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33

    往伤感,还有,以现在宗政倾华的成绩,如果真的跟他浪迹江湖或者隐姓埋名,结局会如何?

    “你不仅没有考虑华儿的将来,连你以前最重视的国家也放任不管了,你离开了,朝政也将四分五裂,外邦也会趁机攻击。就算宇儿控制得了,他做了皇帝,更不会放过你们。”

    这最后一句,才是真正敲击到了臻黎。龙祺,到底知道了多少?连宗政墨宇的事也算上了。

    宗政墨宇有能力追杀他们到天涯海角,夏国誉王也是两面三刀的人,而且谁都只顾自己的利益,这个天下,他们能藏在哪里?没有解决掉一些难题,他们真的走不掉。

    他本身,还有着许多迷,当初是谁要杀他,现在皇宫里,又是谁要杀他,有好多次,没有太子或者四皇子的人马,他几乎都得死于非命。

    “师弟,你好好想想吧,华儿的前途也许你不看重,但他的母亲肯定不愿意看到他们亲兄弟兵戎相见。”

    宗政倾华和宗政墨宇的母妃,就是他们师父的唯一女儿,一个娇弱多病的女人,生下了两位皇子就离世了。臻黎有了解过,宗政郦对那个女人很特别,也是唯一被他封后的妃子。

    不过,龙祺用那位妃子来劝自己,是算错了,对于他来讲,他真的“忘”得一干二净。

    但龙祺提到了方方面面,有让臻黎动摇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很自私,也没顾全大局,他用了这个身体,宗政郦该有的责任就一直存在着,在朝政没有隐固,国家还动荡的时候,他走不了。

    宗政墨宇是不可多得的治理之才,如果他能一登大统,总比自己霸着帝位还要好吧。

    ————分隔线————

    宗政倾华不知道他的师傅与臻黎谈的内容,自个还在计划着先带臻黎到哪里玩。

    “黎,我们去南方的古镁镇吧,那里青山绿水很悠闲,闻名的莫离湖跟你的名字同音,不过,它是分离的离。”

    离?

    臻黎动了动唇,还想说什么,就听外面嘈杂声四起。不久,只见家丁来报,府院被官军包围了。

    果然,他会害了宗政倾华啊,如果被朝庭查到了蛛丝马迹,宗政倾华肯定会被牵连,他的另一个身份也将面临危机。

    “单公子已经去应付那些官军了。……”府中的管家于老简单说了外面的情况,而且话中之意都在强调,现在无论是哪一种身份,宗政倾华都最好不要出现。

    “其实只要我不在这里,你在不在都不会影响。”臻黎握住宗政倾华的手,他望进宗政倾华那双深邃的眼眸里,想说的其他话都压回了肚里。

    “黎……”宗政倾华深皱着眉。

    “我先让龙祺带我离开,躲过这一次再说吧。你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

    宗政倾华还没张唇,官军已经开始冲了进来。

    在关键的时候,龙祺抱起了臻黎,离开了。

    最后,官军没有搜查到任何,撤离了,但谁也没想到,无论是谁在府上,宗政倾华也被人盯上了。

    过不了几天,朝庭下诏书并公布皇榜,将出动五万精兵围剿百花教。一时民间议论纷纷,这百花教亦正亦邪,虽没做啥好事,也惩治过一方霸主消灭过地方害虫,当然,也劫过富劫过官,只不过那些被劫者都不敢告官。

    百花教也是武林之中的一个派系,朝庭真的灭教,那就将激化武林人士与朝庭的关系,没被灭教,那也得看与武林人士有着密切关系的四皇子要如何做,还有作为武林盟主的臧轲,该如何调节。

