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104

    br/>   将车交给泊车小弟,两人走进去,门口的迎宾者熟悉两人,一脸笑意,甜甜叫了两声哥,再热情将贵宾送到大堂。

    两人一到大堂,立即有领班招呼,他们都是Vip客人,自然是被重视的。

    “两位先生要交哪位少爷?”在这里,各式的MB都叫少爷。

    李雨泽点了一位,许于凡说是要挑牌,他并没有特别相好的,不像李雨泽能叫出名字,而且哪一位来估计也差不多。

    等人来了,两人便各自玩。许于凡已经忍了很久,搂着人一进屋便直奔主题,可是,情况却发生了。

    他要的人,很性感很有技术,可是,他却要命的,不想进,心里的排斥让他做不下去。就在MB想为他动口服务的时候,许于凡推开了他,然后跌跌撞撞地跑了。

    那时,还在外面的李雨泽,见到许于凡的慌乱的背影,叫也叫不住,怕他出什么事,于是跟了上去。

    许于凡出了暗夜蔷薇便打的走了,李雨泽只得开车跟在的士后面,绕着绕着,竟开到许家的医院。

    李雨泽心想:该不是许于凡在医院藏了什么没人吧?但想想他妹妹也在这里上班,想藏什么美人也不太可能,只是朋友的情况不太乐观,他也都跟到这里了,不去看看也不好。

    等李雨泽跟着人到了病房时,他开始纳闷,后来豁然开朗,原来许于凡这小子跟病人勾搭成奸!好啊,竟然在他妹妹眼皮底下就养小三了!要捉奸肯定得成双,于是李雨泽便侯在门外,等里面差不多了,他再冲进去。

    也许是许于凡太过急了,们也没锁好,李雨泽一扭门锁,便打开了。

    啊!美……美人……绝世大美人!!!真的是藏了私货,还是个绝色的私货!李雨泽光看床上的睡美人,都看的口水直流。

    “嗯……”宗政郦被突然的压迫弄得胸口又疼起来,忍不住闷哼一声,结果就他一个声音,成功地让进门的和没进门的听得销魂。

    宗政郦蹙眉,睁开眼睛之后,朦胧的身影越来越清晰,是这人打断了他的内修!结果变得更加严重了,现在他全身的力量全无,内伤更加重,怕没有半个月是不能再恢复了。等他完全清醒过来,看清趴在他身上的人,更让他眉头锁得更深,这不就是许医师?今天的许医师喝了很多酒,神色也不正常。

    等等,这种情形还有许医师的眼神……

    “下去……”宗政郦现在发出的警告哪还有什么用,一点威胁都没有,不过他清冷的眼神倒让忍着的人有些犹豫,只是,犹豫才一会而已。

    “对不起了。”沙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欲望。

    哗——

    薄被被掀开了……

    第七章 较劲较劲

    橘黄的灯光霎时打在那具光裸完美的身体上,柔和美感,诱惑禁欲,因为痛苦而隐忍且苍白的无暇俊脸,却意外地让人想征服并让这人再显痛苦的欲望神色,黑蔷薇般的罂粟花,引人犯罪,更不必说现在正忍受着情欲煎熬的人,这眼前的刺激对他该有多么深刻。

    但美人有刺,就算是没有反抗的能力,那向上仰起的姿态,就是帝王,冰霜刺骨的视线让想犯罪的人,不得不再三思量。有时,对抗不在身体的肉搏。

    明明是接受到了对方的警告,许于凡还是揽上了他不知不觉喜欢上的人,宗政郦的神秘、忧郁、冷艳、淡然……所有的神色丰满着这个人的全部,他从想了解到喜欢,也许就在一瞬之间,现在宗政郦冰凉的体温与他灼热的手掌是两种极限的碰撞,身下的没人,肌肤完美得让人爱不释手,柔韧的触感比任何情药更加催情,他不想让美人痛苦,所有一而再再而三地忍着,希望他能将美人的欲望也撩拨起来。

    许于凡与宗政郦两位美感十足的男人,如此暧昧的近距离挑逗,成功地让外面偷kui的人,鼻子一痒,华丽丽的鼻血喷了出来。

    妖孽啊!冷美人的姿态虽然没有逢迎,却他妈的性感,也不知道许于凡怎么就能忍这么久,还中了药的,他光是看着,下腹都躁动不已了。

    许于凡的技巧不错,但冷美人还是一副冷若冰霜,一点也没有情动,要不是美人身体轻颤得厉害,还有那痛苦的表情,还真以为冷美人是性冷淡。

    “嗯……”宗政郦备受煎熬,他的痛苦盖过了身上的敏感,突然胸口像是被重重一击,一口血又吐了出来。

    “臻黎!?”

