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103

    去看看,李家确实能成为许家的支持,但也能成为许家的绊脚石。

    夜幕低垂之时,许于凡才看完文件,他看外面的天色,再拿出手机拔打了一个号码。

    电话里头的等待不过2、3秒,马上传来女子的声音,“于凡……”

    没给女子说话的余地,许于凡简短地说了意思,“你先回去,我再整理一下文件,随后便到。”

    “嗯。”其实李兴娜是想让许于凡接她一同下班,但转念又想自己应该早点回去收拾打扮,便也同意了,另外,李兴娜知道,许于凡喜欢温顺但又自立的女孩,她从来知道掌握这个度,对于别的男人,她是相当有把握,但对许于凡,她总是有些忐忑。

    挂了电话,许于凡靠着椅背松弛了一下肌肉,他坐了很久,每天他除了一些预约的手术外还有一堆文件要看,经常是忙得没有时间放松。

    其实也有放松,自从有了那个病患,去探病房便是他的放松了。再过不久,那人就要出院,也许就再也没有放松的机会了。

    想到这里,本应该整理出发的许于凡,走出办公室,向病房方向走去。宗政郦的病房是在最顶层的私人套间,这时候又刚好是换班时间,许于凡来的时候,顶层没有半个人。

    熟悉地打开病房门,再见那人熟睡着,许于凡走进房间,想坐一会便走。

    此时屋内只亮着昏暗的壁灯,许于凡自然也没有瞧见宗政郦苍白的脸色,其实当时宗政郦正在闭气内修,假如许于凡真的有履行医生的职责,怕是会当他突发病症进行抢救。也还好许于凡有事,坐了一会便离开了。

    ————分割线————

    当许于凡开着自家的限量产跑车来到李家,派对已经开始。不过不同于其他人的待遇,李家大小姐是站在门口等候许于凡的。

    脱下白大褂的人,换穿上修身的黑色休闲时尚西服,像是随意整理的短发有些不羁,却增添了吸引眼睛的堕落韵味,本就长相俊美的人,越发有王子的气息,再加上许于凡习惯性的礼貌笑容,让人总以为他就是一个温和派的迷人帅哥,情人眼里更是出西施,对于李兴娜来说,今晚情人的体面让她有了些虚荣心,因为晚上不仅请了很多优秀男士,还有一些名门淑女,其实说白了,晚上的宴会就是给她跟她哥哥的相亲宴,但她已经心有所属,相亲的任务就留给哥哥去了。

    李家的人,不是从政就是从商,兼是界中的大哥大(大姐大),李家的长男李翰思,目前是李氏集团的行政总裁,李父早就退居二线;李家二男李雨泽是炙手可热的年轻外交官,现是Z国驻亚洲某国大使;李家长女本事检察院处级干部,去年才嫁进a市的另一名门,做起少奶奶。

    李兴娜是幺女,与李家其他人不同,她自小叛逆,坚决学医,还一意孤行地读到博士并进许家医院工作,最后李父见其对许家的儿子有意思,便遂了小女儿的意,想与许家结亲,无奈许家总是拖着,这让李父很失面子,于是趁二儿子回家,以接风洗尘的名义,请了一班有为年轻人和名门淑女,一次性想解决三个老大难问题。

    要说李父也是头痛,儿女们都已成人,一个个老大不小,可就是没有心思结婚,两个儿子更是一个比一个风流并坚持独身,小女儿呢,却痴心一个男人,反正,想让三人成功结婚,估计得让他多增加白发。

    许于凡很绅士地让李兴娜挽着手,两人没走几步,便听到一声口哨。两人兼知道老者是谁,李兴娜先于对方接近便挡在许于凡身前,“二哥,他是我男朋友。”

    谁会猜到,光鲜的外交官李雨泽是双向恋者,而且喜欢美男不亚于美女。

    “小妹,你还怕自己的魅力不足以驾驭咱们迷人的未来院长?”

