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86

    他回到原来的苍天大树上,看着那些想上山的众人,拧眉思考。

    巫汶悠刚刚有那样的动作,不过是因为他救了巫琳琅,而作为与宫家有联系的邪教之主,他肯定有自己的计划,现在,无论是正在邪的哪个方面,巫汶悠肯定会上山,这个人再加上龙千秋的之辈的力量,无论抵挡。

    思宗政墨宇再三,臻黎决定回去跟宗政墨宇商量,同时,弘虚子和羽玲珑还得再过几天才出关,要等他们出关估计也来不及帮忙。想到这里,臻黎立即撤退。

    咦?那不是墨宇?

    路上,臻黎见到前方闪动的玄衣之人,他的身边还跟着标志性的宠物——小鸠,只是还没等臻黎开口喊人,宗政墨宇就到了迷雾森林的入口,又过了一会,身后出现一个黑衣人,那人跟宗政墨宇报告了什么之后,便离开了。

    臻黎眼看宗政墨宇要往回走,他赶紧藏起来,等宗政墨宇离开之后,他才现身。终于,臻黎的疑问有了答案,宗政墨宇一直都与外界有联系,刚刚来找宗政墨宇的黑衣人与之前在廊坊城出现的黑衣人,是同类。

    之前的很多时候,臻黎都不想问宗政墨宇的隐私,但刚刚,那黑衣人与宗政墨宇的谈话,他听到了一些,内容让他大吃一惊,同时也有些失望和失落。

    原来让武林人士和寻宝者上山的,宗政倾华和宗政墨宇这两兄弟,都有份,他们不能算是直接的策划者,但那些人都是在他们的诱导下,踏进了陷阱。

    以他们的能力,天下人被他们玩于五指之间又有何难?宗政墨宇明知道自己在守护山上的宁静,宗政倾华也应该知道自己在山上......

    他们到底想怎么样!

    事到如今,臻黎也不能找宗政墨宇商量了。

    站在雪地上的臻黎,陷入深思,并不知道有人正在接近他。

    等臻黎回过神来,他只觉自己的腰间一紧,便被人抱离了原地。原来是宗政墨宇回来了!臻黎双手抵在宗政墨宇的胸前,他并不知道,有一个人死死地盯着他。

    “盟主不觉得不请自,来有失礼节?”

    臻黎身体一颤,胆怯的没回头。

    “放开他!”宗政倾华忍无可忍,宗政墨宇将臻黎视为所属物,三番两次当着他的面搂抱着臻黎,他的冷静再就没了。

    对方的煞气直冒,这让宗政墨宇冷峻的眸子深沉了几分,武林盟主用这样的口吻,还有臻黎的种种反常......难道臻黎还跟这个男人有牵扯?

    臻黎心里藏着宗政倾华已经够让他嫉妒吃味,现在又多了一个男人!

    “盟主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宗政墨宇的挑衅,还有毫无收敛的杀气,直逼向宗政倾华,宗政倾华被问到了,他如今的身份能大声宣布臻黎是他的所属吗?承认,又有何不可?

    “如果说,我跟臻黎早就拜堂,阁下认为我还有没有资格?”

    宗政倾华指名道姓,话中有话,这让宗政墨宇更加确定他所想的事实,不过,任凭对方的一句话,又能说明什么?所以宗政墨宇直接问臻黎。

    低垂着眼帘的臻黎,他想开口,这是喉咙仿佛被卡着异物,难受,他挣扎了一会,才说:“我不认识那人。”

    宗政倾华拧紧了眉峰,握紧了拳,真理道现在还说这般无情的话?不!臻黎是骗他的。就算是宗政倾华心里否认了臻黎所说,但他的身形在当时也有些不稳。

    只见宗政倾华移步,内力全集中在掌上。

    那是宗政墨宇看透了宗政倾华的想法,他将臻黎搂紧了,并转身避开宗政倾华的抢夺,两人你挣我躲之间,宗政倾华处于下风。

    突然一个回旋倒勾,宗政墨宇看准了宗政倾华的弱点,直逼对方脑门。

    “不要——”

    宗政墨宇打出的掌,因为臻黎的阻止,偏离了一点,那点偏差刚好可以让宗政倾华躲开要害,不过,最终还是击中了宗政倾华的右胸口,那一阵强大的力量,将宗政倾华撞飞出去。

    “噗——”受不了巨大的内力冲击,宗政倾华气息大乱,胸闷如针锥,接着吼口腥甜,吐出一大口血。

    臻黎咬牙不让自己慌乱,而更糟糕的是,他发现宗政墨宇开始不太对劲了,宗政墨宇的体温开始攀升,等臻黎抬头,他惊讶的发现,宗政墨宇变得血色的眼眸,正死死地盯着前方。

    “不——”臻黎死死地抱紧宗政墨宇,不让人动半分。

    “不要,墨宇,他跟我们没关系,我们会山上去。墨宇——”

    宗政墨宇像是没有听到真理的话,硬是拖着臻黎前进。

    “墨宇,不要这样......"

