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30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包一个美人,然后避开所有眼睛,走人。

    于是,宗政倾华随便点了台上的花魁,扬言包出场,然后与誉王道了别,光明正大地坐着轿子离开了。

    “四……郎……”轿子才走一段路,里面便传来了美人的娇嗔,接着便是女人嗯嗯尹尹的断续喘息声。

    声音接着又消失了,也许轿中的情景旁人光是想象都会流鼻血,只是旁人又怎么知道,里面的男人正受着煎熬,他仅有一点理智而已了,这时他如果不再将女人丢出去,怕是真的得大开杀戒。

    突然,一阵薄荷清香飘了进来,宗政倾华这才清醒了些,这种香气,代表着单雪卿来了,他这才松了口气。

    果然,等他掀开轿帘,外头站着一人,便是白衣飘逸的单雪卿。宗政倾华现在恢复了一些,刚刚吸了单雪卿的药,总算是能在最后关头克制下来。

    现在跟随着宗政倾华的都是他的心腹,他才跟单雪卿离开,那些人便迅速抬着轿,往四皇子府院去了。

    “怎么了,还不舒服?”单雪卿停了下来,宗政倾华脸色很不正常,明明他已经解了毒了。

    单雪卿才靠近,便被突然袭击的男人压倒在地,他仰望着压在身上的男人,宗政倾华似乎神志不清,又极力在抑制内心的浮动,药效,更加重了!

    “雪……雪卿,我……我控制不了……,你快把我……打晕……”

    PS:重点不在花魁赛上,爱爱就不描写那啥比赛了,8过,四四跟誉王相谈之事,就先卖个关子了,这周末的两天,咱白天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都得听课,米时间写啊,等周一再更多点。

    最后,求个枝枝啊~求个收藏啊~

    推倒魅帝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走火入魔

    章节字数:2107 更新时间:11-03-06 22:59

    豆大的汗开始冒了出来,流下的汗水渐渐迷了宗政倾华的眼睛,眼前的人影,开始变成他心中最深爱的那人。

    身下的人伸出了手臂环住他的脖子,宗政倾华全身颤了一下。

    不是他!绝对不是他!宗政倾华,你可不要做后悔的事……

    宗政倾华立即将全身的内力全往内腑压进,企图冲破药的控制,他只觉腑脏真气乱搅,一阵攻心之痛,随之而来的剧烈冲击让他胸口沉闷,喉口腥甜。

    “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倾华!”单雪卿吓得叫出了男人的本名,他们在一起,从来只是叫宗政倾华的化名。单雪卿快速点住了几个主要穴道,止住了宗政倾华乱窜的真气。

    他,竟然宁可走火入魔也不愿碰自己。

    这个认知,还有心中隐隐的疼,让单雪卿不可置信,这么久以来,自己对宗政倾华到底存的是什么样的心思?

    怎么会变成如此?刚刚他竟然在期待宗政倾华接下去的动作。那时,就在他以为宗政倾华喜欢上了花楼美人,他接近了当时还在花楼的臻黎,之后阴差阳错与臻黎变成朋友,却因为妒忌宗政倾华对那人的好,给臻黎下了药。也因为宗政倾华总是为臻黎做事,他还曾一度怀疑宗政倾华爱上了男人,要不是后来知道他们是父子,自己还总是耿耿于怀……

    以前的种种,足够说明一些事了。

    “倾华,你为什么这么傻?你会将十多年的功力全废了。你努力了那么久,功亏一篑了,值得吗?”

    单雪卿将闭着眼睛的人抱进了怀里,朝夕相处的时间里,他竟然喜欢上了宗政倾华,到今天,他才敢大胆地承认。

    “黎……”

    宗政倾华微弱的声音让单雪卿顿住了,没有意识的宗政倾华,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看着男人眉间蹙起的峰,痛苦着,单雪卿赶紧将人带回去治疗,他没有再研究下去也不敢深入地想,他心里不愿猜,宗政倾华可能叫的人是臻黎。他们是父子,臻黎怎么有可能是宗政倾华心里住着的人。

    这一次,弘虚子是用了改良后的“爱欲”,宗政倾华一碰酒才会引起药效,这种药,还含有一种迷惑心智的成份,可以让中毒者心甘情愿地欢爱,也是那种成份,让宗政倾华出现了幻觉,他的眼前和脑海里,只有他喜爱的人。

    单雪卿自然是知道药效的。

    “碰——”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臻黎看着倒翻的墨,污了他刚刚才画好的竹,这是他自己打翻的,并不关宫人的事。

    “撤下去吧,清理之后你们都退下。”刚才是自己心神不宁,才会发生这样的事,都怪这皇宫可以消遣的事太少了。

    宗政旭南的伤也该好了,要不,去看看他吧,今天出去了给那小子买了礼物呢。

    臻黎取出一只萧,这只萧他已试过音,音质很好,就当作教宗政旭南的教具了,以后等宗政旭南学得好些,再送更好的。

    自从来到宫中,臻黎就没有抚弄乐器,一是以前的皇帝并没有这样的爱好,他的宫殿一件乐器都没有,再者,最近的事情让他焦头烂额,哪来的时间弹奏,他喜欢宗政旭南,自然就想让宗政旭南更懂音律。

    现在,宗政旭南已搬回自己的宫殿,他也不必介意会见着宜妃。只是臻黎没想到,他不想见着的人,都在耀和宫。

    “儿臣给父皇请安。”

    “臣妾见过皇上。”

    原来宗政墨宇与宜妃都在,这屋里的三人在他没来之前就说说笑笑,等他进来之后,安静了,他有那么多余吗?还让宜妃这么不自在。

    “父皇……”

    臻黎按住想起床的宗政旭南,让他不必起身行礼。

    “旭儿好点了没有?”