    “二哥!”李兴娜才不听这些,她家二哥最没节操,她不放心,永远也不放心。

    “好啦,我就借你的男朋友一小会,等下还你,可好?”打了个商量,李雨泽便将自家小妹先哄进宴会场里。

    李兴娜哼了哼,要不是许于凡让她先进去,她才不听二哥的,其实二哥与许于凡是好友也是不争的事实,想二哥才回来,也许他们真的有话要说,她不方便在。冷静之后,李兴娜努嘴先进去了。

    “怎么啦?真的像娶我妹?”李雨泽看透许于凡那双细长眼眸里的冷淡,也就他家二妹不知所以,被这种眼神电到神魂颠倒,当然,他也喜欢,只是许于凡跟他是同一种人,他们只能惺惺相惜,凑不到一块。

    “不,我想娶的是你。”

    “咳咳……”李雨泽把想放到对方肩上的手迅速拿开,笑话,他是永往无利的上位者,许于凡这个玩笑开大了。不过,这也是许于凡在警告他,反正这家伙从认识到现在,从不开玩笑,一开玩笑准吓死人。

    “敬谢不敏。”

    “怎么?国外混不下去了?”许于凡斜挑一眼,问的也挺敏感,李雨泽可是有个小情人,两人如胶似漆,李二公子连国都不想回,还不全是因为小情人。

    “许久不见,于凡的笑话本事倒是长进不小,得了,我是有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说吧。”

    两人都直截了当,一直以来都这样。

    “有个朋友,你应该不陌生,前些日子受了打击便一直疯疯癫癫,后来不知为什么,清醒后一直傻傻的,现在连照顾自己都有问题,所以想请你这个权威帮忙了。”

    许于凡有些意外,他们共同的朋友,并不多。

    “那人就是秋町南。”

    “他?!”许于凡更加意外了,前些时候闹得沸沸扬扬的新闻,全都是因为这个人,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主治的病人,也跟秋町南有关。

    “另请高明。”

    这次,换李雨泽意外,他明显捕捉到许于凡的不快加怒意,这两人貌似并没有任何冲突吧?秋町南变成那样,非常可惜,作为多年的朋友,他不能放任下去,秋家也已经跟秋町南脱离了关系,那一家人根本不认这个让他们丢尽脸面的儿子,秋町南自己王国里的助手在这个时候却背叛 了他。

    第六章 危险危险!

    整个会场,李家兄弟相当惹眼,当然许于凡也备受瞩目,许于凡与李雨泽经常碰杯交谈的模样,亲密到让许多人妒忌或者羡慕,两位型男兼是阳光王子型,虽然性格不同,气场比不上李大少爷,但是让人更愿意接近,要说这个会场里,让女人们又爱又怕,肯定非李家大少爷李翰思莫属,一米八八的身高,一身全黑的西服,酷劲的脸,当然是很帅很MaN,但太过于冰冷的人,怎么让人接近?

    可就是怎么个酷哥,却是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他是商界里的撒旦,超强的手腕让同行很忌讳,现在李家商业帝国在全国乃至全球的知名度极高,这个上市公司的实际掌舵人,如今快要三十岁,也不见要结婚,所以今天才被李父软硬兼施拉到宴会场。

    现在冒着冷气的人,明显不满这次变相的相亲宴,但又有何办法,李父的手段挺多的,老奸巨猾的狐狸瞧准了李翰思的唯一弱点,愣是将人骗来,还让李翰思答应了条件。

    可惜,小狐狸明显不情愿被老狐狸骗,结果谁胜谁还很难说,李父也知道个中道理,早早就找了个理由遁了,还将会场交给大儿子打理,这下还不让李翰思更加郁闷。

    在商,交际也是不少,所幸会场很多人都是跟李家有合作关系的,寒暄也是必须的,李翰思发冷气的最后一个原因,怕就是自己弟弟跟许于凡的亲密了,李翰思很保守,在某些方面,例如同性之爱,很不赞同。

    李雨泽的性取向,作为大哥的自然知道,因为所有李雨泽的同性伴侣都只是玩玩,包括最近的那一个,但许于凡是李雨泽从小就交往到大,而且一直以来,两人关系好到不让人怀疑都不行。特别是李雨泽还曾经说过,他如果结婚的话,只跟许于凡。

    “你挨得太近了,你大哥的视线快把我秒杀了。”

    李雨泽耸肩,轻松说道:“他一直以为我们俩有奸情啊,都怪你长得太好看,跟我他相配了。”

    许于凡抽抽嘴角,这人的脸皮,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厚,不过,李雨泽还是有本钱说这样的话,许于凡便不再搭话,反正,他知道李家大哥最厌恶的就是同性恋,而他自己较喜欢同性,有时出去玩也喜欢去GayBar,所以,李家大哥的这种歧视,让许于凡尽量较少与之碰撞,当然,以后还会有业务来往的话,他们还是得碰面的。

