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100

    与自己有那么多次的“巧合”相遇,每一次都是那么让人咬牙切齿,怎么会忘记,特别是这次。

    大家都知道他是跟宗政名洁一起落水失踪,但有谁知道,他与宗政名洁落水顺流而下,就被这人带的一队人马救了,宗政名洁更是被掳,而后他不知道宗政名洁被带到哪里,但是他却是被这个人给囚禁起来了。

    以养伤为名,让他在前相国府住了那么久,皇宫里的人找了他那么久,可谁人知道他就在相国府?一开始,他也想过这是宗政墨宇默许的,只要他没出现,就救不了倾华,那么宗政墨宇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灭掉一个对手,但直到昨天,宗政墨宇找到了汤宇宸,跟汤宇宸谈了一席话,并让汤宇宸送人回皇宫,他才知道一切。

    汤宇宸想了一天,也才在这个雨夜送他进宫。

    因为之前他一直反抗和不从,在相国府也跟汤宇宸发生过不愉快,甚至还是……算了,现在宗政倾华也救了,汤宇宸的事就到此为止。

    单雪卿又开始往前走,正当他要越过汤宇宸时,被汤宇宸出手拦下。

    “你该知道我的用心。”汤宇宸眼神锁着胜似碧玉的剪水秋瞳,这双无波澜的眼睛里,他怎么也看不透,但连恨也看不到,这算是他的失败吧。

    就在汤宇宸失落也快失望之时,单雪卿嘴角微微勾起,说道:“没想到汤大才子会是这么没自信。”

    汤宇宸怔了怔,随后突然会意,他的心怦怦跳着。

    “你……你是说,会接受我吗?”

    单雪卿不留痕迹地退开,淡然一笑,“其实,你跟他有些像,但又不像,我不会拿你当替身,但可能还得有些时日……”单雪卿还没有说完,他已经被一个力量拉进男人的怀里,被另一个说爱他的人怀抱着,那种感觉并不是排斥,而且,他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热情和听到男人有力的心跳。

    在释怀之后,他也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温暖。

    “我可以等。”汤宇宸承诺。

    许久之后,单雪卿挣扎着,汤宇宸也抱得太久了,他不舒服,他之前淋雨后虽然有换衣服和吃药,但是现在头很晕,还有点想呕。

    “雪卿?你身体很烫……没事吧?”

    真是笨,连我生病了也看不出来!

    “雪卿!我带你找御医。”

    “等……等下,我不就是御医,我头晕,你抱我回去。”单雪卿索性将XX的身体交给汤宇宸,这得了美人同意的人,反倒是愣了很久才反映过来,当然,这时是治病要紧,汤宇宸倒也没真想到哪里去。

    只是,这夜两人的暧昧也不知道是谁看了去,从此之后便谣传起单御医和汤才子的流言蜚语。

    另一边,臻黎好像开始过着有点混沌的日子,因为在宗政倾华清醒之后,他整日面对的就是两个长相一样的双生子轮流夹击,有时模糊之间,他会被突然抱他的人吓一跳,然后还得过一会才看得出是谁。要不是他为自己的小菊花着想,还有宗政墨宇宗政倾华的高压,有几次,臻黎差点问宗政墨宇干嘛一直都留在皇宫不走,还有几次,他也差点问宗政倾华为什么有时总是那么有空,可以不用理朝政。

    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痊愈的宗政倾华变得内敛,而宗政墨宇变得开朗,两人越来越让人混淆,当然,这对双胞胎再怎么变,永远有些性格和小动作之类的,不会变。

    在过了一个月这样的日子后,臻黎自己反而觉得不自在,那两人来见他的规律他也摸清楚了,他们是三天一个轮流,两人不会同时出现。

    其实除了那一次雨夜有点混乱地抱一起外,他们都没有三个人一起。有时臻黎想起那个雨夜的乱情,他会自责,觉得好像对不起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就算宗政倾华和宗政墨宇想,臻黎也不会同意。另外,这种不自在和自责,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在臻黎心里也开始翻了倍。

    “黎最近有些古怪。”宗政墨宇手中握着一个黑子,说话的同时,找到了棋盘上的一个点,落子有声。

    “黎不能接受这样的错乱关系吧。”宗政倾华也随着落下一个白子,再说:“我还以为他会先纠结父子关系,到没想到是纠结这一层。不过黎能接受儿子的爱情,其他的,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也许吧,希望他不要纠结太久。”

