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78

    ,我只是随口说的,帮你分忧我很高兴。”

    “倾华……”臻黎已经养成了情绪波动就要抱宗政倾华的习惯,宗政倾华倒是挺受用的,他允许臻黎任性和倾诉,他还要宠爱臻黎一辈子。

    “好,就这么决定了,我每天晚上会出宫出看你的。”

    臻黎心底高兴,表面上没表现出来,某些执着也在贪恋时暂时遗忘,他陷入宗政倾华的爱情陷阱中。

    现在,宗政倾华采取了另一种留住臻黎的策略,目前效果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能持续多久?

    ————分隔线————

    “雪卿,药煮好了。”

    臻黎在章臧府住了下来,有空就帮着单雪卿练药,单雪卿不需要要他帮忙时,他就自个弹琴。

    “让它们冷却,接下来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好。”单雪卿跟这个叫黎的人住久了,疑问多了起来,对于药理的认识,少年很清楚,现在都可以帮他处理其他人无法完成的煮药,而且他总怀疑,臻黎跟少年是一个人,就是试探了几次,少年总是聪明地避重就轻,没一次能成功。

    现在的少年比以前的臻黎要开朗活泼,想想,宗政郦要是这种性格,那也让人一想起就恶寒。少年的思想和动作,也并不是来自宫廷,就是宗政倾华爱着这个人的心思跟以前的一样,每每让单雪卿才放下的心又提起来。

    “你们都在这里啊。”

    “倾华!”臻黎发窘,单雪卿都在这里,倾华就抱着他亲,而且倾华最近都是晚上才能来,现在大白天就出现。

    “雪卿,人我带走了,今天不回来。”

    臻黎根本没弄明白,就被夹着走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墓地之险

    外面冬雪正在融化,寒气更甚,臻黎坐在马车内,他是不太明白,在这样的天气里,倾华要带他去哪里赏风景?而且,还越走越往郊外。

    等马车停了下来,臻黎走出来,疑惑地看着周围,这里萧瑟得荒芜,雪覆盖着的山头,有些化开的地方还见到黑土,枯枝上也停着黑压压的鸟儿,这么冷的天,难为乌鸦还在守坟,也难为他们跑到坟场来了。

    “我们要见母妃。”

    臻黎被牵着的手,僵了一下,宗政倾华的母亲是他用的这个身体的老婆,这辈分、这关系,真是混乱。

    宗政倾华将人搂近了,虽然臻黎有了功力不再怕冷,但他总是希望能给臻黎温暖,握着臻黎的手,臻黎的纠结传给了他。让父皇来见母妃,到底应该用什么身份?任谁遇到这个问题,也会为难吧。对于宗政倾华来讲,他应该是妒忌宗政郦唯一一个皇后的女人,他印象里很模糊的母妃在他们出生之后不久就死了,听老一辈讲过,母妃很宠爱自己。

    “鹜石同母妃一起下葬。”宗政倾华终于解释了。

    而听了话之后的臻黎,心中一怔,他以为这些日子以来,宗政倾华一直在拖延着寻找。臻黎眼帘低垂,为自己的想法羞愧。

    “苗月溪最近请求将母妃的墓移回东临,然后他也回封地去。我怕夜长梦多,而且我得答应他的要求。”

    短短的几句话,臻黎听明白了,现在他们要在东临候行动之前,将鹜石拿走。

    收拾了一阵,宗政倾华带着一些必要东西,带着臻黎往山的更里头走。宗政倾华其实也有想过不那么积极找臻黎要的东西,但他最后还是改变了主意,与其拖延时间,不如让臻黎尽快完成要做的事情,然后好安心留在他身边。

    “这张图给你。”宗政倾华取出一张地图塞给臻黎,边走边讲解里面的线路。

    很快,两人便来到第一处的入口。

    要说苗月溪真的很重视苗素心,不假,连设计墓地都亲自上阵,而且还用了遁术,与燕夜桦的冰室机关有得一拼,当然,现在的墓地更为复杂,如果不是宗政倾华拿到了地形图和墓地的机关图,他们肯定很难进去,也怪不得苗月溪会放心让苗素心葬在一处普通的墓地群之中。

