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39

    />

    整个过程,左琏夜都没有看到这个稳如泰山的男人露出半点破绽,不过,他相信,很快就会有人亲自找上门的。

    [好玩,甚是好玩。]

    “琏夜,原来你在这里,我还以为你先跑了。”汤宇宸找来的时候,宗政覃已经走远了,但他还是看到了左琏夜意气风发的俊脸,今日的笑有别样的意思。

    “怎么?是哪位美丽的宫奴让我们新上任的左太师心花怒放?”

    汤宇宸与左琏夜是爱好相同,当然也是臭味相投,除了立场不同外,他们平时能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吟诗作对,那就是风花雪月了。

    “汤才子如今没有父亲的管束,也是心花怒放啊。”

    “哪里哪里,宇宸自当为左太师尽心尽力。”汤宇宸手中的才子扇一晃一晃的,让左琏夜也想揶揄他,不过,汤宇宸和他后方的势力,在自己上任之后,估计也没那么自由自在了,当然,如果那人不要他帮忙的话,就另当别论。

    “今儿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吧。”汤宇宸竟然发现面前站着的人还会有走神,这精明的人眉毛动一动,他就能知道那人肚里的蛔虫想干嘛。

    汤宇宸与左琏夜因为两位父亲的关系,从小认识,虽然他们也奇怪两位父亲那不紧不松的朋友关系及剑拔弩张的朝堂关系。

    他们两人算得上要好,但如果接下来左琏夜插手更多的政务,他们会慢慢变成两位父亲那样的相处方式了。世人都知道,左太师和汤相国在朝政上水火不相容,但却不知道私底下左汤两人却是朋友。

    以后,他们也许会跟父辈一样吧。如果是,也不奇怪,现在左琏夜已经没有要站在太子一边的打算,而汤宇宸早早就是太子党了。

    话说回来,左太师还是太子的恩师,左琏夜与宗政墨宇的感情理应比对宗政倾华的好,但是,世事就是那么怪,左琏夜竟也是宗政倾华的好友,他们两人也常常会一起饮酒作乐,左琏夜自己也说过,他更喜欢宗政倾华……的性格。

    另外,整个皇城里,坦诚自己喜欢男子的贵族,就只有左琏夜,他无论跟谁出去风花雪月,只用男人,曾经有多少女子为了这个英俊前途无量的男人喜欢的不是女人而伤心呢。

    左琏夜喜欢养男宠那也是众人皆知的事情,讨好他的人,最好选礼物了。曾经,有人送了价值连城的金银珠宝,左琏夜看也没看就退了,后来送了妖娆男宠,却意外地被收了起来。这事,当时还把老太师气得整整半年没跟儿子说过话。

    “你今天肯定有什么高兴的事,或者是昨晚被伺候得意尤味尽?春天可是早就过了。”

    “汤才子的毒舌可别用在我身上。走吧,今天去尝尝新酒……”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走出宫,就等着换了官服去他们常去的酒楼一尝新出炉的美酒,酒如同美人,也是他们的爱好。

    PS:求枝枝~~~~求票票~~~~~~

    推倒魅帝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没有捌不了男人

    章节字数:3331 更新时间:11-03-22 18:04

    还在是风语馨的雅间,许多年不变的语焉阁,左汤两人叫上美酒佳肴,品酒谈美,他们两人都是以文著名,很多人都以为这两人到这里应该是以酒与文,再论古谈今,或者再说些朝堂政事,可惜人们都想法单纯了,两人最大的风雅趣事,就是品美论美,再来是诱美,这个美,当然指的是美人。

    酒饮过半,刚好酒保开门送来新品。

    “两位大人,……”酒保被突然诡异的气氛还有大人们奇怪的眼神盯得有些害怕,难道是自己来错了时间?

