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24

    留给久未回宫的襄王爷宗政覃,在那个血腥夺位之年,全部皇族皇子只剩下两个,他们都是协助过宗政郦大统的有功之臣。臻黎不知道为何一个排行第八的皇叔会坐在排行第二的宗政康之前,同时,那个位置,很多场合,大家都会固定摆好,就算那个襄王爷总不能来。

    这一次,臻黎让誉王坐在那里,他明显感到大家的不可置信,不过,那也要等结束之后再了解吧,说不定,等会他的儿子们就会来找他了,现在那两人的脸色比自己的还更不好。

    还好宗政郦只有四个儿子两个公主,而且有一个公主还不是亲生的。说实在,宗政郦的子嗣对于一个皇帝来说,非常少,不管何原因,现在对臻黎来讲,却很庆幸也很不幸。

    誉王来者不善这自然不必说,宴中便提出要尽早得到答复,这商讨之下的定论,臻黎并不拿主意,也不好答。

    燕澶煌取出一丝质白色锦帕,呈给皇帝。

    “在澶煌离开齐国之前,希望陛下能答应实现曾经的许诺,另外,澶煌受人之托,转交此物给齐国陛下。”

    随侍的小李公公将物品呈给臻黎,臻黎取下托盘内的物品,一碰触那绵帕,十分柔滑,其价值非同一般,不过他总觉得这条锦帕十分眼熟,像在哪里见过。

    等他摊开,入眼的是一首诗。

    臻黎看完微怔。

    “那位贵人可是生病了?”

    燕澶煌意外抬起眼帘,齐旻帝也会关心人了?整个宴会,他都在观察座上之人,宗政郦还是以前的容貌,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变,现在更多了些温和,难道是上了年纪性格也会有所变化?

    不,他不相信,也许是那人隐藏的功力加深罢了。

    “请转告那位贵人,放宽心,心病自然好了。”

    燕澶煌这次嘴角勾起了嘲讽的笑,心病之药在于高座上的帝皇,怎可能一句“放宽心”就能好。

    臻黎捕捉到了誉王的轻蔑表情,这男人的一挑眉或者一个轻笑,还是让他心情不好,誉王的出现,让臻黎有些后悔刚刚的召见冲动,他手中的锦帕,那诗句中的意思,隐藏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那字里行间控诉帝王的无情和保守秘密的痛苦,惆怅和病痛折磨着那个人,那人希望在死前能见上一面。没有落款,没有对象,这也许只是一首对方拿来试探他的诗句而已,再说,宗政郦的过往,他无从得知。

    宗政郦的秘密,又怎么会被人轻易掌握,这些日子,臻黎不是没有了解一些帝皇的事,因为他不想被人利用,所以对所有事都敏感,就像那两个儿子对他的压迫,他也很怀疑是否有什么动机。

    真的融入身体的身份之后,过得真累。

    假如可以,臻黎想尽早摆脱。

    臻黎很疲惫,结束宴会之后竟自来到御花园,宗政郦怎么会答应誉王那样的请求?而且是在很多年前就应下的。不过,皇族没有几个公主,皇亲中倒是有一些适龄女子。

    誉王要求带一个王妃回去,这也许不难,但那个王妃是给重病的老王爷——誉王的父亲选的。也是这个原因,那些大臣才觉得过份而且总上奏拒绝婚事。

    两国的关系,可能因为一次联姻变得牢固,也可能因此破裂。

    此时,风吹起臻黎的衣诀,伴着飘落的粉紫花瓣,臻黎抬头才发现,自己走到樱花树下,夏季的燥热和强烈的光线让他突然感到不适,他寻找着依靠在樱花树下,这些香气很像是在哪里闻过,对了,那个突然偷袭他的四皇子,当时身上都是这样的味道。

    想到这里,他按在自己藏玉佩的位置。

    以后,不可以再让人那么容易发现它了。

    “好香的花儿。”

    臻黎戒备地转过身,盯着来人。

    推倒魅帝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倾心桦

    章节字数:1469 更新时间:11-02-25 18:13

    “樱之花瓣,随风飘散;空卷碎浪,永驻我心。”宗政倾华走近臻黎,他打开的左手一下子接到了无数的粉紫花瓣,四周迷漫的香味,让人陶醉,那站在樱花树下的人,是风景中的焦点。“没想到父皇比儿臣还更早到,那么隐晦的诗父皇竟然能看得懂暗示。”

    暗示?臻黎觉得四皇子话中有话,而且还说得好像他们两人是事先约好的。

    一个闪神,宗政倾华近了他的身,还从他怀里掏出了那条锦帕。那帕里的字宗政倾华看都没看,就这条皇帝使用的锦帕就足够他生气了,这是齐国每年只进贡两条(一双)的苏锦,这个世上,只有皇帝或者皇帝下赐的人才有资格使用,到现在,连他都没听过有谁拥有过苏锦白帕。

    这一条锦帕的主人,对父皇而言,并非一般的意义。

    “父皇收起来了,可是要去见那人。”

    臻黎退了退,他已经靠着树干了,他不知道四皇子干嘛生气,这诗所讲的他是看得似懂非懂,他不是宗政郦,很多人和事根本不清楚,再者,四皇子好像是在质问情人,这……

    “父皇,别去见他。而且你也已经忘了他了,以后,我也会一直在父皇身边,父皇不会再孤独寂寞,他能做的事我也能做。”

    臻黎被突然揽进宗政倾华的怀里,他忘了反抗,他是被四皇子的话震惊到了,原来,宗政郦有自己的爱人,还是夏国人,如果是这样,何必搞得如此复杂,直接娶进宫就行了,还能增进两国的友谊。

    “燕夜桦根本不配得到父皇的眷顾,他早就背叛了父皇。”

    原来宗政郦也有被女人背叛,以他的条件是不错,但那性格脾气,估计没几个人受得了。

    不对,燕夜桦不就是誉王的父亲!