    那是,宗政墨宇听到臻黎的哀求,所以眼眸中的血色更加浓郁,他知道臻黎在保护令一个男人,所以更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他被怒火掩去了理智,再被臻黎困着手脚时,他失了分寸。

    “啊——”宗政墨宇把臻黎推开,真理失去了重心,倒在雪地上。

    “黎!”

    宗政墨宇眼眸紧眯,掐住了宗政倾华的胳膊,宗政倾华本可以逃开,却想扑到臻黎的身边,一股相反力的作用,撕裂了肌肉也断了手骨,空荡的四周,只听到骨头吱嘎作响的扭断生,还有宗政倾华的闷哼,清晰而刺耳。

    宗政倾华疼得咬紧了牙关,那种疼还在不断扩大,而紧接着,他还接了一掌近距离的攻击。

    “倾华——”

    真理双眼模糊,他装不下去了。

    “墨宇,不要,他是你弟弟啊。”

    宗政墨宇那双充血的眸子,在臻黎叫“倾华”的时候,闪过难掩的疼痛,只看到宗政倾华受伤的人,哪里知道宗政墨宇当时脸色的苍白。

    第一百五十一章 被压垮的床

    “黎,你的脆弱总是因为宗政倾华,我的脆弱总是因为你。”

    “现在你哭泣地哀求,可有看到我滴血的心?”

    “墨宇,不要……”

    “从来没见你这么伤心,你的泪水比什么都锋利、滚烫,刺伤也烫伤了我。”

    “他会死的!”

    “现在燃烧在体内的并不止是妖色,真想连你也一起毁了,我的弱点也就没有了。”

    宗政墨宇终于是停下了伤害对方的举动,他苦笑无言,瞪着慢慢爬起来的宗政倾华,现在杀了宗政倾华,什么都是他的了。

    但就会永远失去臻黎。

    所以他抑制着自己,不能让宗政倾华得逞,都怪他自己的莽撞,现在宗政倾华的试探成功了,也得到了臻黎的承认。

    宗政倾华不要命了?还是下了大赌注?后者吧。

    宗政墨宇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看着臻黎爬到他的孪生兄弟身边,心疼地检查那些伤口,他便是心情复杂。

    “嘶———”本想擦去臻黎脸上泪痕的人,一伸手就扯到了伤口,痛得宗政倾华龇牙咧嘴。

    “怎么样?别乱动啊。”臻黎止了血,从他自己的外衣撕了布条,将宗政倾华受伤的手绑住也固定住,他再探了宗政倾华的脉,是受了严重的内伤了,另外,脸上还有伤痕。

    “死不了。”

    听宗政倾华这么说,臻黎的眼圈又开始红了。

    “墨宇,我带他上山去。”握着宗政倾华的手,臻黎转身看向还是雕塑般站着的人,说道。

    宗政墨宇愣了愣,臻黎有点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而宗政倾华讶异地看着臻黎与宗政墨宇之间的互动,在他没在臻黎身边的时候,臻黎也依赖着宗政墨宇。

    宗政墨宇沉默着,臻黎就当他是同意了,于是动手扶宗政倾华起身,宗政倾华全身的力量交给臻黎,臻黎的身高身形都小于宗政倾华,搬起人来,有点奇怪和困难。

    突然,宗政墨宇拦下了臻黎。

    臻黎眼神乞求着。

    “我扶他。”简短的几个字,沉重又咬牙切齿。

    宗政墨宇竟然做出如此的退让,这着实让臻黎也让宗政倾华意外。

    臻黎还真的将人交给宗政墨宇,宗政倾华撇嘴不满,宗政墨宇更不满,两人眼神交流的那一刻,一个是说,苦肉计不是那么好玩的,另一个是说,没让你这么大肚。

    如果这时臻黎转身看着两人的话,肯定可以看到这两人兄弟一直“眉来眼去”的战况。

    ——————分割线——————

    “倾华,别乱动,你是骨头断裂,得固定很久……”回到修齐殿,臻黎将自己的床让给了宗政倾华,还悉心照料起来,有时臻黎要给宗政倾华上药,宗政倾华总能趁机吃点豆腐,这时臻黎会按住那毛躁的手,不让宗政倾华乱动。