    不是来错,而是酒保刚好开门之时,从他身后走过去的一人,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进来。”

    汤宇宸一改垂涎的面孔,喊那酒保。“去查一下刚才那公子走去哪间。”

    酒保有些吞吐面带难色,一边的左琏夜就不耐烦了。这新上任的左太师可是三公之一,朝堂之上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得罪了没好果子吃,另一个是刑部和宗仁府的大官,犯了大罪的皇亲都照样砍了。

    “两位大人稍等,稍等。”想通了之后,酒保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等只剩两人,汤宇宸立即表明美人是他先看到的。

    “不必担心,那人虽美,但不是我喜欢的,另外,那可是朵有毒的花儿,可别把自己给赔了。”左琏夜刚刚看到美人只是惊奇为何那么清高的人会出入这里,而且那人几乎与药为伴,要不然就总围着另一个男人转而已。“那人并不是能玩玩的,你可得想好了,一旦招惹上,没有受伤是收不回……心的。”

    心?有点严重,他汤才子永远都没有放“心”在美人身上,难道是他表现得那么明显,左琏夜也看出自己的势在必得?

    其实,无论是左琏夜还是汤宇宸,都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人,而且也都已经见过那人轻纱之下的妖孽美貌,他的医术在皇城很有名气,还是个怪脾气的医者。

    “云岭冰峰素色寒,雪莲典雅峭崖欢。娉婷仙韵无尘染,蕙质冰肌献玉兰。雪卿之美,早留吾心啊。”既然被看透了,汤宇宸大方承认算了,这样也可以阻止左琏夜对单雪卿出手。

    “哈哈……原来如此。雪卿的冷艳之美并没有我想要禁欲之美,你懂的,所以啊,老友加把劲吧。”左琏夜拍拍酒友的肩,觉得汤宇宸是任重而道远啊,当然,这也比他好,至今,他还没有遇到自己心动的那个人。

    汤宇宸为两人面前的空杯都倒满了酒。左琏夜的那种挑战,虽然有点刺激,但不是自己的做法。左琏夜喜欢将正常男人变成同好之人,喜欢将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变成床上的风shaoying|荡之人,各种男人只要对味,都有可能被他拐上床,就连他的好友,也曾被下毒手,嘿嘿,虽然没成功,这也是左琏夜不小心说漏了嘴,否则谁能相信,左琏夜竟然肖想到那人身上去。

    正说话间,酒保回来了,说那人去的是语伈阁,不过语伈阁是个大人物包的雅间。

    大人物?能在他左太师面前称得上大人物的,只有几个皇亲而已,总不会是汤宇宸的老爹吧。

    左琏夜给了汤宇宸一个眼色,汤宇宸立即掏出大把银票,直接砸给酒保,虽然他肉痛啊,不过谁叫他要捌那美人。

    “小的见人不多,不过那位贵人见过一面自不会忘记……”酒保见大人们不耐烦了,才直接说道:“那是襄王爷包下的雅间。”

    “行了,你可以出去了,没传话别来打扰。”汤宇宸将人赶走,他有些意外对象是宗政覃,满朝文武最不好拿捏的就是这位王爷。就在汤宇宸拿起酒杯之时,竟然看到他对面的人,正在若有所思,似乎有什么打算,而且那表情……

    “琏夜,你不会是……”

    左琏夜嘴角漾着邪气的笑容,摩挲着酒杯,再一饮而尽,“不会什么?你自管好你的美人,可别染到那人,我可是有洁癖的。”

    汤宇宸目瞪口呆,下巴都快要掉下来,左琏夜这次的对象竟然是那个总是泰然自若的襄王爷?!

