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64

    “不许去!”

    “就只是看一眼……”臻黎拉着的小手,不动了,宗政墨宇停了下来,他们两人其实是在栏道上说前面的那些话,楼上没住任何人,他们本不怕被人听了去,但是,现在……

    臻黎正想回头,就被宗政墨宇拉着走人了,三两下就捌到了他们的房门前,门开,进去,再关上。

    “可爱的小家伙……”,宫梓兮仵着柱子,不知不觉嘴角有了向上的弧度,他说的是宗政墨宇还是臻黎?

    那双幽幽的眼眸里酝酿的,谁又会知道是什么。

    当隔天臻黎上路之后,他发觉,宫家商队怎么走也走不快,以商队的脚握来讲,有点奇怪。

    笨蛋,那是跟我们耗上了。宗政墨宇暗不爽,宫梓兮的为人,他知道,到底是何时他们的哪一个动作或者说话引起了宫梓兮的注意?

    肯定是臻黎的拒绝了。那人想送礼,死人也会给你送到坟里去。不行,下次他要送,一定代臻黎收了,否则这么纠缠下去……

    宗政墨宇瞅着臻黎的侧脸,暗忖:到时让宫梓兮知道臻黎的好,难保将来不会来死缠烂打。

    果然,等他们停下来要吃干粮时,又有人送来了东西。

    臻黎觉得无功不受碌,这送得莫名奇妙,他不想收。

    “这么好的东西,留下吧。”

    臻黎不明白,但既然墨宇要就留吧。

    可是,宗政墨宇算错了,收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甚至是第N次,他扔不得,收也不是,宫梓兮到底要干什么?这可比他以前讨好臻黎时还细心,那时,他只会猜臻黎的喜好,然后全部搜买了来,臻黎那时是没一件喜欢。这宫样兮不愧是经常讨好男宠的,第一次送的东西都很有新意,一开始臻黎也不在意,但在看了一些物品后,后来也开始取来玩了,还玩得很高兴呢。

    “小宇,这个很好玩的,我们来玩魔术。”

    “不了,你自己玩就好。”

    臻黎有听过九环扣,一直都没机会玩,没想到宫梓兮送来的东西里,竟然有这样的难解益智魔术玩具,这一路也挺无聊的,宫样兮送来的东西,就权当消遣了。

    “我家主人想问公子,九环钥扣可有解?”

    “这算不算解了?”臻黎将他解出来的九环扣放到来人面前,反问。

    来人面上一怔,随即恢复了表情,答:“解了。可否请公子为我家主人演示一次?”

    “不行!”

    臻黎抱住宗政墨宇,宗政墨宇生给气呢。

    “九环扣是别人送给我家主人的玩具,主人很想解,无奈总是解不了,如果公子能演示解法,这里还有另外两样相同好玩的相送。”

    臻黎再看来人摆上来的两件物品,知道这两个比之前的九环扣还更有难度,想想也没给损失,便答应了。

    “小宇也一起去了。”

    宗政墨宇从臻黎看玩具的表情就知道了,臻黎很喜欢那两个新玩具,以前他怎么不知道臻黎喜欢玩这样的东西,早知道他请人造个十几件的,让臻黎玩个够啊。

    现在,也只有同意了,就是宫梓兮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心思吧。

    且去看宫梓兮玩什么花招也好。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变幻戏法

    “主子,公子请到。”

    “请上来。”

    车内一个男声,慵懒又带着磁性,其话简言明,又透着少许的威严。

    那侍者照自家主子的意思请臻黎请车,但拦下了宗政墨宇。

    “小宇不上去,我也不去了。”

    侍者为难,左右不好做,好在这时车内又响起主人的话音,那是让两人都上车。

    臻黎上车前,看了一眼侍者,这人与之前的傲慢侍者很像,他们都应该是宫家主人的得力助手,服装和气质能看出他们的地位,无论是之前的那位,还是现在的这位,品极都很高,但他们却也跟普通侍者一样,随时听从主人的差遣。看来宫梓兮的管理很苛刻也很严谨。另外,这人叫金阙,上次那个好像叫金术,现在再看金光闪闪的马车,臻黎就觉这个主人真的太喜欢“金”了,他心里暗想:等一会车内该不会也都是金光闪闪吧?

