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历史穿越>HP牙医家的小女巫> 分节阅读_17

《HP牙医家的小女巫》分节阅读_17

    用的几乎都是MOLLY教她的家政咒语。

    这是个巫师家的厨房没错。

    温暖而香甜。

    一切忙而不乱,井然有序--就是它本该是的样子。

    SNAPE教授简直被震撼了,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如此快活有生气的厨房。

    而他连幼时母亲愁惨地张罗家人饭食的画面都模糊了。

    “啊,先生!”HERMIONE大呼小叫道,“快到外面坐着,早餐很快就好...这里太乱了!”

    “我可以...留在这里吗?”

    他小心翼翼、低沉而嘶哑地问,可在心里近乎是濒临绝望的渴求,如干渴的沙漠旅行者面对眼前的绿洲。

    “当然,只要您不嫌这乱糟糟的!”

    他的女学生瞬间就懂得了,以加倍快活地语气应道。

    他心道,嫌?我多想就死在这里了。

    你有没有试过爱某个地方,爱得直想死在那里?因为你已经哪里都不想也不必去,人生所要做的事到了那里都已经做完了。

    浓重的阴霾只有更浓重的快乐才能驱散。

    她加倍卖力地干着,炊具在空中碰得乒乓作响,如同一首乐曲。

    她在用行动来告诉她的教授,一个女人在厨房里为她爱的人劳作是件多么快乐的事。

    伟大女性,引领人类上升。

    HERMIONE用魔杖清理了沾在脸上的面粉,走到门边伸手挽住她的教授的手臂。

    “我们到餐厅去吧。”

    她遥遥地对着那木餐桌点了点,一块绿色和白色格子,非常英伦的桌布出现在上面,两张椅子也获得了与之配套的装饰。

    她还变出银烛台放在正中间,并点亮,周围安置上几小丛玫瑰花。

    两人坐下后,盛满食物的盘碟一个接一个列队而出,琳琅满目地布满本来就不宽敞的整个桌面。

    小女巫双手交握在面前,手肘搁在桌的边沿,满足地观赏她的杰作,然后献宝般把目光转向她的教授。

    后者正深深地凝视着她--做的食物。

    “红酒飞来。”

    一支法国波尔多红酒从珠珠包里飞到HERMIONE手中,领受某个咒语后自觉地倾倒在两只高脚玻璃酒杯里,然后立在旁边。

    “为了一切‘更好的’!”

    HERMIONE微笑着举起酒杯,浅啜一小口。

    她的教授则仰脖一饮而尽。

    “没吃东西前这样喝酒很不好,”她建议道。用自己的叉子叉起一片熏肉,直送到她的教授的嘴边,偏着头,把嘴张大,作娇痴状:“啊。”

    每个人都知道SNAPE教授是个强大的男巫,他可以在许多战斗中得胜--可他现在,至少是此刻,必须暂时地缴械了。

    对HERMIONE这么能干的女巫来说,早餐后的收拾功夫只是小菜一碟。

    而生过火的厨房,用过餐的餐桌是完全与之前不一样的--连带着这所房子都不再死气沉沉。

    就在她忙着在屋子的各个角落里布上鲜花和绿色植物的时候,猫头鹰携带着她订的《预言家日报》从窗子飞进来。

    她取下报纸,坐到已经被她变成米色布制的沙发上打开来看。

    SNAPE教授此时也坐在她对面的位置读他自己的书。

    HERMIONE一边浏览着报纸,一边咕哝:

    “我该想想午餐做些什么了。”

    也许是被这句话带来的巨大幸福彻底击倒,SNAPE教授在他的午餐前又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如同一辈子都没有这样安心过。

    早晨的阳光透过白色镂空的窗帘,斜斜洒进客厅,室内弥漫着属于植物和鲜花的,淡而清爽的香味。

    要是HARRY在这里,恐怕就会联想到他的佩妮姨妈和弗农姨夫的生活场景,就差个达力那样的大胖儿子了,哈哈!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基本上都是这样度过。

    荒废多年的房子这样经过每日的烟火和人气熏陶,如枯木逢春,比普通的新居入伙更加喜人。

    他们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做实验和讨论学术问题,同时十五岁的HERMIONE也担当起这所房子的女主人。

    她的学问和家政能力都在飞速进展。

    当然,还有他们的感情。

    你们不反对听听流水帐吧。

    原本一日只需要三到四小时睡眠的SNAPE教授变得一日比一日惫懒,每天都睡到HERMIONE端着热茶来到他的床前叫醒他。

    然后他们会到花园里共进早餐。

    被荆棘和杂草占领多年的花园被清理出一片平整的草地,各式植物、葡萄架和一座小巧的哥特式雕塑喷泉,靠近房子的地方还有设置了太阳伞的一套桌椅。

    早餐后的时段属于书本和实验,他们有时候会在一起教学和讨论,更多时候是分开来忙自己的。

    午餐后的安排,基本同上。

    HERMIONE有时到她的教授的实验室检查那些材料有没有用完的,然后为他填写猫头鹰定单。

    到晚餐结束后,SNAPE教授常常会被建议停止阅读和实验--而这些友善的建议也常常会被那固执的人接受。

    他们会到花园里散步,然后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天。

    所谓聊天,多的是女学生在说,而寡言的教授也偶然会被引得谈一些他自己的故事或对什么的看法。

    他们都默契地没有谈到未来。

    他们都知道,这是在战争的阴影下一段难得的喘息和储蓄力量的时间,谁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未来可言。

