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76

    想啊,明天下旨让誉王奉上宝玉,不久就可以送来,嗷吃青莲也是这几天的事情,不如等等。

    “行,晚上且放过你,不过青莲是不是得表现一下?”

    臻黎表面带羞,心里直捉狂,最后还是不得不在燕孜寐脸上亲吻了一下,可这怎么够,美人香一近身燕孜寐就想多吃点豆腐,要不是臻黎闪得快怕是得嘴对嘴了。

    这一晚燕孜寐还是留到很晚才离开,那时已经是子时之后了。

    臻黎命人打来洗漱用水,接待燕孜寐之后他不洗干净晚上肯定无法入睡。

    侍者送来热水,臻黎命人退下,包括紫音也让他早点休息去。

    总算是安静了。

    只有独自一人的时候臻黎才能放松,他轻拂热水试了试温度,刚好。于是解开衣衫准备下水,正解着衣带的臻黎突然发觉室内闯进来一股他人的气息。

    “谁!”

    推到魅帝 第一百三十六章 劫走青莲

    感觉异常的臻黎抽出一把小匕首,猛地转身,但在看清来人时他震惊的将手中的武器松开了。

    一身黑衣又带着半边皮质面具的人不就是......

    “倾华!”

    宗政倾华眼疾手快地接住要落地的匕首,同时一手搂起傻站着的人让臻黎贴近他。

    面具下的一双墨黑眼睛带着火花。

    难道是气他的不告而别?

    “倾华......”

    宗政倾华没说话,搂住臻黎的手紧了紧,解着近乎粗暴的扯去臻黎的衣物,臻黎还没来得及反应灼热的唇就覆上来,许久没有感受宗政倾华的爱,那种滋味让人难以抑制的欢愉,臻黎被挑起了情欲。这时宗政倾华的情绪他还是知道的,今天这般“粗鲁”,其中有他们久不见的激动,但也包含着其他的因素。

    倾华来了多久?

    臻黎突然领悟了为何今天宗政倾华的表现总带着怒气,在自己上身种下的爱痕也比以往更多更深,倾华的霸道和酸味轻易闻道、知晓,如今没说半句的人是在包容他吧。跟别人逢场作戏伤害了倾华那么就让倾华“惩罚”吧。

    “你叫了他夫君。”

    果然倾华很早就来了,那么倾华肯定是忍了很久了。“在我心里你才是夫君。”

    “不许你再叫别人夫君。”

    那时臻黎已经到了顶端,他回答的声音掩盖在浓重的喘息和爱吟声中。

    ......

    “黎,要是明天燕孜寐拿到了东西......”

    “拿到了他也不可能占我便宜啊。”臻黎懒懒的靠着宗政倾华,宗政倾华的担忧是多余的,要是明天真的能拿到就好了,誉王的东西怎么有可能那么容易拿到,再说今天让皇帝呀誉王的东西怕是紫音早就将情况送到誉王那里了,燕璮煌早就做好应对的话,有点不好办,而且燕璮煌还有可能要找自己的麻烦。

    “我帮你,你不要留在这里了。”

    “嗯,有武林盟主和百花教主帮忙,我求之不得。”

    臻黎是戏言,宗政倾华却是真正要帮忙。臻黎所言意有所指,臻黎知道一直以来百花教主都在暗中跟踪他。现在两人对彼此很多事情都心照不宣,臻黎想吧,以后有机会再听一听宗政倾华与百花教的渊源,以前的樱花佩玉他可是很喜欢,那对玉佩不见了,还好后来有一只玉簪作为定情信物。

    对了,还没送宗政倾华定情之物。臻黎想了想,他身上并没有一件可以相送的东西,最后只能作罢,他想日后再挑合适的再送。

    “倾华,你干什么?”臻黎被抱了起来,还被打包,看样子宗政倾华是要带他走了。“倾华,放我下来,我不能走。”

    “黎,你在这里并无牵挂,玉的事情就交给我。”

    “不行,你不要冒险。”

    臻黎的意思就是她不会走?宗政倾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停了下来。

    “而且,我怀疑燕夜桦没死。”臻黎自顾自的说话,完全没有注意身边人的表情。

    “你留下来是想见燕夜桦?”