    车内当然不可能还是全金子打造了,里头也是别有洞天,但奢侈的程度令人呕舌,现在踩在脚下的纯白狐狸毛地毯,别人可是穿在身上,他家却是拿来垫脚!臻黎觉得取动物的毛皮本就残忍,等会他们踩脏了,估计这张高级皮毯也得报销了,他有听说过,宫梓兮的洁癖很严重的。

    斜靠着的宫梓兮,估计没想到,进来车里的人,并不是关注他,而是关注脚底下的白狐狸毛,他等了许久,也不见这人正眼看他。

    “咳。”不得已,宫梓兮轻咳一声引起他们的注意,一个是关注脚下,另一个似乎不待见他,真是奇怪的兄弟,另外,这两人也并不像其他人一样巴结献媚。

    臻黎的目光转向宫梓兮,他第一眼就很惊奇宫梓兮的年纪,他知道这人很年轻就掌管家族事业,但现在真正打了照面,才发觉此人不过20岁左右,心里很佩服。

    宫梓兮看到这个表情,却是在想:无论多么清高的人,也不过尔尔。但他可能没想到,臻黎并不是惊讶他的相貌或者财富,只是在肯定他的能力。

    这个时代,对商者不推崇也不打压,像宫梓兮能做到叱咤风云实属罕见,这等风云人物又还是年轻的黄金单身汉,齐夏两国趋之若鹜者很多,在宫梓兮眼里,面前的少年,会跟其他人一样的。

    之前冷淡的表现,不过是要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听说你解了九环钥扣?”

    “算是吧。”九环钥扣解法好几种,各有不同,臻黎因为无聊,在拿到九环钥扣时,解了拆,拆了解,反复玩了几遍。

    “可否说一下解法?”

    臻黎先找了个位置坐下,还让墨宇坐到他身边,然后再将钥扣取出。“说不如演示,请当家看一看,便知。”

    宫梓兮觉得少年的胆量很好,也很随性,他并没有让少年坐下,要是别人,根本不敢自个挑位置,还是坐在他对面的,另外,九环钥扣,他不是不会解,而是当初送来时他根本没兴趣,随便玩了玩就扔在一堆礼品里了。

    看着臻黎摆弄,那双手纤长灵活,骨节分明,很美的一双手,而这双手解出来的方法,比他当初做的更快还少了几个步骤。

    “其实还有其他解法,比如,在第三步时,扣三进五……”

    臻黎边演示边讲解着,慢慢地,宫梓兮嘴角又勾起了笑容,就是这笑,让宗政墨宇回神来,他刚才也沉浸在臻黎的声音和扭动的手指情景中。

    “我这里还有一个朋友送的箱子,不知你能不能玩。”臻黎能玩出十种解九环钥扣的方法,那么应该可以用那个箱子了,当初宫梓兮拿到那个箱子时,对方有提到,凡能用两种以上方法快速解九环钥扣的人,就可以使用那个箱子,至今还没有人能同时用两种方法解,就算有解,解的速度也很慢。

    只听宫梓兮手掌一拍,金阙便送来一个箱子。箱子有一米高,足可以装下一个人的容量,当然里面的东西,得打开了才知道。

    金阙在宫梓兮的授意下,打开了箱子。

    臻黎看了,然后不解。“当家是要我表演魔术?”

    魔术?这里估计只有宗政墨宇听过魔术二字,但所有人都不知道魔术为何物。

    其实,那箱子里,就是一个魔术师的道具,很完整,也做得精致,当初送礼的人应该只是想送欢乐吧,像宫梓兮这么有钱的人,这些道具只是新奇,根本也值不了多少钱。

    但是送礼的人,估计忘了送一个魔术师来,臻黎了解了一下,宫梓兮身边,并没有人会用这些东西。

    “魔术,就是一种变幻莫测的戏法。”解释的同时,臻黎打了个响指,手伸到宫梓兮的眼前,只是晃动了一下,立即多了一枝红艳的花。快得让宫梓兮没反应过来,他当时本来以为臻黎要对他不利,脑海里已动了杀意。

