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历史穿越>云满楼(仙三)> 分节阅读_4

《云满楼(仙三)》分节阅读_4

    心脏,而后闪身躲到五米开外。捂着胸口不断流血的伤,云朵冷冷的看着独角魔被一拥而上的小妖魔撕成碎片,真是太大意了,没想到还有以影子为杀招的怪物,差点就着了道。

    受伤的云朵只顾着避开大妖魔地盘,却不知不觉偏离了原来的道路。越往前走,发现越不对,按照魔界的规矩,越靠近中心,妖魔的级别越高,可是这一路走来,几乎看不到妖魔的存在,难道已经进入了重楼的地盘?云朵心里暗自思索,似乎也不大像,一个宫殿再怎么说也该有几个侍卫才对,这里显然是一片死寂,黑暗的气息虽浓重,却更像是闭关修炼的地方,该不会这么背,闯到某个不得了的妖魔的修炼之所吧?

    一丝若有若无的魔气自云朵闯入这个地方起就缠绕在云朵的周围,别说云朵受伤了,就算是没受伤也察觉不到。

    “人?你是如何进到这个地方的?”正在云朵犹豫要不要退回时,一个低沉而威严的男声响起。

    “很抱歉打扰到前辈的出现,我无意冒犯,只是不小心迷路了。”

    “迷路到魔界?笑话!”

    听出了声音里的不满,云朵立即把重楼的名号抬出来,“是魔尊重楼带我来的,结果把我扔到了魔界的边缘就不管我了,让我自己进来找他。因为不小心受伤了,就避开了那些厉害的魔,没想到就避到这里了。”开玩笑,这附近没有任何魔的出现,又感觉不到一丝气息,很明显不是自己能应付的了的,只希望这魔和重楼有点交情。

    “你身上确实有重楼的气息,虽弱但也还是有。他怎么会带人进来?”

    云朵微微松了口气,老老实实的答道:“重楼在指导我修炼,我想到魔界长长见识他就带我进来了。而且我也不是人。”说着,慢慢地恢复到灵魂状态,顺带给自己扔了个治疗的法术。

    “竟然是这样,倒也有趣。既然是重楼带你来的,那也罢。留下手中的剑,便走吧。”

    话音刚落,云朵手中的剑竟脱手而出飞进一片黑暗之中,云朵惊出一身冷汗,自己在灵魂状态下居然来不及反抗剑就没了?比重楼还恐怖的存在,究竟是谁?难道是……魔皇蚩尤!?云朵恭敬的朝暗处鞠了一躬,“既是您想要,晚辈也愿意相送。只是,晚辈还没进到魔界的中心,一路之上没有武器恐不大方便,您看,是否可以等晚辈进到重楼的宫殿之后,再由重楼交给您?”

    “哦?难怪重楼肯指点于你,的确聪明过人。这把剑本是魔界之物,依你现在的修为留在你手中也是浪费,让重楼再给你打一把趁手的。往后百年一次你可来此处修炼,就当你找回魔界之物的谢礼。”

    云朵不知是失落还是高兴的时候,一团魔气包围了她,待魔气散尽的时候,云朵已然站在了魔宫之中。四处看了看,除了重楼和溪风还有几个不认识的魔。他们的眼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惊讶,那魔气明明是高等魔才有的,怎么出来的是个人类?重楼自是察觉到蚩尤的气息,可是也有些不明所以。

    云朵嘴一撇,扑到重楼身上猛蹭,“都怪你,都怪你,把我丢在魔界的边缘干嘛啊?把我稍到你的魔宫又怎样啊?害的我的血泣也没了,还差点吓得要死!你要补偿我!”

    除了溪风,一众魔将皆是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场景,魔尊竟然没有反抗?!这女子是谁?竟有如此能耐?

    重楼任由云朵挂在身上,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被破坏,“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迷路了。”众魔嘴角抽搐,“然后就走到一个几乎没有魔的地方。”

    “禁地!”溪风不由得呼出。

    云朵无奈的翻个白眼,“我怎么知道那是禁地?然后就碰到魔皇了,他说我的剑是魔界之物,就收走了,在然后就把我送过来了。重楼,你老大说了,让你给我打一把合适的武器!”

    众魔将听罢细细的打量着云朵,竟是安然走出禁地,又能在重楼面前如此放肆,今后说不得要小心讨好。

    重楼一挥袖子,魔将都十分有眼色的退下。

    “不止让本座给你打一把武器吧?”

    “还说为了答谢我找回魔界丢失之物,我可以每百年去他那一次进行修炼。”云朵非常自觉地坐到一旁的座位上漫不经心的答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哼,就你那点心思,拿不到好处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云朵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这回还真不是我要求的,我还没开口,他就把我送出来了,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魔皇就是魔皇,修为高不可及啊,在他面前,一点反抗力都没有。”

    重楼倒是认同的点点头,“魔皇是上古魔神,修为自是极高。能得他的指点,对修为的提升大有益处。”

    “那你怎么不找他打架呢?”云朵想起重楼和飞蓬的纠葛不由得问道。

    “上古之神全部避世不出,见一面已是极难。何况本座的修为在上古魔神面前还达不到一战的水平。”

    云朵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啊,我好养伤,虽然伤口不流血了,可也得好好休养啊,我才不要留条那么丑的疤在身上。”

    随手扔给云朵两瓶药,“房间自己选。一瓶外敷,一瓶内服。”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去。

    云朵一跺脚,什么态度!好歹在我家我也是好吃好喝供着,也不问问我要不要吃点东西!打了这么久我都快饿死了!