    “要不然,我们带他出去散散心。”托着下巴宗政倾华说着,谁能猜到现在的宗政倾华并不是在想快要输掉的棋局该如何解决,而是在想带着爱人去哪里玩好。

    “这个主意不错。夏国残军已除,楼兰不久便会传来好消息,我们也可以借此机会休息休息。”

    “现在派个合适的人选接手夏国的事,之后便无忧了。你有理想的人选?”宗政倾华问。

    “皇叔继续留在那里,挺不错的,你不也是这么打算的?”宗政墨宇终于落下最后一颗黑子,定下了胜局。

    “我怕左琏夜整天来烦我,他已经成怨夫了。”

    “那左太师去观察不就行了,顺便让他监督皇叔有没有偷懒。”宗政墨宇眼中闪过笑意和算计,最近臻黎一直都在问宗政覃什么时候还朝,宗政覃也不知道对臻黎的感情还有多少,所以,最好的让宗政覃先呆在夏国。

    “也只有这样了。”

    这里商量着的两人,并不知道,再过不久,他们也跟左琏夜一样,成了怨夫,因为臻黎突然偷跑出宫了。

    臻黎是留书出走的,信中大约言,他想出去走走散心,他总觉得以这样与两位爱人一起混乱下去是不行的,但他真的选不出到底爱谁,或者爱谁多一点,选不了那就只好先让自己冷静,等他想通了自然就回来了。

    两人想吧,有人会暗中跟着臻黎的,他们在臻黎身边也安排了一些暗线,但是过后他们各自的下属都来报,那些人都没有跟到臻黎,暗卫都被臻黎使计调虎离山给骗了。

    要不要追?臻黎说过,谁也不能去追,他就是单纯想一个人走走。

    追,臻黎也许会有过激反应,但不追,他们哪里放心。最终,当然是暗中搜查了,怎么能放着臻黎在外面,万一就……呸呸……什么万一,臻黎的人生里,除了他们两人就再也不许多一人!除非那是臻黎身上再掉下一块肉!

    这一次臻黎走得也是很有计划,这两人派出去的人马,迟迟没有臻黎的消息。

    ————分隔线————

    又是一年的寒冬,臻黎再一次踏进水上城,他来时,刚好下小雪,但与之前来时的相比,这次的雪景没有上次的那么华丽。

    一进长州,要去水上城有陆路和水路,当时臻黎也并不是想真的去水上城,水上城里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情,只是有些人或事,他依稀有些印象,在他漫无目的的路途里,他突然就想来水上城,想到就做。

    臻黎租了船,船家听他说要去水上城,见臻黎并不是那种贪图富贵之人,至始至终也好说话,便告诫说是水上城可不是谁都能进,要是以前,像臻黎如此的风华正茂的男子倒可以凭姿色进去,但现在的城主已经不再随便到处沾花惹草了。

    臻黎听了之后,有些惊讶,道:“船家多虑了,我并不是去投靠城主,只是想去见见老友罢了。”

    臻黎所说老友,有紫音、金夕,甚至还有宫梓兮。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终章

    臻黎感谢船家后跳上宫家专用的码头,一眼望去,水上城的美,依然让人心动,接连水天的城堡,十分宏伟气派,绝妙的环城水域,清澈见底,映着天空景色,也侧影着壮观的建筑。

    “是谁这么大胆子?不知道这是宫家的禁区?”很快便有人要来赶臻黎离开,这个码头离宫家水域禁区还远,所以臻黎才选择在这里上岸,没想到现在禁区已扩大了一些。

    对方与臻黎打照面时,见臻黎的仪表和气度不凡,暗暗赞叹,同时也警惕,而且他们更多是认为,眼前身姿曼妙的人,应该是那种想以姿色进城的。

    “兄弟还是走吧,城主不会要你的。”那两人倒还好心地提醒。

    臻黎怔了怔,一直以来都有人以色来讨好宫梓兮,不怪他们会往那方面想。

    “两位兄台,在下是来找人的。还有,在下要找的是金夕令主。”

    臻黎的客气和意外的回答让两人面面观,金令主是城主面前的红人,如果是令主相识的,那不能怠慢。他们之中身材较高些、长得老成的男子问臻黎,道:“你可有什么信物?”