    原来美人叫臻黎,原来美人真的是痛苦,而并不是享受着的痛并快乐,这下,两个男人都慌了,只是站在门外的人握紧了拳,压制着自己的冲动,才没踢门进去。

    内伤极重的宗政郦,开始意识模糊,昏重的脑袋不能再思考了。

    宗政郦是晕过去所有事就不理了,这可苦了另外的两个男人,一个发泄不成还得护理重症之人,一个本是无意的追踪,结果被罂粟美人迷了个神魂颠倒。要说宗政郦吐血本事血腥恶心的事,但那时的一抹红艳却让这个看起来脆弱的帝王更加堕落美色,还有种让人更加拥有的欲望,李雨泽这么多年来,从来没这么快被一个猎物俘虏过,今天莫名其妙地就在医院病房的门口,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所以,他这个晚上,是注定兴奋得睡不着觉,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一直以来要找的是什么,浑浑噩噩这么多年,他有目标了!

    早晨的温暖阳光,照进病房,让一片枯燥白色的室内,充满了生机。桌上的鲜花含着薄露,散发着清香的气息,萦绕着四周。

    宗政郦醒来时,室内空无一人,见放着鲜花和食盒,想是阿苍已经来过,只是不好打扰他,现在估计回去了。他再感觉自身没什么异样,只有内伤依然在,才吐了口气,想他也有这么被调戏无法反抗的时候。还好,在他昏迷之后,许于凡没有把他怎么样,后来救他的人也应该是许于凡。

    昨天许于凡有些不对劲……

    就在这时,宗政郦想着的人,开门进来。

    许于凡有些踌躇,他担心昨晚自己的行为让病人厌恶,整了整情绪,他才走到床边。“昨晚,……”

    “咳……”宗政郦刚好稍移动了一分,引起胸口的闷疼,便咳嗽了起来,打断了许于凡的道歉。

    许于凡赶紧倒水,取药,扶着宗政郦喝了水,再喂下药。许于凡并没有查到病人的情况为什么突然变糟糕,但他有些小小高兴,因为便糟糕了,至少病人留在医院的时候延长了。

    “昨晚卧中了药,做得有点过分了,不过,如果没有中药,我也想……那个,其实……我好像喜欢你。”许于凡有点语无伦次,他懊恼自己平常很厉害的表达能力怎么在这个时候变得如此逊色。

    宗政郦微怔,中药……喜欢,这人说话的跳跃性挺大的。等缓和了痛苦,他才道:“许医师,我们不可能。”为了说这句话,宗政郦已经尽了很大努力,内伤很重,他本不想说话。

    但他不会给任何人希望,所以必须说清楚,重生之后,他不再是那个为了政权和皇位经营的帝王,他想做普通人,要一份普通的爱情就好,而这份爱情,他早就有了许诺。

    许于凡听了,本不应该意外,但被如此绝情地拒绝,眸色也暗淡下来,再看对方的表情,除了冷然之外,其实还有种向往,有时他在接触病人时,病人那冷硬的线条会因为想到什么东西而柔和下来。

    难道臻黎有喜欢的人?

    对了,他怎么忘了,臻黎跟秋町南的事,臻黎还记着那个抛弃他的人吧。

    许于凡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的第一次表白,竟然就这么失败了,不过,他不可能就这么气馁。眼前的人,那种与人的冷淡,需要慢慢融化,心理学是医师的必修课,他刚好是强项。

    许于凡的‘无动于衷’,让宗政郦反而有些疑惑,这个医师不单纯也不简单,只是一言两语就这么打发了?

    “放心,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许于凡说话的时候,没有看宗政郦,他熟练地正好药物,检查情况并记下日志,等一切做好,他将放在花旁边的食盒取来,温柔地笑着道:“果然买了你也没来得及吃,等中午再换些其他的。”

    宗政郦微愣,原来花和食盒是这个男人送的,他还以为是阿苍,阿苍不都是每天都来报道,难道暗夜蔷薇那边出了什么事?

