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61

    风铃声般清脆,宁静而湿润的男子,并没有给叔侄带来突兀之感,倒让他们好奇地看着这个本是平凡却总能做出人意料之事的人。

    站在不远处的臻黎,总是优雅如煦,此时清冷的夜下,因为有他而有了温度。他是平凡,却是神秘,再看他的总是散发着流光的眼睛,不知不觉就会被他吸引了去,里头蕴藏的宝藏,似乎很多。

    “你笑什么!”小兔儿不满,叔叔的目光被这人吸引了去。

    “琳琅不得无礼。”

    巫琳琅没想到自己的叔叔会维护外人,而且还说大声话,咬着唇,呕气地别过脸。

    “现在时候不早,还不早点回去。”

    巫琳琅瞪了一臻黎一眼,都是这个人,要不然叔叔也不会赶他走!但是,他总是最听叔叔的话。

    “走就走。”可是这么走,好不甘呢,而且还在外人面前失了脸面,巫琳琅不服气,走了两步还回头来喊了一句:“叔叔真讨厌!”

    臻黎突然发觉,这叔侄的感情,可不是一般好呢,呕气是假,吃味是真。小白兔真不像是十八岁了,也许是被大人太过保护了,才会这么可爱纯真,这样的小鬼,也更能被他人宠爱。

    “琳琅被我哥惯坏了,别见外!”

    “是我不小心乱闯了进来,堂主别见外才是,夜已晚,黎某不打扰堂主休息,告辞了。”

    臻黎作揖欲离去,却不想巫汶悠开口道:“既然是我邀请来的,黎兄弟应该赏脸喝个茶吧。”

    臻黎想回绝,但刚离去的巫琳琅正趴在远处的拱门处,盯着他们看。

    “既然如此,应该的。”

    等臻黎跟着巫汶悠走进阁内,见巫汶悠很随意,也熟悉阁内之物,而且这里都是巫汶悠的日常用物,他才发觉,醉霞阁是巫汶悠的住处。偌大的醉霞阁,没有仆人,很宽敞的室内却打理得很有条理,刚刚巫汶悠说起不允许别人来时,臻黎吃了一惊,也就是说,巫汶悠是自己打理屋子的。而且,巫汶悠还喜欢舞文弄墨,臻黎以为像巫汶悠这样的大侠,应该是更喜欢兵器之类的。

    突然,一级字画吸引了臻黎,那干净利落的字体不就是……

    “黎兄弟也懂字?”

    “只是读过几年书而已,刚刚看着裱起的帛挺值钱的。”

    巫汶悠听了一愣,然后笑道:“是很值钱。臧轲的东西,价值连城的不少。”说话的同时,巫汶悠观察着臻黎的表现,他想从臻黎的表情里,得到这个男子跟臧轲是否有关系。

    臻黎刚不留痕迹地避开了视线,他当然知道这是宗政倾华的字,巫汶悠跟宗政倾华既然是好友,那自己原来的戒备也可以放松了些,只是,他不能让巫汶悠知道他与宗政倾华即臧辕有关系。

    这一次的夜淡,喝茶期间,巫汶悠试探了许多次,臻黎的淡然处之让巫汶悠开始排除眼前的平凡人就是那个画中人。

    跟臧轲相处久了,巫汶悠也被影响到,他心里还真想见识一下真正的虞美人,以臧轲曾经描述过虞美人的美丽,那也跟眼前的少年不相符。

    等到该告辞之时,巫汶悠没让手下送人,而是亲自送臻黎离开。

    出去的路,臻黎无从下脚,他以为还是得走之前进来的迷魂阵,所以最后让巫汶悠相送。

    “前面……”走出阁院不久,臻黎发现再走下去的路他认得,正想谢巫汶悠,不想却被巫汶悠打断,巫汶悠一定要送到连月阁,理由很简单,就是夜晚并不是到处都安全。

    就在他们走到曲栏尽头,弘虚子从天而降。臻黎只是微张嘴,就被急性子的弘虚子给拉着走了,臻黎不得不用轻功跟着弘虚子的脚步。

    弘虚子这么焦急,不会是小宇那边有事?

