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历史穿越>云满楼(仙三)> 分节阅读_57

《云满楼(仙三)》分节阅读_57

    池的深处两人双双惊奇的发现,时隐时现的光芒居然是从淤泥之下散发出来的,两人一喜,能在淤泥深处发出光芒的必定是水灵珠此等宝物无疑。加快了游泳的速度,长卿和景天来到散发光芒的淤泥旁,伸手挖开淤泥。此时,忽然整个莲池的地部都有光芒不时的闪烁着,似乎每一处都是宝物的藏身之处。

    长卿和景天一顿,被这样的景象惊得动弹不得,戒备了半晌,似乎没有什么危险的存在,两人这才加快了手下的动作,他们始终觉得第一处散发光芒的地方才是水灵珠的所在地。挖了许久,光芒仍旧在时隐时现,但是始终是挖不到他们所想的水灵珠的,除了淤泥还是淤泥......长卿冲景天摇摇头,两人放弃了挖掘的动作,浮出水面。

    莲池边的雪见和龙葵早就等的焦急了,特是莲池突然若隐若现的有光芒在闪烁时,她们先是为这没有见过的美景一呆,继而心中的担忧和焦急又上升了不少,见到两人平安浮出水面这才松了口气。

    雪见拉起景天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水灵珠在莲池的地下吗?”

    长卿在龙葵的帮助下坐到莲池的边上答道,“水灵珠很有可能就在淤泥之下,可是我们无法确定它的具体位置,只好先上来。你们怎么看?”

    “把淤泥统统挖出来不就好了?”雪见理所当然的认为只要淤泥都挖出来了水灵珠自然也就出来了。

    长卿摇摇头,“这莲池看着就这么一片,实际上是施过法的,地下的淤泥是怎么也不会挖完的。单看着水面的莲花大的如此出奇就知道这里并不是简单的一池莲花这么简单。”

    “你当女娲是什么?”景天直接的朝雪见翻了个白眼,“如果能挖到底我们会感觉不到?”说完又扭头问龙葵,“龙葵你说说看?”

    雪见赌气的转过脸,耳朵却还是竖着想要听龙葵的意见。

    龙葵想了想,说道,“我想这里既然是女娲庙我们还是问问紫萱姐姐的好,她是这里的主人,总还是知道一些窍门的。”龙葵想法没有问题,但是关键在于这个屏障是云朵设下的,和女娲是一点儿的关系都没有。

    长卿觉得很有道理,施了个法术弄干了身上的衣服朝偏殿走去。

    紫萱听了长卿的话很是为难,当时为了不让长卿发现水灵珠是由她保管的才让云朵设下这个障眼法,如今倒是难住了她,她很是怀疑云朵是故意设下这么一个无人能解的屏障。她最后还是将求助的眼光放到了圣姑的身上,“圣姑......”

    央不住紫萱的哀求,圣姑甩手走向莲池。紫萱对长卿笑笑,两人跟在圣姑的身后也疾步朝莲池走去。

    圣姑打量了莲池片刻,伸手探了探莲池的池水,叹口气,同样是年轻人,紫萱比起云朵真是差的太远了。不要说是紫萱,就是她自己都没有能力和云朵一争高下。这个障眼法虽然不伤人,但是如果没有正确的解法,层层相扣的机关会永远的将秘密扣在淤泥之下。

    等了许久也不见圣姑有什么举动,雪见问道,“圣姑,很难么?这个不是女娲设下的机关吗?连你都不能解开那么我们是不是拿不到水灵珠了?”

    圣姑眉头一皱,忽的面色一僵,又慢慢的缓了下来...沉默了半晌,伸出右手在莲池中轻轻的搅了几下,右手上凝结了一团紫色的烟雾,渐渐的莲池里布满了紫色的烟雾,巨大的莲花只能隐约看见几瓣花瓣。圣姑深吸了口气,右手向上一托,在手浮出池面的瞬间,满是紫雾的池面爆出一道白色的亮光,慢慢的,光芒越来越强,光线却越来越柔和。半晌,紫气腾腾的湖面上飘出一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珠子。

    景天几人不由得叫出声,“水灵珠!”

    圣姑的右手一收,灵珠瞬间飞进她的手里。对着长卿摊开手心,说道,“水灵珠。拿到了就赶紧离开这里!”

    长卿收起灵珠冲圣姑颔首,“多谢圣姑,以后若是有事可以来蜀山,我们定当全力相助。”

    “我不需要你们蜀山的帮助!替你拿到水灵珠是紫萱的意思和我无关!”圣姑背手面朝女娲石像,“你们走吧。紫萱,不要忘了你的职责。”

    紫萱点点头,“紫萱明白。”

    景天一行人拿到水灵珠离开女娲庙之后圣姑就一直站在女娲石像的面前,身为女娲后人的守护者,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只能试着赌上这么一把了,是福是祸都由紫萱自己承担了。

    女娲庙安静了没多久,红光倏地闪过,重楼和云朵又出现在女娲庙内,事实上他们一直都没有离开,只是在女娲庙外隐藏了身形,见到圣姑都没有办法解开自己设下的屏障,云朵无奈的只好传音给圣姑说了关于这个屏障的诀窍。时间紧迫,等他们慢慢的研究出了解法,黄花菜都凉了。

    圣姑背对着重楼和云朵道,“现在就开始?”

