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魅帝》BY 罂粟爱 (宫廷,父子年下)》分节阅读_4

    到我做事。”一身白衣似雪如仙滴般的人物冷冷地抛出一句话后,便关了大门。

    宗政倾华吃了一鼻子灰,摸了摸鼻子,他怎么嘈了,他只说了一句话而已,还有,那个冷冰冰的单雪卿怎么在这里?难道他也开化了?雪卿以前不是不耻自己常来花楼的。

    就这么滴,宗政倾华不知所谓地往回走,可越往回走越觉得不对,自己为何要听他的?这时,好死不死,那屋传来一声痛苦的叫声。

    “单雪卿,平常就会装清高,现在竟敢碰我的虞美人。”

    又一声低闷的呻|吟传来,宗政倾华拳头紧握,他再不闯进去就不是男的。

    推倒魅帝 正文 第八章 牢记月下身影

    章节字数:1273 更新时间:10-12-02 20:28

    “龚石让开,要不然就让你变成碎石头。”

    龚石冷汗掉落,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只得挑简明的讲,“主子,单公子是在治病。”

    “单神医确实是在治病。”花妈妈也怕危及自己,却又不得不补充,四郞一般不生气,生起气来不一般,所以她才跟龚侍卫先说明了,让龚侍卫解释总比自己来说的好。

    “啊——”屋里的叫声越来越激烈,这也是在治病?之前他也抱过那人,并没有不妥,只是身体的温度不太正常而已,难道花妈妈有给那人吃过“返照”?

    “花妈妈,本殿下看你是不想开花楼了吧。”

    眼前总是吊儿郎当的四皇子还是微笑着,但那犀利的眼神能看透任何人的心,花妈妈也是被看得一颤一颤的。“四郎,虞美人是受了重伤,之前有给他吃返照,好像没什么事……”花妈妈说得有些心虚,“现在有单神医在,虞美人会没事的。”

    返照,即这种药能使重症病人回光返照,但等药效过了之后,病人情况会比之前严重几分,返照十分罕见,花缘楼能拿到它也算是其人脉广。宗政倾华了解单雪卿的脾气,现在自己可以不影响他,但眼前的这个女人该教训一下。

    “花妈妈,你知道本殿能捧红了花缘楼也能让它在金迷街消失,小聪明使得多了,可不要阴沟里翻船,得不偿失。龚石,我们走。”

    花妈妈自然知道其中厉害,也怪自己太贪心,多等不了几日,现在只有指望虞美人治好养好,讨得四皇子欢心了。她到底是捡了个宝还是个祸,她开始不确定了。

    ————分隔线————

    夜凉如水,明月有如大玉盘般明媚,一个黑影如鬼魅般飞跃跳进花缘楼。

    宗政倾华再怎么想也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在执行完任务的时候跑到这里来,已经十天没来了,不知单雪卿治好那人没有。现在这个时候,按道理那人也该睡了,他却竟外地看到了亮着的烛光。

    一个人影晃动,是屋里的人走到窗边,只见那人一头温顺的直发披散着,苍白的俊脸上,他的五官是柔和中带着忧郁,望着明月的眼眸里闪着亮光。

    那一刻月光下蒙上淡金光的美人影像不知不觉深印进宗政倾华的心里,许多年以后,他还一直忘不了当时的情景。

    他要干什么!宗政倾华心里一惊,只见虞美人跨过窗台,没有任何预兆地纵身跳下,那下面可是凉玉湖。

    臻黎紧闭双眼正等着他期待的死亡,自许多天前他恢复知觉后,他知道了这里并不是原来的世界,他还好死不死地穿越成了妓院的什么虞美人,前世早已厌倦的生涯没想到重生之后还得继续,他根本没对这个生命抱有任何期待,今天所有人放松了警惕他便想用跳湖这种方式来结束生命,可没想到,该来的一切没有来,他感到自己被一股力量抱住,并将他带离了危险。

    等他睁开眼睛,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房间。在他眼前,是一身黑衣,脸上带着诡异银色面具的男子,他将自己抱得那么紧,两人相贴无缝,都已经回到房内了,那人还不“舍”得放手。太近的距离让臻黎有些压迫,而且眼前男子的气息很危险。

    “放开!”

    PS:亲亲们别忘了收藏哦~~~求票票~~

    还有《推倒父皇》要改成《推倒魅帝》了。。。

    推倒魅帝 正文 第九章 滚开,流氓!

    章节字数:1723 更新时间:10-12-04 22:01

    太近的距离让臻黎有些压迫,而且眼前男子的气息很危险。

    “放开!”

    “放开了之后又让你再跳一次?”宗政倾华的声音压低了几分,以他现在的身份,该是用沙哑暗沉的。

    臻黎觉得这人很奇怪,他们不认识,他又何必破坏自己跳湖,不知不觉他的语气变得生硬,“我的事不用你管,我们只是陌路人。”

    “是吗?你是我救的,从现在起你的命就是属于我的,要想死可得先问我这个主人。”

    这人脑残了吧,什么主人,什么救命,他不需要别人救。“我的命是我自己的,要怎么处理是我的事,这房间也是我的,请你出去!”

    “挺有活力的嘛,可不像是要寻死的人,你不会是想逃走却蹩脚到差点掉到湖里吧。”

    虽然看不到面具后面的表情,臻黎却能想象得出那人现在的嘴脸,想嘲笑是吧,他不在意,“出去!私闯民宅还这么嚣杂,你该不会是什么梁上君子,俗话说,君子取之有道,你一个小偷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取笑别人。”

    小偷?他是堂堂大夏国的四皇子,还登上了武林至尊之位,却被说是小偷?

