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历史穿越>HP牙医家的小女巫> 分节阅读_14

《HP牙医家的小女巫》分节阅读_14

    越来越近了.

    次日早餐,HERMIONE又不幸沾到HARRY的支持者送来的有毒药剂而双手长泡,必须到校医院去.

    HARRY在旁又气愤又伤心,

    可HERMIONE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反过来还安慰他,看上去像是在积蓄能量.

    另一边厢,维克多却与HARRY进行了一次情敌间的谈话,让后者简直不敢置信.

    五十三.种花

    通过和穆迪教授的谈话,HERMIONE已经能基本得出斯塔基是个兽幻者的推断,但要确定下来还不足够.

    一向谨慎的小女巫带着她的疑问,前来敲地窖的门.

    那里住着一位她心目中最有才华和渊博学识的教授.

    "先生,我有些问题想请教您."

    教授侧身,示意她进来.

    办公室里一如往常地安静而清冷,桌面上摊开许多学生的论文.

    操作台那边烟雾缭绕,明显她的教授刚才正在制作药剂.

    "噢,我很抱歉打扰了您."女学生说道,"它们看起来真棒!"

    她兴奋地跑向那些沸腾的药剂,仔细地观察它们,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甚至把自己要请教问题的事都忘到脑后.

    SNAPE教授站在原地看着她.

    这个小女巫走进来以后,整个地窖就变得全然不一样了.

    他原以为这世界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原来还有另外的一个,与他的世界如此和谐相融.

    只要他一开门,她就进来了.那是种真正意义上的进来.

    从来没有人像他的女学生这样,由衷地喜爱着他所喜爱的.

    这个想法让他最近更为沉重的心事稍微抒解了些.

    魔药教授走向操作台,伸手去拿玻璃瓶,他想把最近发现的东西展示给他唯一的知音人看.

    这是个像他这样的人,被允许得到的相当大的快乐.

    可是--"啪"--玻璃瓶一下掉在地上摔得粉碎,药剂流得到处都是.

    "啊!"HERMIONE惊叫,语气里很是可惜,她本能地迅速拿出魔杖清理碎片和液体.

    待她解决这件事情后,回头寻找她的教授--原先的惊叫这次变成了哀呼.

    只见SNAPE教授抱着自己的左臂,跪倒在地上.

    这尊痛苦的雕像给小女巫带来的震撼是无法想象的,仿佛全世界的苦难都压在他一个人肩上,把他压得越来越低,越来越低,最终跪了下来.

    就跪在自己面前.

    具有强烈母性的HERMIONE心中涌起深入骨髓的怜惜,她感受得到他的切肤之痛,和他背后整个无边无际的黑暗世界.

    由此而来的绝望在柔软的少女的心上腐蚀出一个大洞.

    HERMIONE GRANGER就有这样的本事,她从来没被绝望打倒过.

    源于冲动和热情而生的勇敢如同好剑,锋利而易折;来自智慧和理性的,却恰如流水.

    你们谁能砍断流水呢.

    她偏有这样的本事,在绝望的洞里种出一朵花来.

    你种过花么--那本来就得先挖洞.

    HERMIONE轻轻跪在她的教授身边,用魔杖为他戴上冰手镯.

    她不可抑制地伸出双臂抱住她的教授的头,流下了眼泪.

    少女的泪和教授脸上的汗水流到了一起.

    喘息未定的教授仰起脸,一颗小泪珠堪堪就落在他的眼里,使得他感到一阵刺痛,眼睛里也有些水光.

    他震惊又贪婪地看着那些眼泪.

    这世上,终有一日也有为他而流的眼泪了吗?

    女学生用手把他的头发拨到一边,在那湿漉漉的额头上--极快极轻地用嘴唇碰了碰.

    快得让他感觉不到那竟然是个吻.

    轻得似乎是在吻最美最脆弱的水中倒影.

    Severus Snape人生里得到的第一个吻.

    充满无限的温柔和怜惜,具有连魔法都难以企及的安抚作用,要知道--教授是连吐真剂和摄神取念都不畏惧的.

    可他真是恨不得就在此刻死去,彻彻底底,永永远远被允许停留在这温暖双臂圈成的世界里.

    它们甚至温暖了他那早已冻僵的灵魂.

    这叫我们的教授,如何不被蛊惑呢?

    内心一直强撑住他的某种东西断掉了,让他忽然间又累又乏,完全依赖他的女学生双臂的支持才没有倒下去.

    那三十多年来时刻绷紧的头颈此刻终于以栖息的姿态,伏在她十四岁的,柔软而有着淡香的肩上.

    他们身体紧贴着,渐渐呼吸的节奏和胸膛的起伏都趋于相同.

    "累么?"HERMIONE低声问道.

    他摇头,如何都不舍得在此刻睡去.多年来他已经分不太清楚梦境和现实,恐怕眼前也是个虚幻的啊.

    如同读懂他心中所想,HERMIONE又痛又怜:"就睡一会儿好么?我守着你.无论如何都不离开."

    他睁大了眼睛,像是在索要保证.

    "就睡在我的怀里--这样你一睁开眼,就能看到我在这."

    他这才放心地闭上满布血丝的眼睛,HERMIONE帮助他躺平,上身舒服地靠在她怀里.

    如果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睡着和醒来,对SNAPE教授来说几乎是个奢求.