    这是宗政郦的重点,是放在后面,谁送花盒食物,他并不在意。

    这稍微打击到了许于凡,想能让他送东西的人,除了眼前这个不识风情的人还有谁?可偏偏人家一点都不在意,这应该是报应吧,谁让自己老是对别人不冷不热,现在终于尝到个中滋味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正午,这时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那人抱着一大束鲜花,手中提着精致的食盒,站在宗政郦的病房门口。

    宗政郦的第一反应,有人走错了;

    来送午餐的许于凡,一脸黑线,脸色更黑得可比锅底;

    路过的医生和护士,频频瞄着突然出现的俊美年轻人,这人跟许医师一样的俊朗,还有如明星一般的气质,这是什么病房啊,几乎是美男集中地嘛。

    “黎黎,亲爱的。”

    所有人差点掉下巴。

    帅哥走进病房,不理会别人的愕然,自个将原来的花瓶中的鲜花扔了,换成他的,再将宗政郦眼前摆着的饭菜推到一边,将他的食盒摆好。

    “都瘦成这样,吃些平常的怎么行,总得好好吃些好的。”

    许于凡捏紧了拳头,这人是他认识了二十多年的李雨泽?公众面前人人称赞的年轻有为的外交官?

    “于凡,你也在啊。”

    我一直在!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许于凡眼神回答这个突然造访的人,怎么李雨泽跟臻黎认识?他可没听过。

    李雨泽不管许于凡的疑问,他的目标就在眼前,许于凡是朋友不假,但也是竞争对手,从现在开始,他们将公平竞争。要是别人,他可不会留竞争的机会给对方。

    宗政郦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的眼神交流,明显这两人认识对方,他不知道突然出现的男人意欲何为,总之,不关他的事。所以,就在另两人没有注意的时候,宗政郦挑了他喜欢的东西,自个吃起来。

    等两人发现,再转身时,他们为眼前的美景惊呆了,多么优雅迷人,多么有气质的美人!多么跟自己相配!最后一句是李二公子的心声。

    但是,他选的是谁的食物?

    宗政郦自然没有发现两人的暗中较劲,他自己也会些医术,现在受了内伤,没什么胃口,自然只挑看得上眼又不妨碍病情好转的,两人送来的东西都跟高档,他各有喜欢。

    也还好宗政郦无意中选的是平均的,在他面前的两人才不再纠结一个幼稚的问题,还有,他们记下了宗政郦的爱好,为下一次做准备。

    吃了饭,宗政郦不发一言便睡觉,他倒是老僧入定,而那两人则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再较劲去。

    “你是不是有什么要说?”许于凡先开口,今天的李雨泽有些不同,就是一种叫做认真的东西,让他头疼也意外。

    “坦白告诉你了,我喜欢他。”李雨泽一直都这么直接,站在他对面的人,可是要娶他妹妹的人,如果真的要成为李家的女婿,那么许于凡就失去了竞争的资格。

    许于凡沉默了半晌,他昨晚才理清自己的心意,要是在以前,他不可会跟李雨泽抢一个男人。“我不会跟你妹妹订婚。”

    “那意思是,我们要公平竞争了。你可得先搞定许伯伯还有我那可怜的妹妹。”

    许于凡抽了抽嘴角,他也提醒对面的人,“那你可得搞定你家大哥再说。”

    一语中红心,李雨泽现在就是忌讳这个,估计他的追求计划被大哥知道,现在他半年的休假就暗无天日了,只不过,许于凡的处境也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第八章 绝症求治

    两人谈妥回去,再推开房门,一起火大起来,又是谁将花弄掉了?(又是谁帮他换衣服了?)

    “请让一让。”甜腻的声音,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但这人确实已经是成年人,还是娃娃脸的美男子,不过声音当中,可有相当大的挑衅在里头。

    这时,三个男人齐了,就差开一桌麻将。阿苍面对势力和条件强于自己的两人,心想自己应该争取,便抬头挺胸地想对抗起来。

    “他是谁?”李雨泽转身问好友,来人除了长得好点外,一点威胁也没有,但就这么把他的东西给换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