不必再见到那些人了。

    宗政郦闭目养神,调理内息,一个周天的运气之后,他判断自己的内伤无碍,已经没必要再继续住院,他决定离开。

    他是时候去看属于自己的产业,在这段时间,阿苍都会拿一些报告来给他,暗夜的运作他一清二楚,而且他也有拟一些方案让阿苍先去试行,在古代,他是一路披荆斩棘、踏着众多尸体上位的王者,在这个科技发达的现代,他一样要做一个帝王,为了将来,他得未雨绸缪。

    想到即做,宗政郦收拾了一下,之前他已经打电话给阿苍,让阿苍等会来接他。这里他也住了一段时间,想想,许医师和李雨泽也不是没帮他,特别是许于凡,这个救命恩人,他还是感激的,现在要离开了,先去跟那人告别吧。

    宗政郦很简单就问道许于凡的办公室地点,一路走来,他很引人注目,如果不是他的一身清冷,要跟他搭讪的人,很多。臻黎的长相跟宗政郦原来的有的一拼,气质和身材都是一流,只是穿普通的衣服站在人群,就像是鹤立鸡群,很耀眼的一个男人,注定会成为大家的焦点。

    突然,一道异常的视线让宗政郦放慢了脚步,随即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摇摇头便又向前走去,他想低调,但还是有人会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望着栏道上的挂着的牌名,宗政郦终于找到了许于凡的办公室,正当他举手想敲门时,里头的声响让他停了下来,而且他还听到了熟悉的名字。

    “你不治他,该不会是因为臻黎与他的关系?”

    “……”

    “你不会这么缺心眼吧。”

    “不是。秋町南的病历我已经拿到手,那不是我一人之力能治的,况且那样的手术,我还曾经失败过。”

    “COMEON,我找你就是无条件相信你,任何事情都会有失败。”

    “那是脑癌,已经是压迫到神经血管,手术比没手术生存的时间也许还短……”

    啪——

    宗政郦手中的提包掉到了地上,他听到了什么?燕夜桦使用的身体有脑癌?他之前有翻过一篇关于癌症的文章,那些癌症几乎都是绝症。

    不会的,他们才重生,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在一起……

    许于凡听到声响立即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人,怔愣片刻,再看宗政郦脸上的神色,心里像是被什么蛰到,揪疼。

    两个刚刚在讨论的人,看到了从来都是处事不惊、冷淡的人惊慌失措,脸色突变,他们也该明白宗政郦心里与那个男人的情意有多深。

    “他在哪里?”

    他们更没想到,宗政郦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要找那个人。深深的危机感,这时才充斥在两人心里。

    “他在哪里?快告诉我!”

    过了许久,李雨泽沉了口气,“他在丹麦疗养院,很快会回国。”李雨泽见面前站着的人摇摇晃晃,早先听到秋町南有脑癌大受打击的模样,他又怎么说,秋町南现在被他的未婚妻照顾着,两人将药一同到国内求医。

    宗政郦还是不能冷静,转头问许于凡,“他的病要治好有几成希望?”

    “黎,他是脑癌晚期,现在没有几个医生敢说有希望,但……黎!”许于凡扶住快要倒下的人。

    许于凡与李雨泽对视一眼,默契地觉得不应该再谈这个话题,或者应该先骗臻黎。

    “等他回国,我可以找国际权威一起研究下他的手术,你现在着急也没用。”许于凡做了承诺,但这个承诺怎么就这么沉重?现在这个一脸脆弱的男人,原来在自己心中的位置,早就超越了原来的预计啊。

    第九章 帝王相会

    既然知道了秋町南的情况,宗政郦拒绝了再留院观察的要求,一意回暗夜。

    等待的日子里,宗政郦几乎比他坐上地位之前还刻苦,也忙碌,不但要学习现代的文化还有了解商业的运作模式,发展暗夜扩展事业,好在有经营一个帝国的基础,让他操控一个俱乐部轻而易举,另外,他发现俱乐部的发展空间很大,还有,简单的娱乐城不足以发展他的计划。

