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历史穿越>HP牙医家的小女巫> 分节阅读_24

《HP牙医家的小女巫》分节阅读_24

    小瓶运气药水。

    可对于HERMIONE而言,混血王子这个名字却有着诡异的熟悉感——使她内心感到深刻的颤抖和痛楚——然后因这名字对她的莫名吸引而产生恐惧。

    她认为是充满黑魔法,或至少是极其不祥的物品。

    八十四.“愚蠢的诨名”

    她为了RON能赢得守门员的位置,对他的竞争对手施了混淆咒。

    可暂时的愉快并未持续到晚上,RON为没有获得斯拉霍恩的邀请而恼火,HARRY必须去关SNAPE教授的禁闭,而HERMIONE却发现他们的校长已经几乎一个礼拜没有出现在大厅的餐桌上。

    混血王子的咒语也让她十分困扰。

    她不得不惊叹和仰慕他有着独立发明咒语的不世才华,却也不得不告戒她的朋友,“我已经开始觉得王子这个人物有点危险。”

    她不愉快地回忆起魁地奇世界杯上食死徒们使用过同样的咒语。

    “你不喜欢那个王子,HERMIONE,”RON用一根香肠严厉地指着她,“就因为他学得比你好。”

    小女巫心中一阵悲鸣,根本不想继续和他沟通了,但混血王子的名号似乎比什么都能刺激到她,导致她做出些不太符合HERMIONE GRANGER风格的过激反应。

    “我只是觉得你们在不知道咒语有什么作用的时候就去施展它们,这样很不负责任,而且也别老‘王子’‘王子’的,好像他真是个王子似的,我敢打赌那只不过是个愚蠢的诨名,而且我看他根本就不像是个好人!”

    八十五.过于思念

    自从凯蒂在城堡外遇袭,SNAPE教授跟着她到圣芒戈医院以后,HERMIONE又有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没能见到他了。

    只要他一离开她的视线,她便不能确定他的安危和处境,因此也不敢贸然用链坠来召唤他。

    梅林知道她是花了多大的工夫克制自己这样做!

    这天她连魁地奇都没有去看,独自在教室里一边练习召唤术,一边沉浸在自己隐秘而悲伤的思绪里,忽然HARRY闯了进来。

    “哦,你好,HARRY,”她吓了一跳,声音很脆弱。“我只是在练习。”

    “对……它们——呃——真的很棒……”HARRY说。

    他看上去想要和她说些什么。HERMIONE猜想他只是为了她和RON微不足道的吵嘴而来的,而事实上她离开休息室的原因只是因为那里太吵。

    他们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了。HARRY惊恐地看到,RON牵着拉文德走了进来。

    “哦,”他看到了两人,突然定住了。

    拉文德傻笑着跑出了教室。

    门在她身后关上了。

    可怕的寂静像波浪一样扩散开来。RON用一种混杂着虚张声势和笨拙的古怪腔调说,“嗨,HARRY!我正在猜想你到哪儿去了呢!”

    HERMIONE脆弱的情绪受到刺激。同是相爱的人,为什么他们能够手牵手溜达到任何想去的地方——而...却要忍受着朝夕不保的分离,和不能透露给任何人的恐惧?

    她跳下了讲台。

    那一小群金色的鸟仍旧唧唧喳喳地在她头顶上转着圈儿,看上去就像一个奇怪的、长满羽毛的太阳系模型。

    “你不应该让拉文德在外面等,”她平静地说,心想,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幸运,要是不受到点教训的话。“她会奇怪你去哪儿了。”

    她强忍着妒忌和酸楚,直挺挺地慢步走向门口——“速速攻击!”

