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5

    臻黎嘴角抽了抽,这个名字比美人更恶心,不过既然他回来了,这块美玉就得物归原主,他不能要这么贵重的东西,自己都不知能在这个世界呆多久。

    “小黎黎不喜欢的话,就扔了,我从来不将送出去的东西收回。”

    宗政倾华没想到臻黎真的举手就要扔了,并不是作势,他快速移至臻黎身边,手掌包裹住还拿着美玉的手,轻易就让臻黎压到角落里。

    “真是不乖,送你的东西不好好收藏,一定要让我生气吗?”

    诡异的银面具压近臻黎,几乎都快要碰触到鼻尖了,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透不过气,这个人全身散发的煞气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手也被握得好痛,这就是生气的他吗?与平常调笑嬉戏的人完全不同,不过,他是臻黎,就算自己被关在这里,也不是让人摆布的人偶,这个人有什么权力让他屈服。

    “放开我,你不能强迫我什么,包括让我收下它。”

    臻黎眼中的不愿屈服和冷漠,有那么一瞬间,让宗政倾华看到了父皇的影子,但这人毕竟不是那个人,臻黎的冷没有让他不悦,反而提起了他的征服欲,臻黎越是拒他于千里,他越是想看看这人求饶和害怕。

    “是吗?”

    对面男子挑高的声音让臻黎的后背一凉,紧接着他只觉一阵晕眩,自己便被他压在墙上,全身被撞得生疼,那是男子在给他的警告。当臻黎被强迫去摸那缠在男子腰身的皮鞭时,他脸色变得苍白,身体变得僵硬。

    “我再说一遍,好好将东西收起来,如果下次再敢随意处置它,我可会再使用非常手段了。”宗政倾华早就知道了臻黎的死穴,那就是他对皮鞭的恐惧。

    就在这时,门外嘈声响了起来,宗政倾华俊眉微突,直接将人搂起来,跃进了床上。

    臻黎有些慌张,他显然还在恐惧中,他害怕这个男子会对他做什么,现在他被男子紧紧抱着,还滚在床上,这让他忐忑,只是男子捂住了他的嘴,他无法尖叫。

    男子拉起被子将两人盖住,低声在他耳边说:“乖黎黎,别乱叫也别乱动喔。”

    那温热的湿气喷洒在臻黎的耳边,让他打了个寒颤,他只得别开,不想却更难受了,现在那些热气直接喷在自己的脸上。

    宗政倾华知道臻黎的僵硬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造成的,更是坏心眼地不愿调整姿势,他应该感谢外面那群追综他的人,现在软玉在怀,真好。

    “小黎黎……”

    “别叫,否则我就要喊人了。”

    臻黎知道自己无法摆脱男子的钳制,但男子也太会得寸进尺,不仅抱紧了几分,还埋进他的肩窝,那银面具的冷与他的热气,让他不自在。

    也不知是自己的警告有用,还是外面的声音,男子没再有进一步动作。

    “吱嘎——”

    门被打开了,臻黎透过床帐红色的轻纱,可以看到门外站着几个人,花妈妈也在其中。

    PS:大家看到右边专栏的图片了吗?那是推倒的Q版漫哦,从左到右分别是太子、四四、郦。

    推倒魅帝 正文 第十一章 抱抱美人,爽歪歪!

    章节字数:1900 更新时间:10-12-08 19:10

    一道犀利的眸光扫视着屋内,那人的视线似乎能穿透层层屏障,臻黎只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几分,不过他又开始懊恼,他也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要心虚?

    接下来只听花妈妈拦着那人,“姬大人,虞美人最近受了风寒已卧病好几天了,您看,就不必查看了吧。”花妈妈的声音里带有几分惧意。

    站在门口的姬无心闻到了房中飘来的香味,他本最厌恶花楼的乌烟瘴气,但这香味却是令他意外的纯净,查是要查的,他身为御前带刀侍卫统领,却将至高无上的人给弄丢了,现在哪能轻易放过任何线索。

    “姬大人,里面真的没其他人……”

    “真没人?”

    花妈妈抖了抖,好有气势的男人,她胆小啊,还是不要多话了,但另一方面,她又有些担心,谁叫这虞美人是她捡来的,要是好死不死就是钦犯,那她的花缘楼就得关门大吉了,更恐怖的是还要陪性命。

    姬无心查看过后,并无异常,只有那挂着红纱帐内也许另有乾坤,隐隐约约里面的人影让他好奇,为什么他会有好奇?也许是这人影让他有种熟悉感。

    姬无心抬起手想掀开红纱帐,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动作让室内一干人等都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士兵的报告,“姬大人,河滨那边传来消息,请大人速去。”

    难道是主上有了消息?这是姬无心的第一反应,他立即收兵撤退,朝河滨方向奔去。只是他不知道,真相刚刚就在眼前,他就这么错过了。

    姬无心一离开,房内的几人都呼了一口气。

    “虞美人,吓醒了吧,妈妈先去交待下人煮汤来压压惊,等会让兀赏端来,妈妈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花妈妈也挺怕跟虞美人打交道,先不说虞美人天生俱来的尊贵之气,再来是她招架不住虞美人的众多问题,还有,现在四皇子可宝贝这人了,她还指望让虞美人给她说好话呢。

    吱嘎——门给关上了。

    床上,两人还保持着同个姿势僵硬着,直到……

    “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给我滚下去。”

    “哟,小黎黎这么快就翻脸了,刚才也不知道是谁直往我怀里钻。我知道啦,小黎黎是害羞啦。”

