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58

    不放下宗政墨宇。就在臻黎症发之时,盯了他们很久的人群中的地痞,找到了时机,凑了上来。

    如今变装之后臻黎是平凡可欺的老实人模样,脸蛋不怎么样,但温润和熙,双眼流光异彩,乍一看不怎么滴,可他的身段可是一流,细腰翘臀,而且习武的柔韧和优雅的肢体动作,让他在城里走动之时,便被人盯上了。

    再说宗政墨宇,变得清秀之后,还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娃,贵气掩去了一些,但是看在有人心眼里,也是一颗好培养的苗苗。

    异乡人,更好出手,地痞最近手头也紧了,刚好找到肥羊,不宰了不行。

    “哎哟,撞疼老子了啊。”

    这是王二是人见人逃,鬼见也愁的流氓,平日里好吃懒做,就爱跟几位同好者在城里闲逛,收收保护费,打打小劫,再偶尔强抢强卖人口,这几人也算是人神共愤的地痞,但就是有那么一个好后台,于是也没有人敢过问。

    大伙一听王二开口,立即为今次王二的目标捏了把汗,再附上同情,很多人自然地让出了道,还离的远远的。

    “就说你,撞了人了,知道不?”

    臻黎本来就难受,现在的情形他能看出点门道,跟他讲话的人,并不是好角色,他将宗政墨宇拉到身边,按着胸口。

    突然一阵更强的揪疼感,臻黎脸色又白了几分,他扶着墨宇,也没有开口回应王二,而宗政墨宇只关心臻黎而已,其他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所以,唱独角戏的混混火大了。

    “兄弟们,今天你们大哥被人撞了,可人家不道歉,该怎么办啊?”

    混混,当然是没事找事了,就算臻黎回应了什么,他们也是找借口捉人而已。几位高壮的青年,在王二的示意下,冲到臻黎身边。

    臻黎忍着痛,带着宗政墨宇,避开地痞的攻击,他也不好发挥内力和武功,一方面是一运内力,连心发作得更厉害了,另一方面,他不想惹事。

    而地痞们,没想到这个看似文弱的男人,有这么灵活的身手,竟然并不能近小白脸半分。

    “把你们干婊子的力气拿出来!给老子活捉他们,晚上老子给你们庆功。”

    庆功?那就是到最红的妓院XX头牌,这可是王二最喜欢用的奖赏,几人一听,心动身燥,都将看家本领使了出来。

    一阵疼痛又袭来时,臻黎四肢抽疼之外,还瞬间无法使力,连被他拉着的宗政墨宇被迫放开了。

    “小宇!”臻黎一个不察,墨宇就被擒住了。小默宇是看不见,二是完全如平常孩童一般,被大人架在空中,也只有踢打反抗而已,对于现如今的小墨宇来讲,力量极小。

    捉住小的,还愁捉不住大的?

    可惜臻黎还没平复莲心的疼痛来袭,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墨宇被捉,而且,他就算有能力反抗,现在也不能做任何,对方,已经将刀架在了墨宇的脖子处。

    宗政墨宇握紧了拳,他看不到!看不到就算了,还这么弱!该拿什么帮臻黎?

    等到臻黎欲束手就擒,宗政墨宇更是心在滴血。不应该是这样!他怎么就成了累赘?

    “不要乱来,小宇!”臻黎慌了,当他看到那明晃晃的刀在墨宇的脸前划来划去,他就怕歹徒一不小心划破了墨宇的脸蛋,或者伤了墨宇的性命。

    “阿——”那个劫着宗政墨宇的男人,被宗政墨宇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一痛,立即松了手,但是这举动也随后让男子更加恼怒,他直接用刀柄敲晕了宗政墨宇。其实臻黎的担心是多余的,歹徒不可能划花宗政墨宇的脸,那是他们卖货的资本。

    就在此时,人群中又有了另外的骚动,那几个欲攻向臻黎的人,被打飞了出去。而且,接下来还有官兵围住了现场。

    “不许放走一个!”

    群众面面相觑,官,何时这么及时雨了?好像是京官,帝都来的还真不一样。

    宗政覃本就心火旺,还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这让他大为震怒,同时,被围攻的男子,让他的记忆被挑了起来,这人的背影,是多么像十年前他一直的追随,如果不是这人的年纪和脸皮相差太多,他还真的以为是那个人。

    “你没事吧?”