    HARRY扭头看见赫敏正表情疯狂地用魔杖指着RON:

    那一群小鸟像一发发金色的子弹一样加速冲向了RON,他叫喊着用手挡住了脸,但是小鸟仍旧不依不饶,对他身体上能够触及到的每一块地方都又是啄又是抓。

    “把它们赶走!”他大声叫着。

    但是小女巫最后只是报复性地瞪了他一眼,就猛地扳开门走了。

    哈利觉得他在门被重重地摔上之前听到了一声抽泣,还觉得今天HERMIONE对待RON的行为非常的像一个人。

    没错,他们的魔药教授。

    也许有时候,下意识地模仿是用来治疗思念过度的吧。

    HERMIONE越发地对恋爱中的朋友生上了气,于是她把课程表排得更满,以至于连HARRY都只有到了晚上才能和她说上话。

    而此时RON往往是和拉文德紧紧抱在一起,注意不到别人在做什么。

    RON和拉文德在公共休息室时HERMIONE更加坚决地不肯坐在那儿,所以HARRY通常和她一起去图书馆,这就意味着他们的谈话只能是窃窃私语。

    “他有完全的自由去吻他喜欢的任何人,”HERMIONE不耐烦地解释说,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空余的心力去管HARRY的误会,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正在巡视他们身后的书架。

    “我真的不关心。”

    为了表示这句话的真实,她提起羽毛笔在‘i’上重重戳出了个洞。

    手又下意识地隔着袍子按了按胸前的链坠,似乎决心要在皮肤上印下些痕迹来。

    之后HERMIONE抨击费尔奇的言论,引发了平斯夫人莫名其妙却十分激烈的敌意.

    HARRY认为他们两个之间有一段地下情。

    小女巫心里悲叹道,看来爱情在这个古老城堡里真是俯拾皆是啊,可哪里能容得下他们两个呢?

    她只好强打精神,假装继续和HARRY谈论这个绯闻。

    八十六.聚会上的意外见面

    HERMIONE无论如何也猜想不到,她的教授竟然会出现在这种无聊的聚会上。

    如果她早知道,死都不会答应科马克的邀约。

    那确实只是个可有可无的邀约——为同去找个伴而已,既然她不能找RON。

    当她拼命地试图逃脱科马克的双臂和压过来的脸的时候,她发誓她的教授就站在不远处。

    她愣住,又喜极,双眼充满了泪花,以至于差点忘记了自己的险恶处境。

    SNAPE教授对他的女学生微笑着,右手抬起魔杖——科马克立即晕呼呼地摔趴在地上起不来。

    而现场人们都忙着敬酒谈天,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们。

    SNAPE教授料理了科马克后立即向外走去,他的女学生会意地在后面跟上。

    她的脚步虚浮得简直不象是属于她自己的了。

    知道他们一前一后地来到走廊尽头一个僻静处。

    “先生!”看到她的教授在她面前负手而立的背影,HERMIONE再也按捺不住,猛然冲过去从后面抱住他。

    两人好一会如同木雕石塑般一动不动。

    然后,教授用自己的双臂抱住女学生正紧紧环在他腰间的双臂。

    他感到自己的背上湿了一小块。

    “您好吗,先生,您好吗..”女学生把头埋在教授的衣料里,闷声问道。

    SNAPE教授沉默了片刻,回转身来用双手扶住她的肩,使他们能够对话。

    “MIONE,你可以召唤我。”他的眼睛告诉她,这是个问句。

    “可是,我怕万一您要是在...我会害了您。”女学生急忙从袍子里掏出那个链坠捧在手心,给她的教授看。

    她听见她的教授似乎叹了口气,“既然我把它给你,就有绝对的把握。”

    他低声补充道,声音幽幽地,“我并不反对得知,我偶尔会被记起来。”

    “您知道,”小女巫仰着脸,那上面还有未干的泪痕,很快地补充道:“您无时无刻不被想念。”

    那黑曜石般的眼睛凝视着她,后者又幸福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她的脸颊感到周围的空气从清冷变得温暖,继而甚至有些热了——然后是一个吻落了下来。

    一个干燥的,轻轻的,迟疑的吻,可她机警地捉住了,小女巫飞快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去搂紧了她的教授的脖子并大力往下压。

    与此同时,她的舌头也反应奇快地游进他的口腔。

    他们都从没这样过,以至于一得手的时候,双方都反倒为之一愣。

    We all need something new,something that is true.