    “我在想,也许得让大哥明白男人的好,才能让你我解脱。”

    许于凡一笑了之,李雨泽的说法不无道理,不过他没兴趣去做这样的事,浪费精力也不讨好。

    “嗯,我得帮大哥物色一个绝色,然后让大哥一陷进去拔不出来!”李雨泽自顾说着,同时还往会场里瞄,他在想,会场里也许会有合适的。

    可惜,看了一圈,还真的没有。

    “于凡,你好自为之了。”突然,李雨泽拍拍许于凡的肩,然后拿着酒杯离开。因为自家小妹也快将他秒杀了,今晚他霸占许于凡的时间太多了。不过,许于凡不喜欢他家小妹这也是不争的事实,现在许于凡自己不想说清楚,而自家小妹又那么沉迷人家,最重要的是,许于凡有分寸,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如果许于凡想玩玩而已,是不会选择他的小妹。

    李兴娜终于能跟许于凡独处,挑了些话题,许于凡与她算是有说有笑,看许于凡的酒杯已空,她赶紧将拿来的酒为许于凡倒上。

    许于凡在会场呆久了,突然有点怀念医院的宁静,还有想起那个病人,也因为他的走神,便没有看到李兴娜眼中的期待和少许的闪烁。

    “于凡,今天喝得太多了……就不要开车回去了。”李兴娜诱导地说着,身体往男人方向靠近。

    “等会叫司机来就好。”许于凡不留痕迹地避开了些,女人的香水有点刺鼻。

    李兴娜被堵住了,虽然还想再说什么,不过她看男人微红的俊脸,便不再说其它,今晚就看男人能不能把持住了。那酒里,她有加一些东西,因为他们两人都是医师,所以加的东西,肯定不会是太明显的,但是却能让人兴奋,现在她又摆明着让许于凡占便宜,等今晚一过,就不信捉不住这个男人。

    许于凡本来就喝得太多,一时也不能判断他的兴奋到底是酒还是药,而且按道理,李兴娜也不比这么做,他完全忽略了女人其实也跟男人一样,不择手段也不亚于男人,更何况李家出来的人,可不会弱。

    拉了拉领结,试图挥去躁动却无效,许于凡找了个借口便去洗手间。李兴娜本想跟去,她看男人的样子,有点像是爆发了,但是关键时刻,她竟然被自家大哥叫去作陪。李兴娜在李家唯一不敢忤逆的人,便是大哥,只有心有不甘地跟李翰思走。

    “于凡,你怎么回事?”李雨泽发觉许于凡有点不妥,便跟去洗手间。

    在被李雨泽拍到肩膀时,许于凡抽了口气,这时他才知道自己是中招了。

    “你……”李雨泽惊讶,他妹妹干的?没想到妹妹是这么强,霸王强上弓!

    “我先走,你帮我应付下。”许于凡解开领结,还跟李雨泽要司机。

    “我也不想留在这里,走,送你去个好地方。”李雨泽挑挑眉,宴会太过无聊,想到他喜欢的a市娱乐会所,便建议同行,当然,许于凡现在的情况,也是得到那边去解决,跟许于凡这么久的朋友,他当然知道这个另类的公子哥没有半个情人。

    许于凡不同意也得同意,找个人来慰藉怕是逃不掉了,就是这个外交官,怎么比他还清楚那些地方。

    于是,两人轻易地逃离了会场,然后驱车来到了a市的GayBar——暗夜蔷薇。

    许于凡有点惊讶李雨泽带他来暗夜蔷薇,这个地方他自己也常来,而且最近他跟暗夜蔷薇还是挺有缘的,像这里的老板,就是他的病人。

    以前来暗夜蔷薇只是偶然的机会,那时是第一次看到跳堕天使之舞的男子,从此他便经常光顾这里,那是他还不知道跳舞的男子是老板,时常打听那人也问不到,现在是终于知道个中原因了。

    “今晚是双人夜,可以自由带人出场的哦。”李雨泽眨了眨眼,表示许于凡不喜欢在会所里做的话,也可以带出去,今晚要带人出场很容易。

    许于凡也不点破,他是这里的常客,又怎么会不知道规矩,倒是李雨泽,以前并不会来这种地方,这几年倒真的改变了不少,也许眼前的人真的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也说不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