    “父皇,旭儿偶尔还会头痛。”宗政旭南小兔般的眼睛,渴望着大人的爱怜,臻黎见可爱的娃儿撒娇着,被蹭了几下,心情立即抛去了阴霾。

    “旭儿下次可不能再任性了,旭儿伤了,父皇心疼啊。”

    温柔的臻黎让宜妃看傻了眼,她刚刚被突然而来的皇帝吓着了,毕竟,她跟宗政墨宇的流言很多,现在被皇帝撞到在一起有说有笑,也许皇帝会误会什么,也不是她多心,而是皇帝从进来后就有点不高兴。

    现在皇上如此关心自己的皇儿,还送了礼物,这可是前所未有,她该是将宝压在宗政旭南身上。

    “父皇要教我吹奏?”

    臻黎点了点头,轻揉着投进自己怀中的宗政旭南的发,他直接忽略了宗政墨宇的视线,这个时间,他以为宗政墨宇应该回府去了,没想到还逗留在宫中。

    臻黎等宗政旭南睡着了,才离开,同时,宜妃和宗政墨宇也一起走,期间,宜妃有暗示他去白泌连宫。

    就在臻黎答应了宜妃,宗政墨宇却告诉臻黎,今天议政还有一些要皇帝裁决才能最后定夺的内容。

    “皇上以国事为重,臣妾先行告退了。”宜妃很乖巧地说道。

    宜妃才走,臻黎就甩了甩袖,郁闷地往另一条宫道走去。

    “父皇,可是月色暗了走错了?”

    “朕没走错。”他要回烷麟殿,刚刚宗政墨宇不就是阻止自己去太子旧情人那边,现在目的达到了,他不应该回去自己的宫殿睡觉!

    臻黎没有停下来,而宗政墨宇也一直跟着。

    回到烷麟殿,全部宫人一看到皇帝和太子都脸色不善,自然是在小李公公的带领下,退了出去。

    推倒魅帝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五师弟是我?

    章节字数:2471 更新时间:11-03-08 01:40

    两人才进殿不久,殿外立即有了动静,接着人声也嘈杂了起来。

    宗政墨宇面带郁色,就在他要走出去看发生何事时,殿内的烛火和熏香变得诡异起来。

    “父皇,小心!”

    臻黎只觉得眼前变得模糊,他突然有了困意,很想睡觉,接着,一个黑影闪过,他被掳走了!在他的宫殿里,护卫森严,再说太子还在,谁还能在宗政墨宇眼皮底下做这样的事?

    “父皇——”

    声音小了,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臻黎知道自己应该是被擒离了宫殿,但这有可能吗?

    ……

    “殿下,属下该死!”

    宗政墨宇看着空荡荡的大殿,那些人竟然就在他面前将人劫走了!这里残存的药味还在,他的手下,全部被那几个武林高手制服,有些还被迷倒,他自己也被药迷了,当时动不了身。

    这些人,竟然用那种卑鄙的手段掳劫皇帝!而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虽然上一次并没有将臻黎劫走。

    宗政墨宇握紧了拳,他的天罗地网竟然抵不过那些人的药。现在,人也跑了,父皇也不见了。

    “传令下去,即刻封锁皇城,皇宫再换调御林军,不许任何人传出皇宫任何消息。”

    “是。”

    “杨统领留下。”

    杨子岚不意外太子会留他下来,他追踪之时,发现了刺客竟然是他所熟悉的人。

    殿内,就只有两人。烛火映亮了宗政墨宇的半边俊脸,严峻的表情透着些担忧。

    “这里平时有几个势力在关注?”

    “还是跟以前一样,但最近多了百花教,不过他们倒没什么大动作。”

    百花教是江湖组织,他们的目标也是皇帝?是哪个势力请了百花教?如果皇宫里谁与百花教有联系,那就得挖出来,除去。宗政墨宇的黑眸里,闪过杀意。

    “子岚是否还说少了什么?这里的药香,可是鬼医才有的曲灵粉。”

    杨子岚一听,马上跪下,刚刚那些人里,有他的师父,师父不仅将他制住,还迷倒了很多护卫,而跟着师父一起来的,怕就是他以前只听过没见过的师伯,那些人,每一个在江湖上都有很高的地位,是不可能被人收卖来行刺皇帝的。

    师父又不可能跟他说明,而且师父一向都是居无定所,行为不定,喜怒无常。

    宗政墨宇审视了下方的人许久,“本殿再给子岚将功补过的机会,你是鬼医之徒,怎么营救父皇你应该更有底。退下吧,希望明天子岚能带来好消息。”

    杨子岚领了命,退了下去。

    此时,殿内的药味已经退散了,冷冷清清地只剩下一人,宗政墨宇后悔了,他为什么要用疏离臻黎的方法来引蛇出洞呢,现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父皇,千万不要有事啊。]

    懊悔,这是多么陌生的情绪,他,宗政墨宇,从来就没有过像现在这般悔过,本来,刺杀父皇的幕后之人就要浮出水面,现在就只等时机一到便可收网,但如果父皇的安危都没有保障,就算找出策划者,也没意义了。

    ————分隔线————<br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