    摸了摸扁扁的肚子,云朵决定先找溪风吃饭,然后再挑个最大的屋子,养好伤了好好折腾一番,不闹翻了这个魔界她就不叫歌舒云朵!

    作者有话要说:我只想说前两天玩游戏玩疯了,于是.....今天顶着锅盖来更新...无论是留言还是收藏都很少.....难道这就是我玩游戏玩疯了的惩罚??掩面泪奔~~~~~

    过渡

    三日之内,魔界大大小小的将领都知道魔界来了个不得了的人类,连魔尊重楼都对她及其纵容。

    七日之后,魔界之中的妖魔已晓得魔界有个女子极得重楼的喜爱,连魔界众将领都要退避三分。

    一个月之时,魔界将领除了溪风几乎是见到云朵就狼狈逃窜,能躲多远有多远。原因无它,云朵每次见了他们都提出要比试一番,比她修为低的还好,输了也就输了,顶多回去上上药养养伤,可是修为高的就没那么走运了,既要防着不能伤云朵太重以免被重楼惩罚,又要小心不能输的太容易让云朵去找重楼告黑状。时间一长,自然是逃过一次是一次。

    云朵出现在魔界的第一百个年头,歌舒云朵的大名已是无魔不知无妖不晓,就算没见过其人也知道在魔界若是听到铃铛清脆的响声那便是云朵来了,避得了的赶紧离开,避不了的修为不够的收敛点也就没事了,修为高的自是免不了与其一战,且必须是全力一战,倘若让云朵知道你没尽全力,那就等着她的毒药伺候,保证让你永生难忘。

    而此时众妖魔眼里的灾星正在魔界的一汪血池旁无所事事。

    所谓的血池并不是真正的血,只是在清池的河底布满了血色的石块,就像池子里装的是血一样,故而得名血池。

    云朵双手后撑坐在血池旁,白皙的双脚连着小腿一并泡在血池里,偶尔踢水的时候,脚腕的铃铛随着脚的动作叮当作响。

    “哎……”望着脚上银色的铃铛脚链云朵不由得叹了口气。第一次在魔皇蚩尤的地盘修炼就得了这么个礼物,居然还是被迫带上的,怎么摘都摘不掉,“搞什么嘛,送什么不好非得强制送个铃铛脚链,还说什么是为了提高战斗中的速度和精准的控制力……”这完全是个累赘嘛,不想让人发现自己的踪迹就要控制好脚上的力度,而且还必须不断提高自己的速度,只有身形快过铃铛的响声才能在对敌之际不落下风。思及此处云朵不由得暗自纠结,不用瞬步的她在速度上完全达不到蚩尤想要的标准。

    就在云朵郁闷不已的时候,溪风出现在血池的一端,他并没有打断云朵的意思,只是安静的靠在大石上。片刻,双手持笛落于唇边,清脆的笛声带着淡淡的忧思回响在血池之上。

    云朵停下思绪,闭上眼睛,静静地欣赏着这悠扬的笛声。

    许久,笛声才停下。

    云朵偏头望着溪风,“既然这么想她,为什么不去看看她?只是偷偷的看一眼也好啊!”

    溪风把玩着玉笛,自嘲的一笑:“她是神我是魔,即使见了又能如何?”

    云朵噎住,想想自己的确想的太简单了,用力的甩甩小腿,溅起一片水花。

    “其实在魔界也不错,至少让我有了可以保护她的力量。”

    云朵忽的想起了那位执着的变为石像的神女,有些不太理解这两人的思维,相爱的人不是只要在一起就好?何必要在乎那些身份相貌?难道真的是爱的越深越在乎?

    “那么,你可曾后悔过?”后悔重楼让你们的身份成为了敌对,后悔你们不得不分隔五百年,且即使是五百年后打赢重楼的几率是如此渺小。

    似是想起了什么,溪风的面庞柔和下来,带着些许的温情,“不,从不后悔。即使只是短暂的相见,即使必须分离五百年,即使赢的几率很渺小,我也不曾后悔。我爱水碧,所以不希望在她的心中留下丝毫的瑕疵。”

    云朵觉得自己似乎被这样的溪风感动,45°纯洁的望着魔界并不纯净的天空,为毛我要感动啊?按电视剧里演的,最后溪风还是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水碧爱着的也是那个唱着动人歌曲但容貌不佳的溪风啊~~~我到底是感动个什么劲儿啊??

    云朵有种自己被自己打败的感觉,也不理会溪风的离去,不停的击打水面。怎么觉得比之前还要纠结郁闷了?

    秉着自己不好过也不能让别人好过的想法,云朵开口道:“喂,我说你到底要在那站到时候?堂堂魔尊居然偷听手下的心声,听到手下不恨你是不是特别的欣慰啊?”

    “哼!本尊比他先到,是他实力太差没有发现与本座何干?”伴着一道红光,重楼站到了云朵的旁边。

    云朵不屑的在心里嗤笑,这分明就是红果果的狡辩,嘴上却附和着,“是是是,老大您贵为魔界之尊怎么可能会做出偷听这种不华丽的举动。”安静了片刻,又问道:“你当初为什么要提出那样的条件?明明没必要分开的……”

    “本座为何要平白无故的帮他?天下有难处的人多的去了,又不止他一个,何况本座是魔不是神。”重楼一阵冷笑,“即使是神,又善良到哪去?”

    “切,不懂爱的家伙!”要是遇到了紫萱看你还嚣张的起来?“就算你觉得有所得必有所失也可以换个条件嘛,看他们俩又不是不顺眼,给个方便你又没什么损失。”

    重楼双手背后,“本座为何要给他们方便?”

    云朵被噎的反应迟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