    现在秋町南有脑癌,要给秋町南最好的治疗和为了他们今后的生活,必须得有能跟秋家相抗衡的能力,秋家现在虽然放弃了秋町南,但再过不久,还是会回来纠缠。

    同时,宗政郦还发现,臻黎将暗夜办起来,并在黑白两道都有支持,这还得归功于臻黎的养父——一个暗中支持臻黎的人,只是那人现在也是生命垂危。臻黎管那人叫老爷子,在固定的日子里他会去看老爷子,所以,身体换了灵魂,宗政郦还是按臻黎的习惯,准时去看那个老人。

    老人住的地方很偏僻安静,但在那种地方建立起来的犹如私人疗养院兼别墅,还具有超强的监控安保的工程,老人可不是普通人,宗政郦也是在后来才知道,这个老人曾经叱咤风云的黑道老大,直到老人死去,他的影响力还一直都在。

    ————分割线————

    李氏大楼的99层,这里是总裁独自使用的一个楼层。李翰思坐在办公桌边,看着电脑屏幕传来的信息,眉头紧锁。

    他的背后是巨大的落地窗,阳光穿透进来,照亮整个办公室,却唯独没有光顾他,这个工作狂的男人,有连阳光都害怕的超级酷劲,很多人来总裁办公室汇报都恨不得马上能出去,一方面是总裁给他们的压力,另一方面是呆得越久,越会被总裁挑出毛病,李翰思像是有完美强迫症一样,那些常人想不到的缺陷总能被他挑出来,所以,一般情况下,企业里的任何人,要拿给总裁的报告之类,都是再三审查过的,就算是层层把关,还是有可能被挑毛病。

    当然,在李氏的工作相当有挑战和磨练,有工作一年的实习生转到其他公司工作,竟然轻而易举地成为公司的骨干。更多人愿意留在李氏,因为李氏的工资和福利相当的好,企业也是前景光明,在种种的考验下能留下来的人,总是引以为荣。总之,一个商业帝国的总裁,李翰思让自己的员工都佩服。

    现在就是这个魔鬼总裁,正在看着自己弟弟和妹妹相关的信息,然后纠结得眉头深锁,怕是他的属下看到,还以为是总裁遇到了超级难事,要说,他们就还没见过能让总裁皱眉的事情。

    “暗夜蔷薇……”李翰思突然喃喃自语。

    一个同性俱乐部,它的老板竟然让他的弟弟和未来妹夫都陷入疯狂的追求,无稽之谈啊。

    翻到最后一页,一张相片跃入眼帘。

    李翰思轻哼了一声,声音几乎微不可闻,带着藐视鄙夷,他那双鹰一般的眼眸里,已经盯上了这个猎物。按下桌上的按铃,李翰思顺手关掉了文档。

    不久,他的办公室便走进一人。

    “你去打听下暗夜蔷薇的后台,另外,去包下他的场。”

    李翰思将一张相片交个来人,他要去会会暗夜的老板,一想到去那种会所,他就不自然,现在他认识的人怎么就一个个喜欢往那种地方跑?真想不通,男人的屁股有什么好?

    汪泉,李大总裁的特别助理,一个被誉为万能特助的男人,他很奇怪上司这一次的举动,还有,李翰思那么厌恶同性恋,但二少却偏偏痴迷。

    “是。”很简洁的回答,汪泉取走相片之后,便立即行动,他的办事能力向来最有效率。

    以汪泉的能力和李家的势力,要拿到李大总裁要的东西,难度还是挺大,汪泉用了三天,买通了几个黑势力才得到信息,顺便也摸清了一些事情。但是李翰思要求的包场,却很困难。

    “嗯,有老爷子的帮助,怪不得……原来蓝帮是因为这个人被灭的。”李翰思当初也在奇怪,到底蓝帮惹了什么麻烦,在一夜之间竟让人血洗,从此在黑道上消失,那两个龌龊的领班人,死法更是奇惨无比。

    “暗夜前些天有一个招投标项目,你去搞定,一定要不择手段。”

    “是。”还是一样简洁的回答。

    这一次,汪泉没有让李翰思失望,就汪泉拿到项目后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李翰思将与暗夜的老板会面。

    与此同时,坐在暗夜办公室的宗政郦,亦在看李翰思的资料,李氏花那么大的心思拿下他的招标项目,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但能让李氏来做,他很放心,就是李翰思有多少诚意,这个还有待证明。

    宗政郦嘴角勾起,李翰思是李雨泽的大哥,如果说李翰思的目的跟李雨泽没有关系,那这次的谈判估计不会那么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