    当然,按妃子的安葬要求,所有皇室女眷都得在这里挑一个穴,地位高的,可以挑一个较大环境较好的,但无论是谁,在皇帝没死之前,都不能弄得豪华。

    苗素心的不算是豪华,却应该是“独具匠心”,那墓里头的“装潢”肯定是这里最豪华的,想想,连鹜石都给陪葬了,就可以说明一切了。

    好在臻黎知道遁甲之术,宗政倾华也知晓一些,他们进入墓穴还是容易的。

    宗政倾华至始至终都是拉着臻黎,还让臻黎躲在他身后,墓里的机关虽然在图纸上能显示,但是如果突然冒出难以招架的,他可不能让臻黎受伤。

    被握着手的臻黎,是很想自己走就好,毕竟以他现在的能力,是可以应付,但他也不想松开,有人关心保护的感觉真好,他心里现在都是甜蜜。

    正如他们所想,墓里的危险比想象中的多,不是有软体动物就是有毒气。

    越走近主墓室,臻黎越发觉奇怪,按道理一个妃子的墓修得再好,也还是妃子的墓地,干嘛要这么兴师动众?

    另外,宗政郦“死”了,那具替身也早就埋在了帝王墓那边,如果苗素心是皇后,其实是可以移墓到皇帝墓地的旁边的,只是不知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没有动工。

    终于到了主墓室,两人来到棺木边,在四周找不到他们要的东西后,也只有开棺。

    那时正等着开棺的臻黎,突然瞄到了棺木前的牌位,前面写得很正统,但是背后……如果不是他站着的位子,估计也看不到。

    宗政倾华也看到了,两人皆是吃惊。谁会想到,苗月竟然这么大胆,公然在皇后的牌位上,写上吾爱素心。

    臻黎不会认为苗月溪是说爱女的意思,虽然宗政郦记忆中的这些都是抹去的,但是有个隐隐的猜测,那就是苗月溪爱着苗素心,而被宗政郦娶走之后,苗月溪恨宗政郦没有真心对待苗素心,所以才拆散宗政郦和燕夜桦。

    十年间的错综复杂,随着宗政郦和燕夜桦的消失变得不可知,臻黎觉得逝者已成过往,也不必太过研究,所以,他与宗政倾华只是赶紧找鹜石。

    开了棺,里对躺着的人,鲜活安详,有了燕夜桦的经验,臻黎知晓如今苗素心的“睡颜”是鹜石的功劳。

    不过,这一次鹜石并不是用来含的,而是带着的。

    “母妃,借你的东西一用,我和黎都会感激你。”宗政倾华带上事先准备好的手套,然后摘下了苗素心的项链。

    取下项链之后,苗素心并没有立即变化,但迟早也会跟燕夜桦的情况一样。两人合力盖上棺木之后,这时墓室突然机关发生了变化,糟糕的是,原来的生门都变成了死门。

    主墓室被关死了,臻黎他们出不去。

    “难道母妃想要留我们下来?”宗政倾华那时握紧着的臻黎的手,调侃地笑着。

    臻黎被宗政倾华的阿Q精神给逗乐了,“我们要是真的留下来,也许你母妃会不高兴吧。”

    宗政倾华想了想,突然袭击臻黎的脸颊,坏笑地说:“黎说得对,母妃怎么会高兴留我们下来,看我们亲热多难受啊。”

    “……”精虫充脑的臭小子!“好啦,赶紧找出口。”

    这一次,任臻黎想遍了遁甲术内容,就是没能开启机关,而他们留在墓之室里,已经超过二个时辰了,室内是密封的,久了,空气就少了。

    臻黎和宗政倾华虽然武功好,但是没了空气也一样活不成。

    “如果真的出不去,索性在这里让母妃作证,我们拜堂吧。”宗政倾华很想娶臻黎,但是以臻黎的情况,他没底气臻黎会答应,所以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对臻黎提这个事情。

    臻黎愣了,在生死边缘,宗政倾华能提出这样的要求,很不容易,想想发生了这么多事,他们还能在一起,这是上天给予新生命之后的另一个恩赐。

    前世,他希望能嫁给秋町南,结果人家跑去娶了女人,现在他能答应倾华吗?倾华也是娶妃了。

    看到臻黎的犹豫,宗政倾华笑得有些不自在,但他能强求么?本来路还漫长,他想以后再实现愿望,现在突然有了变化,他很想立即让臻黎变成他的所属。

    “如果能出去,我嫁给你。”