    “你……别过来,再不走,我要叫人了。”臻黎觉得太可笑了,他与这人的身高差不多,但为什么他会这么怕眼前的男子,是男子脸上的面具,还是男子身上危险的气息?

    “你不是想死,那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宗政倾华抽出贴身的皮鞭,他本想吓唬吓唬而已,却没想到面前的人一看到皮鞭便花容失色,吓得直接身体软了下去,还紧抱着自己的双肩蹲在地上。

    “不要——”

    他在发抖?宗政倾华立即反省自己是不是做得过火了,但好像自己什么也没做吧。

    “不要过来……”

    想过去扶臻黎的宗政倾华,手被扫开了。

    为什么他怕自己如毒蛇,难道他在这里受了非人的折磨?

    不知不觉,宗政倾华心疼起这个人,从第一次见面这人那幅我见犹怜的容颜早已挥不去,说起来可笑,那一次回去之后,他便梦到了这个人,当时无论是梦里还是清醒,他都被虞美人那近似父皇的容貌吓到了,但却无法克制自己思想。

    他是皇城公认的花花公子,但却这么在意这个人,连现在跑了几天任务回来,第一个想见的人便是他。

    宗政倾华扔掉了手中的皮鞭,那可是令他所有敌人望而生畏的武器。

    “别怕。”他走过去拥住了发抖的人,心里又矛盾又觉得理所应当,男人不就是要保护自己的人,他不是包下了虞美人,怎么可以让美人受伤。

    纠结的宗政倾华一直强调自己的行为和想法只是自己太过劳累出现错觉之后的反常,只要回去睡上一觉,明天他又可以恢复正常了。

    只是他没想到,上一刻还依偎在他怀里的人平复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你干嘛打我,男人被抱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

    “你……”臻黎无言以对,确实,他没必要反映这么激烈,算他倒霉,今天死又死不成,还让人刺激到想起前世经历的恐怖一幕。

    “其实你抱起来比女人好多了,这小腰的手感还真不错。”宗政倾华说完脸上还一幅意犹未尽、可惜的模样。

    只见我们虞美人气的那个火大啊,“闭嘴,流氓。”

    流氓?有意思,他还真想做流氓做的事呢。

    宗政倾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自己的面具抬高,挑起臻黎的下巴,狠狠印上了一吻,本只是惩戒性的吻,却在尝到一丝甜头之后,加深了几分,男人的抵死反抗不但没有让他不悦,反而激起了他的征服欲。突然唇上一痛,铁绣之味随着而来,他才放开臻黎。

    原来是辣美人,宗政倾华舔去自己唇上的血,这可是美人给他的纪念,再看美人艳红发肿的唇,他很满意。这时,时间也差不多了,他应该回去了。

    “后会有期,美人。”

    美人!?混蛋,竟叫他美人!臻黎气得牙恨恨地,只是这人会武功,他根本都碰不到那混蛋一根毛。

    等……等一下!那人竟然将窗户也给封死了!等会两个侍者就回来了,那他还有什么机会自裁?

    不出臻黎所料,很快就有人来看管他了,而且接下去的日子,监管得比以前更严了。

    臻黎捂着自己肿痛的唇,骂遍了那人袓宗十八代,只是现在的他还不知道,他也在袓宗十八代里面。

    推倒魅帝 正文 第十章 得寸进尺

    章节字数:1952 更新时间:10-12-06 19:36

    臻黎在封闭的美人居生活了大半月,对这个世界也开始了解,虽然他还是提不起任何兴趣,但身边两个聒噪的侍童总能搬来一堆故事跟他分享,特别是兀赏,几乎可以媲美说书先生,他也只能当消遣,不知不觉听了许多进去。

    看着这里的一切,他有时也会唏嘘,异世重生本来就是天方夜谭,却让他给撞上了,还偏偏是自己这样厌世的人,很多时候他还在设想,会不会一觉醒来就回到原来的世界,但事实是,每到黎明,睁开眼睛之后,他还是留在这个他宁可相信为梦中的地方。

    他重生后的身体如果不是之前受过重创,那就是完美的艺术品,但以这样精致惑心的容颜生存在花楼中,注定是结局悲惨,如果不是他已被人包下,可能已开始一系列的恶梦吧。

    还有,本来他的世界可以非常安静,但至从遇到那个梁上君子后,那人总是三番两次来骚扰,其神出鬼没、来去无踪,每次一定搅得自己心浮气燥、火冒三丈后才离开,就像跟他杠上了。

    难道是那晚说那人是小偷就被惦记上了?

    还真是小气。

    突然,手中一丝冰凉的触感让臻黎回了神,这是一块翠绿蓝田美玉,上面的雕花纹非常精美,烛光下玉色玲珑透着彩光,显然是价值连城之物。

    不过这块美玉却让臻黎眼角抽了抽,该死的混蛋,竟然说这是给他的补偿。

    “美人,不会在想我吧。”

    臻黎被突然而至的声音吓得差点将玉抖落,他怒视着来人,不是才走,怎么又回来了。

    “美人……”

    “我叫臻黎。”臻黎已经在暴怒边缘了,他一个大男人却一天到晚被叫作美人。

    宗政倾华顿了一下,银面具之后的表情无从得知,不过他还是一如以往想看眼前的人被他逗得耸起全身的刺,就像逗|弄小猫一样有趣。

    “虽然我还是喜欢虞美人多点,不过看你这么希望改名字的份上,我以后就叫你小黎黎吧。”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