    一想到可能是宗政墨宇又有状况,臻黎不知不觉就暴露了更多,他忘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青山派的堂主。

    臻黎的身手让巫汶悠再一次有了疑惑,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能有那么高的武功修为,很难得,还有,前方有事发生。于是,巫汶悠跟随着两人,到了连月阁。

    碰——

    臻黎刚到连月阁的时候,原来宗政墨宇的屋里,暴发一声巨响。

    “小宇还在里面!”臻黎想都没想就要冲过去,那里的气场很重,屋内有重物落下的声响,他必须去抱墨宇出来!

    “不能去!”弘虚子拦下了臻黎,刚好这时,屋里跳出一个黑色身影,有些踉跄,那是羽玲珑,而且羽玲珑受伤了。

    这下,事态严重了,虽然鬼医不是主修武学,但她的武功也不是一般,显然,屋里的情况,很糟糕。

    “放开,我要救小宇!”臻黎摆脱了弘虚子,他真的要去救人,羽玲珑和弘虚子也是没办法拦下。

    臻黎赶到房门前,这时,一道强劲的气向他冲击而来,他没有防备,正面接住了冲击,他向后退了好几步,毕竟也是内功深厚,他还能顶得住突然的来袭,可是,内息有些混乱的他,胸口一阵闷痛,喉口便喷出一口血来。

    “师弟!”

    弘虚子和羽玲珑扶住了臻黎,三人一起看向屋内。

    令臻黎高兴双震惊的是,墨宇醒了!但是墨宇的表情……

    是那么暴戾和血腥,他的双眼,充斥着血红,墨黑的色,因为内力散发而飞扬起来。

    “小宇……”

    宗政墨宇泛红的眼睛,幽幽变换着色彩,红色有淡化的迹象。

    “师弟,他好像对你有印象,快多叫几句!”羽玲珑捉住了那一瞬间的变化,她在宗政墨宇跟前叫了很多声都没有臻黎轻轻一声呼唤有效。

    臻黎看着变了样的宗政墨宇,竟然连他都不认得了,他挣开两们医者,走了过去。

    “师弟……”

    “不会有事的,小宇怎么会伤我。”

    现在宗政墨宇的脸上,被划伤了,血流过脸庞,渗到衣领上,那双眼睛如兽一般,盯着臻黎,有疑惑有警戒。

    “小宇,是我不好,是我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别生气了……”臻黎抬起双手,伸向宗政墨宇,就在其他人屏气之时,奇迹发生了,宗政墨宇眼中的红色全退去了,还乖乖地被臻黎抱进了怀里。

    推倒魅帝 第一百一十五章 墨宇醒来

    宗政墨宇只是褪去了些暴戾,他被臻黎安抚的其实只有不安而已,所以当他闻到了熟悉的味儿,他紧紧地捉住臻黎。

    可他又跟平常时不一样,那双眼睛里头,映着清晰的影像。接着,宗政墨宇的小手捧着臻黎的脸,盯着那两片润色的柔软,突然“咬”了下去。

    臻黎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他的唇被吃痛了,他才知道墨宇吻他,跟平常的碰碰式纯洁吻不同,现在的吻,有点像大人时的宗政墨宇,可就是人小,很多技艺发挥不出来。所以吻他的小人儿也很懊恼。

    还有,现在也不是做这事的时候吧,宗政墨宇脸上的血凝固了,看不出来伤势。所以臻黎推开宗政墨宇,检查他脸上的伤。

    原来只是擦伤,就是血流得多,看起来有点恐怖而已。

    “小宇……”臻黎还在检查,宗政墨宇又要开始缠上臻黎,现在身边的弘虚子和羽玲珑脸上的表情可算非常精彩,臻黎后知后觉地发现还有旁人在,脸上有点发热。但宗政墨宇却不顾忌这些,还是要抱抱亲亲。

    “小宇乖了,我们清洗一下。”

    “黎也一起洗?”

    一边是宗政墨宇的期盼,另一边是两位师兄看好戏的表情,臻黎突然意识到,他跟两个儿子的事情,弘虚子应该知道了,但羽玲珑,怎么也是知道的样子?

    难道是弘虚子嘴巴……

    臻黎宗政墨宇的手,然后看向那两个看戏的人,说:“师兄,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何时感情变得这么好了?”

    果然,被问到的两人立即各闪一边,远离对方。“师弟,你平时不怎么开玩笑,一开起玩笑吓死人,谁会跟男人婆感情好?”

    “谁是男人婆?老色鬼!”