    “他宁愿要他的爵位和家族,负了父皇,现在他变成那般模样才想起父皇……”

    宗政倾华后面说什么臻黎没听清楚,他想起燕夜桦是谁了,原来,“他”竟然跟誉王的父王有一腿,那么今天誉王表现出来的敌意,可是因为自己与燕夜桦的关系?

    “放开,你弄疼我了。”宗政倾华很不正常,他不是很自信和骄傲,如今在担心什么。

    宗政倾华没听臻黎的任何话,反倒是将人拽着离开了原地,藏了起来,因为有人靠近了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

    臻黎被捂着嘴,他惊讶宗政倾华会轻功,更震惊出现的宗政墨宇与燕澶煌。

    ……

    “太子殿下可是满意了?”

    “誉王倒真会演戏,父皇如今肯定相信那个人病危,思君情切。”

    “好说,本王再会演戏也比不上太子殿下,相信那个太子殿下喜欢的美人,不日就会投|怀送抱了。”

    “彼此彼此。”

    ……

    两个人就这样交谈着从自己的面前走过去,他们说的话臻黎听得很清楚,可是他却不愿意听清楚。他盯着远去的背影,直到模糊。

    宗政倾华将臻黎掰过身来,他皱紧了俊眉,臻黎很介意很伤心,是因为听到了宗政墨宇的话。

    现在沉默的臻黎,眼圈有些红,那份落寞完全没办法掩饰。

    父皇,你还是真的在我不在的时候,喜欢上了他。

    苦涩的闷痛,敲击下来,宗政倾华按着臻黎肩膀的手,放开了。

    “你知道我名字的由来吗?从前你为了男人冷落后宫,现在,你失去记忆,一样还是理不清自己的感情。”

    臻黎怔怔地看着松开手的人,宗政倾华无奈又哀伤地转身离去,他留下的话慢慢敲醒了臻黎。

    宗政倾华,倾心桦,宗政郦喜欢的男人是燕夜桦!

    怪不得宗政倾华会那么紧张。

    为什么是“怪不得”?宗政倾华没理由为了自己变成那个模样,但是,他走时的颓废竟然让自己动容了。

    推倒魅帝 正文 第五十三章 酒解愁来更添愁

    章节字数:2069 更新时间:11-02-26 23:24

    金迷街,第一花楼·赛欢楼。

    “死丫头,还不来,到底要磨蹭到什么时候?”陈妈妈焦急地探着头,以前花缘楼风光的时候就把现在在这阁内的金主抢走了,如今花缘楼被朝廷封楼,一直都没见着的四皇子,好不容易给盼来了,却没挑中哪一个姑娘。所以,陈妈妈不得不把宝拿出来压一压,白凤儿可是她楼里要参加下一届花魁大赛的人选。

    其实,陈妈妈也没底,她家的几大花魁都无法吸引得了四皇子,这才进楼的新人也不知能不能合四皇子的口味。

    正想着,盈盈美人在小丫鬟的搀扶下走来。

    “我的女儿啊,总算是来了。”陈妈妈迎了上去,赶紧拉住美人儿的小手,细细地交代,“里头是贵人,千万别使什么性子,他好你也就好,否则凤儿就得呆在月阁一些日子,咱家的凤儿这一身的细皮嫩肉,估计也抵不过月阁那些粗糙家伙的伺候。”

    陈妈妈至始至终都是在笑,却让白凤儿起了一身的疙瘩,月阁哪里是人呆的地方,她的傲气早就被月阁给磨光了。“以前是凤儿不懂事,妈妈不要跟女儿一般计较。”

    白凤儿的乖巧讨好了陈妈妈,陈妈妈笑开了花,“想开了就行,今晚啊,什么事都得由着贵人,能上得了他的床就是你的福气。”

    白凤儿心里一惊,陈妈妈一直就让她们守着贞洁到花魁比赛之后,这里头到底是不一样的人物啊,连陈妈妈都这般讨好,也许,只要让那贵人看上了自己,以后她在楼里就有好日子了。

    吱嘎——

    白凤儿进门后,阁间的门便被关紧了。

    室内,熏香袅袅、酒气扑鼻。

    “碰——”

    一声闷钝的碰撞声,让白凤儿吃了一惊,那贵人趴在了桌上,应该是醉了。

    “四郎……”陈妈妈教过白凤儿,就要这么叫着,不能叫四皇子或者四殿下。

    那趴着的人没有反应,白凤儿慢慢地走上前。那里,桌上和地上都堆满了酒瓶,难道贵人只是来喝酒的不成。

    白凤儿才想着去扶贵人,不想她的手被握住,一股力量将她拉了过去,一阵晕眩,她被贵人压在身下。

    “美人?本殿下不是说……不必来打扰……”宗政倾华松开了对白凤儿的钳制。

    白凤儿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贵人,原来这位就是四皇子,他竟然长得是如此俊美丰神,慵懒的姿态随性的动作,都不能掩住他贵气,那一双似乎会让人深陷其中的凤眸,只要一个眼神,就让她脸红心跳。

    这是什么感觉?

    如果第一个客人是他,她愿意奉献。

    “四郎,一个人喝酒多无聊,让奴家陪陪四郎吧。”

    宗政倾华没有推开美人的靠近,他漂亮的斜长凤眸看不出喜怒。突然,他握住美人举杯的纤手,嘴角漾着一丝笑意。

    “四……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