    HERMIONE聪明地把这种感情加诸在他身上的压力减轻再减轻,那是一个已然背负太多的人。

    她总是友善地建议,而从不强迫和要求。

    她很知道对她的教授而言,主要的性格和说话做事的方式都这样过了三十几年了,很难再因为什么原因--即使是感情--而发生大的改变。

    她眼中看到的正是他本来的样子。

    可那太过聪明,又遭遇不幸的人往往失之于刻薄,这首先让他们自己不快乐。

    这就是HERMIONE和她的才智尚有可为的地方。

    所以说,他的女学生是黑暗里的温暖,而非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般到每天的9点多钟,SNAPE教授就会得到一杯热牛奶外加上床睡觉的建议。

    他的女学生则坐在床沿,一手拿着空杯子,另一手握住他的手,小声说一些话,直到他睡着。

    还有一件,SNAPE教授已经有相当长时间没亲手碰过自己的靴帮和斗篷带子了。

    不可否认的是,在规律生活中得到调理和改善的健康,对日后艰苦的工作帮助极大。

    若没有被HERMIONE照顾和陪伴的这个假期,他的身体和灵魂也许都不能够撑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

    六十二.格里莫广场12号

    某天一早,海德薇造访蛛尾巷,它带来HARRY给HERMIONE的信。

    “我刚刚被摄魂怪袭击了,而且也许会被开除出霍格沃茨。我想了解接下来会怎么样以及什么时候我将被赶出这里。”

    随后而来的《预言家日报》则刊登了HARRY在麻瓜面前滥用魔法的新闻。

    她把信和报纸拿给她的教授看,后者只是扫了一眼,然后回答说:

    “许多事--波特并不适宜被告知。”

    然后他驱走已经啄了HERMIONE好几口的海德薇。

    这个早上发生的事是个标志--他们宁静的假期要结束了。

    他们迅捷而平静地收拾好行装。

    这对巫师界的精英必须回到他们无可逃避的战斗中去。

    他们一起来到凤凰社的总部,格里莫广场12号。

    WEASLEY一家早就到达了,还有许多人围坐在餐桌边。

    “很高兴见到你们!Severus,MS GRANGER!”

    邓不利多校长说道。

    MOLLY从厨房中冲出来,一把搂住HERMIONE:

    “亲爱的,你来了!太好了!”

    她热情地喊道:“上楼梯,左转第一间房,RON在等着你,快去!”

    HERMIONE立即往楼上跑去。

    SNAPE教授则在老巫师旁边的空位置坐下来。

    当小女巫跑到楼梯转角处的时候,他们匆匆对视一眼。

    她做出了她所能做到的最灿烂的笑容。

    她打开房门,看见WEASLEY们和卢平教授都在里面。后者正在用咒语治疗RON的手。

    HERMIONE一眼便认出那是海德薇的杰作。

    “HERMIONE!”WEASLEY们发现了她,全部拥上前来,一一拥抱。

    卢平教授也走过来,尽管仍然十分年轻,可他看上去十分疲倦,一脸病容:他的头发比一年前看来更加的灰白,而且他的长袍与过去相比也更加的破旧不堪。

    “HERMIONE,”他笑吟吟地说,“真高兴又能见到你。”

    他说着从袍子里拉出一条长围巾,正是HERMIONE以前送给他的圣诞礼物,那上面的一闪一闪的魔法竟然还没有失效。

    “你是个多么优秀的女巫,有你来真是太好了。”

    HERMIONE的眼睛湿润了,而孩子们个个的脸上都有着不同以往的肃穆的表情。

    那是灾难阴影下的表情。

    RON伸出手臂环住HERMIONE的肩。

    这时候,一个长着惹眼的紫色头发的女巫探头进来。

    “莱姆斯,该出门拉。”

    “好的,小心那个伞架!唉--这是尼法朵拉·唐克斯,她喜欢别人叫她做唐克斯。”卢平道,“我们要去接HARRY了,你们很快就可以聚在一起。”

    唐克斯出门前还回过头来,在自己的鼻子上玩了个小魔法,大家都被逗笑了。

    “变形者的玩艺儿。”HERMIONE评论道。

    HERMIONE和WEASLEY们一块下楼送卢平、唐克斯。

    只见餐桌上的人都站了起来,傲罗们也一副出门的装扮,SNAPE教授已经不在那了。

    梅林保佑。

    HERMIONE默念道。同时她知道自己不该花太多的精力去担心她的教授,前面有更加重要的任务需要她去完成。

    尽管拜那颗五十年最聪明的脑袋所赐,她多多少少能猜到SNAPE教授正在做什么。

    此刻在她心中占首要位置的应当是这场战争。

    无比的冷静、理性、富于智慧及忠于正义--女学生和她的教授是一样的。

    显然别的人也了解这一点。

    如果说HARRY是必须被牢牢保护的,那么现在,HERMIONE GRANGER便已经值得被倚重。

    邓不利多校长与她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单独谈话。

    她得知,食死徒已经暗中控制了魔法部,所有的壁炉通道网络都被监视,所以这次要派出许多精锐去接HARRY到这来。

    关于SNAPE教授的任务,老巫师并没有瞒她。

    他说:“SEVERUS是社里最勇敢、最能干的人,他能够取得胜利并全身而退--只要我们都一直保持信任他。尤其是--你,GRANGER。”

    “是的,我知道。”

    一个礼拜以来孩子们都在做清洁工作,把布莱克家的老房子尽量清理得能让人住。

    HERMIONE对这项工作--你知道--已经很有经验了。

    正是这些经验把她拉进没人可以诉说的忧虑之中。

    夜晚她和RON在他的房间里交谈的时候,HARRY从天而降般地推门进来。

    黄金三角又重聚到了一起。

    他们急切地交换着彼此有限的情报。

    RON总是没办法在SNAPE教授的问题上和HERMIONE保持一致。

    他认为他的魔药教授一定在干卑鄙的勾当,“看他平时看我们的样子就知道。”

    “他现在可是在我们这边的,”HER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