    HERMIONE想当受伤的HARRY害怕独自在医院中醒来,又想起怀里的教授也是个孤儿.

    HARRY有朋友们爱他,为他拼命.

    而SNAPE教授有什么呢?

    他在黑暗冰冷的地窖里独自呆了这么多年.

    "再不会让你疼的.梅林见证."

    SNAPE教授朦胧中听到这句话,真正觉得自己确实很累很累了.

    次日早晨,HERMIONE坚持要制作能够有效抑制黑魔标记发作的药剂.

    她理直气壮地说--"您既然无法控制它何时会发作,那万一是在战斗的时候呢?"

    起初她的教授还打算置之不理.

    "您难道忘记了...我昨晚可是对梅林发过誓的."

    誓言对于巫师可再也不是不疼不痒的玩笑话.

    他用眼看住他的女学生,心下明白再不能像以前那样看她了.

    事实上早就不能只是以一个纯粹的女学生来看待这个正把自己圈在她怀里的...女性.

    我没有办法告诉你他这样的人,有多么珍惜他所能得到的点滴的温情,珍惜到病态的程度.

    在未得到以前,他总是粗暴地推开;如今得到了,他却感到害怕.

    是的,Severus Snape害怕了.他害怕世间的幸福和美好.害怕它们让他见着了,又恶意地远离.

    他是这样一个活在怀念里的人啊.

    "完全不干你的事."

    他的女学生知道,这是她的教授在排山倒海的温情面前所能发出的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次挣扎,于是倍加疼惜.

    那是她人生中极稀少地,又情感而非理智主导她去做的.

    她用已经酸麻的双臂更温柔地拥紧了他,"你会知道的,就算不是现在,先生."

    HERMIONE GRANGER那不可一世的理性在今天旅行去了保加利亚.

    毫无疑问地,这句话比我会永远如何如何,甚至一个牢不可破誓言更加能取信于她的教授.

    还有谁能比他更清楚呢,这世上有着大片大片的梅林看不见的黑暗角落,誓言也常常可以用来为欲望服务的.

    而眼前的女学生任何要求都没有提出,看样子她并不打算要他回报给她什么.

    他想起纳西莎也曾经以温情为手段,要走了他的一个誓言.

    只是那女人所给的远远没有HERMIONE那样多和纯粹,只是当时的他正处在人生最深的深渊里,对她那一丁点儿施舍都饥不择食.

    他动也不敢动地靠在他的女学生怀里--心想,这便是十四岁女孩子的,最纯洁而不带任何目的的温柔么?

    心念陡然一转,他又担心害怕起来,莫不是刚才那句无礼的话让她生气了?

    又是他的错.

    一句话的错又该让她愤然转身永远离开他的世界了么?

    在被悔恨淹没的尽头,他似乎又看到那红头发的一去不回头的背影,感到自己已经不可救赎.

    根本没有人知道,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这多年来他为了赎罪而做了多少.

    梅林总不会睡一个这么长的觉.

    世上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事,让我们的教授如此不可抑制地愁肠百转,又喜又忧呢.

    他用恐惧的,像是等待着已落西山的太阳的最后一沉的目光盯着她,嘴唇微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本来是想说抱歉的.

    而你知道,真正爱着你的人,不需要你的抱歉.

    HERMIONE把他的挣扎都看在眼里.

    "先生,我很抱歉,我迟到了."她就像在为她上课迟到而道歉一样."没来得及在您最需要的时候在您的身边...可现在我总算是来了...您至少

    有了我,有我在,..再也不会...那些再也没有的了..."

    她几乎已成哭腔,可声音里又充满温柔,说出来的话语无伦次,可她的教授都听懂了.

    他们便是早就各自等在这里的,世上唯一的一对懂得.

    五十四."禁林,先生"

    离HARRY的最后一场比赛还有相当长的时间,最近HERMIONE在她一切的空闲时间都会跑到地窖去.

    她得向她的教授学习如何制作那种药剂,因为以后者的体力要完成也不是不行--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的,只是实在太勉强了.

    她正在用行动让他知道,他是大可以不必一个人忍受伤痛的.

    近日越来越频繁的发作让SNAPE教授饱受折磨,那时候他的手臂根本不可能拿起魔杖来帮助自己,除了硬捱过去简直别无他法.

    这使他的女学生担心得决定尽可能多地留在他身边,尽可能快地做出药剂.

    而有另外一件重大的事他们俩都没说出口,但心照不宣--"那个人"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他正召唤他的仆人们到他的身边去.

    "先生,"HERMIONE从储藏室跑了出来,"'人马的头发'没有了!"

    "填写订购单,他们会..."

    "那得等一个月."

    "要不然呢?"教授停下手中的笔,严肃地看着她,让她知道他不喜欢接下来她要说的话.

    女学生眼睛一闭,嘴角却带着笑意,那就如他所愿--"禁林,先生."

    "不值得冒这样的险."

    "您不是我,怎么知道值不值得呢?"

    "因为至少对我来说,已经不值得了."

    "可在我,冒任何险都是值得的."

    听着像绕口令,可着实是一番很缠绵的情话.

    五十五.人马的预言

    永远不要怀疑HERMIONE GRANGER的能力。

    费伦泽拔下自己的金发给HERMIONE的时候,还送了她一句话。

    人马式的预言。 您下载的文件由www.2 7 txt.c o m (爱去小说网)免费提供!更多好看小说哦!

    “因为我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