    这不是闹着玩的吧?可别玩大了,一个是太师,一个是王爷,打起来可是震撼朝政的。

    “你担心个什么劲,我又不是玩玩的。”

    你这句话才真正让人担心啊,你哪一次不是说“不是玩玩的”,又有哪一次不玩到别人倾家荡情,然后拍拍P股走人。

    汤宇宸也希望面前这家伙不要太认真,而且襄王也不是吃素的,左琏夜估计还没碰到人家就被襄王给剁了也说不定。

    两人喝着酒,估计时间差不多,等着自家下人报信再走出去,一人追着刚出来的单雪卿,另一人,则走向语伈阁。

    刷——

    门被打开了。

    宗政覃抬起眼帘,看着进门的人,能让他的侍卫放行的人,果然不简单,当然也可能是因为那个好用的太师身份。如今朝堂之上,三公的权力比起他这个亲王还大,以前他见到左老太师,都要忌三分。

    如今这年轻气盛的左琏夜,很狂很傲,将来朝政格局与他的加入有密切关系。

    “怎么王爷也不请我坐会?”

    宗政覃表情如常,再看面前的人,早就自己入座了,还用他请?

    “王爷一人喝闷酒,不如让我陪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酒逢知已千杯少,不知王爷能否暂时将琏夜当成知已?”左琏夜自个儿挑了个杯,倒上了酒,这屋里的熏香可还没有宗政覃的忧愁浓。

    “我怎么喝到了一股愁?酒可无没办法解愁,王爷也应该听过,借酒消愁愁更愁。”

    宗政覃将酒杯放下,对面的人道出了他的心思,他当然知道酒入愁肠愁更愁,如今那人因情而郁郁寡欢,整日愁眉,自己又没办法让那人开心。

    宗政覃继续有一杯没一杯地喝着,也没搭理左琏夜,左琏夜无所谓,也是一杯再一杯地陪着喝起来,越喝越多,越喝起起劲,可再喝下去,就算他是千杯不醉也得倒了,这宗政覃竟然也是海量,现在只有脸色微红,还很清醒。

    酒色熏人啊,眼前这个总是冷静的男人,举止文雅、气质翩翩,那种不动泰山的表情就让人想将他压倒、撕毁,再将他折腾到求饶……

    这么想着,左琏夜身体也有了异样,总觉得室内突然闷热,他心里祈祷着面前的男人醉倒,所以倒酒也勤快了许多。

    突然,他的手被握住,男人看着他,“你想灌醉本王?”

    左琏夜悻悻笑了一声,“王爷海量,估计您还没醉我先醉了吧,还是王爷在担心什么?”

    宗政覃放开了手,又将倒满的酒喝光了,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本王就算再喝几坛都没问题,如今想要买醉也没得买啊。”

    听了这话,左琏夜心里暗暗呕血,再这么下去,可陪养不了感情。“王爷,不如我们换一种酒喝?”

    酒混着喝,更容易醉,他就不信了,今夜灌不倒这个男人!光看不能吃,很难受的,像这个男人,不造个酒后乱性,估计以后没啥机会近他身。

    “嗯。”

    一得到同意,左琏夜是那个热情啊,立即让人送来各种他知道的好酒,而且还特别选了后劲特强的那种。

    宗政覃呢,是酒来不拒,于是这么喝着,直到两人都有了醉意。这时,宗政覃突然想到还得回去带他府里的青鸾鸟给臻黎,于是起身,可就是这个普通动作,让他突然一阵昏眩,一个站不稳,便往左琏夜的方向倒下去……

    没有预期的疼痛,宗政覃揉了揉太阳穴,再看清之后,才发觉自己压倒了左琏夜,还将他当肉垫。

    宗政覃撑起身,却被身下的人搂了回去,两人的唇就这么巧地碰到了一起!

    宗政覃错愕地怔在当场,而左琏夜却仿佛得到了糕点,不客气地舔吃来,宗政覃一扯动,左琏夜双手就搂紧,还让人往他身上帖。

    这个突袭的动作让宗政覃炸了,他有些恼怒,一个用力扯动,推离了强吻他的人。

    宗政覃厌恶地擦去唇上的印迹,狠狠地警告左琏夜,可他不知道,他的迷离醉态和冷清神色,看在左琏夜眼里,是一种难言的诱|惑风情,对左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