    可想而知,两个不对盘的人,又开打了。臻黎可是看出来了,弘虚子有意在让受了伤的羽玲珑。

    他们两人,感情真的不错,都打了几十年,还是天底下唯一最了解对方的,也许他所说,也不全不对。

    臻黎想着,笑了。

    对了,别光想他们,他怀里还有一个小八爪鱼,醒来的宗政墨宇有点奇怪。

    他还是先帮小宇清洗吧,小墨宇都弄得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来的面貌呢,几处伤口,也得上药。

    这时,谁都没注意到尾随着的人,巫汶悠隐藏的本事很强,他除了是青山派的堂主外,还有另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身份,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武功是勿庸置疑的好。

    小墨宇之前散发的功力之强,震慑到了巫汶悠,现在还有让他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就是臻黎兄弟的亲吻,小人儿捧着臻黎索吻,这本不会让人联想什么,但是那时突然间有一种触动,他看到了臻黎的隐忍,还有脸上的薄红……

    巫汶悠跟了过去。

    也许,巫汶悠不应该跟过去,没有跟去,那么他这一辈子才不会堕入靡丽之色。

    “小宇,别闹了,快来洗。”

    “好,我脱一件你脱一件……小宇……我自己来……”

    臻黎无奈一解着自己的衣带,让小宇那双小手帮忙,就只会在他身上摸索,然后煽风点火,特别是今天的小宇,好像有点色色。

    “不行,小宇!”臻黎才解去了外衣,宗政墨宇已经等不耐烦了,他上前去撕掉臻黎的衣服,臻黎阻止得迟了,只听几声清脆的衣帛撕裂声,臻黎穿在身上的,几乎报销了。

    宗政墨宇的功力,竟然在臻黎之上,武功虽着,但在臻黎没有防备的时候,却也足够让臻黎散失了防守。而且,这时臻黎发现,宗政墨宇的眼睛,明亮有神,目光紧锁着他。

    “小宇,你看见了!”

    “黎,好美。”宗政墨宇答非所问,但却肯定了臻黎的猜想。

    怪不得刚刚他就发觉宗政墨宇总是盯着他看,以前墨宇看不到时,也常盯着他,所以,一时臻黎也没有想到。

    背靠着木桶的臻黎,被宗政墨宇掠夺式的眼神,看得有点不自在,宗政墨宇恢复记忆没有?这样的情形不可能属于小宇的。

    “小宇,你做什么!”被一双小手滑过脸庞,接着从上往下,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竟然停留在臻黎胸前挑逗,臻黎被突然而来的异样吓到了,他怎么可能在小宇面前有了感觉,他没恋童……

    “别这样小宇,我们……不……行……”

    眼前的人不可能是小宇!那么熟悉他的身体,一个激灵,臻黎再看宗政墨宇的脸,那上面多了几分邪魅和桀骜。

    宗政墨宇回来了!

    臻黎忘了挣扎,忘了被一个小童“猥亵”,他心里全是惊喜,想开口说的话,因为高兴全都乱了。

    宗政墨宇突然停下来,皱了皱眉头,接着骑在臻黎身上,宣言:“别以为跳下去就能逃离!现在,你没死,我也没死,我会一直纠缠着你到天荒地老。”再后来,宗政墨宇趴到了臻黎身上,舔咬着,以身形年岁来讲,他这么做,总有些滑稽。

    “该死!”宗政墨宇也厌恶自己如今的形态了,要变小也可以,可竟然一下子变成这个样子!

    “小宇,以后……”

    宗政墨宇瞪了臻黎一眼,以后再来?嫌弃他了?

    “不是,小宇,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的身体刚好……那个,身体也……”臻黎本想说,小宇你年纪还小,不如等长大了再说,可是,现在的小宇可是如假包换的宗政墨宇,哪里允许别人说这些,而且,对于宗政墨宇来说,无论怎样委婉的说法,都伤到自尊了啦。

    人是变小了,但是让臻黎快乐的事,还是能做。

    等臻黎意识宗政墨宇改变了方向,他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这时,宗政墨宇的眼神,瞄到了他的下身。

    “不行!”臻黎护住裤裆。

    宗政墨宇却是看到如此反应的人,笑了。“黎,我又没要对你做什么。”

    天使的笑容让臻黎有些尴尬,是他看错亟待?面对宗政墨宇的笑容,他都觉得自己思想龌龊了。

    “黎,不是要洗澡吗?抱我……”

    面对天使的要求,还不照做吗?臻黎自然是言听计从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