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扔盆网>书库>历史穿越>HP牙医家的小女巫> 分节阅读_10

《HP牙医家的小女巫》分节阅读_10

    的手帕给我,快!"

    "干嘛?"

    RON干脆直接把手伸进她的口袋里扯出了手帕,那是一方白色的,右下角绣着格兰芬多狮子和H.G字样.

    他高举着手帕奋力挤进人群.交给了维克多.

    "真感谢您."球星礼貌地接过,说.

    RON则紧张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很窝囊地又被女孩子们挤出人群.

    "那是我的手帕,"HERMIONE气恼地说,"你随便拿它去讨好别人."

    "那不是随便什么人.他是维克多."HARRY开口为他们打圆场.

    "哼,白痴!"

    HERMIONE拂袖而去,自顾自地跑进大厅.

    四十二.火焰杯

    那天的晚宴上,RON又被一个布斯巴顿的金发媚娃迷住了,以至于对三强争霸赛的历史这么重要的事都毫不关心.

    HERMIONE对他简直生气坏了.

    从第一眼看见开始,她并不认为那火焰杯是什么有趣的玩意,相反,十分邪恶.

    她但愿是自己多心了.

    双胞胎兄弟服用增龄剂,企图把名字投进火焰杯.

    她如实表达了她的担忧--"你们不可能成功的."那两人置之不理.

    她看看那奇异的火焰,和地上长了白胡子的两兄弟,心想要是每一个人都只想着把名字投进去,却妄顾争霸赛本身的极端危险,那是多糟糕的事啊.

    那火焰杯--光荣,梦想和财富,确实是在诱惑着人们呢.

    三人在赴万圣节宴会的路上又遇到了维克多,RON对后者不能认出他而感到沮丧.

    四十三."哈利 波特!"

    “去吧。”HERMIONE低声说,轻轻推了推HARRY。

    她相信她的朋友所说,她知道他没有.

    虽然她一个字都没问.

    可是除了她,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包括RON.

    勇士的光环是压垮他自尊的最后一根稻草,长期被遮蔽的怨怼像找到一个决口一样彻底喷发.

    而麦格教授竟然怀疑是SNAPE教授欺骗了火焰杯,把HARRY的名字投进去.

    "可能有人希望波特因此而亡."

    反正,对于HARRY的参赛,SNAPE教授是其中显得最为气急败坏的一个.

    HERMIONE宁愿猜测--并且相信这种猜测,他是出于一个教授对学生的责任感和...爱.

    接下来的大半个夜晚都见不到HARRY,直到晚宴结束他还没有出现.

    HERMIONE默默地用餐纸--她的手帕已经失去了,包起一些食物带上,跟着大家回到休息室.

    可好容易等到她的朋友回来,她还未来得及从椅子上站起,HARRY已经陷入了兴奋癫狂的格兰芬多庆贺者的海洋.

    她担心地看着他,后者怎么也冲不出来.

    次日早晨,RON和HARRY没有一起来大厅用早餐.

    RON来得更早一些,他囫囵吞了几片土司,就急忙地跑走了.

    HARRY出现在休息室的时候,HERMIONE看见她的朋友独自一人,凄凄惶惶地在门口站着,进来不是,离开也不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这就是著名的"大难不死的男孩"离开他的朋友们之后的样子.

    HERMIONE觉得鼻子酸极了,她手里握着带来的早点,守在肖像洞前真诚地等候着她的朋友.

    HARRY在散步的时候一股脑地告诉了她一切,这个珍贵的唯一肯听他讲述整件事情的人.

    并且她不问什么就相信他.

    但他们两个都没有什么太过激动的情绪,只是很自然的,天经地义--她本来就该绝对地相信他的.本来就该是那样.

    HERMIONE和HARRY的心中都这样认为.

    她并不赞同他们过多地纠缠于RON的幼稚的心理.

    没有人活该在你身边跑来跑去,等着你成熟起来.

    当务之急,HERMIONE已经开始动用她的大脑,迅速对这件事情做出反应,她理所当然地要保护她的朋友.

    "你必须写信给小天狼星."

    在HARRY灰心丧气,放弃一切努力的时候,她总是跳起来强迫他.

    他们就像是本该那样.

    然后是HARRY一段艰难的日子.

    RON的逃避,和学校里几乎所有人的误会和孤立使他陷入困境.

    朋友的爱,那是HARRY的"阿喀琉斯之脚踝".

    只有HERMIONE陪伴着他.

    她的态度和以前一样,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照常地责怪他逼迫他,更多时候是在帮助他.

    这场充满未知凶险的争霸赛,HARRY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自始至终和他并肩作战的人是谁.

    HERMIONE没说什么不必要的话,她只是比往常花更多的时间跟在他身边.

    如同多舛的世间只剩下这两人.

    魔药课上,MALFOY用毒咒攻击HARRY,HERMIONE挺身而出挡在她的朋友身前,结果被击中.

    作为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在学生们面前,门牙变得跟海狸一样长.

    而HARRY的魔咒则把高尔变成大花脸.