    “我是右手断了,左手可没事。”

    左手不是没事,那时手筋可差点被宗政墨宇挑出来,当时宗政倾华染满血污的双手,让臻黎惊魂了很久,后来上山之后清洗干净,才发现左手受伤不大,不像右手,骨折又骨裂。

    “不能乱动就是不能乱动!”

    见臻黎要拿着东西起身,宗政倾华眼疾手快地用左手将人拉近,那时臻黎怕再一次弄伤宗政倾华,他自己也不敢乱动。

    “我就是想动,黎,我想你了。”宗政倾华在臻黎耳边低声蛊惑,吐出的气绕着臻黎的耳廓,弄得臻黎的耳朵都红了,脸上也浮有红晕。

    “不行!”臻黎才说完,他的下巴便被某位不安分的色狼抬起,深深地咬住,宗政倾华好不容易才逮到这次的独处机会,不干点事还真的对不起这样的机会了。

    突如其来的吻,让臻黎吃了一惊,但随后他手指甘之如饴,还回吻了对方……

    很快,魅惑迷人的脸色便浮在臻黎的脸上,只有迷离情动的时候,臻黎才有如此的表情,就在宗政倾华的手蹭进了臻黎的里衣,一个煞风景的人站在门口盯着他们。

    臻黎反应过来,扯离粘着他的人,然后慌张地准备离开,就在臻黎路过宗政墨宇身边时,他的手一紧,眼前一晃,便被宗政墨宇拉过去,宗政墨宇盯着臻黎唇上的红润色泽,不由分说,按住臻黎的后脑勺,就压上那两片唇瓣。

    宗政墨宇是在示威和警告,他的吻可不比宗政倾华的涩情少。

    “唔唔……”臻黎双手低着宗政墨宇的胸前,推不开,宗政墨宇感觉到阻碍,将臻黎的双手握住,不让臻黎乱动,臻黎只有发着小兽的声音,不断地抗议。

    宗政墨宇在向宗政倾华挑衅,他可以看到某人想杀人的表情,但最后却没办法下得了床来,只有宗政墨宇知道,他在宗政倾华的刚刚的药里,可是下了一些软筋散,宗政倾华对臻黎最没有防备,药还是臻黎上的。结果可想而知,宗政倾华只有干看着,他受伤又没有力气,可怎么能阻止得了宗政墨宇想干活的内。

    不过,宗政墨宇也只有吃小嘴的福利而已,臻黎怎么可能让他做其他,有了之前灵峰的那一次弓虽.暴,那之后宗政墨宇一直都没碰过臻黎,他也不会再勉强臻黎。

    ——————分割线——————

    闭目养神的宗政倾华,正等着臻黎过来上药,突然一阵诡异的声响让他真开眼睛。

    那时,他睡着的床,有了一阵动静。

    见鬼了,现在又不是鬼压床或者他在干活,怎么会有动静?也没感觉到有任何其他人的气息在屋内。

    “倾华,怎么啦?”

    也许是自己错觉吧,宗政倾华这么想着,也没跟臻黎说起之前的事情。

    “黎,他应该不会过来,我们……”

    “墨宇是下山了,但他很快会回来。”臻黎想到宗政倾华的持久,没做就拒绝了。

    “黎———”宗政倾华哀怨地看重臻黎,心里的邪恶的虫子正计划着,如果臻黎接下来拒绝,他直接扑倒!

    果然,臻黎要拒绝,这次,宗政倾华直接将人拽进床里,反身将臻黎压在身下。

    “不要这样,你……那个……很久,我怕……”

    宗政倾华挑眉,臻黎的神情愉悦了他,而且臻黎是在赞扬他的男性能力,只见他邪气地咬去了臻黎的束缚,拆解包裹着他许久没曾碰到过的想念身躯的衣服。

    就在宗政倾华将臻黎的腰抬高……挑眉只听到吱嘎的声响,他们所用的床,突然直往下坠,那时宗政倾华抱紧了臻黎,没来得及逃出去,就连同大床一起掉到了地底。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