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16

    的血缘关系,还是执手堕落。

    父皇没有了记忆,这才让他有机可趁吧,现在的父皇在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时,也开始有了变化,但如果哪一天,真相揭露,父皇又会如何?

    “你是哪个宫的小孩?”

    威严又熟悉的声音将宗政倾华的思绪唤回,眼前的这位父皇,才是原来的那个帝皇,也是他以前认识的父皇,父皇一直都很冷酷,自他懂事,就极少见到父皇的笑容,或者说亲切。

    这时的父皇应该是破例问话和关怀。

    “父……父皇,儿臣不是故意弄坏的。”小倾华很害怕,不敢抬头,也没回答宗政郦的话。

    宗政郦微拧眉峰,本来想伸出来扶小倾华的手顿住,缩了回去。

    “你是朕的皇儿?”从宗政郦的表情来看,眼前的皇子,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时的小倾华知道皇帝不是要怪罪他,才缓和了表情,想起自己没有回之前的问话,赶紧低声言:“父皇,儿臣排第四,叫宗政倾华。”

    宗政郦听完,表情没什么变化,看似今天的心情不错,并不像平常一样绷着脸,也没追究小倾华乱闯之罪,当然,那片被小倾华压倒的花也没有追究责任。

    旁观的宗政倾华突然记得了,这是他五岁时的事情,怎么就给忘了。

    这一天,父皇破例与他同桌用膳,也难得地赏赐了东西,虽然这次的恩赐让他回去之后更受排挤,但是,这件事足足让他高兴了一年。

    可是之后,父皇并没有再召见过他,他原以为父皇会喜欢自己。

    慢慢地,他知道了他所期盼的亲情只是奢望,他便不再追求,那时又失落又憎恨,当然,没有人理会他这个不受重视皇子,他只能将祈求永远埋在心里。

    他现在就站在父皇与“小倾华”身边,很奇怪,有一种错觉,父皇其实是一个不会表达情感的人,他也许是希望“小倾华”不要那么害怕他、然后亲近他。

    再看父皇,原来从很早之前,他就已经很孤独了,只是以前的自己不懂。

    宗政倾华向宗政郦走近了,伸出去的手还是一样穿透了过去,而这一次,他眼前的情景变化了。

    眼前的雾缭绕着,很簿,他能闻到阵阵的玉兰清香,白玉兰树清晰了,树下的人儿清晰了。

    那人手里捧着含苞的白玉兰,目光温柔,一身红艳的衣服与他白晰的皮肤形成明显的对比,让那人更加艳丽,但又不失高贵,红,只让他更加高雅妖娆。

    宗政倾华可以听到自己那加快的心跳声,这才是令他爱上的人,可当也想走近,却有人捷足先登!

    只见宗政郦转身,带着耀眼夺目的笑容投入那人的怀抱。

    不!绝对不是这样,小黎黎,我就在你身边啊!快看过来!

    宗政郦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那两人更无视自己的存在,身体更加紧密地相抱,然后拥吻……

    “不——”宗政倾华惊醒了过来。

    “啪——”站在他旁边的人拿着的衣服掉落在地,一脸抑郁,显然被吓到。

    宗政倾华按着太阳穴,原来只是梦。等他收了情绪,再看向来人,“雪卿,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

    单雪卿将衣服扔给宗政倾华,撇了一眼案上的画,没发一言,在宗政倾华没有注意的时候,他收起了自己的手帕。

    “雪卿,师叔有没有说何时下山?”宗政倾华没有注意到单雪卿的表情。这么多年了,他怎么会发现,就算是单雪卿没有带着纱帽。

    单雪卿再转身之时,已经恢复了平常的表情,“师父应该已经下山,这次只说先去看望故友再去樊城,不过师父信中有提到,一定会准时参加,到时再与你拼酒,让你做好准备就是了。”

    “那师叔可得将他的宝物管好了,我肯定会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宗政倾华一脸笑意,他可是对师叔的宝贝垂涎了很久。

    “其实,师父的宝物是……”

    “是什么?”说到底,宗政倾华只是想赢而已,他还没证实师叔宝物的真实性,不过师叔贵为一代医圣,世称鬼医,没有一两件宝物也说不过去。

    “算了,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你真的想取?”

    宗政倾华想也没想,回道:“那当然,不得到怎么对得起这么多年陪他打发‘闲暇’时间。”

    “希望你不会后悔今日之言。”单雪卿则是回了个莫测的笑,他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那案上栩栩如生的画像,画里的人一身红艳的衣袍,有着如沐春风的笑,那迎风吹着的长发绊着落叶……

    世间奇妙之事很多,偏偏都让他们遇上了。

    “药都在这里,没事我先回了。”

    “嗯。”宗政倾华全心倾注着画,等到单雪卿说话之时才抬起头,他们的相处很自在很随意,这个单府,是他送给单雪卿的,只是单雪卿坚持没要,也就作为他在皇城的另一个住所了,虽然他平时能回来的时间很少。

    “对了,雪卿,早点睡,明日跟我一块走。”

    “你不多留几日?”单雪卿知道宗政倾华在皇城还有其他事。

    “不了,这里暂时不会有问题。”

    宗政倾华在那日见过臻黎之后便接到密信,宗政墨宇已要将皇帝送回皇宫,那应该跟外使来访和日后的典礼有关,如果臻黎回到皇宫,他可以安排更多的眼线,而且还有其他势力盯着太子的行动,所以臻黎那边暂时不会有危险。

    可能双生|子之间都会有些感应,他觉得宗政墨宇似乎并不是像他所想的那般,只是单纯地囚禁臻黎。

    这几日,那感应越来越明显,要不然,他刚刚做梦,也不会梦到……

    “你也早点休息。”单雪卿不意外宗政倾华的走神,而且好像越来越频繁了,跟他相处了多年的人,有了自己的秘密。

    “好。”

    吱嘎——

    门关上了。

    室内,暗香浮动,烛火在之前又被点燃了,只是宗政倾华不知道它曾经灭过。

    宗政倾华轻抚着画上人的容颜,他竟然梦到了皇兄与臻黎接吻,而且还是臻黎投怀送抱。

    “黎,我想让你知道真相,你会逃掉吗?”