    宗政倾华自那日之后,就被各方势力搞得应接不暇,根本没时间去找臻黎。他也在两日后,知道了臻黎回到皇宫的消息。

    当时,臻黎就想要回皇宫了吧,如果那时他没有放手,也许他们早该远走皇城。世事,怎么那么难料?宗政倾华握紧了手中的佩玉,这是与臻黎的那块一对的。

    PS:各位亲亲,明天发枝枝了,咱先求一下枝枝了~

    推倒魅帝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注定亦毁之

    章节字数:2343 更新时间:11-03-12 18:34

    烷麟殿里烛光摇曳,丝丝熏香穿透过金晃晃的帘帐,侵入华丽的蟠龙大床,床里头是使华丽逊色几分的一抹罂粟红,那人被艳如火般的蝶羽丝绸包裹着玉色的肌|肤,此时透着几分惨淡雪白的肤色与同时艳红得怪异的唇,显得他妖异却很妖娆,那是虞美人的化身?

    床上晕开的发丝有些凌乱,额前的发丝被汗湿了,他的眉宇间蹙起了痛苦的隐忍之色,长长的眼睫轻抖着。

    他摸索着寻找可以缓解心火的清水,有些无力,最后的努力只能让覆着的锦被滑落。

    “父皇!”

    冲进来的宗政墨宇大惊失色,还好他接住了,要不然床上的人就掉到地上了。触及的身体温度,滚烫得吓人,被他抱着的人,脸色透着惨白。

    是莲心,在发作!

    宗政墨宇小心翼翼地擦去了臻黎的汗水,将人搂紧了,臻黎失踪了一日夜,回来的他更加妩媚生动,有些事,提醒着他,臻黎之前做过什么。莲心之毒是更早前才中的,臻黎如果没有自己的意愿,做那种事他只会更痛苦,甚至是心竭而衰,衰败而亡。

    是谁动了父皇!?

    该死!

    就算是宗政墨宇想摇醒臻黎问个清楚,他也无能为力,昏迷之后的人,完全只沉潜在自己的世界,被淘空的心情就应该是如此吧,昏迷的他与自己一样,都在心痛,痛与痛之间,谁在折磨着谁。

    殿内,惶恐的宫人一个个退了下去,每个人即庆幸也后怕,皇帝的身体情况不佳,太子也跟着阴晴不定,先前太子大怒,将前一夜值守的宫人和侍卫免职获罪,如今留下来的还有补充来的,人人自危。

    这回宫的第一夜,臻黎睡得很不安稳,他作了恶梦,梦中宗政倾华被刺伤,然后不知为什么,总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他们不能在一起。心悸又不安,让他很难受,而且,他总觉得自己体内有股火在燃烧,烧着他的喉咙干渴发痛,发不出任何声音……

    不过,后来他碰到了一股冰凉的泉才舒服了些。如果这一夜没有那泉水,他恐怕会被烧死,最后,他反抱住了给他以清凉的源泉,寻找着更舒服的位置,才真正睡了过去。

    ……

    臻黎一早醒来就有宫人来为他换上新制成的九龙袍,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还没有谁跟他说过,就算是昨日很晚才离开的宗政墨宇也只字未提。

    “皇上,怎么啦?”

    臻黎按住胸口,与宗政倾华分开已有好几天了,他总会不时心悸。他示意无事,让宫人继续着装。

    “太子的眼光真准,让司衣御减去了半寸衣长,现在正合适。”

    当时是司衣御那边亲派人来量体,现在减了半寸竟然还更合体了,原来是他瘦了。

    “小李子,等会先去看一下旭儿。”

    “皇上,等会接驾的龙辇就到了,五殿下也会跟着一块去。”

    臻黎顿了顿,到底要去哪里?

