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57

    抱着,难为情了,可是这里的路不好走,墨宇看不到,只有委屈被抱着啦。

    “等你眼睛好了,再说吧。”

    走过瀑布之后,臻黎跟宗政墨宇做了些改装,他们自然是得带人皮面具了,两人虽是变化了容貌,但太过招摇可不是好事,而且臻黎现在的容貌在细看之下,还是可以认出是宗政郦。

    “小宇,以后无论遇到谁,都不能暴露我们的身份,也不能说自己是皇子。”

    “好啦,我又不是傻子,知道利弊的,以后我只叫小宇,是你的弟弟。”搂着臻黎脖子的墨宇,淡淡地说。

    “还有,小宇必须叫我哥哥,没人的时候才叫名字。”

    “好。”这个好字,宗政墨宇回得很不干脆。

    “小宇这么配合,应该给个奖励。”还没征得宗政墨宇的同意,臻黎就亲上了小嘴,响亮的亲嘴声让宗政墨宇的不快全给抛了。

    “我还要奖励。”

    “小孩子不能要求太多。”

    “我不小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小孩。”

    “还要!”

    “怕你了,只能再亲一下……”

    ……

    两个月了,这是第一次走出与世隔绝的山谷。外面的青山绿水,还如以前一样没有变化,身处其中,只有宁静。

    当然,臻黎的心里,还是慢慢有了紧张。他带着宗政墨宇,避开了山谷官兵的搜查,他以为,都两个月了,宗政倾华和苗月溪应该都放弃搜找了,没想到,还是一样的戒严。

    如今他想去找宗政郦的师父,方向没有,但是他突然有了去夏国的打算,那也是他身体里的那个灵魂的希望,如今他们合二为一,有时宗政郦的想法会让他感受到。而且,他还可以去一次祈连山,到那里找找看有没有线索,虽然宗政郦说他的师父消失了很久,但终究那里是他们学习武艺的地方。

    要支夏国,那么应得走扈城。现在臻黎再踏上扈城,他也有些感叹,之前由宗政郦控制身体的时候,就在扈城呆了好几天,那时,宗政倾华还带他到了一座扈城府邸。

    扈城,很繁华,臻黎顺便看看古代的城市,这是他接触的第二个城市,以前他也只见识过皇城而已。

    对于外人来讲,带着一个小孩的臻黎,只是一个长相平凡又两袖清风的异乡人,扈城里的花楼招揽顾客也不会招到他身上,但是,臻黎路过春菱楼里,却被人热情地招呼着。

    “不好意思,我赶路。”

    “官人还要不好意思,楼里的姐儿随您挑,包君满意。”

    致黎被女人身上的香味呛到直想打喷嚏,他抱着一个小孩,也不想跟女人一般见识,客气婉拒之后,正欲走时,臻黎被里头走出来的一个人,吓到了,他又回避不及,被那人给叫住了。

    “等等。”

    臻黎抱着的人,也有了疑惑,但他看不到,他也跟臻黎有过约法三章,只是臻黎的情绪有了变化。“哥哥,为什么不走?”

    “嗯,这就走。”

    左琏夜也奇怪自己为什么就叫住了一个男子,看他们也是赶路的人,跟他认识的人相差甚远,也没再理过路人了,而是转过身,看向里头正在按太阳穴的人,调笑道:“四殿下是太久没逛花楼了,竟然差点醉死……”

    臻黎顿住了身形,不敢转身,他总是控制着不去想的人,就在身后……

    一百零九章 两个方向

    外头的光线有点剌目,宗政倾华也头痛,他眯了眯眼睛,按着太阳穴。昨晚他喝太多了,后来怎么就留花楼了?还有左琏夜怎么从皇城跑来?左太师可没那么闲吧。

    等缓过神,宗政倾华想起昨天的事了,他昨天是被左琏夜花楼,后来两人一起喝到快天亮,因为顶不住才睡过去,结果两人一直睡到现在。宗政倾华想起了所有,他疑惑地看着身边总是吊儿郎当的人,左琏夜最近也有苦闷的事?这人也是浪子一个,到底是哪家良男被他看上了?这次估计也是难搞的对象,要不然他左太师也不会放下公务,找他喝苦酒。

    “殿下……”