    “当然,这种事情还是越快越好。”云朵笑道,好像她们要做得事情是多么简单而平常稀松。

    圣姑掏出袖子里的一小瓶紫萱的血,“那么就开始吧。”

    云朵看向重楼,重楼点点头,接过瓶子将瓶子里仅有的几滴血倒出来,左手一转一推,鲜红的血液一滴滴全都飘进女娲微张的嘴里。云朵闭上眼,整个身体浮到半空,正对着女娲的石像召唤出死神之镰。

    浓重的死气迅速的包围了女娲石像,圣姑看不见包围在死气之内的石像,死气压着她喘不过气来,捂着胸口退到庙门口,一双手紧紧地握着,紧张的注视着庙里的情况。

    云朵忽的睁开眼睛,眼里一片死寂,手中死神之镰一转,瞬间消失不见,而她的右手里握着什么。重楼袖子一甩,袖中有什么东西飞快的射向云朵的手然后又在眨眼之间回到重楼的袖中。云朵放下心来,松开了紧握的拳头。

    死气随着死神之镰的消失也随之消失不见,圣姑缓缓心神,又重新走进庙里,“这样就好了?”

    云朵喘了口气,这东西还是很耗心神的,“你以为还要如何?”

    重楼右手环住云朵的腰支撑住云朵有些脱力的身体,眉头紧皱,如果他能办到的话云朵也不必如此费神,眼底的深处闪过一丝红光,“还好?”

    “恩。”云朵点点头,“没什么大碍,休息下就好了。”

    圣姑犹豫的问道,“你们到底做了什么?真的和苍生无关?”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如此浓重的死气,又用了紫萱的鲜血,即使是南疆也不曾见过如此诡异的术法。

    “本座说一不二,说无关就是无关。”重楼不满的说道。

    云朵休息了会才开口道,“放心好了。”

    “可是如此诡异的术法我从未见过,这死气......”圣姑实在是不放心,经过死气包围的女娲石像真的没有问题?该不会对女娲后人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我真的不能知道理由?”

    “知道了也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云朵摇头笑笑,“你又何必追根究底?”

    圣姑苦笑,“总归觉得有什么是我忽略的地方。”

    云朵勾勾嘴角,“日后你自会知道的。”

    溪风番外

    “人的心为何会心碎?”重楼不解,于是在溪风前来求见之时,同意了溪风五百年换一日的约定。

    重楼不知爱,不懂爱,也不了解自己当初仅仅是恶作剧的将溪风带走,也带去了两个相爱的人的欢乐,触目所及皆是黑白,竖耳聆听皆是无声,带走爱的世界,只有寒风呼啸而过的冰冷。

    五百年的岁月,对永生的神魔而言只是弹指一瞬,但对相爱的人而言却一场撕心裂肺的煎熬,相知相爱——不相守……

    “嘀……嘀……嘀……”

    幽暗的空间,空荡荡的,只要出声就能听到回音,但是自己却再也不能歌唱,在这里,视线所及全是黑暗,唯一的声音是水珠滴落岩石所发出的声响。

    还要在这个空茫的世界里待多久,五百年的岁月还有多久?心口已经冰凉,连做梦都是一片苍茫的白。

    应该出去见见光,但是洞内和洞外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总是在山崖边远望,看着朝阳升起,胸口涌动,张嘴,又怅然呆立,再次回神已是一天。

    一天一天又一天,安静的无声的世界,几欲将他逼疯,飞快的奔跑,蛮狠的将草木拔起,最后无力的躺在地上,耳边又是一场寂寥。

    而让他能过支持下去的理由,仅仅是记忆里那一抹温婉的笑容。

    亲爱的水碧,你还好吗?我好想你……想你……

    上山打柴的人家已经离去,昨日的婴儿成长成今天的老人,原来又是一座轮回。

    水碧,时间流逝,天道轮回,你看,时间过得多快,可否请你在等等……

    种植的种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白粉的小花朵在清风徐过之时,就会有常梦幻般的花雨落下,于是一年一年的站在树下,因为空白的记忆里,有谁说过,想在花雨中漫步。

    遥望着远方,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是不是有人在思念他?是不是有重要的人在等待他?只知道有个女子笑得如春风化雨般轻柔。

    山上的冰雪已经解冻,溪水沿着岩壁留下,恍惚间看到许许多多的贝壳,于是漫山遍野的需找,终于找到了一块破碎的灰褐色贝壳,放在嘴边,却是茫然,他没有声音……

    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忘记了呆在这里的理由,只知道自己不能离开,只记得有个女子,叫水碧。

    花开花落,草长莺飞,山下的村落成了城镇,又从城镇化为尘埃,是不是百年又过去?

    他该喜悦的,时间过去,他就可以得到自由,就不再是囚犯了……但是为何,他只觉得茫然?

    那些已经过去的过去,在时间的消磨中渐渐老去,如同风中的尘埃,连一丝丝的影像都没有留下。

    在家乡的日子,虽然独居却快乐的日子,已经回想不起来了,只知道那叫快乐,两个苍白无力的词语。

    遇到水碧的日子,虽然只有一日却幸福的日子,已经模糊的只剩下嘴角的微笑,只知道那叫幸福,两个平淡没有波动的词语。

    在最初的最初,到底是什么理由叫他许下如此约定,换来了五百年苍白的岁月?

    在他遗忘的记忆里,是不是有着很重要的人在等待?他努力回想,只有白色的雾霭的飘动。

    他忘记了亲情,忘记了友情,也忘记了爱情,只是安静的凝望这前方的路途,慢慢的闭眼。

    原谅他,在太过漫长的时光中,遗忘了情绪。

    水碧,也成了两个完全没有意义的字体。

    “溪风!”

    眼前的女子是谁,唤的有是谁,她说,有人在等你。

    等我?为何等我?而我又是谁?

    有人名溪风……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