    宗政倾华一听,立即丢了失望,活了过来。

    “其实,嫁是一种形式,我一直都当你是夫君,你也当我是娘子……”

    “不一样,我要给你一个宣誓和忠诚。”

    臻黎错愕,在听到这句跟誓言般的话语时,他差点就投降了,不过现在情况,还是给倾华出去的希望好点,人的求生本能会有鼓励时,变得更强。

    现在两人情况还好,但如果空气越来越少,生存下去的机会可能就得靠自己的毅力了。

    四个时辰过去了,他们还是没能找到出口,里面的空气变得稀少的同时,还出现了迷雾,臻黎自己一开始还能控制住,但越到后来越难以忍受,迷雾会让他看到前世的情景。

    “混蛋!走开……走开……”臻黎的眼前,出现了两个猥琐的男人,一胖一瘦,都拿着调教用的器具,胖男人举高了皮鞭,作势要打下。“不要……不要——”

    “黎!”

    宗政倾华也快要陷到迷境,但是臻黎情况比他糟,是臻黎的撕心裂肺叫声让他清醒过来。

    “黎,不要想!那些都是假象!”

    “不要……不要……”

    抱紧着臻黎,宗政倾华心里被什么堵着,臻黎以前受过什么虐待吗?从臻黎断断续续的话里能听出来,他被别人折磨。

    “别这样,黎,我一直在你身边。”

    第一百四十章 一个婚礼

    “为什么要跟她订婚……你明知道我爱你……没有你,我也活得很好……”

    “黎!清醒点!”宗政倾华按着臻黎的双肩,他知道臻黎变成这样全因为迷幻,臻黎流下的泪让他明白,受了心伤的人,将过往埋在心里,以前是情不到深处没有表现,现在一次性暴发了。

    没想到这种迷雾药效那么强,一时陷入迷幻,便会将生平记忆深刻的所有情景翻出来,沉于心魔之后,便会走火入魔,臻黎的功力越高,越容易被反嗜而筋脉爆裂。

    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宗政倾华只得点了臻黎的昏睡穴。

    现在抱着倒入他怀里的人,宗政倾华也有点疲惫,稀薄的空气和迷雾,任是再厉害的武林高手,如果没有尽快出去的话,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摩挲着臻黎的睡颜,宗政倾华要活着出去的信念只增无减,他不相信,这奇门遁术就没半点破绽,再说,他还是苗月溪嫡传徒弟。

    心静下来,再环视四周,一一排除之后,突然,苗素心棺木外的一道亮光,让宗政倾华疑惑。

    这个主墓室,除了他带来的夜明珠外,并无发光体,之前也并没有发现那处的异常,现在由于角度不同,那边反射夜明珠的光,显得突兀,在遁术中,那处本就是死门。

    死与生,有时只需调整一步即可。

    宗政倾华放下臻黎,走上前,观察着苗素心的牌位,他思索了一阵,觉得此处便是关键,当宗政倾华的手放在牌位上,他顿了顿,心想:如果操作错的话,他们两人会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不做,也只有死。心一横,宗政倾华将牌位按顺时针扭了个方向,将“吾爱素心”的内容显示出来。

    “轰隆——”

    有门。

    宗政倾华赶紧将臻黎打横抱,准备逃离。

    但是,这次开启的门,有两个,还不是他们进来时的那扇。左右怎么选?一旦选错又是一场生与死的结局。

    “黎,你应该相信我吧,现在我选择东西的方向,如果真的要我们死,只要能跟你死在一点起,也认了。”搂紧了臻黎,宗政倾华向东边走。

    东边是一条暗道,里面倒是干净,似乎是专门提供进出之用,这倒让宗政倾华心里有了底,他应该是选对了。

    走了半个时辰之久,终于到了路的尽头,现在在眼前的是一扇石门,宗政倾华发现,石门打开的方法,只需用普通的术法便能破解。

    真的让他走出来了!

    “黎,阎王不敢收我们啊,看来,你得嫁给我了。”宗政倾华搂着昏睡的人,心情愉快地亲了一口,然后开石门出去。

    走出石门,宗政倾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