    臻黎怔了怔,他被宗政覃救了,宗政覃也是追他而来的。臻黎没有让那伸手过来欲扶他的人碰到,他压低了声音,说;“谢谢”

    忍着疼痛,臻黎赶紧将小墨宇抱起来,“小宇,醒醒。”

    臻黎按压着被袭击的后脑,揉着,许久,宗政墨宇才缓缓睁开眼睛,虽然还是一样没有焦距,但眼睛里头已经是满满的自责,“都是我不好,我要长大,我不要这样,”宗政墨宇抱紧着臻黎,他好难受,好无奈,不仅让臻黎被欺负,还帮不上忙,他就是一个累赘。

    宗政覃看着两人,心里有着说不上来的感觉,明明不是宗政郦,却让他似曾相识,更奇怪的是,连那个小孩也给他同样的错觉。

    也许是他太牵挂那个人,才会有幻觉吧。

    宗政覃提出想帮这对兄弟,对方拒绝了。

    臻黎怎么有可能让宗政覃跟他接触太久,但宗政覃的热情和真挚,让臻黎妥协还被请吃了一餐饭。

    那时刚好宗政覃一个手下来汇报情况被臻黎听到了,要不然臻黎也不会心软。宗政覃代替宗政倾华在寻找他,而且花了更大的心血。另外,宗政覃赶路到扈城这些天并没有怎么休息,来到扈城更是日以继夜地寻找,他俊逸的脸上,满是疲倦,眼里也都是红丝。

    如今,没人相信这个年轻的皮囊会是宗政郦,所以,臻黎决定应下宗政覃的邀请,如果有机会,他会劝一劝这个痴情的人。

    给不了他什么,能让他放手,才能让人心安些。

    “哥哥,我们不走了吗?”宗政墨宇对于臻黎应下宗政覃的邀请,有小小不满,他八岁的记忆,宗政覃是闻名皇城的俊美小王爷,也深得宗政郦的喜爱,皇帝对于襄王的宠可比他们任何一个皇子多。

    “小宇乖了,吃了饭我们就走。”

    被臻黎软言安抚,还奉上了几个亲吻为补偿,宗政墨宇才勉强同意了。现在的小墨宇,草木皆兵,任何有机会抢走臻黎的人,他都警惕。

    两人的亲密让一旁的宗政覃也羡慕,这一辈子,他挺少有嫉妒的情绪,人家也是一对兄弟,怎么宗政郦就没有这样对他呢?

    一想到宗政郦也一样亲吻作为弟弟的他,宗政覃俊脸浮着可疑的红晕。

    “喜欢吃什么,尽管点。”宗政覃本想让人直接做上来就行,他吃饭不讲究,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男子与宗政郦相像的缘故,他竟然想先让人挑一挑,宗政郦很注重饮食。

    “小宇想吃什么?”臻黎避开宗政覃的视线,转向宗政墨宇,温柔又宠溺地问。

    “我想吃梨(黎)¨¨呜呜¨¨”

    “呵呵,小宇,先吃饭再点水果。”臻黎有些汗颜,赶紧捂着小墨宇的嘴,只有两人的时候,随便说都行,现在可还有一个老熟人在呢,而且等会宗政墨宇叫一些名贵的菜,那会露陷的。他转向宗政覃,笑着说∶“我们乡野之人,不懂得叫菜,还是请王爷点吧。”

    宗政墨宇嘟着嘴,鼓鼓的两颊正好用来捏,当然臻黎不舍得捏,他揉了揉可爱的小脸蛋,让炸毛的小猫咪别扑过来咬他。

    看到如此温馨的一面,宗政覃不知不觉将疲倦抛了去,跟这个男子在一起,男子如沐春风的微笑让他安心,原来移情移景都有治愈之效。

    这边三人很温馨地笑淡,另一边,还留下来左琏夜可就不爽了,他被抛弃在路边不说,还被遗忘了,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让宗政覃放下去搜找宗政郦的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竟然是那个有着与宗政郦很相近气质的人!

    左链夜有些哀怨,接着是气,不过是一个陌生人,也能得到宗政覃的眷顾。

    “欢迎我加入吗?”

    臻黎怔了怔,又来一个熟人,他不知不觉就轻皱了眉头,这看在别人眼里,自然成了不欢迎。

    左琏夜心里火本就燃了一点,这下被桌上两个成年人的态度,催化成了大火,不过,他是谁,他可是被人封为笑面虎的左太师。

    “多一个人吃饭,也热闹,我可是被王爷爽约了很多次呢。”

    宗政覃一听“爽约”,挑了挑眉头,好像他从来就没应下左链夜的邀约吧?何来的爽约之说?

