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92

    :“黎主子,那是楼兰的礼节……那个……”小美解释得有点心虚,她明明记得,楼兰的礼节有拥抱不假,但不必亲脸吧。

    “宇哥哥,那人是你的兄弟?”

    臻黎还没走过去,倒被人家先发现了,那个撇开宗政墨宇,直接奔到臻黎面前,上下打量,“好俊俏的小哥哥,给我做王妃吧。”

    臻黎眨眨眼,反应不过来,眼前娃娃脸的美少年,足高他一个头,棕色的卷发很长很飘逸,翡翠绿的眼睛圆圆亮亮,里头波光槢槢,特别是额上的黄色饰物,在阳光下折射着光线,映亮他的肌肤,那是通透和玉润,完美无暇,他那长长的浓密睫毛眨巴眨巴,整个人就是洋娃娃的翻版,这么皎洁纯美的少年,说的话总让人不忍拒绝。

    宗政墨宇一听,黑着脸,一手就将美少年拎起来。

    “宇哥哥,我还是喜欢你的,你做大王妃,他是小的。”

    这下,现场的众人,但凡听到的,都憋得再也忍不下去了,还好,宗政墨宇好心地示意他们下去,否则他们不是被憋死,也得被宗政墨宇眼神秒杀吧。

    臻黎摸不着头脑,再看美少年挣扎着抱住宗政墨宇的手臂,不知怎么的,他不生气了,反而是忍俊不禁,扑哧地笑了。

    天底下也就这个少年敢这么说吧,再想想,宗政墨宇做大王妃……不行,他笑得肚子好疼。

    “宇哥哥,他不是傻了吧,做我的王妃何必乐成这样子?我都跟你提亲了,也不见你这么高兴过……”

    “主子,小美……先告退。”本来就喜怒哀乐总能表现有脸上的小美,真的忍受不了了,美少年还不是一般迟钝,她再呆在现场,准会失礼。

    “下去吧。”臻黎捂着肚子,好心让小美离开。

    “墨宇,你过来。”臻黎向宗政墨宇招招手。等某人走近了,他埋怨道:“你太高了,低下头。”

    宗政墨宇看到了臻黎眼里的促狭,虽不知道臻黎要干什么,还是低下了头。

    “你们……”

    臻称出奇不意,搂着宗政墨宇的脖子,便献了一个热辣辣的湿吻,他的眼角瞄到了那震惊地指着他们说不出话的少年,再继续缠绵。

    “不好意思,他是我男人。”臻黎歉意地说明,再见美少年愤慨的模样,他总觉得这个可爱少年真的是太逗了,就算是再无理,也总能让人怜爱他,但他的王妃,可不能是墨宇。

    他是楼兰的第几王子?楼兰的皇帝是女性,听说共生了十多个儿女,而且楼兰传统是最小的皇子继承皇位,他们的大皇子都有四十岁了,想必小皇子也该是这般大的年纪。

    “哼,原来就是你让宇哥哥不答应的。宇哥哥,以后我会继承皇位,到时你想执政也行,而且,我可以拿夏国为聘。”

    好大口气,看来真的是那个可以即位的小皇子了。

    这个条件,挺诱人的嘛。

    臻黎眼神询问某人,同时也心语道:你想嫁也可以。

    宗政墨宇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环着臻黎的腰,“我是你男人啊,怎么可能嫁。”那个嫁字,宗政墨宇说得有点咬牙切齿。

    “有皇位和夏国为聘。”臻黎提醒。

    “那我再考虑考虑。”宗政墨宇假装思考。

    “你敢……唔——”

    “喂,你们别当我不存在!”某位小皇子眼红得直叫,但他也觉得这两人配在一起,挺那个赏心悦目的。“你们不当我王妃,总得让我带走一个体面的。”

    “体面的?”臻黎被放开之后,心思这小王子是不是还没情窦初开啊,他眼神问宗政墨宇,宗政墨宇点头肯定了臻黎的猜想。

    “如果伊翎满意谁,还是直接说,当然,可是除了站在这里的。”宗政墨宇直接许诺。

    臻黎拉了拉宗政墨宇,宗政墨宇会意,接着补充,“王子选中的人,如果愿意跟您一起走的话,我黑飒堡不仅放人,还会送上一份丰厚的贺礼。”