    一个大花枕头就这么袭了过来,宗政倾华漂亮地接住了攻击物,抛了一个吻,惹得床上的人更是捉狂。

    “滚——”

    宗政倾华看着眼前被气得脸红似番茄的人儿,心里就乐滋滋的。

    抱着美人的感觉简直爽歪歪,不过,好可惜,他真的得走了,否则他很愿意留在这里陪这可爱的人儿。

    “小黎黎,再见了,不要太想我哦。”

    “滚——”一声大吼之后,另一个绣花枕顺便也砸了过去。

    无赖!流氓!他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人。心里大骂一通舒爽后,臻黎才悻悻下床。

    正想下床的他,手被一块硬物搁到,触及的冰凉正是无赖送他的美玉,他举手就想扔了,但又想起无赖的警告,他衡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收起来,否则那无赖下次来了不见美玉,又不知会如何。

    “真是块漂亮的玉。”

    “啊——”臻黎这次是直接滚落床,幸好有人好心接住了他,入鼻的药香让他镇定了几分,可是,他怎么没有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

    “呵……我有敲门,不过是有人发呆没听到。”

    那个发呆的人肯定是指自己了,臻黎俊脸微红,有些丢脸,再低头看自己衣衫不整,脸更红了几分。

    幸好单雪卿进来之后只摆弄自己的药,应该没有注意到他的狼狈。

    臻黎看到一旁放着干净的换洗衣物,再看自己身上已经皱巴巴的内衫,直接就脱掉换了起来。

    “总是送红色的过来,我都视觉疲劳了。”虽然臻黎抱怨着,但还是认命地换上,他现在的皮肤白晰光滑,亮泽的玉色配上这样的艳红色,更显得绝艳三分,如果再加上黑锻般的长发、美丽的容颜,简直是祸国殃民。

    “咦,雪卿,你的药瓶盖还没开呢。”绑着衣带的臻黎转过身过,就看到单雪卿奇怪的动作,不过他的所有表情都被白纱帽掩去了。

    “哦,药我就放在这里,你就按之前调配的吃就好,我……我先告辞了。”

    “雪卿……”看着几乎是小跑出去的单雪卿,臻黎除了不解还是不解,其实以他做牛郎的经验就应该知道自己在男人面前换衣服可能导致的后果,不过,那也是他太低估自己现在的影响力了。

    臻黎含着药,有些苦但比以前更容易接受了,他来到这里认识的第一个好人,就是单雪卿,连他不喜欢的药都给改良成可入口的,还把他治得健健康康,下次一定要记得跟雪卿道声谢,是那个飘逸如仙的男子让他不得不接受医治,在他昏迷的时候,是那人温柔地喂他汤药,在他清醒的时候,也是他鼓励自己要坚强。

    反正单雪卿就是比某位无赖好!

    推倒魅帝 正文 第十二章 将他偷出去

    章节字数:1745 更新时间:10-12-11 20:00

    今天,臻黎早早就醒了,他的心情糟糕透了,甚至还有点沮丧,昨晚,他又梦到了前世的爱人,无论何时,那个人对他的影响力都还在。

    曾经那么深爱的人,怎么有可能容易淡忘?

    他也有试着不再想不再念,但总是徒劳,他痛恨自己的软弱与不干脆,在这个时空,以经不可能再有那人了,自己在这里独自舔伤,那人却在另一个时空享受天伦……

    偷偷溜进来想给美人一个早安吻的宗政倾华,一进来就看到坐在床边神情暗然的臻黎,臻黎落魄失魂、眼神空洞,让宗政倾华仿佛又看到那夜要寻死的人儿,心里咯噔了一下,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慌了。

    好不容易才找到让他感兴趣的人,难道一不小心人儿就会消失?

    不行,臻黎的命是他的,人也是他的,他不许那种事情发生!

    这时的宗政倾华已经将臻黎划为自己的所属物,还是藏为已有的宝贝。

    一片黑暗压在头顶,臻黎却还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没反应过来,而站在他面前的人,开始抓狂了。

    臻黎的模样如果理解为失恋也不为过,纵横情场的宗政倾华如果再没察觉到臻黎的不妥来缘于何因,那就对不住那个花花公子之名了。

    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压了过来,当一张诡异的面具放大在臻黎的面前,他被迫与之对视,臻黎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人站在他的前面。

    臻黎眨着如羽蝶般的眼睫,问:“你什么时候来的?”他没有发现自己的语调变得很平常,想想,每天都会来报到的人这个时候出现对他来说已不再惊奇了,如果哪一天,这人不再来招惹他,那才奇怪,而且,他应该去烧高香。

    不过,面前的人好像在生气,这个痞子哪天来了不是先调戏自己,说几句令人脸红心跳的话,再卡一下油,然后消失。

    臻黎还没想通男子的异常,就被男子压在床上了。

    干嘛推倒他!臻黎俊脸上那好看的眉皱紧了,今天他没心情跟男子抬杠。

    见臻黎别开脸,宗政倾华开始烦燥了,难道他就这么厌恶自己?他心里的那个人就那么重要!

    “忘了他!”

    霸道的命令让臻黎身体微僵,倔强的脸变得面无表情,黑亮的眼眸里带着道不尽的苦涩。

    臻黎没有掩饰住的情感确定了宗政倾华的所有猜测,如果是以前,他会觉得让这样的人倾心于自己是一种挑战,他会以游戏人间的姿态出手,但现在,他还是会千方百计让人儿注意自己,只是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