    感觉到宗政倾华的语气冷硬了几分,臻黎这才发现宗政倾华误会了,他急忙解释,“倾华,我已经见过燕夜桦了,他......”

    好像越解释越摸黑,宗政倾华那脸色阴云满布,“不是你想的那样臻黎倾华,我不爱他。”臻黎反抱住宗政倾华,这种情况只有干脆说明。其实臻黎更想说他连燕夜桦都不认识。如果宗政倾华愿意相信的话。

    “真的?”

    “真的。”

    “那你不跟我走。”

    “我......”臻黎才想说什么,宗政倾华点了臻黎的穴道,然后将人带走了。

    趁着夜色,宗政倾华如鬼魅般成功的出了皇宫,等他停留再某处屋顶时有一个黑影向他奔过来。

    “做的如何?”

    “天衣无缝。”

    臻黎不能说话,他从声音知道现在来跟宗政倾华街头的就是百花教主巫汶悠,而且这两人有计划。

    倾华隐瞒着他什么?

    臻黎再回想,他被宗政倾华这么抱出来那屋里的一切痕迹不还在?明天如果发现青莲不在皇宫内也将大乱。这两人搞什么鬼?

    宗政倾华与巫汶悠碰头之后分头行动。接着臻黎被宗政倾华带到一处宅院,他们人刚落下就有几个武功极好的人迎接他们,看装扮应该是宗政倾华的侍卫。

    等走到一处别院,侍卫为宗政倾华推开房门,等宗政倾华进去后便关紧了房门,然后站在外头守着。

    屋里头,宗政倾华将人放下来,还解了臻黎的穴道,得到自由的臻黎直接问:“你来夏国多久了?”臻黎有点生气,这里的一切并不像今天才匆忙准备的,宗政倾华来夏国之后并没有立即找他。

    “我前日才到。”

    前日?那等到今晚才去找我!

    不过,臻黎倾华在不知情下也不能贸然行动,今晚来找人也算是快的了。但无论如何臻黎还是有点生气,总之,他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黎在生气我没有早点找你?”宗政倾华的语气很是高兴。看着臻黎气呼呼的样子宗政倾华没由来想揉揉那鼓起的联大,“我也想早点找你,不过要进去找你也不容易,而且昨日誉王不是将你劫走。”

    被说中心事的臻黎有点沮丧,倾华不但没早点找他而且还跟巫汶悠密谋了什么事,也许还把他算计在内。不过他自己也有事情瞒着倾华,现在要跟倾华问清楚也没有底气了。

    宗政倾华将臻黎揽进怀里,揉着臻黎的发丝,“我说过,要帮你。”

    臻黎靠着宗政倾华的肩膀,他是能相信宗政倾华的路程,随口问,齐国的使团也才离开夏国一个月不到,现在宗政倾华折回来,齐国那边没问题吗?

    “不是计划有变嘛。”宗政倾华简单回答,他要做的事情不会有纰漏,臻黎的问话中也透着关心,这就够了。

    “你要小心点。”臻黎没有想到可以帮倾华的,就只有叮嘱几句了。

    “会的,为了你,我会加倍小心。那我可以要奖赏吗?”

    看着凑近的人臻黎又一阵脸红,虽然已经坦诚相见了但是每一次宗政倾华欺近还是让他心跳加速,“不是才刚刚那个......你又要......”

    宗政倾华哀怨的蹭着臻黎,“巫汶悠没个哦我那么多时间让我回来再做个够。”

    “/////////////,你怎么跟别人说那些事......唔唔......”臻黎的抵挡显得是那么多余,宗政倾华只想就地正法把多日的感情一次性抒发。

    ......

    臻黎被带到那座宅子之后便和宗政倾华一直呆在那里,他与外界消息隔绝,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

    三天后,巫汶悠回来了。

    当时巫汶悠与宗政倾华谈话臻黎是避开的。

    “你们聊完了?”

    宗政倾华坐到臻黎身边问:“你知道脂露凝玉的功效吗?”

    “知道,两位师兄都有说过。”臻黎这才想起宗政倾华是大师兄的土地,也常跟着弘虚子,玉的功效肯定知道,现在问他做什么。

    “如果拿走脂露凝玉,燕夜桦活不下去你还会拿走吗?”