    前一句,伊翎还算满意,后一句,他不满意,他在黑飒里挑过的人,没一个愿意跟他走的。但是,人家堡主都退了一步,他总不能小家子气,而且现在这眼前的两人恩恩爱爱的,肯定是来刺激自己的。

    “那我要你们的二堂主。”

    二堂主是谁?臻黎也不知道,他来这里这么长时间,长老和堂主都没见全,他们因为有某些原因,不会呆在总部,偶尔回来,总是秘密会见堡主之后便离开了。

    “其实二堂主你也见过。”宗政墨宇解惑,“就是杨子岚。”

    从前的禁军统领哦,而且学是鬼医的徒弟,伊翎这个小身板,怎么总是挑那个强势的男人,难道伊翎就是小零?以前给他取名的女皇,估计不会知道,她的小儿子会是受吧。臻黎有些坏心,杨子岚好像不喜欢男人,小王子肯定又得伤心了。

    “如果他不答应,以后我还向你提亲。”

    臻黎再看嘟着嘴的小王子,他错了,这小王子根本就是喜欢杨子岚,然后一直逼着杨子岚的上级,害他以为这个小王子想跟他抢墨宇。

    啊,害他就这么当众吃醋,还当众跟宗政墨宇热吻了!

    “你早知道他要杨子岚吧!”

    宗政墨宇眼神别向它处,轻咳几声,其实那个小王子一开始确实老缠着他,然后被杨子岚收拾了几次之后,便转移了目标。

    “你们又眉来眼去!快叫杨子岚出来!”

    哪里眉来眼去了?臻黎哼了哼,转向离开了,他还没吃饭呢,肚子饿了,这个麻烦还是让宗政墨宇自己处理去!

    第一百六十章 失踪的人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请神容易送神难”,小王子就这么赖在黑飒不走了,因为杨子岚当时并不在黑飒,而且又是在执行秘密任务,估计就只有身为堡主的宗政墨宇知道杨子岚的情况。

    这神没送走,接下来的日子臻黎的两人世界就有了个超大电灯泡,臻黎对可爱的事物无免疫力,结果可想而知,‘受伤’的总是宗政墨宇,而且发展到后来,臻黎能留给宗政墨宇的时间,很少很少,就连晚上,某王子也以各种理由,要求跟臻黎同屋。

    也许也刚好宗政墨宇忙着,想是有个人陪着臻黎也不会让臻黎太寂寞,而且有了小王子,臻黎的笑声总是那么爽朗,所以,宗政墨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夜黑风高……呃,夜色迷人,咳咳……,总之,在一个黑夜,宗政墨宇让人骗走了小王子,然后将臻黎绑到自己的房间去。

    该做什么事?大家清楚滴,此处就省和谐的爱爱。

    “墨宇,你什么时候去楼兰的?”两人相贴相拥着,臻黎突然问道。

    臻黎是有继承宗政郦的记忆,但有时记忆这东西,并不是所有事都记着,他并不知道何时宗政墨宇去过那个国家,而且在这个世界的很多人的印象里,楼兰是个蛮夷之地,他们鄙夷也不愿意去,但宗政墨宇是皇族,又怎么会去?

    “那一年我才十五岁,父皇很残忍地让我去闯沙漠啊。”

    臻黎一听,愣了,原来是宗政郦的考验啊,十五岁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在干嘛,宗政墨宇却得做很多事情,而且都是些性命相关的。

    “我也想去楼兰。”如果蜜月去那里玩,也不错。

    “现在去可不好,如果哪天楼兰跟我们建交的话,你才可以去。”宗政墨宇永远也忘不了沙漠的残酷环境,那里的黄沙随时可以侵吞生命,如果不是没有建交,没有开辟一条通往两国贸易交际之路,去那边很危险。

    望着宗政墨宇的远望的眼神,臻黎看到了这个皇子的远见,如果宗政墨宇当皇帝的话,也应该是明君的,现在墨飒也有跟楼兰交易,其实也是在打开两国的通路。齐夏两国的战争会很快来的,也不知道那条路会有什么时候开通……

    “嗯……,墨宇,到时我们一起去。还有,你……”臻黎有点别扭,墨宇总没说结婚的事,他其实是想说到时蜜月时去,但说法是开不了口啊。

    突然,宗政墨宇将被子拉高,将臻黎包了个严实。

    外面接着传来一声——“哎呦”,再接着是“放开我!粗鲁的人……放开……”