    SNAPE教授听到动静,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高尔,你去看医生."

    然后他伸手去托起HERMIONE下巴,使她的头仰起,后者拼命地捂住嘴不让他看,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

    斯莱特林的一群女生在后面嘻嘻哈哈笑的正欢.

    SNAPE教授一言不发地立了片刻,"跟我进来."把他的女学生领进办公室.

    "喂,你要带她进去做什么!"RON和HARRY一起在后面喊叫道.

    四十四."MIONE?"1

    SNAPE教授吩咐他的女学生在沙发上坐好.

    "把手拿开."

    "呜..."

    "如果你不按照我说的做,那么你的牙便会一直长到地上."

    这话吓住了她.

    HERMIONE停止啜泣,呆在那里.

    教授走前去亲自把她的手移开--又哇地一声哭了,狠命伸手去捂嘴.

    "难道就不能乖乖地听话么,"SNAPE教授道,"MIONE?"

    一声惊雷炸响在小女巫的心里,使她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达到目的,SNAPE满意地把她的手掰开,固定在她自己的膝上--噢,用他自己的手.

    然后他极快地挥舞魔杖,让牙齿停止变化,维持在现状.

    他走进储藏室翻找了好一会,外间的HERMIONE听得到那靴子踏着木梯上上下下的声音.

    手里捏住一只玻璃瓶,他径直走到沙发前.

    "喝下它."

    HERMIONE这回很听话地照办.

    只是过了好一会,似乎都没什么反应.

    "先生,这药..."

    她说话含含糊糊.

    SNAPE教授挑挑眉:"你是在怀疑我的制药水平么?事实上,没有比这更快的法子了,我认为需要三天.或者你觉得庞弗雷夫人会有更加..."

    "不,先生,我当然不这样认为."

    女学生的眼里还有水光,但遮蔽不了她的真诚和全然信任.

    SNAPE教授接触到这样的目光,心中大为震动.

    他从未发现自己是这样地被信任着.

    "如果你不想带着这样的牙齿到处跑的话,就留在这里,直到复原为止."

    HERMIONE知道这其实是个问句,只是他的主人无法接受那万一被拒绝的可能性,才强行改作命令一样的祈使句.

    "感谢您愿意收留我,先生,"她破涕为笑,"在我变成海狸的日子里."

    教授勾起嘴角,道:"我会叫小精灵去取你的东西,如果你不介意,"他把沙发变成一张床,"可以先在这里休息.我相信少上一节我的课对万事通小姐没多大影响."

    "当然,如果您愿意在晚上给我补课的话."

    教授已经走到门口,忽又回身,眯着眼审视她,缓缓说道:"你平常都是这样,爱胡乱跑去挡在别人前面么?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习惯,当然,也许对于一个格兰芬多..."

    "不,教授.谁都有非保护不可的人--可是,事实上并不总是有人值得我拼命."

    是夜,HERMIONE冲过凉穿着她自己的睡衣,坐在SNAPE教授的沙发上写她的家庭作业.她的脸上戴着一只自己缝制的简易口罩.

    不过这回她屏弃了长久以来养成的在私人物品上绣格兰芬多狮子的习惯,上面只有H.G.两个字母.

    教授则伏在办公桌上批阅他那永远都改之不尽的论文.

    事实上这不是他们第一个一起度过的夜晚了.

    "你的论文,"SNAPE教授突然打破了地窖里宁静的气氛,他的女学生被吓了一跳,"全都经过实验?"

    "当然!"这对于HERMIONE来说是个极其严重的指控,"您不能质疑我!"

    她激动地跳了起来,冲到办公桌前.

    "每一个例子,"她喊叫道,"我都实验过不只一次,因为我知道那不是一个普遍的课题,事实上我还没有读到过有关它们的著作.所以我为了减少失误的可能性..."

    "确实,我也没有."SNAPE教授把手里的羽毛笔放下,双手十指交叉搁在桌面上."那并不意味着,你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完成你的家庭作业."

    "先生,那不仅仅是一次家庭作业--它是一项研究! 也许它有朝一日会成为革命性的发明.无论您是怎样看待这个课题..."

    "和你一样看待,"SNAPE教授深深地凝视她,像在她的眼睛里找到自己少年时的样子,"可作为你的教授,我并不赞同你...伤害自己的身体."

    "那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先生."他的女学生笑了,一副少女的满不在乎的样子让他的心异样地快了几拍."它又多又好--呃,您知道的."

    HERMIONE促狭地说,以示小小的报复.

    教授沉默片刻,一言不发地起身走向操作台.一番忙碌--事实上很快,一小瓶可爱的淡紫色药剂就出现在HERMIONE面前.

    "喝了它,更多更好."一贯讥讽的语气.

    那是一篇关于处女之血在解毒剂领域的作用和做法的论文,灵感即来自那件事.

    她知道的事情比她的教授以为的要多,目前,整个城堡正不可抑制地,慢慢地陷入一个黑色的旋涡.而SNAPE教授是首先受到波及的人,作为一个曾经的食死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