    宗政倾华被身边出现的香味呛到,皱着眉头。

    “你落下的东西。”追上来的女子,可是精心打扮过的,她专门等着两位贵人,而贵人包过的屋里刚好有落下的东西,她立即抢了机会,送上来。

    宗政倾华接过物品,连看对方一眼都没有,然后就与左琏夜打道回府了。他与左琏夜走上早就准备好的轿子,也没注意周围。所以,这时的宗政倾华,并没有看到不远处停留的一个不起眼的身影。

    “哥哥,怎么还不走?”宗政墨宇有感觉到臻黎的变化,而且臻黎抱着他的手,在颤。

    “这就走。”臻黎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了心里的躁动,天知道他刚刚看到那个女子拿着东西送到宗政倾华手上的时候,他有多难受,但宗政倾华也是正常男人,去寻求慰藉也不为过,况且,他也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哥哥,我饿了。”宗政墨宇只恨自己什么都看不到,臻黎的伤心传递一了他,那种殇,让他也痛,他只能用其他方法,引起臻黎的注意。

    臻黎回神,他忘了两人还没吃饭呢,“小宇想吃什么?”

    ……

    是幻觉幻听吗?他好像听到了黎的声音。

    “停轿!”

    宗政倾华冲出轿子的时候,臻黎已经抱着墨宇拐进了一个胡同。

    四周查看无果,宗政倾华顶着头痛,在还不算热闹的街上寻找着,左琏夜随后跟了下来,他没有阻止宗政倾华,只是陪着寻找,宗政倾华的疯,他早就见识,只有这个倔强的人知道找不着,才会停下来。

    果然是幻听!

    宗政倾华失望了,最后无力地靠着左琏夜,“扶我一下。”

    左琏夜摇摇头,本是强壮的身体,如今也无法消受多日的奔波和煎熬,昨天,他不该请宗政倾华到花楼。

    光看宗政倾华往死里喝酒,他就担心宗政倾华会不会就这么喝死在花楼里。

    爱的滋味并不好, 太执着也用情太深,合家欢到的殇,很痛。所以,他才不愿投资感情,可是,情之事,谁又能算准,今天能流连花丛不沾湿一身,明天就得栽在哪些一朵小花小草身上。自己不也是栽了吗?

    左琏夜无奈了,宗政倾华问他怎么来扈城,他还不是追着那个男人来了。

    再过不久,宗平覃也会到扈城。

    宗政覃,温润的模样还真是装出来的,在他面前,就是一只猛虎。左琏夜一想到宗政覃将他压倒,然后高姿态地说:“如果左太师愿意在本王身下承欢,也许本王可以对左太师的建议考虑考虑。”

    身下承欢?他左琏夜尝过的草有多少,有哪个不都是被他伺候得非君莫许,以他的技术服务宗政覃,他能证宗政覃欲仙欲死。但是,宗政覃有尝过男人吗?好像调查的结果,证明这个王爷几乎都没碰过女人,更不必说男人了,让他被一个不懂得怎么和男人做的人上,那不是要他命!

    就算他真的愿意让宗政覃上,宗政覃心思也不在他身上。

    真是郁闷!

    左琏夜永远也不会承认,也许他拔光衣服打开大腿,那个男人也不会有兴趣。

    ‘啊啊啊啊——气死人了!’

    左琏夜恋爱了,他真的恋上了一个表里不一的男人,所以他现在追到了扈城,他想吧,只要宗政覃知道宗政郦死了,或者宗政郦没死,让宗政覃看清宗政郦与宗政倾华的爱恋,那么他就可以趁虚而入!

    ……

    “皇叔也来了。”宗政倾华看着不远处高头大马之上的人,没有任何表情。

    宗政覃也看到了街那头许久没见的皇侄,总是温和的脸上,如今带着一丝冷意。他下马走近宗政倾华……

    “啪——”

    宗政倾华接下了宗政覃的一掌,脸上的痛如今变得麻木,皇叔是气他去了花楼吧。

    “跟我走。”

    宗政倾华没说一句话,默默地跟着宗政覃。而另一个被宗政覃忽视的人,也灰溜溜地跟着,而且他心里在想,如果让宗政覃知道,是他带宗政倾华去花楼,会不会连他也一起讨厌?