    这看得旁边的宗政墨宇提起了心,臻黎怎么能这么大意。

    “没想到当家随身带着漂亮的花呢。”臻黎从宫梓兮胸前的领口处,又掏出了一朵红花。“好像不止一朵……”接着,臻黎手中的花一下子变成了一束。

    这一切看在旁边金阙眼里,即是称奇,又是替少年捏把汗,主子今天是太好说话了,要是平时,估计没人能这么近身……

    “金公子,借你的玉牌一用。”臻黎才说完,金阙的腰牌已经到了臻黎手里,那手法,快得出奇,而接下来,臻黎的手擦碰宗政墨宇的脸颊,“小宇好可爱。”

    宗政墨宇一下子脸也红了,臻黎竟然在外人面前,公然调戏他。

    “哎呀,玉牌不见了。”摸墨宇的脸,只是障眼法。

    在场的三人,没一个人看到臻黎将玉牌收起来啊。宗政墨宇见金阙欲上来检查臻黎到底藏在哪里,立即护住臻黎。

    “金公子,别着急,已经还给你了。”

    臻黎笑得很无害,而金阙在自己身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玉牌,那牌可是重要的信物。

    “真的在金公子身上,小宇,你帮我去证明一下。要不然当家证明吧,也许小宇是我的托。”

    让宫梓兮证明!?金阙大汗淋淋,他看向自家主子,好像并没有生气的征兆……

    “真的在他身上。”臻黎带着宫梓兮的手,按在后退不及的金阙腰间,“我说的没错吧。”

    臻黎皎洁一笑,再对他们三人讲解:“这就是魔术,那个箱子里的东西,全都是用来变魔术的道具,有些我也没见过,估计还得试过才知道用法。”

    “当家得找一个魔术师回来,以后就可以给你变变小戏法。”臻黎边挑着道具,左瞧右瞧,然后“直言不讳”,宫梓兮家财万贯,其实也挺寂寞的,就跟皇室的人一样,高处不胜寒,当初送礼的人还真别具心思。

    “你要是喜欢,这箱东西就送你了。”

    臻黎摇摇头,“送礼的人,应该是当家的知心好友,当家还是多珍惜。”

    宫梓兮带着笑容的脸,一下子失去了温度。

    可臻黎却是无视对方板着脸,带着宗政墨宇,从容地告辞,也留下了一句话,“接下来我们就不同路了,有缘再见了!”

    臻黎决定不走官道了,而宫家商队有自己的方向,他们应该是回夏国,走祁连山的方向,没有通往夏国的道路,他们分道扬镳是迟早的事。今天来看看宫梓兮,就是感谢他一直送东西而已。

    “主子。”金阙没得到宫梓兮的命令,也不敢擅自主张,他看得出来,自家主子挺喜欢那个少年,同时也挺关注少年身边的小童。

    “让你查的情况,如何?”

    宫梓兮不打算拦下那两人,到是这两人的背景,他急于知道。

    “查不到,他们是突然出现在扈城的一对兄弟,在青山派逗留过数日,跟鬼医和医圣的关系不一般,而且,我们之前拦下的追踪者,分别是襄王、左太师、百花教的人。”

    这对兄弟,到是让齐国的正邪两方关注啊。

    “襄王和左太师到扈城,听说是寻找一个重要的人物。”

    第一百二十章 没有如果

    “你是说宗政墨宇失踪了?”宫梓兮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对于自己熟悉的当朝太子,可没那么容易就消失了,另外,宗政倾华已经赶回皇城去了,这可又是兄弟间的争夺吧。如今谁先到皇城,谁为王,而根据探得的消息,东临候已经帮宗政倾华辅好了路。如果宗政墨宇没能及时出现的话,估计下一个齐帝,便是宗政倾华了。

    宫梓兮摸着下巴,心想下个月夏国两帝的聚首,到时可得看是谁来参加了,无论是谁上位,他的生意总不能落下。

    “是。如今在扈城寻人的传言,有说是找太子,有说是找另一个神秘人,具体还没有定论。另外,那位黎公子和小童,他们要去廊坊城。”

    “廊坊城的旁边,有祈连山,那座古城,从前去过一次。”宫辞兮喃喃自语着,对那两人的关注,从小童开始,那小孩很像一个人,会不会是那人的私生子?

    “主子,二当家来信了,夏国需要您回去主持。”

    宫梓兮脸光转冷,看得金阙低着头不敢再抬起来,他不该妄断主子的意思,只是主子,真的像是要去廊坊城的样子啊。<b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