    推倒魅帝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就拉小手,别得意

    章节字数:1770 更新时间:11-01-16 18:27

    臻黎被唇边的瘙痒弄醒,等他睁开眼睛,唇便被含住了,这……又是什么情况?他混沌的脑海里终于想起来。

    那日吃完晚饭他正在休恬,然后太子过来了,听他弹琴还陪他下棋,还一直赖着不走,等到他困得不行,又把他抱进了屋里睡觉,咳咳……那时昏昏沉沉的,就莫名又不清不楚地被抱着进屋,有够丢脸的,但之后他隔天醒来,便来到一个陌生的大屋。

    太子说这里是皇帝的寝殿,以后他要住下。太子将他丢下就消失了,只留下两人照顾他。那两人负责教他该知道的礼仪和熟知宫中之事,其中一个是宫里的太监总管,另一个是总管的跟班,那小太监很精灵很懂事,相处一段时间下来,就很清楚臻黎的个性,有时臻黎不必要求,小太监就已经先帮他做好了。

    在这里,真的有当人上人的感觉。

    但今天醒来,便又被这个恶魔太子偷吻到了。他终于来了,不是消失了很久。

    “父皇挺热情的嘛。”

    谁热情!他的手都被压住在两边,身体不能动弹,热情个头,是男人都有早晨那个什么反应。

    当宗政墨宇放开臻黎,臻黎立即掩着自己的尴尬,不过现在的宗政墨宇并没有再进一步的心思,反正他觉得来日方长,要是吓跑了人那才是得不偿失,而且等会还有正事要办。

    “父皇这些天过得可好?”

    宗政墨宇看着那丰盈不少的脸,还有刚刚的身体鉴定,他也知道臻黎过得比在太子府上好,这多少让他有些无奈和苦涩,如果父皇能被他圈养的话,该有多好;如果父皇没有这样的身份,那更好;再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们只是平凡人又没有这层关系,他就可以不必顾忌地言爱并霸住父皇,虽然父皇也许不乐意。现在自己只能等,等到父皇明白自己的心意。

    想到这里,宗政墨宇心里惊了一下,怎么突然会有如此的想法?他以往是那么看中身份,现在竟然会想到抛弃,还有,自己并不是会犹豫思量不定的人,今天也有这么多的假设。

    “父皇没有看到儿臣,应该过得更逍遥吧。”

    臻黎怔了怔,太子的落寞有些不应该,就算他人在这里,但四周也是太子的人,他随时可以来找自己。

    好像,不知从何时开始,太子在自己面前不再高傲,这变化,到底是好是坏?

    臻黎的心里还是有些排挤那隐隐的猜测,他不想往某些方面想,他告诉自己,等太子过了新鲜感之后,就会放过自己了,太子毕竟还年轻,有些事还没那么容易看透,或者,他真的缺父爱而已。

    两人各有所思,沉默了许久,直到宗政墨宇将臻黎抱出被窝。

    “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臻黎的抗议无效,而当他被抱出帘帐之外,他更红了小脸,外面站着一堆的人。

    虽然人人低着头,可臻黎还是难为情,刚才他惊慌地被自己儿子被出来,还有之前他们两人的对话以及太子对他做的事情,无疑全被这里的人知晓了。

    宗政墨宇看着这样的臻黎,宠溺地笑了,更加不愿放手。

    臻黎非常大方地送了几记眼刀,太子的笑让他更别扭。

    幸好这一屋的人职业质素很好,之后服侍穿衣和洗漱都很专业很安静。

    慢慢地,臻黎不再尴尬。

    他今天穿得很华贵,这身锦袍真的是传说中的龙袍吗?这是他不曾在现代见过的古代皇帝龙袍款式,但却也是一样的庄严霸气。他可以看到镜中的自己,更加英俊、气宇不凡。当然如果没有那道炽热的视线,他会多欣赏一下自己着装后的形象。

    “从今天起,儿臣将会如影随形跟着父皇。”

    啊?!还要时刻跟着!

    “难道父皇有把握应付之后的一切?”

    当然没有,太子刚刚跟他说,他要去接见大臣、接见外使、参加迎宾宴、阅兵等等,一堆该是皇帝做的事情,自己以后得亲自做了,老板他做过,皇帝,这可是头一遭。

    臻黎的沉默宗政墨宇就当是默认了。今天的臻黎格外引人注目,他知道父皇是美男子,容颜从前到现在就没变过,现在看得越多就越觉得看不够,真是奇怪,以前,他也没曾发觉父皇的容颜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你……”

    臻黎的手被握住了,宽大的袖子遮住了宗政墨宇拉着他手的情景,但太子也太大胆了吧,这条路,有很多侍卫,他们的身后,更是跟着很多人。

    手挣不开,再见太子一脸笑意,活像是捡到宝一样,臻黎想开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