    算了,等会就知道了。

    靠着龙辇,臻黎回忆着那天的事,那时龙祺带他落地的地方,怎么会有宗政墨宇的人?宗政墨宇在他回来后,对外只字不提皇帝被劫之事,自己还是照旧住回宫殿,过着与以前一样的生活,但每次宗政墨宇来他这里,总是很古怪,有时看着他的眼神总带着几分痛苦……

    一阵摇晃,臻黎才回神过来。

    前面,不就是举行大典的昭阳殿?这里比平时更加热闹,宫灯彩棋五彩缤纷,仪仗宫人整装如新,四处透着喜庆之色。对,就是喜庆,就在他下辇之时,迎面而来的相国跟他道了喜。

    这时臻黎才知道,原来今天是太子大婚。

    步入大殿之内,一路走来,都有臣子的道贺,殿内,臻黎搜寻着的身影,没一个在。

    宗政倾华这几日一点消息都没有,而臻黎抱病没上早朝也就没有见过他,不过臻黎有听说宗政倾华确实忙得很,之前同意围剿百花教的一些官员,他正在做工作。臻黎很想帮忙,毕竟圣旨是以皇帝的名义发出的,只是他也得找时机,就算是没被作为傀儡的皇帝,也有为难之处,更不必说现在他的处境也很尴尬。

    殿中,誉王倒是早早就到了,他与臻黎目光相碰之时,只是颔首,不过那人幽幽的眸光,却也是深不见底的颜色,让人看不透。

    臻黎的旁边,坐着的先是皇亲贵胄,再是股肱大臣,今日相国和左太师各带着的一位年青人,都是骄阳夺目之人,他们应该就是汤宇宸和左琏夜,汤宇宸师承左太师,与太子是同窗,亦是太子党成员,更是齐国闻名遐迩的风流才子,所有人曾都以为他会被委任翰林院,却没想到最后进了刑部还成了左太师的助手。

    左琏夜,有其乃父当年之仪,三公的爵位过不了多久,便会由他继承,现在他也是太子的姻亲,可是他的立场却很奇怪,臻黎很多时候,都有收到此人的善意之举,也就是说,他跟汤相国一样,是支持皇帝,但又有偏向的一位皇子,在皇帝与皇子的比重里,他们分得清也更重视皇帝。

    臻黎只需扫过一圈,殿上的各色人,他就一目了然,没有谁是永远的朋友,也没有谁是永远的敌人,他现在可以将这句话感悟得更深。

    不过,他倒希望大家尽快选出一个可继任之人,这个皇位早点有了归属他才能放松。

    一道炙热的视线,让臻黎回了神抬起了头,只需那人的一个眼神,他郁闷的心情立即舒展开了。

    宗政倾华来了!

    举手投足的意气风发,并没有受连日来阴影的影响,他的春风得意还如以前一样,透着桃花美眸,波光流转。

    臻黎一改萎靡,脸上的气色不知不觉红润了,连一旁的宗政覃也奇怪地随着臻黎的视线望去。

    不仅是宗政覃,刚刚到会场的宗政墨宇,也目睹了这一切,臻黎被莲心折磨,只有见到他心里欢喜之人才会缓和痛苦,臻黎的变化,不就说明了一些事。

    那边,与自己有着相同长相的宗政倾华,是在什么时候引起了父皇的注意?

    是在他抄了花楼之前?

    早了,并不是注定,就算是注定了,他也会亲手毁了!

    推倒魅帝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侵入殿中

    章节字数:1592 更新时间:11-03-12 20:19

    杯觥交错,盈光摺摺,大殿喜庆热闹,座上皇帝斜卧宝座,双颊微红,一双迷离的眼眸透着醉意,大家看不出皇帝喜怒,倒是敬上的酒皇帝都喝了,这是前所未有。

    喜宴,肯定要不醉不归了,现在宴才过一半,新人刚拜堂送走,等会,太子才会出来招待,四皇子和襄王爷宗政覃都不知去向,大家也只有向皇上和左太师及誉王道贺先,当然,庆王爷宗政康那边也得表示一下。

    宗政康平常就爱喝点小酒,他是来者不拒,还经常跑去跟皇帝碰杯,今日,跟着他来参加庆典的除了平常跟着的戴韫珩,还有难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