    因为周围的所有保护都被撤走了,所以伊翎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跑来。

    “伊翎的武功,是你教的吧。”

    “嗯,当初我刚穿过沙漠,可是身无分文,不谋个行当可无法在楼兰活下去。”那时宗政墨宇做了王子的武术教导,得了王子的庇护,也才能在那个国家安危轻松。

    “那他就是我的徒孙了。”

    “应该算是。”

    “你说我的大儿子有没有结婚生子?”臻黎突然想起他还有另外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在宫斗中丧命,但其实是老大偷偷逃到了楼兰,宗政郦有大儿子的情报,但没有再追查下去。

    宗政墨宇也是知道的,但是,臻黎干嘛一提到孙字辈的,就那么兴奋。

    “哎,这辈子估计我是无法离天伦了,要么,只能将希望寄托到小五身上了。”臻黎挣扎着起身,外面已经没有动静了,现在包着被子,很热的说。

    宗政墨宇看着转身的背影,臻黎有点在回避另一个人。这么久了,宗政倾华的后宫也没有半点子嗣的消息,现在这个时候,又该是选妃的时间了,自己是不是该庆幸臻黎的选择?否则独守皇宫寂寞的,应该是自己吧。

    ————分隔线————

    “当家,人已经捉到了。”金夕等候着自家主子的发话,许多之后,也不见宫梓兮开口,沉默的宫梓兮,那从寒冽的阴扈,金夕是从来没有看到过。

    “加倍偿还。你再跟齐国表明,如果他们将誉王生擒交与我,还能合作愉快,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账。”

    金夕领命,誉王并不是好欺的角色,主子的这一招借刀杀人,不仅警告了齐国也泄了恨,这一次,主子可是为了一个男宠这么做。

    思雪,不该伤了紫音啊。

    温暖的室内,光线充足,可以听到外面的鸟儿叫声,也能闻到清新花香,宫家的装潢到哪里都是奢华,唯独这里高雅别致,庭院中是绿竹和海棠,那些浅紫色的花儿,随风摆动,仿佛舞动的人儿,摇曳优美,那些竹香,跟这里的主人一样,安静、高风节气。

    宫梓兮走到坐着的人身边,那人却浑然不知,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听觉和视觉,连站立也无法,这辈子,他只能永远坐在轮椅上。

    “紫音。”宫梓兮将人搂进怀里,这时紫音才知道,原来有人来了,闻着味道,他便知道是谁。

    但是紫音一直没有再开口,自从发生那些事情后,有时,他的安静都让宫梓兮以为这个人连说话的能力也被剥夺了。

    “你再不说话,我会用尽办法杀了誉王。”

    紫音颤了颤,宫梓兮在他手中写字,还将杀气传给了他。

    “你……何必……”紫音的声音沙哑,现在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艰难,一场大火,他被毁去的东西,很多,而且他身中巨毒之后,如果不是宫梓兮救治,也许他该是见阎王了。

    “夏国尽早是齐国的囊中物,誉王将是败者为寇,齐国人不会放过他。”

    紫音拽紧宫梓兮的手,摇头。

    “你想求我什么?”

    “求——你……放过他……”

    紫音的下巴被抬高,随之而来的是灼热的吻,带着妒忌,吻得有些生疼,他那没有焦距的眼眸里,有些雾气。

    “其实……”紫音没办法说完,如果他的说话能力还正常的话,也没办法说,他被宫梓兮抱了起来,被带进了内室。

    紫音想说,宫梓兮可以选其他健康的人,他有喜欢的人,但是,好像已经跟宫梓兮说过了,那时宫梓兮没有赶他走,反而是囚了起来,而囚着他的秘室起了火,才发生了之后的悲剧。他可以感受到宫梓兮的悔意和自责,不知为什么,也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男人他没再忽略,在失去了很多之后,他想了很多,他爱的人另有所爱,而这个男人爱他,那么,在他还能偿还的情况下,他可以试着接受男人,只要男人不嫌弃他。

    靠近的宫梓兮,发现了紫音今日的不同,紫音没有反抗了,而且在他解开紫音衣服的时候,紫音脸上的红霞,好漂亮,紫音的双手摸索着,探到了他的脸,描摹着他的五官。

    “当家长得……很好看。”紫音的声音里,带着可惜,以前,他很少认真观察,他总觉得宫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