    臻黎怔了怔,宗政倾华的意思是现在燕夜桦是靠着脂露凝玉生存的?!

    一边是墨宇一边是宗政郦的爱人,就算不是跟宗政郦有关系的也不能因为一个人的生命而让另一个人放弃生存。

    臻黎也彷徨了。

    “你要脂露凝玉做什么?”宗政倾华很早就想问,他尊重臻黎才一直没问,现在他觉得在臻黎心里还有比燕夜桦更重要的人,还让臻黎几次三番放弃了他,然后寻找那些稀世珍宝。隐隐中宗政倾华知道那个人是谁,但却想从臻黎口中得到真正的答案。

    “倾华,我拿脂露凝玉不为了自己,还有今天你带来这个消息后我不得不走。”臻黎如果要偷跑以他的武功可以做到,但是宗政倾华还会追到他,与其让宗政倾华以后知道不如现在直接说自己的方向。

    “不许!”

    “我要自己确定事实。”

    “不行!燕璮煌在等你自投罗网,而且你消失之后夏帝与誉王的矛盾也全因为青莲。燕璮煌将玉藏在燕夜桦的冰室内,那里机关重重,你去了很危险。”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玉之迷底

    “倾华……”臻黎伸出手抱住宗政倾华。

    这时,就算是再怎么生气怎么激动的宗政倾华,全都只能咽回去,宗政倾华懊恼却又无可奈何,臻黎的倔强他怎么会不知道,他想要求臻黎为他而留下,但在这个时候,也许臻黎会拒绝,与其听臻黎不负众望的回答,不如暂时放开。

    “我该拿你怎么办?”

    臻黎沉默着,他靠着宗政倾华,手搂紧了,他的所作所为总是对倾华不公平,几次三番想要放弃倾华,兜转了几圈之后,倾华还在身边,到现在,他还能独享倾华的爱恋,这可是奇迹?也许更应该说是宗政倾华的坚持。

    自己一开始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父皇,让宫人掌灯,好不好?我只想看父皇。]

    [父皇,我们留在山谷,不要治眼睛了,我们永远在一起就行了。]

    [黎,要是我没办法变回去,你会等我长大吗?]

    ……

    “黎,你怎么啦?”宗政倾华感觉到抱着他的人,身体有片刻的僵硬,情绪也不对。

    “我要拿脂露凝玉……”

    臻黎的声音很轻,讲得很慢,足够让宗政倾华听清。宗政倾华惊讶,内心复杂的情绪一时全上来,他握着臻黎的双肩,一字一顿地问:“你拿玉是为了宗政墨宇?”

    “是。”

    没有半点犹豫,臻黎很肯定地承认,连给宗政倾华半个理由都没有。

    宗政倾华真希望臻黎能说理由,那块玉用来救人的成份更多,如今绝然的人,并不是单纯的救人而已。臻黎越不想解释,那么答案越明显。

    想想,臻黎前一次的离开,也是跟宗政墨宇有关系吧。

    给了自己皇位,然后跟宗政墨宇两人在外过隐姓埋名的生活,这让他情何以堪?

    许久,宗政倾华才又说话。

    “要进冰室,晚上有一次机会。”

    臻黎怔了怔,面前的宗政倾华,脸色很难看,却强装镇静,还跟他说冰室的事。那时臻黎真想坦白:只要治好小宇,他会回到倾华身边。但这个承诺,有点重,现在也还不是说的时候。

    所以,臻黎最后将话压了回去。

    “你一个人去很危险,让汶悠跟你一起去。”

    “谢谢你,倾华。”

    都到了这个份上,臻黎还能拒绝么?

    只是,为什么听到倾华让别人跟他一起去,心里莫名地疼。

    “等你能安全回来,再谢谢我吧。”宗政倾华笑了笑,臻黎如果真的拿到玉了,怕是直接消失了。“还有,燕夜桦现在是活死人,也治不了了,黎取了玉也不要有负担。”

    不会有负担那是不可能的,现在臻黎觉得自己得去看一次燕夜桦,才能知晓情况,拿不拿玉,他还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