    宗政覃忍了两个月,自宗政郦假死之后,他就闭门不出,而宗政郦没死的消息传到他那里时他才高兴不过一天接着又收到了宗政郦又失踪的消息,几天之内,他从天摔到地上,再从地上飞上云霄,接着又被狠狠地再一次摔下来,纵是心里承受力极好的他,也快疯了,他真的失心疯了,整日恍惚,性情也变了,要不是宗政郦留下来的江山需要他,他早就奔来寻人。

    ‘皇兄是早就有预料变故吧,才会早早就准备好了信,等一出事就送到他那里。’

    就是一封托孤之信,让他留在皇城守着。如今,宗政墨宇也失踪了,他没有办法再坐得住,如果没来亲自查看情况,以后他还怎么见皇兄?

    刚到扈城的宗政覃,要宗政倾华带他来到当时的事发地点。

    几人来到河边,面对着咆哮的漩涡浪花,只有无尽的伤感。

    宗政覃接着询问了查找的结果,再看了看地形,他突然看着瀑布,说道:“也就是说,除了最危险的瀑布和上游地段没有查,其他的地方都找过了。”

    但瀑布之后,有可能吗?如果按当时的情形,也只有冲到下游而已。

    很快,天色变暗,几人只有按原路回去了。

    宗政倾华与苗月溪相约的两个月,也到了,如今宗政覃的到来,是跟宗政倾华“换岗”了,因为宗政倾华必须回皇城去继承皇位,而这里的搜找工作,他们不想放弃,宗政覃要留下来继续找。

    “黎,我困了。‘宗政墨宇拉了拉发呆的人,自白天开始,臻黎总是遗忘他,而且白天臻黎带他到一个地方,站了很久才走,现在,他们还在扈城,也在扈城找一家客栈住下来。好像,臻黎不愿离开扈城。

    ”小宇,被铺好了,过来睡吧。“致黎安顿好墨宇,然后一直坐在床边,直到宗政墨宇睡着了,他才轻手轻脚地离开。

    臻黎打开东边的窗户,并站在窗边。窗外夜色正浓,清凉的风拂着他的脸,让他清醒了几分,但就是这份清醒,让他突然觉得好冷,眼睛也酸酸的。臻黎抱着自己,眼前模糊了,再怎么埋,也埋不掉那份情,而今天让他再一次见到倾华,他更加难以深埋那一份情了。

    他,好想倾华。

    “无赖……”

    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

    臻黎的哭泣,让假装睡着的墨宇,陷入了重重的疑惑里。

    臻黎是他的!那个让臻黎难过的人,到底是谁?

    任谁也想不到,本是纯良的小人儿,眼里竟闪着浓浓的杀意。

    两个月,要有多久?也许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该是要走了吗?这个问题,萦绕在宗政倾华和臻黎心里。一个想着回去完成臻黎交待的事,然后能早早见到思念的人;一个想着分离以后,也许随着时间的消逝,他们就会慢慢忘了对方。

    终究,宗政倾华选择回了皇城,臻黎选择了相反的方向,不过在扈城的臻黎听到了宗政倾华要离开的消息,他也去送行。

    宗政倾华怎么会知道,他所思念的人,其实就站在送行的队伍中,望着他的背影,直到队伍出了城门,远离了视线。

    “哥哥,又是沙子进了眼里了吗?我帮你吹吹。”

    “小宇。”臻黎搂紧了宗政墨宇,宗政墨宇是他选择的啊,怎么老是忘了。可是,如今抱着宗政墨宇,心里全都是歉意。

    爱,怎么就这么痛?

    心好痛。

    “黎,你怎么啦?”宗政墨宇慌了,臻黎全身发冷,他碰触到的手指,更冰冷!

    这一次,宗政墨宇开始讨厌自己了,为什么他是这么小?为什么他眼睛失明?如果他是大人的话,他一定能更好地保护臻黎的,臻黎是那么脆弱,他不想看到臻黎伤心。

    “黎,别难过,我会保护你,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宗政墨宇暗暗下着决心:‘我一定会长大!我一定不会让你伤心落泪。’第一百一十章 襄王执念

    这是嗜心之痛。

    原来,莲心一直还在。

    纵是武功在好,内力再强,也受不了发作时的疼。

    臻黎脸色苍白,手脚冰冷,他不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