    “哥哥也一起吃吗?”宗政墨宇倒是挺欢迎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这人跟他记忆里的小玩伴很相似,而且,这人的出现,可以不让宗政覃总是注意着臻黎。

    左琏夜听了,对小鬼的友好很满意,同时,他也发现小鬼的眼睛失明了,于是他好意提供信息。

    “我听说鬼医最近在皑山的青山派做客,不如你去试试,虽然鬼医总有不近人情的要求,但说不定会应了你们,救治……”

    其他话臻黎没听到,他只听到第一句话。

    “谢谢!”臻黎激动地握紧左琏夜的手,道了谢,饭也不吃了,抱起宗政墨宇就跟宗政覃告别。

    左琏夜看着自己的手,再看抑郁着脸色的宗政覃,只有悻悻地笑了笑。

    “呵……我也不知道他会这么着急……喂,宗政覃,菜快来了!”

    宗政覃的食欲在臻黎高兴离开之后就没有了,他也搞不懂这个情绪,有点郁闷,有点燥,他也随后离开了酒楼。

    推倒魅帝 第一百一十一章 黎的宝贝

    一听消息跑出来的臻黎,等走了一段路才发现,他又没给宗政墨宇吃东西,小孩子不比大人,现在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而且小宇很乖,就算是真的饿了,也不会跟他说。

    “小宇,我们到前面吃个东西再走。”

    皑山是齐国第二大高山,但名气却是齐国之最,这原自它盘居着四大门派之一的青山派。最近武林大会刚过,绿水青山、风景秀丽的皑山还是比平时热闹了些,有些门派才陆续撤走。

    臻黎跟小宇来到山脚下时,找了一间客栈休息吃饭。

    虽然小宇吃饭很讲究,但真的饿到了,平时也不怎么爱吃的蔬菜,只要是臻黎夹来的,都吃个光光。臻黎一看,本欢喜小宇不挑食了,但之后一阵自责也由心而生,他真的把小宇饿到了,真是不合格的父亲。

    其实嘛,小宇被饿到也是真的,但他这么听话地吃蔬菜,那也是臻黎吓过他,如果不吃青菜,将来长不高长不大,现在谁跟宗政墨宇说长不大,他跟谁拼命,以前住谷里,他没感觉到小人的坏处,现在一出外面,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快快长大,他要保护臻黎,假如能一下子长得路臻黎一样高,让他把天下的青菜都吃了,他也愿意!

    “黎怎么不吃?”鼓着两颊的小人儿,看不到,他也感觉到臻黎光看着他发呆,还没怎么吃。

    “我也在吃。”臻黎顿了顿,小宇变了很多,跟着他吃苦也是不得已,等以后找个地方住下来,再给小宇好的环境,毕竟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皇子,他也不想小宇受委屈。

    小宇像是心有灵犀一般,放下碗筷,宣言道:“黎不会又在钻牛角尖吧,我是男子汉,受点苦不要紧。”

    臻黎被可爱的认真表情逗乐了,如果是成年人来做,那也许就也发誓言,但是由小宇来说,严肃不起来,还有点像是在跟大人讨好。“小宇,快点吃,吃完我们就上山去。”臻黎笑得很开心,也顺便吃了小宇的豆腐,这小脸肥嘟嘟的,随时都让人想啃一口,捏一捏。

    两人开心地吃完饭,打听了上山的路和上山的情况,才继续赶。皑山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上去,但如今有各式各样的武林人士来往,也方便臻黎混进队伍里摸上去。

    但毕竟是下山多于上山,臻黎只混过山脚的盘查,其它的他都用自己的武功,逃过眼线,直上青山。

    皑山本就很大,又因为门派的盘居,将山开发了,寻找的目标就很散,他们到底得去哪里才能找到鬼医?没办法,臻黎只有慢慢打听。

    半山风景美不胜收,现如今已是初冬,但这里却是一派深秋之色,红枫绿林,近处的野花、远处的高山松,无论是小家碧玉还是花劲有力之景,都让人感叹自然界的鬼斧神工。臻黎在半山之时,回望扈城,朦胧一片,而他所在的高山,连续不断的山峰也有如水墨画般,诗情画意。

    如果,以后能跟小宇找个像这样的地方住下来,就足够了。

    就在这时,臻黎的思绪被拉回,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