    臻黎与金夕交手有好几次,倒并不是真的知己,而是他觉得金夕是可以与之相交的朋友,真要信物他就没有了,但他却有紫音的。

    就在臻黎犹豫着是否拿紫音的信物时,通往水上城的浮桥,走来一队浩浩荡荡的队伍。

    那两个本盘查臻黎的人,不再问了,让臻黎回避,他们赶紧站于路边迎接。

    队伍近了,那是宫梓兮的车,车外一威风凛凛的冷面人物,不就是金夕?

    得来全不废功夫,既然宫梓兮也在,那更好。臻黎运气飞到浮桥上,他的身姿轻盈,翩然的衣袖如蝶一般,落在浮桥的铁柱之上。

    那队伍里的侍卫全部警备,但却被金夕喝住。

    一开始金夕也察觉到异常,不过,等臻黎现身,金夕已经知晓这个带着纱帽的人是谁。他转身禀告宫梓兮,说道:“主子,有故人来访。”

    帘子轻动了一下,然后便听到宫梓兮的声音,“既然如此,回城吧,我也很久没见毒人了。”

    众人愣了,他们的城主与这位突然出现的少年到底是什么关系?从风吹起的纱帽下,可以看到这人如刻的唇线和优美的下巴,少年肯定是生得绝色,也应该比那个残了的紫音公子强很多倍。他们不好猜,为了紫音公子,城主的改变大家有目共睹,还有,现在这个少年的身份也不该他们猜。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又回去了。臻黎轻而易奉地被迎进了水上城,宫耀也在水上城,臻黎本以为宫耀也许又去找哪个音乐家逍遥,没想到却被告知,宫耀数月前拿得一份奇特曲谱,回到城里研究了很久,废寝忘食不说,还很少走出琴室。

    “既然虞公子来我水上城,那么有空可相帮劝劝宫耀。”

    臻黎见宫梓兮如今的变化,有点难以致信,他先是答应了宫梓兮的请求。现在的宫梓兮并不是不知道他的秘密,没有要揭晓的话,那么他就当不知。

    “紫音很喜欢你,他最中意的跳舞曲子,也是由你演奏,虞公子可以多住些日子,陪陪紫音。”

    这是宫梓兮的第二个请求。

    这对臻黎来说不难,他应下了。不久,臻黎见着紫音,那时他才明白宫梓兮也是个多情之人,以前没有寻找到陪伴一生的他,才游戏人间,待明白自己今生所爱之后,他便专情待一人。臻黎有些同情紫音的遭遇,紫音不但脸被烧伤了,有一些感官都废了,甚至站都不能站。

    “如果鬼医和弘虚子愿意医他,紫音应该不至于如此。”

    这是宫梓兮对臻黎说的第三个请求,虽然那时宫梓兮一点请求的语句都没说。

    其实,以宫梓兮的能耐,他又怎么会不知道祁连山上的事情,他拿到了宫家之宝,并不代表他没有再追查一些事情,现在,齐夏一统,他也是齐帝的人,他不入朝为官,他的很多势力化整为零,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找到能治紫音的高人。臻黎送上门来,对于宫梓兮来说,那是求之不得,这个像是少年的人,可有着不一般的身份,当然,臻黎背后的故事,他不想知道,只要臻黎帮了他,他亦会回馈臻黎。

    “如果我说你要的一切,需要水上城来换,你可愿意?”臻黎问。

    宫梓兮笑了笑,捋着紫音的发,爱恋地注视着爱人,然后再对臻黎坦言,“你不过是要我对宗政家忠诚,我可以签下你要的卖身契约。”

    臻黎怔了一会,他完全没想到宫梓兮还会开玩笑,不过,既然宫梓兮有这么大的诚意,他就收了,反正宫梓兮的几个要求,他都能完成。

    “如果我还要你认我为主,怎么说?”

    “承索齐文帝看得起宫某。”

    不愧是奸商,连认个主子还抬高了身份。就这样,臻黎成了水上城城主的主子,宫梓兮当时还有一个补充,就是他只效忠齐文帝。言外之意就是,他与宗政倾华是盟友,但与臻黎之间,才是真正的主仆。

    “我不需要仆人,我需要的是朋友,你和紫音都是我的朋友。宫城主不必担心我之前提出的条件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