    如同这个新奇的,真实发生着的吻,比起一位教授和学生的,更像是一对成年男女之间的吻。

    HERMIONE的舌头疯狂又慌张地在教授口中游走,像蛇摆动它的尾巴那样,“不要停下来,那样会显得很蠢。”她心中告戒自己道。

    可她的教授并没让她装腔作势下去,而HERMIONE可以发誓她听到来自他胸腔的一声嗤笑——他的舌头一下包卷住她的,夺回应有的主动权。

    他的舌尖略略擦过她湿润的嘴角,高高的鹰勾鼻子不断蹭着她发烧的面颊,她的牙齿则老是笨拙而别具风情地轻磕在他的下嘴唇上,喉咙因为被迫吞咽属于两人的津液而发出极诱惑的哼声。

    “别再躲躲藏藏了,过来吧,Serverus!”

    里面的斯拉霍恩教授忽然在大声呼喊SNAPE教授的名字。

    两人这才分开来,并发现彼此面色潮红,呼吸沉重。

    SNAPE教授凝视了HERMIONE片刻,眼神既迷醉又深不可测。

    他随即飞快地在她的前额上印下一个比刚才要淡得多的吻,然后转身往呼唤声的来源处走去。

    HERMIONE站在原地,贪婪而迷幻地看着那黑袍翻飞的背影,内心充满喜悦和满足,还有随之而来的,不可避免的深切痛苦。

    八十七.圣诞节后

    假期回来以后,HERMIONE对待RON和拉文德这对恋人的态度平和了许多。

    只要她想到那个让人回味的吻,就无法生任何人的气。

    并且能恢复到往常理性思考问题的水平来。

    HARRY在这时候向她复述了自己偷听到的马尔福和SNAPE教授之间谈话的内容。

    他说完之后,HERMIONE坐在那儿想了想,然后说,“你不觉得——?”

    “——他是在假装提出帮助马尔福,这样就可以骗马尔福说出他在做什么——?”

    “嗯,是的,”HERMIONE说,理所当然地。

    “RON的爸爸和卢平都这么认为,”HARRY不大情愿地说。“可是这肯定证明了马尔福在计划着什么,这你总不能否认吧。”

    “对,我不否认,”她缓慢地回答。

    “而且他是在奉伏地魔的命令办事,就像我说的那样!”

    “嗯……他们俩谁真正提到了伏地魔的名字?”

    HARRY皱起眉头,努力地回忆着。

    “我不敢肯定……SNAPE肯定说过‘你的主人’,那还会是谁?”

    “我不知道,”赫敏咬着嘴唇说,克制自己想纠正他称“教授”的想法。“也许他的父亲?”

    八十八. 风言风语

    HARRY,HERMIONE和海格在无人的走廊上交换着对RON这次事件的看法,言谈中海格无意中透露出校长和SNAPE教授发生了争吵。

    HARRY一听,立即激烈地说,“SNAPE干了什么?”

    HERMIONE则紧紧盯住海格。

    “我不知道,HARRY,我本来就不该听到那些话!我——嗯,我前几天走出禁林的时候听到了他们在谈话——好吧,是在争吵。我不太关心,就试着躲开不去听,可是——嗯,他们讨论得太激烈了,想不听都难。”

    “然后呢?”HARRY催促他说,海格正不自在地来回蹭着他巨大的脚。

    “然后——我只听到SNAPE说邓布利多太想当然了,而也许他——SNAPE——不想再做了——”

    “做什么?”

    “我不知道,哈利,听起来SNAPE感觉自己有些累过头了,就这么回事——而邓布利多直截了当地提醒他已经答应做这件事了,全部大概就是这些。对他要求得相当严格。然后他说了一些让SNAPE去调查他的学院,就是斯莱特林学院的事。嗯,没什么可奇怪的!” <br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